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那我再相信你一次,如果視頻是假的,我一定會報警!」

那邊好似給了什麼承諾,沈安安才掛斷了電話。

香園裏,沈長山放下了監聽器。

「安安這是在跟誰通電話?」

白月梅搖頭,「耀陽說,安安最近神神秘秘的,電話的信息也一概查詢不到,看來真的是有人想挑撥咱們和程家的聯姻?」

沈長山點頭,「咱們兩家聯姻,多少人眼紅,現在的形勢還是程遠達勝算大,想從中間搞破壞的大有人在!」

「那誰能有這麼大的能力,能拿到耀陽的短處?」白月梅不解。

「這就得看看明天是誰跟安安見面了!」沈長山歲月洗禮過的目光,迸射出一道精光。

***

陸南辛迷濛著醉眼,看着桌前坐着的男人,背影偉岸剛毅,和她身邊的男人都不同。

其實沒有跟着安安離開,她挺後悔的。

一個人面對這個老幹部本就不知道說什麼,尤其剛剛吃飯時又鬧的有些不愉快。

瞧瞧時間,已經差不多十一點了。

「應該不會有人來了,要不你先回去吧,明天還得上班不是?」陸南辛好言勸了一句。

她是不想這麼不自在的獃著。

卓楓眼皮沒抬,一直盯着屏幕,手上也不知道在操作什麼。

沉聲言道,「沒關係,困了你去睡。」

陸南辛琢磨了一下,可不是不困么,她眼看着這位大哥喝了兩大杯黑咖啡,還是特濃的,今天晚上估計是得熬鷹了。

「那什麼,我也不是很困!」

總覺得把他一個人扔在這兒,自己去睡覺有點兒不厚道。

雖然這個人很討厭,和不近人情,可終歸是在這裏加班幫她的忙。

卓楓淡淡「嗯」了一聲。

陸南辛無語。

嗯?就一聲嗯?

難道不是應該再客套上兩句,比如這都是我作為警察應該做的,又比如你一個女孩子別熬夜什麼什麼正常的對話嗎?

一個「嗯」就完了?

陸南辛心裏一陣的煩躁,對着男人背影做了個鬼臉,轉身去冰箱裏拿出一聽啤酒。

嘭一下打開。

「喂,你要不要喝?」

卓楓掃了一眼她的手,擰眉問道,「你還喝?」

陸南辛聳肩,「冰箱只剩下啤酒了,可樂讓我師傅和梁警官喝完了!」

說着,猛慣了兩口啤酒,舒服的一嘆,「爽!」

卓楓板着臉,沒再說什麼,繼續轉頭專註在屏幕上。

陸南辛不自然的輕咳了一聲,「那什麼,你要不?我給你也拿一瓶?」

「我不喝酒!」

「不喝酒?是現在不喝,還是從來不喝?」陸南辛不禁好奇。

年輕人哪裏有不喝兩杯的?

「從不喝!」卓楓道。

陸南辛心中腹誹,這個男人還真是無趣。

靠在躺椅上,悠哉的又喝了幾口,眯着眼睛看向屏幕。

也不知道這個男人在搞什麼,很專註的樣子,竟是她都看不太懂的。

就這麼干坐着陸南辛總覺得彆扭,「對了,你吃飯了嗎?」

「嗯!」

又是嗯!

陸南辛覺得自己的涵養好好,面對這樣一個毫無禮貌可言的大木頭還能如此和顏悅色的說話。

氣惱的起身,走到了後面的房間。

房間里除了剛剛裝她的柜子扶了起來,凌亂的一地東西還沒收拾。

草草的將東西撿了起來,從柜子裏抓了一帶泡麵。

店裏雖小,卻五臟俱全。

點火燒水,陸南辛準備給外面那根木頭煮個面。

沒想到他壓根沒走,估么著也不像是吃了晚飯的,誰讓她是個善良的姑娘呢?

又從冰箱裏拿了火腿和金針菇,貌似韓劇里都是這麼煮麵的。

一切準備就緒,將食材扔到了鍋里。

說明上說的是三分鐘就好,那放了火腿和金針菇就得多煮一會兒吧,陸南辛如是想着。

水再一次開了上來,陸南辛伸手就去掀鍋蓋。

不料手被蒸汽燎了一下,啪嗒——鍋蓋掉在了腳上。

「啊……好疼!」

外面的卓楓,騰的起身,跑了進來。

「怎麼了?」

「疼死了……」陸南辛快要哭了,一腳將那鍋蓋踢到一邊。

今天真是倒霉的可以,被人打了不說,自己還給自己來了這麼一下子。

。 安德莉亞公主一直覺得愛德華這個人很奇怪。

在他身上能看到許多矛盾的地方。

首先這傢伙有時候很幼稚,會做些出人意料的舉動,比如第一次見面時那莫名發作的中二病或是新年舞會上的笨拙。

其他時候則比較成熟可靠。

這裏的成熟不是說他是個人情練達,處處為他人着想的傢伙。

而是他的知識豐富到讓人感覺神秘的地步。

遇到困難的事情,這傢伙總能想出出人意料的辦法或是拿出前所未有的道具。

從這次來西部考察就能感覺到,雖然自己是名義上的首領。

但整個隊伍的實際領導者是愛德華。

他總能在不知不覺中用合理的解釋來主導大家的行動。

這次安德莉亞聽完愛德華的推理后,還在習慣性的等着他對下一步行動的明確安排。

沒想到這傢伙突兀的將一個選擇丟到了自己面前。

進去還是不進去?

如果是以前的話,她二話不說提劍就帶人衝進去了。

但是經歷了上次雨林遺跡事件后,她對新大陸上的遺跡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似乎在這荒無人煙、魔獸橫行的新大陸,只要是個遺跡,就會是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好在她自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冷靜分析局勢,並做出合理的判斷,便說道:

「這裏的事情絕對不能放着不管。

即使我們回白鷹城求援,能增加的戰力最多再加上萊因哈特、喬治和凱德林姨媽。

我父親和老萊因哈特將軍有責任在身,是不能過來的。

而之前進去的那個神秘人,在八年前能被老斯賓塞納爵抓住,應該只是見習騎士級別的實力。

即使這八年他的實力突飛猛進,我看最多也就是大騎士級別的實力了。

他以現在的實力敢回來冒險,我想下面的危險也應該難不倒我們。

我們現在就下去!」

莫妮卡抱着雙刀,輕輕點了一下頭表示贊同。

愛麗絲興奮的揮了揮拳頭,而娃娃臉牧師也鄭重的挺直了身子。

愛德華見安德莉亞做出決定,便說道:

「一會進去裏面還不知道有什麼。

安全起見大家盡量一起行動,絕對不要走散了。

還有,現在作戰服上的魔法水晶已經消耗了部分魔力。

我們把魔法水晶補滿再下去。」

說着愛德華從空間戒指里取出紅石分發給大家。

他設計的作戰服充能非常方便,把切割好的紅石按在頭盔側面的一個圓形區域,上面的魔法陣就會將紅石里的魔力吸收,儲存在頭盔內鑲嵌的水晶里。

在場的人里只有艾爾文沒有空間戒指。

愛德華還特意取出一個挎包讓他背上,並在裏面放上了幾塊紅石。

想到這裏,愛德華不禁在心裏感嘆一句,五人小隊四個人有空間戒指,即使是艾蘭德皇室的特別突擊隊也沒這麼豪華的裝備吧?

見大家準備停當,愛德華率先走到囚室的那個地洞前。

「這要怎麼下去?我們一個個的爬進去嗎?」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