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

經年彆扭的轉頭,正好看到滿臉笑意的顧柒,又被誤會了!顧柒還大大比了一個加油的姿勢。

「看,小姐很希望我們在一起。」

「你做夢!!」

「呵……」阿才的聲音透著一股子磁性。

燈光黯淡下來,男男女女在舞池跳著舞。

顧柒本想要去撩悠悠跳舞,誰知道一轉頭她的目光鎖定一人。

邁克,是他!

邪皇閣 說好不再去找他,此刻身體卻是很誠實的跟著他離開。

跟到了後花園,眼前已經沒有了他的蹤影。

「邁克?」

冥門蜜愛:戀上奇幻貴公子 「你是在找我嗎?」熟悉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

顧柒開心的一轉頭,迎頭就被噴霧所覆蓋住臉。

「你……」

顧柒才張口說了一句話,下一秒便沒有了意識。

男人接著她的身體輕嘆了一聲。

昏暗的房間里,床上躺著一個漂亮的女人,女人口中囈語不斷,手和腳也在不停的揮動著。

是做噩夢了嗎?男人俯下身,手指拂過她的眉心。

她長大了,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青澀的小丫頭了。

見她嘴角一張一合,男人好奇的俯下身靠近她的耳邊。只聽顧柒大喝一聲:「潑猴,你往哪裡逃!」 錦諾著急壞了,像是只小螃蟹一樣,張牙舞爪摸著顧錦的眼淚。

因為他太小,身體平衡還不夠好,頭一栽顧錦趕緊抱住了他。

穆南樞心中的感動難以言喻,和愛人不一樣的溫暖。

他的女兒……

顧錦一手抱著錦諾,一手撫去穆南樞的淚。

「爸,我們一起等待媽媽回來好嗎?」

他點頭。

阿旺阿才都被這一幕感動的落淚,一直以來他們都覺得穆南樞太孤單。

他那樣的人,一般人根本就無法接近他,除了太太之外,他身邊也沒有其她人。

穆七見過他幾次,因為穆七膽子很小,每次都跟只小白兔一樣怯生生的。

穆南樞還怕自己將她心臟病給嚇發了,後來索性不見她了。

哪有顧錦一上來就甩了兩巴掌解氣,穆南樞也不生氣。

顧錦本來想和穆南樞多說一會兒話,但想到穆七。

「爸爸,小七呢? 庶子奪唐 我想見見她。」

「阿旺,帶錦小姐過去。」

「是,先生。」

顧錦想了一下,又將錦諾放到他懷中,進來的時候見兩人玩的很開心,想必他也很喜歡錦諾吧。

「爸爸,你幫我看著錦諾,我去看看小七,對了,諾諾要換尿不濕和餵奶了,你要是不會就讓傭人來做。」

顧錦心繫小七,也顧不上自己兒子了。

「好。」穆南樞乖巧的答應。

讓人將黑契和尿不濕一起帶過來,黑契被顧錦遺忘得十分徹底!

好不容易被人想起來,帶到一間房。

看到那身著唐裝的男人,頭髮還那麼長,他有些吃驚。

「你玩cosplay啊?」

阿才瞪了他一眼,「少說話。」順便在他腰間抵了一把槍。

穆南樞抱著錦諾轉身,黑契連忙道:「放開我家少爺,你要是敢傷我家少爺,我就……」

「堵上他的嘴。」穆南樞對自己家人溫柔,可不代表什麼阿貓阿狗都要溫柔。

堵上以後阿才才問道:「先生,我們叫他來不是問他怎麼換尿不濕的嗎?堵上了嘴我們怎麼問?」

穆南樞冷冷的看著黑契,「除了尿不濕意外的話,你要是敢多說一個字,我就割了你的舌頭。」

方才看似溫和的男人,這一瞬間氣場爆發,黑契本能就感覺到了危險。

「回答!」穆南樞冷斥。

黑契乖乖點頭,他這才被人扯開了毛巾,頭上薄汗涔涔,「那個……先把小少爺放到床上。」

穆南樞乖乖做了,按照他的方法一步一步做好。

阿才看到尿不濕裡面的東西,「先生,我來吧。」

「不,我來。」

穆南樞也沒有嫌棄,給錦諾弄好,還清洗了一下身體,這才給他穿上新的尿不濕。

「先生,請凈手。」

穆南樞將手洗好,又開始給錦諾兌奶。

向來做視線,各種化學元素他可以精確的配比,沒想到兌奶也是一門藝術。

黑契摸了摸奶瓶,「差不多,可以給小少爺餵了。」

穆南樞做完這一切,這才抱著小錦諾坐在藤椅上,一邊餵奶一邊逗弄著他。

如果顧南滄當年沒有被送走,他也會做這些事吧。

穆南樞默默練習著,將來等柒兒懷孕生產,他一定會做一個好爸爸,一定會。

阿才看著穆南樞,他從來都沒有看過如此溫柔的先生。

一切都會朝著好的方向而去吧,只要等太太蘇醒。

顧錦跟著阿旺的腳步到了一處地方,進門就看到穆塵。

比起上一次見面,穆塵瘦了很多,也更憔悴了。

他看到顧錦倒也沒有多意外,應該是先生將她請來的。

婚後成大佬的掌心寵 「你來了。」

「小七怎麼樣了?」

「一直昏迷不醒,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顧錦看著躺在床上的小丫頭,小臉慘白一片。

儘管上一次見她,她的臉色也很白,但不至於看著這麼可憐。

「小七……」顧錦輕輕的叫了她一聲,記得她當時還很開心的給自己畫畫。

「她離開的時候還是好好的,為什麼突然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因為我。」穆塵閉眼,是他太過於自負,覺得自己掌控了一切,包括蘇夢。

他沒想到蘇夢竟然會用小七病發,來強迫自己對顧錦出手。

「發生什麼事情了?」

事情到了現在,穆塵也就不瞞著顧錦,將一切娓娓道來。

「一年前蘇夢是跟著你離開,我就說為什麼她突然變了這麼多,背後的神秘靠山是誰。」

如果是穆塵的話一切就清楚了,穆塵相當於穆南樞這些年來的代理人他,穆南樞的勢力顧錦今天是徹底了解。

不動聲色,就能直接讓她換了飛機。

她想來想去就只有一個環節,那就是她在VIP候機廳照顧錦諾的時候,有人將本來去美國的登機口換了。

本來直接從通道出去就是去美國的飛機,其他人換了登機口,飛機也換了。

她是頭等艙,和其他人登機時間不同,全程都是在頭等艙,還以為頭等艙的位置沒人買。

其實除了頭等艙空著的位置,還有整架飛機都是空的,在巴黎機場她才下飛機就被帶走。

這人的勢力除了在歐洲,看來在國內也是很有一套的,將人在眼皮子底下劫走她卻茫然無知。

如果穆南樞真的想要她的血,比想象中還要容易。

蘇夢靠著穆塵,也就有了巨大的靠山,怪不得能悄然從國內離開。

「是我。」

「到了現在,你還想要我的心嗎?」

穆塵搖了搖頭,「我承認一開始我有過這樣的想法,不過後來七兒天天在我面前說你有多好,她想快點好起來見你,我……」

各種各樣的原因下穆塵對顧錦也就打消了念頭,「但我還是想要問問你的血型。」

上一次趁著她昏迷,穆塵就想要抽血化驗,小七清醒他只好匆忙離開,沒有來得及。

到了現在,穆南樞回來,就算是兩人身體匹配,他也不可能動顧錦。

顧錦說了她的血型,當年小七一出生就以為她夭折,媽媽也沒有檢測,不知道小七和她是否一樣。

穆塵無奈一笑,「血型不同,果然最適合的心臟不是你。」

「不是我,那是誰?」

他養了整整一年的蘇夢,將蘇夢培養得十分強大,讓她受盡凌辱活下來,卻有了一顆堅強的心。

「有個人我想你應該見見。」

「蘇夢?」顧錦也猜到了一些,之前穆塵提到蘇夢傷害小七,以他愛小七愛得那麼深,肯定不會放過蘇夢。

「嗯,我聽說她蓄意傷害小少爺,小少爺可好?」

「錦諾命大,安南替他擋了一刀。」

「抱歉,不管你信不信,其實我對你並無惡意,儘管我曾經想過要你的心臟。」

顧錦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如果發生在我身上,我相信厲霆哥哥也會有你的想法,小七福大命大,一定不會有事的。」

「但願吧。」

「對了,厲霆哥哥,我沒去美國,他肯定急壞了,我手機被人收走,穆塵大哥,你幫我聯繫一下厲霆哥哥,幫我報個平安。」

穆塵拿出手機撥打了司厲霆的號碼,「晚了,估計他已經殺過來了。」

對方的電話無法接通,顯然是在飛機上了。

想著司厲霆這十幾個小時肯定擔心死了,她看了一下時間,最快也得五六小時以後司厲霆才會到,到時候自己去機場接機吧。

「走吧。」

穆塵帶著顧錦走到一間十分偏僻的黑色小屋。

「她就在裡面?」

「嗯。」

門開,有些刺眼的光線從門外灑落進來。

蘇夢連連求饒,「boss,我真的知道錯了,求求你放過我!我媽只有我一個親人了,要是我也死了她可怎麼活啊?」「你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可曾想過她?」顧錦冷冷問道。 小潑猴還是小潑猴,經過歲月的洗禮她仍舊和過去一樣。

聽到她的囈語男人無奈之極,當年也正是因為這麼活潑可愛的她,導致他為她傾了心。

伸手撫向她的臉,小臉仍舊那麼精緻,比起過去多了幾分成熟。

剛剛要碰到顧柒的小臉,下一秒顧柒雙眼猛然睜開。

「流氓,敢對小爺……邁克?」顧柒看清楚了眼前的人。

想到自己昏迷之前就是來尋找邁克的,沒想到是他將自己弄暈。

「是我。」他用英語回答。

從前是因為她的關係,他才會學習中文,導致中文也能和她對答如流。

「你這個混蛋,你明明沒死,為什麼要裝死?」

顧柒炸了,「讓我在你的貓墳前哭了三年,你是不是特得意,在心裡嘲笑我這個傻子?」

邁克冷著一張臉,「既然你又不愛我,管我的死活做什麼?」

顧柒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將他丟到床上,坐到他腰間就往他臉上抽了一巴掌。

「我們是朋友!就因為我不愛你,你就要去跳海。」

邁克翻身將她壓到身下,揚起了手,然而當他看到那張精緻的小臉蛋,他卻怎麼都下不了手。

一如過去,兩人也會因為什麼事情而產生糾葛,那時候兩人在泥里打滾。

挨打的人一定是自己,自己怎麼都捨不得動她。

這個小混蛋!

「打啊,你這個懦弱的男人,現在抱上大腿了,你挺牛啊,都敢打我了。」

「顧柒,我已經離開了你的世界,你為什麼要再次出現在我的面前!」

他花了幾年的時間來忘記她,忘記過去對她的一切。

可是到今天一切事情全都搞砸了,她出現在自己的視野中,那顆從來就沒有消失的心徹底又因為她而悸動。

「上次在酒吧,我看到的人是不是你?」

「是我又如何?你那麼聰明,應該知道我是在刻意避開你,你還來找我做什麼?」

顧柒臉上一片冰冷之色,「因為追你這個混蛋,我被一群小混混圍住打了一架,小爺腿都瘸了,你居然還能安穩的離開。」

聽到她說自己受傷,邁克下意識朝著她的腿看去,「你的腿怎麼樣了?」

「現在好了,我被人打成小花貓,都是因為你。」

「我……我不是故意的。」

看到邁克心疼在找她臉上傷口的模樣,這一點他還是沒變,和過去一樣。

顧柒笑道:「真是個笨蛋,還和過去一樣笨!」

「你騙我。」

這樣的謊言她不知道騙了多少次,每一次都管用。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