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師兄的彩頭是?」對方笑問。

葉銘轉頭問易先天:「師尊,咱們家有幾座城池可用?」

易先天笑道:「第一場就想押城池?胡鬧!」說完他拿出一個儲物扳指,交給葉銘。

葉銘一看,裡面居然存有一千萬枚九級符錢!一枚九級符錢,大概兌換一千八百武神幣,一千萬符錢就是一百八十億武神幣!他當即笑道:「好吧,我的彩頭是一千萬枚九級符錢,不知岳兄的彩頭又是什麼?」

岳平之嚇了一跳,心想搞什麼!第一場就押這麼多,以後還怎麼打?要知道,葉銘身為陰陽教的招財長老,管理的資金也就一百多億。如今卻一把都拿出來參賭,給人的感覺就是失心瘋。

岳平之的身後,跟著兩名靈劍教的長老,他們也相顧苦笑。靈劍教沒法跟陰陽教相比,只比黑龍教強那麼一點,上百億武神幣是萬萬不敢賭的。

岳平之臉脹得通紅,他原以為彩頭只有幾百萬武神幣,沒想到這麼高,他怎麼可能賭?就算他有九成機會能贏,可剩下那一成怎麼辦?萬一輸了,靈劍教可就破產了。憋了半天,他才嘆了口氣,朝葉銘一禮:「師兄,我沒帶夠彩頭,無法挑戰你。」

葉銘微微一笑:「沒關係……」

可他話沒說完,付太虛突然「哈哈」大笑,滿臉都是嘲弄之色,道:「游天仙,出不起彩頭你也好意思派弟子挑戰?靈劍教何時這般丟人現眼了?」

葉銘一愣,教主似乎有所圖謀啊!

一道劍光落下,現出一名月白長袍,頭頂劍冠的中年人,他陰沉著臉道:「付太虛,你胡說什麼。沒你這麼玩的,上來就一百八十億,你們陰陽教的余錢都在裡面了吧?」

付太虛冷笑:「沒信心和魄力,乾脆不要參加斗劍會了,別說這些沒用的。」

游天仙鐵青著臉色,怒道:「你當我真不敢與你賭?」

「即使你敢,你出得起彩頭嗎?」付太虛一臉瞧不起對方的表情。

葉銘這時突然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似乎越是武神級這種大能,情緒就越不受控制。他將這一疑惑告訴北冥,後者道:「主人,武者修的是逍遙,越是強大的人,就越不會委屈自己。所以有的武神,行事反而像孩童一般天真爛漫。當然,也有個別的現象,各有不同。」

游天仙高聲道:「我靈劍教新開了一座靈礦,便用它與你們賭!」

付太虛撇撇嘴:「小小一座靈礦,能值一百八十億?」

游天仙冷哼一聲:「那是一座大型靈礦,價值不下二百億,而且開採難度不算高,用它作賭,你們陰陽教已經是佔便宜了。」

「好,陰陽教接受挑戰!」付太虛「呵呵」一笑,將葉銘推了出去。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葉銘心說好嘛,教主是看上人家的靈礦了,難怪會突然跳起來嘲諷對方,不過他就這麼對自己有信心?心裡雖然腹誹,不過他覺得如果贏下這一場,固然陰陽教不值得將靈礦全部給他,起碼也會折現一部分。這麼大一筆巨款,他豈能放棄?

當游天仙「嘿」得一聲冷笑:「二百億的彩頭不是小數目,所以我們靈劍教要換人。」說完他一揮手,就有一名青年走了出來。這名青年面容淡金,身上有一股濃烈的劍氣直衝霄漢。

一看到這名青年,易先天就皺眉道:「靈劍血脈?」

游天仙「嘿嘿」一笑:「沒錯!這是本教弟子燕赤天,是擁有靈劍血脈的上品聖體,已然練就『靈劍』。」

葉銘微微皺眉。北冥告訴他,「靈劍」是靈劍教的鎮教秘法,一種特殊的操縱劍丸的手段。當初想聚蘇蘭的劍池趙天一就是靈劍血脈,不過趙天一的血脈濃度顯然無法跟面前的燕赤天相比。而且他知道,這個靈劍教向來跟劍池走得近,難保這個燕赤天不是劍池派出的人。

「北冥,將我的實力壓制在五成,我感覺他不好對付。」他暗中交待北冥,頓時就感覺身體一輕。五成力量,他有信心戰勝對方。

易先天和付太虛都有些吃驚,可話已經說出來,這時候反悔已經不可能了,那樣做定會被所有勢力嘲笑。

「葉銘,不能大意。靈劍教的靈劍手段極難修鍊,可一旦練成,威力十分恐怖。」易先天暗中道,「如果不敵,就認輸。」

付太虛也傳音道:「這回有些大意了,沒想到靈劍教還有這樣的天才。不過你不要擔心,儘力即可。如果不敵,不可強撐,直接認輸。」

葉銘心中一暖,不管師尊還是教主,都顯然不怎麼看重那一百八十億,反而更關心他的安危。他點點頭:「我明白。」他沒有說什麼,因為他要用行動證明一切。

主持斗劍會的是劍池一位長老,他高聲道:「靈劍教弟子燕赤天,挑戰陰陽教弟子葉銘!」

話落,周圍的金屬台紛紛向四周散開,只留下葉銘和燕赤天所在的那一根,這裡將是他們戰鬥的地方。根據規定,斗劍中的二人都不準離開這個檯子,如果戰鬥中離開檯子就算輸了。

陰陽教跟靈劍教的人也離開了,只留下葉銘兩個。

燕赤天的人就像劍一樣鋒利無情,他面無表情地看著葉銘,道:「我是八級武師,原本不該挑戰你這種弱小之輩。不過事關價格兩百億的靈礦,我不得不出手。」

葉銘「嘿嘿」一笑:「請不要有心理負擔,雖然你境界比我高,可你依然會輸。那座靈礦,我就收下了,在此提前感謝你們靈劍教,你們都是好人。」

這話把面冷心冷的燕赤天都氣樂了,他微微搖頭:「執迷不悟,難道你不知道,歷界斗劍會都要死很多人嗎?」

「當然知道,所以你千萬小心。」葉銘收起笑容,表情也嚴肅起來。

兩個人同時抽出寶劍,葉銘沒用玄天寶劍,用的是龍甲劍。燕赤天手中同樣是柄寶劍,寒光閃閃,冷氣逼人。二人之間相距大約百米,冷冷對峙。

「刷!」

忽然間,兩個人都動了,不分先後。兩道幻影瞬間就佔滿了整個檯子,兩縷人頭大的劍光往來交擊,發出密集的聲響。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一上手,葉銘就知道對方很強,不比五成實力的他弱多少。想要戰勝對方,他必須全力以赴,超常發揮才行。壓縮掉五成的實力,意味著他的速度、力量、反應等等,全部弱下來。可即使如此,他依然有信心,這種信心源自他對劍道的領悟,源自他在每一個小境界達到的極致。

其實燕赤天比葉銘更震驚,甚至說壓力巨大,他感覺想要戰勝葉銘,恐怕只能動用靈劍了。原本他以為,八級武師對一級武師,他單憑手中長劍就能取勝。可如今看來,根本沒有可能。葉銘的劍法在他的感覺中根本毫無破綻,給他巨大的壓迫感。

很快一百招過去了,葉銘的優勢漸漸累積,劍光越發輝煌,已經漸漸把燕赤天的劍光壓制下去,只剩下拳頭大那麼一團轉來轉去。如果他不動用靈劍,最多再三五十招,就要落敗。

「給我破!」燕赤天突然暴喝一聲,劍光飆射,暴發出可怕的戰力,一舉將葉銘的劍光逼開。與此同時,他張口噴出一道劍光,快如閃電,細如尾指,射向葉銘眉心。

北冥告訴過葉銘,靈劍教的靈劍,是把庚金之氣煉入肺中,輔以秘法修成的奇功。這種功法,脫脫於仙道文明中的劍仙修法,來歷頗為不凡。

那劍光太快了,起碼有三倍音速,瞬間就到。葉銘從容不迫,龍甲劍在空中劃了一個圈。罡勁就神奇地在空中繪成陣紋,凝聚成一座禁錮法陣。那劍光沖入圈子裡,立刻就緩了一緩。

就是這麼一緩,葉銘揮舞長劍,一邊後退一邊又連續畫出十幾個圈子。大圈套小圈,一環又一環。那道劍光穿過十個禁錮圈子之後,速度已經變得比蝸牛都慢,扭曲變幻著,難以寸進。

葉銘「哈哈」一笑,揮劍一點,罡勁震動之下,那劍光便「崩」得一聲炸開,就此湮滅。

靈劍之中,寄託了燕赤天的一縷罡勁,靈劍被破,他頓時臉色一白,受到了不輕的反噬。

「你……你這是什麼劍法?」燕赤天又驚又怒,內心深處甚至有一絲恐懼,他意識到靈礦只怕保不住了,該如何向教主交代?

葉銘沒功夫回答他的問題,身形展動,身形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彷彿有八個人結成了殺陣,一舉將燕赤天困住。燕赤天只有一道錄劍,此刻只能用長命抵抗。可他氣勢已弱,加之受了輕傷,頓時就支持不住。

幾個呼吸后便悶哼一聲,渾身上下連續炸開十幾個細小的血洞,血水不斷流出。

「我認輸。」感受到葉銘招招奪命的劍光,他連忙叫道。

葉銘收劍後退,拱手道:「承讓。」

游天仙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燕赤天可是劍靈教的天才,專門去劍池深造過一段時間,他的資質強過大多數的劍池聖子。游天仙甚至覺得,他年輕的時候都不如今天的燕赤天。這樣一位天才弟子,對上弱他七個小境界的武師,沒有不贏的道理。

可現實是,燕赤天竟然輸了,輸得非常徹底!一座靈礦就這麼沒了?

付太虛「哈哈」大笑,拱手道:「游兄一定是知道咱們陰陽教最近缺錢,否則怎會將一座靈礦拱手相讓?在這裡,太虛多謝了!」

游天仙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張張嘴,卻什麼也說不出,唯有苦笑。好在他也是磊落之人,而且這種事情只能捏鼻子認了,反悔不得,道:「那靈礦位於蒼國境內,你們陰陽教儘快接管吧!」

易先天大為高興,拍拍葉銘肩膀,傳音道:「這靈礦你一個人不好處置,陰陽教折現給你如何?」

葉銘早料到會是這樣,就問:「師尊,不知能給多少?」他可沒打算真要二百億,就算陰陽教肯給,他也不可能全要,否則就太貪婪了。

易先天道:「當然是一百八十億,不過這些錢只你不能全要,至於留多少,你自己決定。為師的建議是,留下五十億即可。」

葉銘眨眨眼,道:「師尊,這一百八十億,我一分不要。不過我有一個要求,希望可以入股通利錢莊。」說著,就把通利錢莊的事情說了。這通利錢莊,原則上屬於陰陽教,葉銘雖能分紅,可他無法佔股。

易先天扭頭跟付太虛商量了一陣,後者道:「當然可以。你既然不要彩頭,那教里再撥給你八十億,算上你之前管理的一百二十億,湊足二百億。這二百億,你不要做其他的生意,專門做錢莊好了。至於股份,你想要多少?」

葉銘心說我放棄了一百八十億,理應拿六成股份。不過他也明白這錢莊是靠著陰陽教才能壯大起來,於是道:「弟子不敢貪多,只要三成股份。至於身為招財長老的分紅,我就不要了。」

付太虛十分滿意,覺得葉銘這孩子真懂事,當即笑道:「好,以後通利錢莊有你三成股份,回去之後我就給你一個憑據。」

葉銘大喜,連聲感謝。

易先天問:「要三成股份會不會太吃虧?為師再多幫你爭取一成?」

葉銘心想師尊沒看到這錢莊的遠大前途,否則絕不會這麼說。陰陽教的勢力主要在東齊,他調查過東齊的資源,面積廣大,總人口大概在三百億到四百億人。這麼多人,就算每人在他那裡存三五枚武神幣,他也能有上千億的現錢。

鄰近東齊的蒼王國將是下一個發展目標,蒼國十分狹長,最寬處十萬里,面積接近蒼國的五倍,人口兩千多億。只要通利錢莊能抓住這兩國,利潤將十分驚人。

葉銘正在暢想未來,就聽一個聲音響起:「通天神土洪濤,挑戰陰陽教葉銘!」

只見那洪濤從遠處蹈空而來,慢悠悠地停在葉銘面前,眉宇之間,有一縷濃郁的煞氣。

葉銘打量對方,對方也打量葉銘。

「是你打敗我弟弟洪尚?」洪濤問,他的聲音很森冷,一股強烈的壓迫感逼近。

葉銘於是又扭頭問易先天:「師尊,咱們有幾座城池?」他問得非常認真。

易先天看了付太虛一眼,付太虛眯著眼睛,不說話。

易先天淡淡道:「三座城池!」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王 得到了付太虛的回復,葉銘回頭瞪著洪濤問:「你有三座城池嗎?」

洪濤身為神土弟子,地位尊貴,前途無量,氣質超凡,可葉銘這麼一句問話,硬是問得他無言以對。他的臉色漲得通紅,怒道:「我問你是不是打敗了我弟弟洪尚?」

「你有三座城池嗎?」葉銘仍是那句話,問得雲淡風輕,沒有一絲煙火氣。

洪濤無語,咬牙著牙道:「三座城池價值多少?我身上有三億武神幣。」

葉銘咧開嘴笑了,問易先天:「師尊,咱們這三座城池值多少錢吶?」

易先天很配合地道:「三座城池總人口超過四億,每年的稅收大概能有三四百億武神幣吧。以三十年的稅收推算,這三座城池差不多價值一萬億武神幣。」

葉銘於是道:「真抱歉,三億武神幣不夠,你還得再準備九千九百九十七億武神幣才能挑戰我。」

洪濤差點憋得吐出一口血,這小子是不敢跟自己打吧?居然拿出三座城池來搪塞。可他偏偏不能說什麼,因為這就是青龍斗劍會的規矩,只有拿出相同價值的彩禮方能挑戰對方,如此才算公平。

「你可以把彩頭降低。」洪濤不甘心,沉聲道。

「我有硬座地城池。」葉銘一句話又把對方封回去,「你沒有就站一邊去,如果最後我有閑功夫,說不定會主動挑戰你。」

洪濤於是鬱悶地離開了,站在另一個檯子上,恨恨地瞪著葉銘。沒辦法,他身上真的只有三億武神幣,誰能想到陰陽教客以變態,敢拿出三座城池當彩禮呢?

「呵呵。」這時,劍池聖地的聖主林羽生突然走過來,笑問,「付兄這是在開玩笑嗎?居然拿出三座城池作賭,你們陰陽教似乎只有十來座城池吧?」

付太虛也笑了起來:「你看我像在開玩笑嗎?你跑來問我,莫非劍池有興趣挑戰?」

林羽生打了個哈哈,不說挑戰,也沒說不挑戰,扭頭就走了。

大約是葉銘之前的表現太生猛,其他勢力打得十分火熱,就連陳還真都被挑戰了兩次,可唯獨無人挑戰葉銘。

葉銘很是鬱悶,他眯著眼睛,目光落向了劍池的方向。劍池這一次,只推出九名武師參與斗劍,其中六人已經出手,無一敗績。剩下的三個人,卻一直按兵不動,也不知在打什麼主意。

他暗中問易先天:「師尊,上一屆斗劍會,劍池是不是賺了很多?」

易先天道:「劍池很少會敗,上屆起碼撈到兩千億武神幣。」

葉銘很吃驚,道:「兩千億!趕上咱們陰陽教兩年的收入了。」

易先天道:「誰說不是,要不然劍池也不會每年這樣積極籌備斗劍會。其實斗劍會一開始的時候,主要是玄天聖地和劍池爭雄。隨著玄天聖地沒落,劍池才開始一家獨大。」

「真龍聖地號稱實力第一都壓不住劍池,玄天聖地就更不行了。」葉銘道,「我原本想賺座城池的,不過看上去,劍池並沒拿出城池當彩頭。而且他們風才明明知道咱們的彩頭是三座城池,依然不為所動,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想到這,他突然朝劍池走過去。劍池的人都在一個地方,挑戰劍池的人不多,反倒是劍池不斷挑戰其他勢力,幾乎每戰必勝。葉銘突然走過來,幾名劍池弟子包括長老在內都微微緊張,怎麼著,這小子想來挑戰嗎?

葉銘笑嘻嘻的走來,朝一名弟子拱手道:「師兄,有禮了。」

那劍池弟子知道葉銘實力不弱,點頭道:「客氣。」

葉銘:「師兄,怎麼沒見左斗皇師兄?」

看他這麼問,這弟子還以為葉銘認得對方,道:「左師兄昨晚閉關,至今未出,你找左師兄有事嗎?」

葉銘暗罵,好啊,原來那個修鍊了幽天黑帝劍的傢伙還在閉關,難怪劍池這麼沉得住氣。知道這個消息,他反而淡定了,笑道:「沒事沒事,久聞左斗皇師兄劍術高強,於是就來問問。」

說完,他扭頭回了陰陽教那邊。恰好真龍聖地那邊派了人過來,把葉銘叫了去。程無涯道:「葉銘,你今天只需代替真龍聖地,挑戰一名劍聖地的武師即可。」

葉銘心說閑著也是閑著,當即點頭,高聲道:「真龍聖地葉銘,挑戰劍池彩頭最多的師兄。」

他不知道對方的名字,於是這麼叫了一句。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草!太囂張了,挑戰彩頭最多的劍池弟子?他不知道彩頭越多,實力越強嗎?」

「哼,以為戰勝了一個靈劍教的人就了不起了,真是找死!」

「哎,不對啊,他之前不是陰陽教的人嗎?現在怎麼又成真龍聖地的了?」

「這還沒看出來?人家既是陰陽教的弟子,又是真龍聖地的聖子,這種情況在大教很普遍。」

劍池聖地幾名弟子又驚又怒,彩頭最多的那位是名女弟子,纖腰盈盈一握,容貌是很美的,與真龍聖地這邊的程安安不相上下。她氣鼓鼓地瞪著葉銘,冷冷道:「我就是彩頭最多的那個,五十億武神幣,你要挑戰我?」

五十億?葉銘心裡一喜,這可不是小數目!劍池敢出這麼重的彩頭,必是對這女子極具信心。

他「呵呵」一笑,拱手道:「小弟葉銘,請教師姐尊姓大名。」

「柳飄飄!」女子冷冷道,「嗆」得一聲就抽出長劍。

那可是五十億武神幣,葉銘不敢大意,讓北冥將實力調整到八成。而且,他換下龍甲劍,拿出了玄天劍。八成實力,他的力量達到了一百三十萬斤,足以運用三十六萬斤的玄天劍。

劍池聖主林羽生都被驚動了,親自到場坐鎮,高聲道:「飄飄,此子實力不俗,解放你全部的實力,不必壓制力量!」

葉銘心中微驚,這個柳飄飄也在壓制力量?

柳飄飄眸子一亮,高聲道:「是!」

下一刻,他取下右腕上的一個鐲子,頓時一股強橫的力量升騰起來,她的人一下子就變了。她看著葉銘,道:「我很佩服你的勇氣。為了你的勇氣,我決定放開全部實力,全力以赴與你一戰,希望你不要太讓我失望。」

葉銘沒說話,只是抬起了玄天寶劍。

「嘿!這小子找死!柳師姐的庚金血脈純度極高,她呼出的氣息比劍氣都厲害,這小子居然敢出來挑戰!哈哈,五十億武神幣啊,柳師姐要大賺一筆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