「…………」幾個拉著粗繩的強盜啊著嘴巴獃獃的看著在空中翻滾地行龍。「騙人的吧……」強盜們傻了,好吧,他們的確沒有攔過地行龍,可這地行龍的靈敏與智力未免也太高了吧,居然會懂得在被攔截的一瞬間用前空翻來躲過摔倒?!

「咚」地上濺起一片灰塵,剎住車,地行龍安全著地。龍邪回頭看著幾個強盜:「拜拜了,我們走吧小可。」

「啊啊」地行龍嘲笑似得的叫了兩聲,再次邁開步子跑去。

「來了,兄弟們,不要給他們過去!攔住他們!」不過沒跑多遠,龍邪的前面再次被堵截了。而且,這一次沒有陷阱,只是單純的人牆攔在路zhongyang。

看著飛快跑來的地行龍,擋在路上的強盜們都路出了一絲瘋狂,一種明知道要死,卻還要賭一把的瘋狂。

「快停小小可!」龍邪可不想自己的地行龍出車禍,立刻拉緊了韁繩,但是小可卻不怎麼聽話,還是要往前沖。打算不顧那些強盜的死活,帶著龍邪突圍。

「回來小可!」龍邪立刻拍了拍手上的獸環,吧地地行龍收了回去。但是腳下一空,慣xìng直接把他甩飛,讓他在地上滑行了很長一段距離,最後停在了強盜們組成的人牆的不遠處。

「什麼情況?」強盜們都一頓,生了什麼?他們都已經抱著必死的覺悟用自己的身體去阻擋肥羊逃走的腳步,但是到了關鍵時刻,為什麼對方卻把坐騎收起來了?難道不打算突圍了嗎?

等強盜們靠近,拉起甩得個狗吃屎的龍邪,龍邪第一句話卻是:「太好了,沒傷到你們。」

「………」強盜們再次一愣,眼前的傢伙實在讓他們今天的腦袋有些短路的感覺。

「……啊咧咧,最後還是被抓到了,真可惜,不過恭喜你們了。」龍邪被五花大綁的放在一邊,但是他的嘴巴卻沒有停下。

「……老大,這傢伙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啊?」一個強盜小聲的說道。強盜頭子也陷入了猶豫,這也是他出道以來第一次遇到這種傢伙。

「喂,小子,說出你的身份!」

「我?我叫天域*龍邪,家住帝蘭城薔薇伯爵府。」龍邪沒有絲毫隱瞞,也沒有絲毫傲氣,很配合的交代了自己的身份,「但是,能不能不要去勒索我父母,他們會擔心的。下次他們就不會再讓我出來了。」

「伯爵?!」強盜們立刻一驚,要知道這個鎮上最大的只不過是個勛爵,而且對方還住在帝城裡,這讓他們怎麼能不心慌。

「老大,伯爵…我們好像踢到了鐵,不,鋼板了。」

「怕什麼,反正沒人知道,我們只要……」一個強盜做了個手往脖子上一抹的動作,眼裡透露著yīn狠。

「但是,我感覺他是個好人……」

強盜們唧唧歪歪的討論起來如何處置龍邪。經過一番討論,強盜們作出了選擇,強盜頭子與龍邪交談:「喂,小子,這是你第一次出遠門吧。」

龍邪有些開心:「嗯,第一次!」

「那,你沒帶侍衛什麼?」強盜頭子眯著眼睛問道,死死的盯著龍邪,只要有意思不對勁,他就不得不作出殘忍的選擇了。

「侍衛?沒有啊,和我來的只有夢兒。」

「夢兒?是誰?」

「我的妻子,但是,她生氣的跑掉了,不見了。」龍邪有些失落,有種被拋棄的感覺。

「她很關心我的,一定是我那裡惹她生氣了她才會拋下我的,不過,我最喜歡她了。」龍邪露著傻傻的幸福,這讓強盜們突然有些感悟,也許自己也是時候該找個婆娘過一生了。

這時候的夢兒……

夢兒正努力的駕著地行龍飛快的往回走,不過卻是越過了岔路口,順著原路返回。雖然錢財都在自己身上,但是龍邪身上的寶物絕對會讓強盜們……

「可惡,可惡!如果你們敢傷害相公,我把你們所有人碎屍萬段!」 ()「咳咳!」強盜頭子看著自己的手下走神,立刻出聲提醒:「那個,你現在明白自己的狀況嗎?」

龍邪點點頭「我明白的哦,我被打劫了嘛。」

法師喬安 :「然後呢…你知道該怎麼做嗎…」

「嗯,但是,抱歉,錢都在夢兒手上,她說男生有錢就變壞,所以不給我拿錢。現在我身上只有小可的房子,還有藍毅伯父送的戒指。」

「……妻管嚴?」強盜們集體冒出一個想法,但是聽到小可的房子,立刻又來了jīng神——獸環!

強盜頭子裂開了嘴:「那這位小少爺,如果你把東西交給我們,並且保證不叫家裡的人來找麻煩,我們就放了你如何?」

「哎……為什麼不給說?」

「這個嘛……」強盜頭子向著旁邊使了個眼神,突然一個強盜衝過來,把刀架在龍邪的脖子上:「如果你敢說,現在我們就做了你,讓你再也見不到你父母!」

「明白了嗎?這樣對你我都好。」

「哦,明白了。」

強盜頭子滿意的點點:「你們還愣著做什麼,還不趕快給小少爺鬆綁!」原本拿著刀的強盜立刻幫龍邪割斷了繩索。

「好了,小少爺,把值錢的東西都拿出來吧,不要偷藏哦。」強盜頭子突然感覺自己像個正在拐騙蘿莉的怪黎叔。

「嗯。」龍邪吧獸環脫下來,有些不舍的放在強盜頭子上手,「但是,可不可以吧小可還給我?」

「不行,要知道做我們這一行也是很苦的,總的有點高收入不是,不然誰該願意做這種高危行業。」強盜頭子擦了擦口水,這可是4階獸環,如果加上裡面的地行龍…強盜頭子決定了,幹完這一票就可以收山了。

強盜露著貪婪,他不相信就那麼點好處:「你們我們人那麼多,就一點點東西不夠分啊,還有什麼嗎?都交出來吧。」

龍邪有些猶豫:「……還有一個是藍毅伯父給的,如果給你的話,我怕藍毅伯父會生氣的。」

「呵呵,如果你不給,我怕我身後的弟兄們會先生氣,到時候如果小少爺受傷了,那我罪過就大了不是。」不過強盜頭子有些楞:藍毅?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裡聽說過。

「哦。」龍邪不情願的把戒指脫給強盜頭子。

強盜頭子看著手裡的戒指愣住了:「空間戒指?!」


「什麼?!」強盜們集體一愣,空間戒指?!這可是好寶貝,不過,他們不敢用,用一個空間袋都已經夠奢侈了,rì後過rì子都得小心翼翼的了,如果用上了空間戒指那就是老壽星上吊了,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道理他們還是懂的。


可眼前這個傻乎乎的傢伙突然拿出一個空間戒指,這讓他們有些顫抖了,這說明眼前的傢伙絕對是伯爵府里的嫡系,說不定還是未來的伯爵大人。沒有那個支系的傢伙能用上空間戒指這等貴重的東西。要知道,空間儲存這類的物品,媒介越大,能存儲的空間就越小,而媒介越小,其物品的貴重程度就越高。

強盜頭子有些顫;「那個……小少爺,你是家裡的嫡長子?」

「嫡長子?不是啊。」龍邪的話讓強盜們鬆了一口氣,但是下一句話卻讓他們眼裡閃過一絲畏懼的殺機:「我是家裡的獨子。」

「獨子?!!」強盜頭子的笑容就這樣僵住了。靠,那麼中彩?居然搶到了一個伯爵家的獨子?那伯爵吃屎的啊,生不出帶把的嗎!

「藍毅,藍毅…對了!帝蘭克斯的當今陛下不就是克萊因6世*雷天嘯*藍毅嗎?!」突然一個強盜大驚的叫了出來。

「嗯,那是我伯父。怎麼了?」龍邪奇怪的看著臉sè煞白的強盜們。

強盜們集體yīn下了臉,眼裡閃爍著瘋狂,手都搭在了武器上。

強盜頭子強擠出一個笑容;「呵呵,沒事,小少爺你可以離開了。」

「真的?我可以走了?非常感謝。」龍邪奇怪的轉過身,還有一絲疑問,「其實,你們不必去做強盜的,只要努力一點,一樣可以過上好生活,但是,為什麼你們要選擇墮落呢?」

強盜們都嘆了口氣,搖搖頭,眼前的這位少爺的確是一個好人,只不過……


「噗」**與利器摩擦的聲音讓龍邪一愣,好痛,背後好痛,為什麼?龍邪僵硬的一點點回頭,不敢相信的看著猙獰的強盜頭子,剛才還和氣生財的樣子,怎麼一轉眼卻成了猙獰的死神?!

「咚嚨」龍邪倒在了地上,睜大這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息著,眼裡滿是疑問的看著偷襲自己的人。

「如果剝奪別人就可以過上好rì,那我們還為什麼要那麼麻煩的去工作?傻瓜。」強盜頭子緩緩的收刀,蹲在了龍邪面前,帶著一些嘲笑。

看著龍邪眼裡滿是疑問,強盜頭子吧龍邪的血抹在自己的臉上:「怎麼,不明白?其實我也不明。但是,要怪,就怪你生在這亂世之中,卻不會生存吧,打從一開始,我們就沒打算讓你活著離開。這也算我們是為了你那好人的xìng格,上的一躺課吧——不要輕易的相信任何人。」強盜頭子看到了龍邪脖子上的項鏈,貪婪的一把扯下,然後冷笑的站了起來:「但是這學費,恐怕太貴了。再見了,好人少爺。哈哈哈哈哈哈,放心吧,我們會記得你的!」

「哎,好人不長命。」強盜們集體嘆息的搖搖頭。

「靠,你們嘆息個屁!還不快挖個坑埋了,如果被其他人知道,我們都得死!」強盜頭子對著人群一吼,強盜們立刻動了起來,開始就地挖坑。不一會兒,那坑便挖好了,大家都想著怎麼活命,怎麼掩埋這件事,效率不容多說。

強盜頭子再次蹲到龍邪面前,拿著刀,高高的舉起:「不要怪我們,要怪,只怪你自己太傻。」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明明不是都已經說好了嗎?我已經滿足了他們的要求,卻為何還要奪走我的xìng命?他們為什麼不遵守自己說過的話?」龍邪獃獃的看著強盜頭子,心裡滿是疑問。看著強盜頭子高高舉起的利刃,準備給自己最後一擊,他開始恐懼:「不要,不要!我不想死,我還不想死!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獲得力量的方法,我不想就這樣一事無成的死去!洛奇,若琳,救救我,救救我!」

「叮」………「求人不如求己,我可以幫你一把。」「是誰?」「哼哼哼,如果不想死,那麼,現在只有一條路可以走。」「什麼路?」「呼喚我的名字,祈求我,我會幫你,幫你獲得力量,幫你活下去,幫你……」「幫幫我,求求你,救救我。……邪龍。」…………

「永別了,小少……」強盜頭子狠狠的把刀插下。

龍邪突然抬起頭,那獰笑讓強盜頭子一震:「嗯,永別了!」

「插噗」所有人都一愣。

「額…什麼?」強盜頭子睜大著眼睛看著自己的胸膛,為什麼自己的刀插在自己的身上?

「對,就是這樣,我會幫你,幫你殺掉……」龍邪緩緩的站了起來,帶著猙獰的面容站了起來。對著強盜頭子輕輕一踹,強盜頭子帶著不可置信的眼睛倒在了地上,龍邪也順勢從他身體里抽出了那把刀,冷笑的看著那些來不及反應的強盜們。

「一切的阻礙!」 ()第三十章貪婪

「哼,呼喚的居然不是我,後果會變成什麼樣我可不管了。白痴。」…………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龍邪那尖銳的笑聲迴響在這森林,就連遠遠的夢兒都能忽聞。

「這是……」夢兒拉住韁繩,看著那從森林處傳來的不詳氣息,天空的sè彩都一點一點的被染紅,那像是世界末rì一般的紅雲緩緩的壓制在了森林的上空:「該死,這才是那封印下的真面目嗎?!但願這股力量不要引來聖教庭的傢伙們。」夢兒立刻架著地行龍往回趕。

「…什麼情況?」強盜們都愣住了,看著那紅雲中心正下方的人影,生出了一絲膽顫。

天印的刻錄緩緩的浮現在龍邪的手背上:「看著吧,白痴。讓我來教你如何去廝殺,你不需要這種平和,你的生活只要充滿死亡與鮮血就足夠了!」

「既然你擁有了暴怒之力,那麼,我再讓你看看人xìng的貪婪吧。」龍邪不屑的看著強盜們冷笑:「玩偶啊,取悅我吧。哈哈哈哈哈!……」

如果若琳或洛奇再此的話,絕對會吃驚,以龍邪為中心居然升起一股氣場,這並不是力量威壓,而是一種詭異的思想入侵,雖然只有一點點,但是卻明確的影響著他們的行動。也許對他們來說著沒有什麼用,但是對眼前的強盜們來說,卻足以致命。

強盜們看著龍邪腳下的強盜頭子,眼裡閃爍著貪婪,只要衝過去,獸環,空間戒指就都是他們的了。一咬牙,一群人突然瘋狂地沖了過來。面對衝過來的強盜們,龍邪一動不動,強盜們也都沒有攻擊龍邪,而是衝到強盜頭子面前,對著強盜頭子的屍體就是一陣亂搜。

「哈哈哈哈,我找到了,獸環!」

「哈哈哈,我也拿到了,是空間戒指!」

「可惡,你們兩個混蛋,快放下。」

「憑什麼,這些是我們拿到的!」

「就憑這個!」

「噗」

「啊!」


原本和諧的強盜們,突然為了兩樣東西相互之間展開了內鬥,手中的刀對著自己的夥伴毫不留情的揮下,而且戰鬥還越的激烈。

「人類的貪婪是在太過於可悲,明知道是火,卻還要像那飛蛾一樣,依然的要往上撲。」龍邪不在看著內亂的強盜們,扭頭看向那些站在後面沒有衝上來的強盜,邪惡的彎起了嘴角。

後面的幾個強盜都在愣,這太不正常了,就算為了那幾個值錢的東西,即使是做了那麼多年的兄弟也不可能眨眼之間,說翻臉就翻臉吧,而且還是毫不留情的那種翻臉。

「嗖」一個強盜突然一震,當他反應過來,自己已經被一股力量壓在了樹上,眼前能看見的只有一雙鮮紅的雙眼與惡魔一樣的嘴角在緩緩的張合著,似乎在說著什麼,但是他卻什麼也聽不見,腦子昏昏沉沉的迷糊,身體越來越冷。如果從旁人的角度去看,就會現龍邪用手提著一個強盜的脖子頂在了樹桿上,而強盜的眼睛卻失去了焦距。

龍邪放開了強盜,強盜睜著失去焦距的雙眼,緩緩滑落的身體不再動彈,身體像泄氣一樣一點一點的撇下去。而原本傷痕纍纍的龍邪卻在詭異的恢復,身後那條巨大的傷痕一點一點的癒合:「貪婪,貪心原本屬於別人的一切,把它掠於自身,掠奪原本屬於他人的一切,這就是貪婪的本質。」

「惡魔,惡魔!這傢伙是古魔一族!」幾個強盜看著龍邪那詭異的殺人方式,立刻大吼起來,企圖再次團結那些正在為了金錢而相互內鬥的兄弟們。但是,正在內鬥的強盜們根本不加於理會,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把刀刃刺入自己熟悉的身體里。

幾個強盜有些恐懼的看著那些已經了瘋的兄弟們,為什麼就算面對真正的敵人,他們卻還是執意地相互廝殺,難道就為了那兩個空間裝備?不可能,不可能的!做了十幾年的兄弟不可能為了那點東西變得如此瘋狂,他們立刻想到了源頭:「到底生了什麼事!你這惡魔到底做了什麼!!」

「我什麼也沒做,他們只是被自己內心深處的貪婪之意控制了而已。這,一切都是屬於他們自己的本意。」龍邪毫無感情的回答了那幾個強盜的疑問。

「騙人,我不信!」一個強盜衝進了內鬥區,抓住了一個熟悉的強盜,開始用感情來套近乎,希望把這位兄弟從瘋狂中喚醒。但是回答他的卻是一把利刃。

「你也是來搶奪屬於我的東西,我不會讓你有機會的,去死吧!!」

「哼,世間萬物皆可明碼標價,只要足夠的利益,人類便可以放棄一切,親人,愛人,甚至他們自己本身。」龍邪似乎自言自語般的教導著什麼人,緩緩的蹲下,看著一個奄奄一息的強盜,他的喉管已經被自己熟悉的夥伴隔斷,每次呼吸只會往外冒出濃濃的鮮血而已。

龍邪猙獰的一笑,手中的刀狠狠的刺進了那奄奄一息的強盜的頭顱內:「不需任何的憐憫,貪婪原本屬於他們的生命與力量!」

…………「不要,不要!!快停下!」龍邪驚恐的現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一個個強盜都露著恐懼死在自己的手上,那死者的鮮血早已濺滿了一身。明明不想這樣做,但是意識卻越來越興奮,自己內心似乎非常的渴望這樣做。每殺一個人,身體里便傳來一陣舒爽,那是一種力量與生命的充實感,那種感覺就想吸毒,讓他越來越麻木,一點一點的接受著事實。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