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遵照大小姐的意思!」趙闊海連忙應承道。

納蘭飄雪微微一笑。

趙闊海不經意間看見了書桌上陳雲峰的照片,不禁一愣,「這不是陳雲峰嗎?」

納蘭飄雪感到有些意外,「你認識他?」

趙闊海點了點頭,「他不就是最近風頭正勁的那個高手嗎?」笑了笑,「不敢瞞大小姐,我正打算把他挖過來呢?」 納蘭飄雪冷笑道:「就憑你也想招攬陳雲峰?」

趙闊海顯得有些尷尬。

納蘭飄雪打量了他一眼,「看來你還是有些野心的嘛!你竟然敢挖薛家的牆角,難道不怕薛家找你麻煩?」

「這個我已經想過了。陳雲峰雖然與薛家關係匪淺,不過嚴格來說並不是薛家的人!另外,我也不敢挖薛家的牆角啊!我只是想讓他也能夠幫幫我而已!」

納蘭飄雪冷笑了一下,「你打算如何招攬他?」

「哦,是這樣的。陳雲峰這個人雖然厲害,但很好色,而我手下正好有個酒吧女皇,我打算讓她去勾引他!」

納蘭飄雪流露出思忖之色。微笑著對趙闊海道:「希望你能夠得償所願吧!」趙闊海呵呵一笑。

「好了,我還有事,你可以走了!」納蘭飄雪下了逐客令。立在旁邊的保鏢立刻上前請道:「趙老闆,請!」

趙闊海急忙問道:「那具體的協議……?」

「我會通知下面,會有人聯繫你的!」

趙闊海放心了,「那在下告辭了!」隨即離開了。

納蘭飄雪思忖了片刻,問那個中年人道:「剛才趙闊海說的你都聽到嗎?」中年人有些不確定地問道:「大小姐是說陳雲峰好色的事情?」納蘭飄雪點了點頭,「你在這方面多下點力氣!也許這可以成為一個突破口!」「是!」

臨海國際學院,一場激烈的籃球賽正在進行。這是國內大學生籃球賽預選賽的一場,是臨海國際大學的主場,前來挑戰的是臨海市金融大學的籃球隊。

身穿9號球衣的戴俊耀無疑是賽場上最耀眼的明星!高大帥氣的戴俊耀每一次的帶球上籃都會引起看台上一片尖叫聲,甚至有大膽的女生聲嘶力竭地喊道:「戴俊耀,我愛你!」

陳雲峰感到很無聊,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黃小月正好看見了,沒好氣地道:「你昨晚沒睡覺嗎?真是的!」坐在黃小月旁邊的李若斯沒有轉過頭來,不過卻流露出關注的神情。

陳雲峰揉了揉太陽穴,感慨道:「一夜春宵!真是太累人了!」

李若斯心頭一震。黃小月愣了愣,隨即臉孔通紅地罵道:「田伯光,你真是個流氓!哼!」扭過頭去了。

陳雲峰呵呵一笑。

第三節的比賽結束了,雙方運動員退到休息區。李若斯站了起來,奔到休息區旁邊,朝滿身大汗的戴俊耀揮了揮手。戴俊耀見狀,立刻朝奔了過來。

「累不累啊?」李若斯關切地問道。

戴俊耀笑著搖了搖頭,「還好。」李若斯搶著接過工作人員遞過來的毛巾,給戴俊耀擦拭起汗水來。親昵溫柔的舉動令戴俊耀大感受寵若驚,也令很多男生嫉妒若狂!肖若甫充滿醋意地嘀咕道:「戴俊耀可真是走了狗屎運了!不就是長得比較英俊嗎?」

陳雲峰開玩笑道:「放心!你的媛媛是不會看上他的!」

肖若甫呵呵一笑,「那是!」

楊凱悅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嘆氣道:「雖說兒子不能怪老爸老媽!不過這長相問題還真就是老爸老媽的問題啊!為什麼老媽把我生成了這樣呢?」其實楊凱悅也不算丑,瘦瘦高高的,戴著一副眼鏡,很有一股子書卷氣,當然咯,這傢伙不說話還好,一說話,他那股書卷氣立馬就被破壞殆盡了!

黃小月扭過頭來,沒好氣地道:「你應該說,你老媽怎麼生出了你這麼個東西?」

眾人哄然大笑。楊凱悅大感鬱悶,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架。

陳雲峰調侃黃小月道:「小月,要是你將來也生出這麼個東西,你會怎麼辦?」

肖若甫、陶哲立馬起鬨起來。黃小月愣了愣,面色通紅地嗔道:「田伯光,你太可惡了!你才會生出他那樣的東西呢!」

「喂喂喂,你們吵歸吵,幹嘛拿我來說事啊?我又沒得罪你們!」楊凱悅一臉鬱悶地道。黃小月瞪了楊凱悅一眼,「哼!你比田伯光更可惡!」

比賽再一次開始。李若斯朝戴俊耀做了個鼓勁的手勢,戴俊耀立馬像磕了葯似的,容光煥發了!

陳雲峰咋舌道:「這愛情的力量真是太厲害了!你們看戴俊耀,簡直就像是磕了*似的!」

眾人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

李若斯回到大家中間。黃小月立刻握住了李若斯的手,一臉羨慕地道:「若斯姐,你和戴俊耀真像是天生一對呢!」

肖若甫幾個人雖然對戴俊耀很不待見,不過卻也不得不承認李若斯和戴俊耀真是一對璧人。

李若斯微笑道:「俊耀很好的!」說著,眼睛有意無意地看了一眼陳雲峰,見陳雲峰正在玩手機,不禁有些懊惱。 「若斯姐,你和戴俊耀好恩愛哦!」黃小月一臉羨慕地道。

李若斯嫣然一笑。她這一笑可不得了,仿若百花盛開一般,美艷不可方物!把周圍的雄性動物都給看呆了!黃小月沒好氣地沖周圍的男生道:「看什麼看?若斯姐已經有男朋友了!你們啊,都別想了!」

眾人回過神來,楊凱悅推了推眼鏡架,小聲嘀咕道:「想都不讓想!太霸道了!」

「你說什麼?」黃小月瞪眼問道。

楊凱悅連忙擺手,「我什麼都沒說!你肯定聽錯了!」

黃小月哼了一聲。

楊凱悅小聲對旁邊的陳雲峰道:「小月也太厲害了!比朝天椒還嗆人!」陳雲峰呵呵一笑,看了一眼正和李若斯說話的黃小月,「她呀,是爺爺帶大的,而她的爺爺是一位強悍的老軍人!所以呢,她的脾氣就跟一般的女孩子完全不同了!」楊凱悅恍然地點了點頭,「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陳雲峰調侃似的問道:「你覺不覺小月就像一頭美麗可愛的藏獒?」

楊凱悅瞪大了眼睛,看了一眼黃小月,正好黃小月也朝這邊看來,嚇得楊凱悅趕忙低下頭去!深有同感地對陳雲峰道:「還真有點像呢!」

「哼!你們嘀嘀咕咕地在說什麼?」黃小月瞪眼問道。

陳雲峰指著楊凱悅笑道:「他說你很可愛呢!」

楊凱悅大驚失色,「我,我沒有!」

黃小月通紅了嬌顏,瞪著楊凱悅問道:「你什麼意思?」

楊凱悅慌忙擺手道:「我沒說!」隨即指著陳雲峰道:「是他說的!他說你就像一頭美麗可愛的藏獒!」

這話一出,現場響起一片鬨笑。黃小月羞惱不已,鼓著腮幫子瞪著陳雲峰,活像一頭準備撲過來撕咬的藏獒一般!

陳雲峰感覺不妙,連忙道:「我突然想起還有功課沒做!先走了!」離開了座位,迅速遁走。「田伯光,你太可惡了!」身後傳來黃小月懊惱的叫聲。

從籃球館出來,陳雲峰優哉游哉地在校園裡溜達著,心情非常輕鬆。突然一輛高檔賓利轎車駛過前方的道路,停在了不遠處的教師公寓樓外。齊雲圖從車上下來了,隨即轉到副駕駛旁邊,打開了車門。一位身材修長氣質迷人的女郎走下轎車。她不是別人,正是前不久才來到學校任教的那位英語老師,張麗娜。一頭的金髮,揉和了東西方兩種氣質,格外吸引人!看她和齊雲圖親昵的模樣,兩人如今的關係應該已經非常親近了!

齊雲圖看見了不遠處的陳雲峰,先是一愣,隨即示威性地握住張麗娜的縴手。

陳雲峰感到有些好笑,走過兩人身旁,微笑著看了他們一眼。

齊雲圖很緊張的樣子。而張麗娜則感覺這個男生的氣質很是與眾不同,乍一看似乎很平凡,然而仔細感覺一下卻會發現,他的身上似乎流露出一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氣質,如同天空浮雲般洒脫,似乎又隱蘊著一種讓人心驚的氣勢!這一切令張麗娜感覺他非常神秘。

帶陳雲峰離開后,張麗娜好奇地問道:「他是誰?」

「哼!一個自以為是的傢伙而已!家裡很窮卻喜歡擺闊!明明沒什麼本事卻喜歡充能!」

張麗娜奇怪地看了一眼齊雲圖,「你好像很討厭他呀?」

齊雲圖皺起眉頭,有些不悅地道:「我們不要說他好嗎?」

張麗娜微微一笑。

「麗娜,今天晚上我們家會開一個party,你跟我一起去!」

張麗娜欣然答應了。對於張麗娜來說,像這種上流社會的party她是不願意錯過的!

陳雲峰沿著湖邊的鵝卵石小路漫無目的地走著,心裡什麼也沒想,感覺非常輕鬆寫意,不知不覺來到了中華武術部外。整齊的吶喊聲從倉庫似的的練功房裡傳了出來,頗有氣勢!陳雲峰心頭一動,走進了練功房。很大的練功房已經擠滿了人,中間有兩百多人在整齊地演練拳術,邊上有數十人在打沙包,除了這些練功的人,圍觀的觀眾起碼還有數百人!

陳雲峰的目光在練功房裡搜索著,很快便找到了中華武術部的主將項鵬。他正在一個角落裡打著木人樁!他的速度、力量,以及氣勢,比當初比武那會兒要強了不少,看來比武之後他很下了一番苦工!不過陳雲峰卻皺起眉頭,他覺得憑項鵬現在的身手很難保住中華武術部的牌子!

項鵬累得滿身大汗,那個一直陪伴在項鵬身邊的小女生立刻上前來給他擦拭汗水。兩人相視一笑。項鵬對她說了些什麼,然後離開了,他是要去上廁所。

來到廁所里,項鵬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不禁嘆了口氣,他感到壓力很大,而且時常被噩夢驚醒,他擔心憑自己保不住中華武術的名聲!

「為什麼嘆氣?不相信自己嗎?」一個沙啞的聲音突然在項鵬身後響起。項鵬吃了一驚,隨即從鏡子中看見,那個神秘的高手又出現了! 項鵬猛地轉過身來,一臉驚喜地道:「是你?」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個蒙面人,除了衣著不同以外,其它的就與當初出現時一模一樣。

「大哥你終於出現了!」項鵬激動地叫道。他很自然地管陳雲峰叫大哥,因為在他心中早就已經把這位身份神秘的強者當做大哥了!

陳雲峰笑了笑,「是什麼在困擾你?」

項鵬嘆了口氣,流露出慚愧之色,「當初要不是大哥,中華武術部就不存在了!而如今,跆拳道部、泰拳部、拳擊部,步步緊逼,我擔心,擔心自己保不住中華武術的名聲!」

「你覺得什麼是中華武術?」

項鵬一愣,首先出現在腦海的是一幅幅武術套路的畫面。

陳雲峰調侃似的問道:「你不會是認為那些漂亮的套路就是中華武術吧?」項鵬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陳雲峰搖了搖頭,「那些東西要放在古代,只是江湖雜耍而已!真正的中華武術首先是尚武精神,面對任何強敵,不膽怯,不退縮!就算與整個世界為敵,我自橫刀立馬!要麼戰勝強敵,要麼戰死沙場!」

「要是沒有這種精神,你就是練上一百年也沒有用!不要當自己只是一個運動員,要當自己是一個戰士!所謂練武只為強身健體,這純屬屁話!若是要強身健體,練廣播體操足矣,何必練武!武,是戰士氣質的外在體現!如果沒有成為戰士的覺悟,就不要練武!否則就會侮辱了『武』這個字!在戰士的字典中,從來只有戰鬥,沒有比賽!」

項鵬情緒激蕩,顯得非常激動的樣子。突然朝陳雲峰跪了下去,「大哥,請你教我格鬥術!」他幾乎是用吼的。

陳雲峰沒好氣地道:「我不喜歡別人跪在我面前!起來!」項鵬下意識地不敢違抗陳雲峰的話,站了起來,「大哥,求求你教我格鬥術吧!」項鵬一臉渴望地道。

陳雲峰想了想,點頭道:「好!」

項鵬大喜過望,「那是不是現在就開始?」

陳雲峰翻了翻白眼,「你不用這麼急!」頓了頓,「這樣吧。每個星期一到星期五晚上十點后,到情人湖來等我。」臨海國際學院有一大一小兩座人工湖,大湖位於學院中間,所有的建築幾乎都圍繞在大湖周圍,而小湖則在校園中唯一的那片森林之中,非常幽靜,因為總有情人在湖邊幽會而得名情人湖,算是學院里一個浪漫的地方。

項鵬回到練功房。女朋友和一班兄弟驚訝地發現,項鵬的氣質與剛才去廁所前截然不同了,變得容光煥發了!所有人都感到非常奇怪,難道他在廁所里撿到寶了?

當天晚上,才九點鐘不到,項鵬就興沖沖地一個人來到了情人湖畔。此時由於時間還早,情人湖邊還有很多的情侶在卿卿我我。項鵬這個超大號電燈泡在湖邊四處晃蕩,令這些個情侶們非常不滿,然而由於項鵬非常強壯的樣子,也沒有人敢說什麼。

項鵬焦急地在湖邊來回踱著步,不停地看看手機上的時間,他覺得時間怎麼過得那麼慢啊!

時間在項鵬焦急地等待中緩慢地流逝著,周圍的情侶漸漸地少了,最後只剩下了項鵬一人了。

「喂!」一個聲音突然在項鵬身後響起。項鵬雙眼一亮,連忙轉過身去,只見一個蒙面人就站在不遠處,當即興奮地叫了聲,「大哥!」

「呵呵,你很早就來嗎?」

項鵬有些尷尬地摳了摳腦袋,「大哥,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陳雲峰走到項鵬面前,「我會從最基本的開始教你!」

……

夜深人靜了,整個校園彷彿都進入了夢鄉。剛剛參加了上流社會party的張麗娜獨自一人走在森林中的鵝卵石小路上。她喜歡一個人晚上來這裡散步,她喜歡這種四面無人寂靜無聲的感覺,就好像離開了喧囂的人世一般。

道路的盡頭傳來沉重的呼吸聲和奔跑的聲音。張麗娜不禁想起兩個多月前的夜晚在這裡見到的一幕,一個神秘的男人竟然懸浮在湖面之上,幻化出驚人的龍影!自那以後,張麗娜就不禁感覺中國這個國家處處透出神秘的味道,同時也懷疑自己當時是不是出現了幻覺,那樣的景象實在是太令人難以置信了!就像是神話一般!

道路盡頭傳來的動靜令張麗娜感覺難道那個神秘的男人又出現了?想到這,張麗娜不禁激動起來,趕忙朝情人湖奔去。不過才奔出兩步,她好像想到了什麼,連忙停了下來,脫掉了腳上的高跟鞋。 張麗娜來到湖邊的一棵大樹后。看見湖邊有兩個人正在練習搏擊。其中一個是一個非常強壯的男生,張麗娜認出了他,是中華武術部的主將,項鵬。而另一個人則顯得非常神秘,衣著並沒有什麼奇異之處,不過卻蒙著面,根本就看不清他的面容。他是誰?會是那晚驚鴻一瞥的神秘人嗎?

陳雲峰皺了皺眉頭,朝張麗娜躲藏的地方看了一眼。「等一下!」

項鵬停了下來,不解地問道:「怎麼了大哥?」

陳雲峰沒有回答他,彎下身體撿起一塊小石頭,朝張麗娜躲藏的地方扔了過去!

「呀!」一個女聲響了起來。

陳雲峰和項鵬都流露出驚訝之色。項鵬是沒想到附近竟然躲著一個人,而陳雲峰則是沒想到這位不速之客居然是一個女人?

張麗娜從躲藏的地方出來了,揉著額頭沒好氣地質問道:「你幹嘛朝我扔石頭?」

陳雲峰呵呵一笑,「那你幹嘛躲在那裡偷看?」

張麗娜理直氣壯地道:「這裡是公共場所,任何人都可以來的!」

陳雲峰點了點頭,「那你繼續!」扭頭對項鵬道:「我們走!」隨即便準備離開。

「等一下!」張麗娜連忙攔住了陳雲峰。陳雲峰笑道:「美女,現在可是深更半夜啊!你在這麼僻靜的地方攔住一個男人,可是很危險的!」

張麗娜打量了陳雲峰一眼,好奇地問道:「你究竟是什麼人?那天晚上是不是你?」

「呵呵,我可不記得哪天晚上我們曾經共度春宵!」

張麗娜盯著陳雲峰,「你為什麼要蒙面?為什麼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你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陳雲峰翻了翻白眼,「我是有秘密!因為我長得太帥了!凡是見過我的女人都哭著喊著纏著我不放!所以呢,為了你們著想,我只好蒙面了!」旁邊的項鵬看著陳雲峰的側臉發愣,他原本以為大哥僅僅只是剽悍的武者,可沒想到竟然還這麼能扯淡!

張麗娜笑了笑,眼睛盯著陳雲峰道:「我不怕!讓我看看你長什麼樣子?」

陳雲峰呵呵一笑,「到底是西方女人啊!就是膽大!你長得不錯,不過呢我對你沒什麼興趣!再見!」陳雲峰再一次準備離開,然而張麗娜又攔住了他,她似乎不達目的不罷休似的。

陳雲峰抬起右手,在張麗娜的脖頸上輕輕地敲了一下,張麗娜立刻暈了過去,軟倒在陳雲峰的懷中。

陳雲峰摟著這個金髮碧眼的英語老師,沒好氣地道:「這女人可真麻煩!」

項鵬走上來,看了一眼陳雲峰懷中的張麗娜,「大哥,現在這麼辦?」

「還能怎麼辦?只能我把她送回去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按照我剛才教你的方法勤加練習!」

項鵬點了點頭,「大哥,明天咱們還來這裡嗎?」

陳雲峰將張麗娜攔腰抱起,看了她一眼,「這地方不保險了!恩,你就呆在練功房練習吧,我會不定期的去指點你!」項鵬點了點頭,心裡很鬱悶。

陳雲峰抱著昏迷的張麗娜快速朝女教師公寓樓奔去,使上了超能力的他速度極快,在夜晚的環境中就彷彿幽靈一般!

片刻之後就來到了公寓樓下。陳雲峰猶豫了一下,抱著張麗娜奔進了樓梯間。剛進入樓梯間,陳雲峰不禁犯難了,他並不知道張麗娜住的公寓具體在哪啊!想到張麗娜身上應該有帶著門牌號的鑰匙,於是在她身上搜索起來。

不知道陳雲峰是有意還是無意,手掌摸上了那挺翹的山峰。陳雲峰心頭一盪,暗道:平時看她好像並不如何豐滿,沒想到竟然這麼有料!

下意識地捏了捏,手感非常好。一拍腦袋,將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拋到腦後。在張麗娜的身上找到了鑰匙,隨即抱著她朝公寓奔去。

打開公寓門,迅速進入房間,奔到床前,將張麗娜放到床上。陳雲峰站了起來,喃喃道:「總算完成任務了!這女人可真夠麻煩的!」看了一眼靜靜地平躺在床上山巒起伏的張麗娜,不禁心頭一動,「哎!我實在是太善良了!要是換做別的男人,只怕現在就要把你叉叉圈圈了!不過這隻金絲貓長得還真不錯!就算與瑤姐相比,也不遑多讓了!」

扭頭走出了公寓,關上了房門。

大約一刻鐘后,張麗娜醒了過來。想到之前的事情,霍然而起,卻驚訝地發現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公寓中。張麗娜疑惑了,剛才所見的一切難道只是夢境?! 陳雲峰從女教師公寓樓出來,扯掉了蒙面巾揣入懷中。

叮鈴鈴……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陳雲峰拿出手機,看了看,打開來,笑道:「青衣,這麼晚了有事嗎?」

對面沉默了一會兒,語氣有些古怪地問道:「你叫我什麼?」

「啊?青衣呀!有什麼不對嗎?」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