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得問他自己。」寧雲夕說。

磊磊嘟嘟小嘴巴,媽媽居然要他說他自己的醜事。

孟晨逸領悟到什麼笑起來,從大嫂手裡抱過孩子讓大嫂歇歇。

寧雲夕謝過劉班長,拿著幾袋食品進了廚房。

看她買這麼多東西回來,孟奶奶說:「哎呀,我們正商量著要再去買些什麼好,結果你都買回來了。費錢嗎?」

「不費錢。」寧雲夕說。

「你別盡給孩子買東西。」孟奶奶儼然牢記著今早上她找不到衣服可以穿的事。

孟晨逸抱著小侄子在門外面徘徊聽著。

寧雲夕轉移老人家的注意力:「只有晨逸回來了嗎?」

「是啊。」孟奶奶說,「小四和小五說他們要去學校玩。這玩了都一天沒有回來。他們爺爺怕發生什麼事情了,去學校找他們去了。」

孟晨逸接上話:「晨熙我讓她帶尚賢回來。」估計這兩人會不會一路走著忘了時間,只想著兩人世界了。否則怎麼會比他都遲了回到家。

寧雲夕眨個眼,察覺到什麼,對孟奶奶說:「我們先準備晚飯吧,等會兒他們回來可以吃了。這個天冷,回來肯定餓。」

「都說要給老三慶功。冠軍不在。其他幾個小的都不知道他們姐姐怎麼樣了,只顧著自己玩,沒良心的。」

孟奶奶的那句抱怨似乎穿越了時空,讓孟晨峻和孟晨橙幾乎不約而同地打了一聲大噴嚏。 本來比賽結束后他們是要馬上回家的了。可是,在公交車站等車的時候,李德進開著車經過看到他們在車站刮冷風。

捨不得親兒子受寒,李德進將車停下,好像忘了他自己需要隱瞞的身份,上前招呼他們兩個:「都上車,我送你們回去。」

孟晨橙登時驚訝地看著這個不知道從哪兒突然冒出來的大叔。

孟晨峻對著親爸那雙眼珠子要瞪出來了。

「他是誰,四哥?」孟晨橙轉頭問哥哥。

孟晨峻立馬撇清關係:「我不認得。」說著拉起妹妹的手要走。

李德進攔住他們兩個,說:「天太冷了,你們穿的又少。趕緊上車,凍著了的話,會讓你們大哥大嫂麻煩的。」

「他說認識我們大哥大嫂?」孟晨橙聽清楚了李德進的話,對哥哥又問道。

孟晨峻黑著臉,這個傻裡傻氣的親爸究竟想幹什麼。

「我是認識你們大哥大嫂,是你們大哥大嫂的朋友。」李德進對小丫頭說。

原來是他們大哥大嫂的朋友,孟晨橙轉回身:「謝謝叔叔。」

傻丫頭,這樣都能被他親爸拐!孟晨峻急急跟著轉回身,拽著妹妹小五的手差點兒大吼:「你這個腦袋怎麼長的!」

「他說認識我們大哥大嫂,我沒有覺得他在說謊。」

「你怎麼知道他不是說謊的呢?」

孟晨橙眨弄著眼睫毛,她可以說她看出了四哥好像認識這個人嗎?

李德進在他們兩個爭執的時候,兩隻手推著他們兩個進了自己的小轎車裡面。

孟晨峻雙手橫抱在了胸前生悶氣。

彎著腰在自己車上找出一罐進口曲奇,李德進掀開曲奇的鐵蓋子,遞給小丫頭:「來,吃一塊。」

聞著曲奇發出的香氣,孟晨橙忍不住伸出手拿起一塊曲奇。

在旁邊看著的孟晨峻登時被點燃了火苗沖著她吼:「他讓你吃就吃,你不怕是毒藥?」

孟晨橙拿著曲奇的手抖動著。

兒子這個態度,讓李德進眯緊了雙眼,回頭對小姑娘孟晨橙說:「叔叔不會騙你們的,更不會給你們下毒藥。要是真想害你們,需要這樣大費周章嗎?一車撞過去,你們兩個直接報銷了。」

孟晨橙的嘴巴張開,呵呵笑了兩聲。這個叔叔說話真好玩。

「吃。叔叔給你找熱水喝。」李德進對小姑娘下達命令,自己彎下腰又找出一個保溫水杯,對小姑娘說,「吃一口餅乾喝一口,別干著喉嚨了。這水叔叔沒有喝過,乾淨的。」

孟晨橙點著頭:「嗯嗯。」嘴巴早就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曲奇。

真好吃,太好吃了。進口的。她這輩子都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餅乾。

「沒有吃過是不是?」李德進看著小姑娘狼吞虎咽的吃態心酸呀,說道,「像寧老師說的,我們國內落後國外太多了,需要更多更多的努力,要趕上去才行。這可不是手工做的餅乾,是生產線出來的曲奇。人家把手工做的東西變成生產線,賺大錢,遠銷國外賺我們的錢。」 孟晨橙聽不懂李德進說的話,但是可以看出這個叔叔說這些話的時候眼睛都紅了。

李德進說:「什麼時候,讓我們孩子無時無刻都可以吃到這些好東西。是該建立一個食品廠。」

孟晨峻斜眼瞟了瞟親爸:得了吧你,你最會拿吃的拐騙小孩子。

收到兒子的眼神,李德進坐鎮不亂,把曲奇遞到兒子面前:「皇冠丹麥曲奇,以前人家西方皇帝吃的餅乾。」

聽說是西方皇帝吃的東西,孟晨峻的手不由自主地伸了出去。渾然沒發覺自己爸坑的他。皇冠丹麥曲奇只是一個品牌名,和皇家壓根半點關係都沒有。

兒子年紀小,沒有去過國外,還可以糊弄糊弄。李德進淡定地看著兒子撿起了一塊曲奇塞進了嘴巴里,又繼續給兩個孩子在自己車上找好吃的零食。

「叔叔,再給你們找找有什麼好吃的。」

聽著叔叔這樣嘮嘮叨叨的孟晨橙,說道:「叔叔好像聖誕老人。」

「是嗎?你知道聖誕老人?」李德進沖著小丫頭笑問,眼裡不禁散發著慈愛。這女孩,說不定將來會成為他的兒媳婦呢,他必須討好了。

關於聖誕老人,孟晨橙也是聽阿強說的。阿強知道的東西比她多。 一曲畫未最相思 孟晨橙說道:「阿強哥說,說是聖誕節的時候,教堂會發糖果。」

「不是聖誕節,是平安夜的時候。」李德進糾正小丫頭的一些錯誤。

「叔叔好像什麼都知道。」孟晨橙不禁發出崇拜的目光。

「嗯。」李德進接受小丫頭的崇拜,自得地說道,「今天,你們姐姐拿了冠軍,給你們大哥大嫂很爭氣。」

孟晨橙驚訝:「叔叔知道我們三姐今天拿了冠軍?」

他怎麼會不知道,這兩人能混進後台都是他幫的忙。李德進強裝鎮定:「剛聽你們在公交車站上說的。」

記不清楚是不是自己說漏嘴,孟晨橙一點都不懷疑眼前這個叔叔說的每個字。

孟晨峻滿臉黑鞋看著這個毛丫頭:太好騙了!

「我們要回家了。」孟晨峻怕妹妹小五要被自己親爸拐去哪了,抓住妹妹的手說。

「是,我送你們回家。」李德進以不變應萬變應付著兒子,拉下車桿,踩下油門。

孟晨峻努力憋著。

「叔叔給你們再買一些曲奇,讓你們帶回家去分給你們哥哥姐姐吃好不好。」李德進對小丫頭說。

孟晨橙一口接著一口咬著曲奇停不下嘴,說:「我三姐喜歡吃酸梅湯。」

「那我們去買酸梅湯。你們三姐今天冠軍,應該得到酸梅湯。」李德進轉頭對小丫頭拋個眼神。

「好!」孟晨橙一樣激動地回話。

看著自己親爸和妹妹來來去去的拋媚眼,孟晨峻的頭早就悶爆了。

等妹妹小五沒有注意到的時候,孟晨峻貼在自己親爸耳邊吼著:「你想幹嘛!」

「她是你妹妹,就像我女兒一樣。」李德進說。

「信你這個鬼話才怪。」

「你不信我也不行。因為你是我兒子。」 你是我兒子,能看不出我什麼心思嗎?

他親爸也想有個家,一家熱熱鬧鬧的。

孟晨峻想到這裡,沒有再說話了。

給他們三姐買了酸梅湯,給小侄子磊磊買了冰糖葫蘆。小丫頭孟晨橙和自己四哥拎著這些東西在自己家大院門口下車,對著送他們回來的李德進說:「叔叔,我都不知道你叫什麼。」

「你可以叫我李叔叔。」李德進溫柔地對小丫頭說。

「李叔叔,我替我姐姐和磊磊謝謝你。」孟晨橙有禮貌地說道。

李德進哈哈兩聲笑,很高興地說:「不用謝。你們快回家去吧。免得你們大哥大嫂擔心你們。」

孟晨橙轉過身,回頭向他再擺擺手。

見到她這個動作,孟晨峻嘀咕著:「你怎麼覺得他親呢?」

孟晨橙回過頭來看看自己哥哥,不說話。

要她小丫頭怎麼說好,這個李叔叔留了兩撇小鬍子,可為什麼讓她看著有些熟眼,像是和誰一樣。

兩人回到家的時候,是磊磊和二哥給他們倆開的門。

「磊磊,你的冰糖葫蘆。這是三姐的酸梅湯。」小丫頭遞給小侄子冰糖葫蘆。

磊磊的小手接過小姑姑的冰糖葫蘆,小嘴巴饞得想吃一口。二叔在旁邊說:「磊磊,要吃晚飯了。這個放到明天再吃。」

二叔的話得聽。磊磊忍著那股饞勁兒,把冰糖葫蘆依依不捨地交給二叔向他伸出來的手裡。

孟晨橙望著家裡面:「三姐沒有回來嗎?」

「你們倆知道你們三姐得獎了嗎?」孟奶奶聽見他們兩人的動靜跑出來質問了,「到外面撒野了一整天,中午也不回來吃飯,都忘了家了。你們爺爺跑去學校找你們了。」

孟晨橙和孟晨峻同時驚駭:孟爺爺跑去哪個學校找他們了?!

「你們究竟去哪裡玩了?」孟奶奶問。

「在——在玲玲姐家——」

「在我學校。」

兩個人口徑完全不一致。

孟晨橙和孟晨峻心裡齊喊:完蛋了!

兩人不由自主地互相抱怨互瞪。

四哥,怎麼不說是玲玲姐家裡?

你忘了,你這個傻丫頭,今早上都說了去學校玩,你不提學校提朱玲玲家裡做什麼!

可不是說了爺爺在學校找我們肯定找不到我們嗎?

也必須說是在學校!

「你們兩個!」大哥不在,孟晨逸走過來用手按住他們兩個的腦袋,真有些生氣了,「說實話!」

二哥發脾氣了。孟晨橙和孟晨峻耷拉下自己的腦瓜。

「去哪裡玩都可以撒謊。你們是幹什麼壞事去了?」孟奶奶可著急了,生怕這兩個搗蛋鬼在外面惹事生非了。

寧雲夕這時走了出來,對他們說:「別急,奶奶,他們應該是去看老三比賽了。你看晨橙都帶了酸梅湯回來,肯定是給老三慶功買的。」

說的對,除了給小侄子冰糖葫蘆,只給老三買東西。

孟奶奶和孟晨逸恍然大悟。

「去看比賽就去看比賽了,為什麼撒謊?」孟晨逸繼續教育弟弟和妹妹。

眼看小姑姑和小四叔被二叔拎著罵,磊磊吞著小口水表示怕怕。 朱兔 孟爺爺的腳步聲上了樓梯。

「累死我了。這兩個小兔崽子,根本沒有去他們的學校。」

聽見自己爺爺抱怨的聲音,孟晨橙和孟晨峻的腦袋更是低到地下去了,很是愧疚。

孟奶奶給老伴開門:「你知道他們兩人去哪裡了嗎?」

「去看老三的比賽了唄。我一路找他們兩個的學校找不到他們,心頭一想,應該是去晨熙的學校看晨熙比賽了。」孟爺爺捶著自己要走斷了的腿說。

「晨熙不在他們學校比賽。」孟晨逸道。

孟爺爺疑問著:「那這兩人會去哪裡了?我再去找找看。我以為晨熙會把他們帶回來。」說著老人家著急又轉身。

聽到爺爺這話,孟晨橙要哭了,喊:「爺爺,對不起!」

「你們回家了?」孟爺爺聽到小丫頭的哭聲,急忙衝進家裡面。

孟晨橙的喉嚨里噎著,她再也不敢撒謊了。

孟晨峻的腦袋像鴕鳥一樣抬不起來。

到家的人七七八八了。拿冠軍的人到現在還沒有到。

其實,林尚賢和孟晨熙這一路一直在趕回家。 相愛恨晚時 由於公交車難等,兩人在公交車站是站了半個小時以上。等到車來,他們上了車聽司機說,才知道前面那輛車在路上拋錨了,中途換了車。

於是這個車上擠成了一團。必須趕緊回家的他們沒有辦法只能選擇和大家一塊擠。林尚賢始終抓著她的胳膊,怕她再摔了,也知道她腿疼。

孟晨熙的臉一直低著低著,紅紅的。

到了目的地,兩人下了車。

林尚賢說:「你慢慢走,不用急,快到了。」

孟晨熙的手被他抓著,根本別想走的快。

兩人走到大院門口要進去的時候,剛好撞見孟晨浩開車回來。一瞬間,兩人不知覺地各自退後一步。孟晨浩在車上遠遠見著他們兩個像是手牽手了,停好車從車上下來望著他們兩人。

「大哥。」孟晨熙有些做賊心虛的感覺,對著自己大哥不敢抬頭。

「你們兩人一起回來的?」孟晨浩問。

「是。」林尚賢謹慎地回答著孟家老大的提問,「她二哥有事,先讓我送她回來。」

孟晨浩記起自己之前給家裡打的電話是老二接的,登時有些疑惑。不過外面天冷,他對他們兩個說:「上樓去。」

兩人立馬低著頭擦過他面前走上樓梯。

孟晨浩看著他們兩人背影,不是沒有發現自己妹妹的腿好像有些趔趄。

終於冠軍回家了。給三姑姑開門的磊磊,替所有人說:「恭喜三姑姑!」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