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不會,我、我這是上去二樓,我的辦公室在二樓。」王經理連忙說道。

方逸天笑著點了點頭,到達二樓之後,王經理便是走了出去,微笑著跟方逸天告別,而後電梯門關上,朝著第十六層樓升了上去。

原來,在趕來希爾頓大酒店前方逸天便是在附近的春天花店預定了這束玫瑰花,不過並不知道顧傾城住在哪個房間,他便在花店留下了電話號碼,弄清顧傾城房間之後再打過去,讓花店的人把花束直接送到希爾頓大酒店。

「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了。

活着爲了什麼 方逸天一路走到了1608號總統套房,他的心情也不由得變得激動起來,他站在套房門前,將手中的花束遮住了房間門口的門孔,這樣就算是裡面的顧傾城透過門孔看到的也是一大片艷紅的玫瑰花。

咚咚咚!

方逸天敲了敲門,而後故意用一種難辨的嘶啞低沉的聲音說道:「顧小姐,有人定了這束花送給你,請你查收!」

接著,方逸天隱約聽到了房間里傳來的走動聲,他猜想此刻顧傾城肯定是透過門孔看向外面吧?

「是那個人送來的花?請幫我退回去吧,我不需要!」

顧傾城的聲音隱隱從裡面傳了出來,果真是顧傾城的聲音,裡面住著的就是顧傾城!

「那位先生說了,這話你務必收下,還說你打開門就知道了。」方逸天又用另外一種聲音說道。

「是哪個先生?他沒有留下電話姓名嗎?」顧傾城在裡面問道。

「沒有,那位先生說只要顧小姐把花收下就明白是誰送的了!」方逸天又說道。

「究竟是誰這麼無聊?我倒要看看是這人是誰!」說著,門口哐當一聲打開了,身上穿著一件睡裙,外面披著一件袍巾的顧傾城站在門前,那張傾國傾城的容貌精緻唯美,盈盈的眼眸顧盼之間足以傾倒眾生,身上那絲醉人的幽幽體香更是迷人萬分。

如此的女人已經稱得上是絕世妖嬈,不可方物,不似人間有,彷彿廣寒宮裡的仙子般!

「顧小姐,請你務必收下這束花,要不然我回去了可是無法交代的!」方逸天恢復了原來的聲音,接著,將手中的花束稍稍朝下一低,也露出了他那張帶著懶散笑意的臉。

「啊——」

顧傾城立即嬌呼了聲,春筍般的玉指頓時掩住了性感誘人的紅唇,宛如星辰般深邃而又柔美的目光中又是震驚遲疑又是不可置信又是欣喜過望的看著眼前對著她一臉笑意的方逸天! 顧傾城似乎是完全怔住了般,盈盈秋水的眼眸撲閃著,波光流轉間如夢似幻,唯美如夢境,隱約的,還閃動著絲絲晶瑩的光芒,似乎是晶瑩的淚花折射出來的光芒般。

方逸天看著顧傾城那張白皙如玉而又美輪美奐的玉臉,心中一動,目光變得輕柔起來,笑了笑,輕聲說道:「這束花,你到底是收還是不收?」

顧傾城回過神來,目光幽幽而又欣喜之極,口中卻還是不可置信的說道:「逸、逸天,真、真的是你嗎?我不會是在做夢吧?」

「除了我,誰要敢給你送玫瑰花,我非要打斷他的腿不可!」方逸天斬釘截鐵的說著。

「噗嗤!」

顧傾城禁不住的嫣然一笑,心中歡喜之下已經是迫不及待的伸手把方逸天拉進了房中。

待到房門關上之後,顧大美人已經是急急地撲入到了方逸天的懷中,緊緊地抱住了他,眼眶中那打轉著的晶瑩淚花已經是禁不住的滾落下來,順著她那張白皙絕美的玉臉順滑而下,嬌美之極。

方逸天心中一柔,伸出一隻手摟住了顧傾城那柔軟細膩的腰肢,陣陣芬芳的幽香氣味撲鼻而來,混合著她身上的體香味,被這股女人香包裹著,禁不住的讓人血脈賁張而又熱血沸騰。

顧傾城的螓首趴在了方逸天的肩頭之上,嬌軀微微輕顫著,輕輕地咬著艷紅的櫻唇,任由眼眸中那晶瑩的淚花滾落著,臉上卻是泛起一絲的欣喜笑意,嬌艷美麗之極。

方逸天輕輕地埋首在了她那宛如天鵝脖頸般修長雪白的頸項上,聞嗅著她髮絲間的幽香,禁不住的輕吻了口她脖頸上那細膩光滑的肌膚,輕聲說道:「是不是想我了?我跟你說了,今晚會出現在你面前,偏偏你不信!」

「哼,你又來戲弄人家,我、我以為你在天海市哪有那麼快上來——對了,你怎麼這麼快就過來了?你是不是早就到京城了?」顧傾城想著,便是看著方逸天,疑聲問道。

方逸天笑了笑,將手中的花束遞給了顧傾城,說道:「我早上的時候就到了,然後去辦了點事,辦完事後就過來找你嘍,可你倒是好,偏不肯告訴我你住在哪兒,害得我大費周章的尋找了半天!」

顧傾城莞爾一笑,接過那一大束花束,湊過臉去深深地聞嗅了一下,那張傾城傾國的容顏映襯在艷紅的玫瑰中竟是也讓那嬌艷的玫瑰失去了幾分色彩。

她笑了笑,而後又是疑聲問道:「誰讓你太壞了,你來京城之前都不跟我說一聲,剛才打電話也沒有說明你就在京城,我才不告訴你我住在哪兒呢。」

「我這不是想要給你一個意外的驚喜嘛。」方逸天輕聲說著,伸手輕輕地擦拭著顧傾城臉上的淚花。

顧傾城仰起臉,綻放一絲嬌艷的笑意,而又疑聲的問道:「可你怎麼找到了我住的房間了呢?希爾頓酒店的對顧客的保密可是很嚴格的啊,你是怎麼找過來的?不會是運氣吧?」

「嘿嘿……」方逸天賊笑了聲,說道,「你可別小瞧了你男人的能力,不就是查找你的房間號嘛,小事一樁。希爾頓酒店的那個經理看到我還畢恭畢敬的呢。別說你在希爾頓酒店,就算你逃到世界任何一個角落我都有辦法把你給揪出來!」

顧傾城聞言后眼眸流轉,閃過一絲的狡黠之意,吃吃笑道:「真的啊?你又那麼厲害嗎?那好啊,以後我就玩失蹤,看你怎麼找到我!」

「你敢!你要真敢我非揍你屁.股不可!」方逸天呵呵笑著,走上前便是直接的把顧傾城那嬌美柔軟的身軀抱了起來。

「啊——你這個壞蛋,你要幹嘛……」顧傾城嬌呼了聲,咯咯笑著,嬌軀一陣亂顫,雙手卻是禁不住的緊緊摟住了方逸天的脖頸。

噗通!

方逸天抱著顧傾城的嬌軀兩個人重重地壓倒在了床上,顧傾城嬌笑著,手中的花束散落在了那張柔軟寬大的豪華席夢思的床上。

顧傾城這個頭頂著國際大明星、世界小姐、世界名模的大美女身材之性感完美那是不用說的,玲瓏妙曼的嬌軀猶如峰巒迭起般起伏不斷,那一道道優美的曲線宛如是上天最好的傑作,而又嬌柔之極。

「傾城,你剛洗完澡啊?」方逸天埋首在顧傾城那光滑的脖頸中,聞嗅著她身上那絲絲誘人的芳香,不懷好意的問道。

「你知道了還問!」顧傾城嬌嗔說著,呼吸卻是已經控制不住的急促起來,絕美的玉臉上泛起了一抹嫣紅的紅暈。

「難怪這麼香呢——不對,你就算是不洗澡也一樣的香!傾城,自從你走後,我真的是很想你,要不是有事,我早就上來找你了。」方逸天在顧傾城的耳邊輕聲說著,時不時的朝著顧傾城的耳中吹口熱氣,惹得傾城更是嬌顫起伏不已。

顧傾城聞言后心中一動,伸手緊緊地抱住了方逸天,眼眶中淚花晶瑩,輕聲說道:「我也很想你,每天每時每刻都想著你,就連在今天出席一個代言活動的時候都會想起你!你可真是個害人精,害得人家每時每刻都牽挂著你,壞蛋!」

「我現在不是正陪著你了嗎?今晚大爺我認栽了,仍由你怎麼虐待都行,一晚的時間夠不夠?」方逸天笑道。

「啊,一晚上都、都……」顧傾城俏臉一紅,而後臉色又是緊張起來,說道,「你、你只是陪我今晚而已嗎?」

「當然不會了,我在京城其間都陪著你好不好?」方逸天笑道。

顧傾城聞言后這才嫣然微笑起來。

「傾城,我還真是想念你了……」方逸天在顧傾城的耳畔邊輕聲說著,雙手已經是緊緊地抱住了懷中的美人兒。

「啊——」

顧傾城嬌呼了聲,面紅過耳,她自然是知道方逸天所說的是什麼意思,頓時,一張白皙的玉臉滿是羞赦之意,不過隨後她卻是忍不住的輕聲嬌吟顫抖了起來。

頓時,柔軟的大床上猶如蛟龍戲鳳般的浪濤翻湧起來。

方逸天數番風雨,壯志未酬。顧傾城嬌美含春,欲拒還迎,一夜浪漫,不足為人道! 數番風雨,洗盡鉛華,春情無限。

直至最後,顧傾城才如一隻小貓般的蜷縮在了方逸天的懷裡,一張傾城傾國的玉臉早已經是嬌紅不已,羞紅欲滴,眉梢間蘊含著的絲絲春情宛如一波湖面般的嬌美動人。

眼眸微微閉著,彷彿是已經耗盡了全身的力氣般無力張開,粉紅的臉上像是一枚熟透的水蜜.桃,嬌紅誘人,惹人採擷。

方逸天似乎也是累了般,深吸了口氣,輕輕地撫摸著顧傾城那光滑如玉的後背,心頭一片安詳。

顧傾城的身體果真是有著無窮無盡的迷人魅力,他數番耕耘可還是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心想著要是跟這麼一個絕美的尤物天天在一起,也不只知道自己能夠撐到什麼時候。

要知道,顧傾城可是女人中的極品,單憑這一點就已經足夠的引人入勝了。更別說顧傾城那傾城傾國的美貌以及那就連那性感女神都要為之極度的身材了。

看著顧傾城臉色潮紅而又嬌柔之極的縮在自己的懷中,方逸天笑了笑,伸手輕輕地撩撥著她額前的髮絲,問道:「累不累?才分開這麼幾天,你倒是技術嫻熟了不少,也越來越瘋狂了哦!」

「嚀——」顧傾城輕輕地嬌嗔了聲,美眸睜開沒好氣的瞪了方逸天一眼,那雙儘是滿足之色的美眸中秋波流轉,她嘟了嘟嘴,說道,「你、你還取笑我,我這不是差不多大半個月沒有見你了嘛,所以……就想了!」

「是嗎?咦,時間才過去了兩個半小時啊,要不咱們繼續?」方逸天笑了笑,饒有興趣的問道。

「啊——」顧傾城俏臉一驚,連忙嗔聲說道,「不要,那、那我明天可就起不來了。」

方逸天淡淡一笑,從床上爬起來,撿起了直接丟落在地面上的長褲,從褲兜中掏出了包煙,點燃一根后便是走到了落地窗前,來開了窗帘,看向了窗外那片燈火璀璨的城市。

顧傾城美眸流轉,看著方逸天的背影,那一絲不掛的身體比例竟是那麼的均勻,堪稱是完美的肌肉線條流暢之極,隱隱有著一股極為恐怖的爆發力,壯實而又不顯得臃腫,充滿了柔韌性的美感。

顧傾城心口忍不住的一跳,忍不住的回想起方才方逸天那堪稱是神勇的表現,嬌軀便是禁不住的泛起陣陣酥軟的感覺起來。

她只覺得能夠跟方逸天在一起就是人生中最大的幸福跟滿足了,為此,她寧願放棄自己諸多的名氣。

如果捨棄自己的名氣能夠永永遠遠的陪伴在方逸天的身邊,每天早晨都能夠在他的懷中睡著醒過來,然後給他做飯、洗衣,陪著他看小橋流水,夕陽西下,隨著他而喜怒哀樂,平淡生活——甚至,如果可以的話還可以為他生下個孩子,就這麼平淡而又踏實的過著,這或許就是人世間最溫馨的幸福了吧?

顧傾城心頭泛起了一絲溫馨暖意,她也從床上站起身,頓時,那具光滑玉潤而又欺霜勝雪的動人嬌軀展露無遺,她看著自己那副引以為傲的身體,臉上嬌紅之餘眼眸也泛起了一絲的自豪。

她何嘗不知道,如今的她在全世界範圍內擁有著大量的粉絲,更是成為了無數男人的夢中情人,但是,自己的身體也只有這個混蛋才能看得到摸得著,真是便宜他了!

顧傾城嗔笑了聲,披上了件絲質睡袍,便是輕輕地走了過去,從背後抱住了方逸天,輕笑著問道:「在想什麼啊?」

「沒什麼,抽根煙,順便看看這個城市。」方逸天淡淡一笑,隨手彈了彈煙頭上的煙灰。

顧傾城光滑玉潤的身體貼在了方逸天寬大的後背之上,抱著他,俏臉趴在了他的後背上,靜靜地感受著這一刻的寧靜安詳。

而後她的纖纖玉指輕輕地觸摸著方逸天的後背,但當觸摸到他後背上那道道凹凹凸凸已經是癒合了的傷疤時芳心還是忍不住一痛,她輕輕地撫摸著,而後櫻唇微啟,伸出了柔軟的香舌輕舔著,像是一隻小貓在細舔著自己的傷口般那麼的認真細緻。

「還痛嗎?」她禁不住的輕聲問道。

方逸天淡淡笑了笑,說道:「都已經好了,還痛什麼痛?」

「你倒是不痛了,可我痛,心痛。」顧傾城輕聲說道。

方逸天笑了笑,轉過身來,伸手抱住了顧傾城,說道:「傻瓜,你心痛什麼啊,你應該感到高興,男人身上要是沒點傷痕那麼不算是個真正的男人。」

顧傾城沒好氣的嗔了他一眼,嚶嚀說道:「可、可你身上的傷害未免也太多了點,人家心疼還不行啊?」

「如果這些傷痕是留在你的身上,我才心疼呢。」方逸天笑了笑,雙眼的目光變得深邃了起來,輕嘆了聲,說道,「這些傷痕有喜有悲,有沉重也有愜意,已經成為了我身體的一部分,無法抹去。」

「逸天,答應我,以後你不許再去那些危險的地方了好不好?我只想你好好的能夠陪著我,我已經是離不開你了!」顧傾城幽幽說著,已經是緊緊地抱住了方逸天。

「放心吧,我不會離開你的,我可不希望別人能夠乘虛而入!」方逸天笑了笑,揉了揉顧傾城的腦袋。

「才不會呢,要是沒有你,我一個人活著也沒什麼意思了。」顧傾城說著,一雙幽幽美眸中便是綻放出一絲堅毅神聖的光輝起來。

方逸天心中一柔,禁不住的用力抱緊了懷中的玉人。

「對了,逸天,你這次上京城是不是辦什麼事來了?」顧傾城問道。

「嗯,辦點私事。」方逸天說道。

「你是一個人來的嗎?」顧傾城的嬌軀貼緊了方逸天,問道。

方逸天稍稍沉默,而後便是說道:「沒有,藍雪跟我一塊來的。」

「藍雪?就是你的未婚妻嗎?」顧傾城身軀輕輕一動,抬起頭,問道。

方逸天看著顧傾城那張白皙如玉的俏臉,點了點頭,說道:「是不是不高興了?」

顧傾城嗔了他一眼,而後便是搖了搖頭,嫣然笑道:「沒有,相反,我感到很高興,因為你能夠撇下你的未婚妻過來找我,我真的很開心。」

方逸天稍稍愕然,而後便是忍不住的輕吻住了顧傾城的玉臉,說道:「傾城,你對我這麼包容,有時候我真覺得我是個混蛋!」

「噓!」顧傾城伸手捂住了方逸天的嘴巴,說道,「不許你這麼說,我是甘心情願跟你在一起的,我既然愛你那麼當然會包容你!放心吧,我不會跟藍雪爭什麼名分之類的,能跟你在一起,開開心心,就足夠了。身為女人,內心最渴望的不過是一片溫暖安詳的可以依靠著的港灣。逸天,你永遠是我的港灣!」

方逸天笑了笑,抱緊了顧傾城的身體,而後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你知道我現在最想做的事是什麼嗎?」

「呃?什麼啊?」

「想跟生個孩子!」

「啊——」

「你想想看,你這麼漂亮,身材獨一無二,而我又這麼英俊勇猛,咱們的孩子綜合了我們的優點,是不是很厲害?」

跟方逸天生個孩子?那不正是她剛剛所想著的嗎?

顧傾城心中一動,涌動著一股溫暖的暖流,她看著方逸天,問道:「你、你說的是真的嗎——」

話還沒說完,便是看到方逸天已經吻住了她。 清晨,旭陽高升,普照大地。

方逸天悠悠醒來,緩緩睜開雙眼之際,卻是冷不防的看到顧傾城趴在床上,單手托腮的默默凝視著他。

冷不防看到方逸天睜開雙眼后她那張白皙如玉的俏臉立即一紅,臉頰滿是紅霞起來,嗔了聲,而後便是笑嘻嘻的說道:「你醒啦!」

「說實話,你趁著我睡著偷偷看我多久了?」方逸天笑了笑,問道。

「啊——我、我才沒有偷偷看你呢,我是光明正大的好不好?」顧傾城嬌嗔了聲,立即說道。

方逸天沒好氣的一笑,無奈的說道:「看來你臉皮倒也是厚了不少,都勉勉強強跟我並齊了哦。」

「去,我才沒有你的厚呢,說你是天下第一大厚臉皮的壞蛋一點兒也不會冤枉了你!」顧傾城嬌笑了聲,而後便是說道,「好啦,快點起來吧,要不然其他人醒來要過來我房間可就發現你了哦。」

「什麼?除了我還有人膽敢進你的房間?跟我說是那個混蛋,我非斃了他不可!」方逸天聞言后便是直接從床上跳了起來。

顧傾城看著他臉上那副認真緊張的神色,禁不住的掩嘴吃吃一笑,說道:「當然不會有男的進來嘍,我說的是女的,而且還是國內的大明星哦。怎麼,難不成你也吃女人的醋啊?」

方逸天張了張嘴,心知自己剛才反應過於激烈了點,嘿嘿一笑,說道:「那你不早說,我怎麼知道!對了,這裡還住著其他的大明星?」

「對啊,這個樓層都被一個劇組包下來啦,我隔壁住著的就是冰冰還有鞏姐姐呢。」顧傾城吃吃一笑,說道。

「啊?!」方逸天怔了怔,腦子反應了過來,禁不住的問道,「那個冰冰姓李還是姓范?你口中的鞏姐姐該不會是鞏俐吧?」

「你說得沒錯,至於冰冰嘛姓范,嘿嘿,怎麼,心動啦?」顧傾城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嗔聲說道。

「我有什麼好心動的,她們都沒你漂亮,真的,容貌比不上,身材更比不上!我看她們要是卸妝了保准都不敢上鏡頭。」方逸天一本正經的說道。

顧傾城怔了怔,心中卻是欣喜之極,她莞爾一笑,說道:「就你嘴貧!誰說的啊,鞏姐姐的身材可好呢!」

方逸天笑了笑,回想起屏幕上看到的鞏俐身材的確是很不錯,極為成熟,不過年紀也很大了,再怎麼著也比不上自己的傾城美麗性感吧,要知道,傾城的三圍至少有90-60-89的驚人曲線啊!

方逸天正想說著什麼,門外卻是響起了「咚咚咚!」的敲門聲。

顧傾城臉色頓時一怔,美麗的玉臉上閃過一絲的驚慌,輕聲的嬌呼說道:「不會是冰冰或則是鞏姐姐來找我的吧?」

方逸天臉色也是一怔,心想不會這麼巧吧?老子來找自己的女人,倒是被其他女人撞見了?而且還是明星美女?

「傾城,你還沒睡醒嗎?」門外傳來了一聲嬌柔而又略帶一絲磁性的成熟聲音。

「是、是鞏姐姐!」顧傾城輕聲說著,而後便是開口說道,「鞏姐姐嗎?我、我剛起來,你等一下啊!」

「逸天,你、你要不要迴避一下?我、我是生怕你會覺得不方便,其實我也不在乎別人看到你在我房間里的。」顧傾城輕聲說著,看向方逸天的眼眸中儘是一片柔情。

方逸天笑了笑,憑著顧傾城對著他的愛意,自然不會為了顧及自己的面子而在外人面前讓他躲藏起來,可是他卻是不得不為顧傾城在國際上的聲譽考慮。

「你那個鞏姐姐口風如何?應該不是那種多嘴的女人吧?」方逸天淡淡問道。

顧傾城搖了搖頭,說道:「不會,鞏姐姐不是那樣的人。」

「那沒問題了,你開門吧——噢,等等,我先把衣服穿了!」方逸天稍稍汗顏,連忙說道。

走到門口前的顧傾城臉色稍稍一怔,而後便是禁不住的沒好氣笑了笑。

方逸天穿好了衣服鞋子之後笑了笑,顧傾城便打開了房門。

名門寵婚1 「鞏姐姐,你今天起得這麼早啊,冰冰呢?她還沒起來?」顧傾城打開門后便是對著門外站著的一個女人笑著問道。

門外站著的女人身材高挑,性感成熟,很隨意的打扮但卻也遮掩不住她身上那股璀璨奪目的星光,明眸皓齒,一張極具東方古典美女的臉型,顧盼顰笑間有股歲月沉澱的成熟韻味,赫然正是名聲享譽國內外的著名女星鞏俐。

「冰冰應該還沒起來吧,我也是起早了睡不著就過來看看你。」鞏姐姐笑了笑,便是走了進去。

顧傾城看到鞏姐姐朝著裡面走進去后絕美的玉臉上頓時一紅,泛起一抹的羞意,可她並沒有阻止,待到鞏姐姐走進去后她才把門口關了。

性感成熟而又極具東方韻味的大美女鞏姐姐走進了房間后剛想要開口說話,然而,話沒說出口,那性感艷紅的紅唇卻是半張著,眼眸中儘是一片驚詫震驚之色!

她竟是看到,房間里居然還有著一個男人!

顧傾城的房間里什麼時候有過男人來過了?這些年來,年輕絕美而又身材性感的顧傾城從未跟過任何男人傳出過絲毫的緋聞,別說她的房間里出現個男人,就連街頭上她跟男人在一起閑逛也不曾有過!

鞏姐姐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般,眨了眨,又定眼看去,卻是看到這個男人朝著她懶散一笑,目光平淡如水,稜角分明而又線條剛硬的臉恍如帶著一絲奇異的男性魅力。

接著,這個男人神態懶散的點了根煙,吐了口煙霧后便是笑了笑,淡淡地說了句:

「鞏小姐,你好!」 懶散平淡的笑意,古井無波的深邃目光,坦然隨意的態度,剛硬的臉型……

瞬間,鞏姐姐總算是看清了眼前的這個讓她感到震驚詫異的男人。

憑著多年的經驗以及她身為一個成熟女人的目光,她自然是注意到了方逸天那副線條流暢,柔韌性好並且兼具爆發力的身體,天下間的女人都夢想著自己的男人擁有這樣的體魄吧?

鞏姐姐也是見慣了大世面的人,短暫的驚愕之後便是回過神來,嫻熟的交際能力讓她微微一笑,便是說道:「你好。」

「聞名不如見面,總算是對這句話深有體會了,你比銀幕上漂亮很多。」方逸天淡淡笑了笑,深吸了口煙氣,平淡如水的目光並沒有在這個著名女星的身上停留多久。

鞏姐姐印象中,無論是在演藝圈還是政商界都沒有見過這個男人,更是沒有聽聞過他,看他年紀不大的模樣,可是他身上的那股穩重以及成熟卻是有點出乎她的意料,特別是他臉上神色間的平靜淡然,彷彿看著她就像是看到一個極為尋常的女人一樣。

鞏姐姐有點不可思議,任何一個男子,看到她就算是不會像那些狂熱的粉絲一樣表現出極大的熱情,但臉色也絕不會如此的淡定平靜的,那平淡如水的目光直讓鞏姐姐產生錯覺,是不是自己今天不復以往的成熟魅力了。

這時顧傾城也走了過來,盈盈帶笑的目光看了方逸天一眼,便是笑著對鞏姐姐說道:「鞏姐姐,跟你介紹一下,他叫方逸天。逸天,鞏姐姐就不用我給你介紹了吧?」

方逸天聞言后笑了笑,說道:「當然不用,不認識鞏小姐那還了得。」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