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吧!

他就是想吃她,阮阮想的沒錯。

可是表面上,他是不會讓這個女人看出來的。

他是一個正義純潔的男人。

「……

一陣詭異般的安靜。

童阮阮尷尬的扯了扯嘴角。

「你要吃飯自己去吃,你把我在那個路口放下來,我自己坐計程車回去。」

「不行,你穿那麼短的裙子,我不放心。」

「我穿這麼短的裙子是拜誰所賜?你難道不清楚嗎?你裝什麼正人君子?」

「我不是正人君子,更不屑去裝。沒錯,我就是故意想讓你穿這麼短的裙子,占你便宜,我就是不想讓你下車,你要是不服氣,就直接跳車吧,我是不會減速的。」

彷彿為了證明自己的話,慕淵臨將車門鎖打開,童阮阮可以隨時打開車門跳下去。

黑色的車,在車流中高速行駛。

童阮阮要氣炸了。

這個慕淵臨,分明就是故意的!

「……」

她也懶得再理他,冷冷道,「反正我們都跟喬喬說好了,明天早上她醒來,身上就會穿著冰雪女王的裙子,要是趕不及回去,全都是你的錯,正好讓喬喬看看你是什麼貨色。」

「……」

心,彷彿被扎了一刀又一刀,疼的快無法呼吸,慕淵臨忍著疼,繼續開車。

……

他將童阮阮帶到東郊的東郊餐廳里。

這餐廳非常的高檔,有錢都不一定能訂到位置,經常聽說有人為了訂這間餐廳,等了好幾個月排隊。

然而現在,都已經是凌晨12:00了,除了24小時營業的快餐店,像這樣的餐廳都關門了。

可是眼前,這座東郊餐廳,還燈火通明。

慕淵臨停下車,解開安全帶。

餐廳的工作人員立刻上前來,要為童阮阮打開車門。

慕淵臨冷冷的將對方推開,親自為她開車門。

童阮阮下了車,慕淵臨趕緊用外套裹住她的身體。

她穿的很性感,只有他能看,別人不行。

「你帶我來這裡幹什麼?」童阮阮問。 「吃飯。」

慕淵臨牽著她的手往裡走。

童阮阮也不想問這餐廳這個時間為什麼還開著。

他是慕淵臨,只要他一句話,別說餐廳要隨時待命做飯給他吃,就算他要天上的星星,都會有人開火箭去給他摘。

慕淵臨將她帶進了餐廳。

這餐廳現在只有他們兩位客人,主廚專門為他們開火。

慕淵臨和童阮阮去了包廂里。

到了包廂之後,童阮阮將自己身上的外套脫掉,塞進慕淵臨的懷裡,「行了,別裝什麼紳士了,我就是喜歡把我的性感外放給別人看,你管得著嗎。」

「那麼外放你直接扒光算了。」慕淵臨陰沉沉的盯著她,「要是沒這個勇氣,就乖乖聽我的話,你的身體是我的。」

童阮阮心頭一震,「不要臉!」

「我就是不要臉。」

「你……」

童阮阮懶得罵他了,反正怎麼罵,慕淵臨都會承認的。

跟他講道理,簡直是浪費時間。

服務生走了進來,為二人倒上兩杯酒。

「兩位請稍等,菜馬上上桌。」

說完,服務生又出去了。

「……」

安靜。

兩個人之間陷入了一股詭異的氣氛。

冰冷的沒有任何溫度和生命力的氣息,橫在兩個人之間。

童阮阮乾咳了一聲,覺得有些尷尬。

她拎起包包站了起來,「我上個洗手間。」

她輕輕揉了揉有些發癢的鼻子,進了包廂里的洗手間,將門關上反鎖。

還是像以前一樣,防著他就跟防賊似的。

慕淵臨覺得無趣,有些疲憊的往後靠去,慵懶的身姿散發著一股頹廢卻又致命的魅力。

阮阮呀,我到底應該怎麼做?

忽然,慕淵臨眼底閃過一絲疑惑,彷彿想起什麼,他從口袋裡拿出來一個小瓶子。

這個東西,是戴迪給他的,偷偷塞進他手裡,裡面是一些白色的粉末。

瓶子外面貼了一張小紙條,上面寫了幾個字,「放進她酒里有驚喜。」

慕淵臨打開瓶蓋,將瓶子放在自己鼻尖輕輕嗅了嗅,沒有味道。

這個戴迪,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好端端的給他這個。

慕淵臨的視線落在了洗手間的門上,思索片刻后,他還是將藥粉倒進了童阮阮的紅酒杯里。

過了一會兒,童阮阮從洗手間出來,回到座位,將包放在一邊。

這時,服務生開始上菜。

因為是為了慕淵臨準備的,所以提前都已經準備好,才一次性上完。

現在已經是凌晨了,所以,慕淵臨里沒有點非常油膩的東西,都是很清淡的,容易消化。

而他和童阮阮桌前還放著兩碗精心熬制的蔬菜湯。

童阮阮的肚子的確是餓了,也沒有多說什麼,拿起勺子舀了一口蔬菜湯喝。

味道很不錯,清新爽口。

喝完之後感覺食慾都被勾起來了。

感覺到一陣目光一直盯著自己,童阮阮轉過頭,冷冷瞥了他一眼,「盯著我看幹什麼?趕緊吃,吃完了還要回去呢。」

慕淵臨笑了笑,無盡的溫柔在眼底閃爍。

「阮阮,今天謝謝你,願意陪我一起出來。」

「……」夜夜中文

童阮阮手裡的勺子,懸在半空,她微微一震,轉過頭看向慕淵臨,「你說什麼?」

慕淵臨輕輕一笑,「這是第一次,我們兩個一起為女兒做事,也謝謝你給我這個機會。」

童阮阮怔了怔,心頭湧出一股複雜。

慕淵臨端起了紅酒杯,「喝一杯吧,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就當為了我們的孩子。」

「……」

一陣漫長的沉默。

童阮阮鬼使神差的端起了桌前的紅酒杯,和他輕輕一碰,然後抿了一口。

慕淵臨眼底閃過一絲狡黠,放下酒杯,笑得燦爛。

又過了幾分鐘,童阮阮放下了手裡的勺子和筷子,「我已經吃飽了。」

她吃的並不多,她本來就瘦,食量小,再加上現在深更半夜,她更不能吃太多。

慕淵臨也只是將碗里的蔬菜湯喝了,其他的菜基本上沒動。

「我也吃飽了。」慕淵臨放下手裡的勺子。

童阮阮看著一桌菜,皺了皺眉,「下次不要點那麼多了,很浪費。」

「下次?」聽到這兩個字,慕淵臨眼裡閃過一絲驚喜,「我們兩個還有下次?」

「……」

童阮阮咽了咽口水,眼神情不自禁的盯著眼前的男人,鬼使神差的開口,「應該會有。」」……」

慕淵臨愣住了,「你還願意和我一起吃飯,單獨出來嗎?」

童阮阮咬了咬唇瓣,低下頭,小聲說,「無論願不願意,有什麼差別?我還是被你咬的死死的。」

慕淵臨忍俊不禁,「阮阮,我沒有辦法放開你的手,不然我會窒息。」

「我也感覺到很窒息。」她說。

「不舒服嗎?我知道很多地方我做的不好,我會改的。」

「你是為了我,所以願意改變嗎?」

童阮阮抬起頭,幽幽的問。

慕淵臨點點頭,「沒錯,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

童阮阮忽然笑了,只是嘴角有點苦澀,「其實我沒有想到,今天晚上會跟你經歷這些,你對那兩個老人家的態度讓我覺得很吃驚,沒想到你這種人,居然也會那麼禮貌,會請求別人。」

「為了我們的女兒,這點小事算什麼?再說了,他們是兩個老人,我對他們禮貌點不是很正常么?我知道我壞,可是我還不至於欺負老人吧。」

「所以,你就整天欺負我?」童阮阮的聲音有些哀怨,眼底里閃爍著滿滿的怨念。

他心頭一疼,趕緊握住她的手,「阮阮,我怎麼捨得,我是因為太愛你了,所以忍不住做出那些混賬的事情,我只想讓你在我身邊。」

童阮阮的眼眶紅紅的,眼淚忽然掉了下來。

慕淵臨一驚,「阮阮,怎麼哭了?」

他趕緊伸手為她擦去眼淚,「別哭,我會心疼的。」

「慕淵臨,為什麼你總是讓我心痛?你知道我用了多少的努力才說服自己恨你一輩子,可是為什麼你總在我眼前晃來晃去?」

「阮阮……」慕淵臨站起身,他將童阮阮抱了起來,然後坐下,緊接著讓童阮阮坐在他腿上,就像抱著孩子似的抱著她,「對不起,我讓你傷心了。」

他按著童阮阮頭,靠在他的肩頭上,「是我不好,你怪我是應該的。」

「就是要怪你。」童阮阮轉著拳頭,狠狠的砸了一下他的胸口,「你這個壞蛋,我討厭你。」

她抓緊了他的襯衫,將眼淚鼻涕全都擦在了他的衣服上。

慕淵臨也沒有半點嫌棄,反而眼底滿滿的溺寵。

「我是壞蛋,你罵的沒錯,我是天底下最壞的壞蛋。」

他緊緊摟著懷中心愛的女人,恨不得將她融在自己的身體里。

童阮阮抬起頭,眼淚汪汪的盯著他。

然後,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她竟伸出手,捧出了慕淵臨的臉,抬起身子吻上他的唇瓣。

頃刻之間,慕淵臨如遭雷擊,無比震撼。

阮阮居然主動吻他。

她已經將他打入冷宮這麼久了。 慕淵臨欣喜若狂,就像一個不受寵的妃子忽然被皇帝臨幸,喜悅之情無法用語言描述。

他深情了回應她的吻。

阮阮並沒有推開他,任由慕淵臨吻的越來越深刻。

直到童阮阮幾乎有點喘不過氣了,慕淵臨才鬆開,「阮阮,你怎麼了?」

他覺得有些奇怪,此刻阮阮的眸子里,滿是一股平日里不曾有的情愫,難道是那瓶葯?

慕淵臨瞥了一阮阮桌前的紅酒杯,他在裡面下了一些東西,那葯是戴迪給他的。

童阮阮主動靠在了慕淵臨的胸前,抱住了他,「抱緊我好不好?我好冷。」

慕淵臨的雙臂立刻環住她的身子。

她的乖巧讓他欣喜若狂,只是心頭卻苦澀無比。

如果沒有那瓶藥粉,她會這樣的主動嗎?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