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不去哪裡,只是有些感慨而已。」金銘俊是在生氣嗎?好可怕呀。

金銘俊的表情在瞬間鬆懈,看見劉曉蘇害怕的眼神,笑得有些無奈。他抬起手來揉亂了她的頭髮,將她抱得更緊。

「寶貝,對不起,剛才是我太凶了,嚇到你了,以後我保證不會了。但是,你不能再這樣調皮,再用離開來嚇我。我不明白你為什麼會這麼沒有安全感,嗯,也許是我做得還不夠。寶貝,相信我,我會好好地愛你、疼你,好到讓你離不開我。」

「記住,你是我的,哪兒也不準去。我們要相親相愛一輩子!」

輕柔細密的吻霸道而纏mian地落在她的額上,吻****臉上蜿蜒而下的淚珠,最後在她嬌艷的唇畔流連索取,烙下愛的印記。

成文玲瞬間沉淪,她開始青澀地回應, 總裁太腹黑

好一會兒,他們才結束這甜蜜漫長的擁吻。金銘俊喘著粗氣,一遍遍輕柔地撫mo著劉曉蘇烏黑油亮的髮絲,才逐漸平靜下來。他的目光深黑晶亮,依稀還有几絲來不及褪去的****。

當看到劉曉蘇害羞的模樣時,金銘俊不禁啞然失笑。

只見劉曉蘇用手將臉緊緊地捂住深埋在他的懷裡,原本小巧白皙的耳朵紅得通透嬌艷,纖細修長的背部勾勒出一道優美的弧度。

金銘俊重新感到滾燙灼熱,呼吸粗重,喉頭髮緊。為了轉移注意力,他只有開口,聲音粗啞艱澀:「曉蘇,你再不抬起頭來,我想我會忍不住又要吻你的。」

這招果然有效,劉曉蘇迅速抬起頭來。面色緋紅一片,如一朵盛放的玫瑰般嬌艷欲滴,眼神卻清純迷離如小鹿,帶著三分嬌羞五分甜蜜,那樣怯生生地抬起頭來,看著金銘俊。

金銘俊咬牙,明明只是一個簡單的抬頭而已,劉曉蘇做出來居然可以美得這樣不象話,他現在好想把她一口吃下,卻只能儘力克制。

他低下頭去,貼近劉曉蘇耳朵,從牙縫裡擠出聲來:「曉蘇,我不想傷害你。所以,快閉上你的眼睛從這個房間逃開!否則,我不能保證我接下來不會犯錯誤。」

灼熱粗重的呼吸、滾燙的觸感,再加上隱忍得近似嚴厲的警告,劉曉蘇再遲鈍也已感覺到了金銘俊的yu望。她驚跳起來,迅速逃離金銘俊的懷抱。

逃到門口,她又猛然立住腳步,回過頭來,目光脆弱而疑惑:「為什麼要我逃?男人們不是都很想要的嗎?」


這樣的劉曉蘇讓人只想好好地摟抱和疼愛,金銘俊卻不敢動,yu望折磨著他幾欲爆裂,深吸幾口氣,他答道:「因為我愛你,曉蘇。我要你做我最美麗、最純潔的新娘,在那之前,我不想讓你受傷害。」

心臟驟然緊縮成一團,錐心的疼痛過後,無數的甜蜜、喜悅、感動紛至沓來——這個男子,竟然對她如此!竟然對她如此!!


迷霧散去,皎皎明月升起。劉曉蘇迴轉身子,朝月光里靜坐的男子走去,在他的身前蹲下,她的眸光堅定,燦若星辰,朱唇輕啟:「金銘俊,我願意,讓我今夜做你的新娘。」

「呵!」金銘俊倒吸一口冷氣:「什麼?曉蘇你說什麼?」

紅雲悄悄爬上臉頰,劉曉蘇堅定地把話說完:「金銘俊,讓我今夜做你的新娘,我願……」

最後一個字消失在金銘俊的深吻里,他的熱情將她迅速融化。

夜色旖ni,劉曉蘇意亂情迷,金銘俊卻在關鍵時刻停住,他的額頭抵著她的,有汗珠潸然而下,他艱難地發問:「曉蘇,你確定嗎?不後悔嗎?」

成文玲望著深愛她的男子,心中只余幸福。她輕輕搖首,給出答案:「不後悔,金銘俊,讓我成為你的女人。」

那一瞬間,金銘俊的眼神熾熱如火,他俯下身來,在劉曉蘇的唇畔烙下愛的印記:「我愛你曉蘇,只愛你!」

窗外,月亮羞得躲進了雲層,夏蟲鼓噪,鳴奏出一曲曲幸福的樂章。


「金銘俊,你愛我嗎?」

「愛、很愛,非常愛。」

「有多愛?」

「比天高,比海深。」

「能愛我多久?」

「一輩子。不!下下下下輩子,生生世世。」

「愛我什麼?」

「嗯……還真說不上來。呵呵,瞧你又生氣了!好吧寶貝,讓我想想……嗯,我愛你的聰明,愛你的堅韌,愛你的善良,愛你的……」

成文玲嘟著的粉唇慢慢溢出笑來,最後幻化成艷麗的花朵,嫵媚與嬌羞瞬間在清麗的眉眼間浸染開來,帶出奪目的光華與神采。

現在的她,終於明白為什麼戀愛中的女人都希望愛人能多說些甜蜜露骨的情話。以前只覺得肉麻和俗氣,卻不想親耳聽到卻是那樣的幸福纏mian,幾乎要將她整個人都化了進去。

金銘俊卻停了下來,眸光轉為深邃:「開心了?」

「嗯,開心了。」

「那我要獎賞。」

「獎什麼?」

「一個吻……」

乾淨溫暖的男性氣息就這樣壓下來,清涼舒潤的薄荷香氣將她包圍,溫柔霸道的吻落下來,瞬間火熱,奪去了她的呼吸。

情潮退去,金銘俊在劉曉蘇耳邊呢喃:「曉蘇,嫁給我!」

「嗯……那你先回答問題,我滿意了再考慮。」

「好。」金銘俊正襟危坐,等待劉曉蘇的提問,溫潤閑適的臉上稍現緊張。

成文玲看得有趣,她清清嗓子問道:「你上次去雲南出差,在電話里沒說完的那句話到底是什麼?」

「哦……哪一句?我忘了。」些許的紅暈悄悄爬上面頰,金銘俊的語氣都變得有些不自然,他低下頭去,錯開劉曉蘇探究的目光。

呵!難得!金銘俊害羞了耶!那一定非要知道答案不可,想矇混過關,沒門!

「就是那句『等我回來再來看你,好好養傷,記得……』後面是什麼?說嘛說嘛,人家想知道。」劉曉蘇走過去,抱著金銘俊的胳膊撒嬌。

寵溺的笑意漾開來,金銘俊在劉曉蘇粉頰上輕啄一口。他的雙手搭上她消瘦的雙肩,眼裡有星光在閃動:「寶貝,你聽好,那天我想說的是——好好養傷,記得想我,在你的夢裡只能有個我。」

「啊?……」

漩渦般溫柔深黑的眼神,纏mian深切的吻再次成功地掠奪了劉曉蘇的呼吸。

金銘俊的第一次求婚在美色面前宣告失敗。

元旦,金銘俊和劉曉蘇輾轉參加了好幾場婚禮,這天他們一起飛回杭州參加田妙可和何洋的婚禮。

穿越奇緣 ,婚禮現場喜氣洋洋,甜蜜而熱鬧。


伴郎金銘俊和伴娘劉曉蘇這一對金童玉女的組合也引起人們的注意,紛紛打聽他們的情況。

尤其是金銘俊,一身淺銀色的西服襯得他身形越發修長挺拔,面容英挺俊朗,談吐自如,進退有度,望著劉曉蘇輕輕一笑更見光華流轉,無聲的溫柔四處流散。他整個人就如同一塊質地溫潤精良的美玉,各種愛慕、驚嘆的目光在他的身上流連不去。

鍾淑琴對劉曉蘇擠眉弄眼:「曉蘇,你從哪兒找來這麼一個極品?什麼時候可以喝你們的喜酒啊?」

「銘俊提過,可是我暫時還不想嫁。」

「哇哇!曉蘇,我今天才知道你這麼強。」鍾淑琴怪叫。「你看,你家男人可是很受歡迎的,換成是我早就嫁了,你居然還不想。要是到時候他飛了,我看你連哭都來不及!」

不遠處,有個穿粉紅淑女裙的女孩正仰頭對金銘俊說著什麼,她的面色緋紅,目光晶亮,雖然有些膽怯,卻一眨不眨地盯著金銘俊。

金銘俊微微皺眉,輕輕搖頭回了幾句,見女孩站著不肯走,抬頭向劉曉蘇招手示意她過去。

待劉曉蘇走近,金銘俊攬過她的腰向女孩介紹:「這是我的未婚劉曉蘇,這次回來順便帶她去見見父母。」

女孩的臉色剎那間雪白,眼裡水光一片,看看劉曉蘇又看看金銘俊,最後停在他放在她腰間的手上,忽然間猛力一跺腳,轉身掩面而去。

成文玲目露疑惑,金銘俊開口:「一個鄰家小妹,從小看著長大的,許多年不見了,想不到會在這裡會遇上。剛才突然說她喜歡我,嚇了我一跳,跟她說我已經有未婚妻了還不信,非要親眼見見你。」

「我什麼時候答應跟你回去見父母的?」

「……」

片刻后,金銘俊說道:「曉蘇,我不明白你在害怕什麼?但是,你難道就不擔心我有一天意志不堅定被別人拐跑了嗎?就算你不擔心,我也已經過膩了這種老是被別人表白的日子。所以,曉蘇,請你早點為我帖上已婚人士的標籤吧!早點嫁給我,我會給你一個溫暖的家。」

成文玲垂下眼帘,睫毛微微顫動:「給我時間,讓我考慮。」

結婚嗎?童年那些支離破碎的記憶湧入腦海,淚水、嗚咽、鄙夷和同情的目光,那麼多年的夢魘穿過宴會的喧囂壓迫過來,劉曉蘇覺得胸悶。

婚宴散場的時候,劉曉蘇已經爛醉,金銘俊半攙半抱著她上了計程車,望著劉曉蘇的醉顏有些心疼。

面色酡紅,呼吸清淺,醉了的劉曉蘇很乖,睡得深沉,偎在金銘俊懷裡,像只小貓。

「笨蛋。」金銘俊將她額前的髮絲輕柔地別到耳後,輕吐出聲。

真是個笨蛋呀!明明酒量不行,今天卻那樣拚命,那些刁難的進酒由他來擋著不就行了嗎?

接連這麼多天穿白色婚紗或中式禮服的新娘看下來,為什麼還是覺得懷裡的這個小女人最美。

好想看她為他披上婚紗的樣子,那一定很美!

懷裡的人兒輕輕動了一下,眉頭緊皺:「銘俊?!」

「嗯,我在。」緊了緊衣服,將她抱得更緊。

「嗯。」劉曉蘇朝他的懷裡拱了拱,復又沉沉睡去,臉上掛著滿足的笑意。

剎那間,金銘俊覺得自己偉岸得像一棵樹,細枝末梢里都透著幸福。

不管了,今年無論如何都要把曉蘇娶回家。對!明天就買鑽戒、玫瑰、訂燭光晚餐,一定要求婚成功。

第二天一大早,兩人就被金銘俊雙親的「連環奪命Call」從酒店催回了家中。

翠竹狀白綠相間的壁紙,一幅輕舟煙渺的江南山水畫懸於正中。桔色的布藝沙發,上面依次放著嫩綠、黑白的靠墊。左手邊是一盞大紅色的落地燈,銀色欣長的燈桿彎出一抺優美的弧度,猶如臨波自照的美女,在光可鑒人的地板上映照出美麗的投影。

客廳的裝修將古典與現代元素巧妙地溶為一體,物品的選擇、色彩的搭配無不彰顯出主人不俗的審美情趣。鵝黃色的繡花窗帘、轉角處肆意熱鬧的盆栽,則透露出主人對於細節和完美的追求。

雖然沒有哪件東西是特別昂貴奢華的,但那種濃烈的溫馨和典雅卻撲面而來,讓人覺得無端的溫暖和幸福——一種屬於家的感覺。

成文玲現在終於明白金銘俊身上的溫暖、優雅、體貼、細心從何而來了——他有一對優秀的父母,有一個幸福的家庭。

成文玲無端覺得緊張,趕緊舉起白瓷茶杯呷了一口。

金銘俊一臉壞笑:「醜媳婦見公婆,緊張了。」

成文玲瞪他一眼,似嗔似嬌,臉上紅雲初現。金銘俊見了上前攬住她的肩,在耳邊柔聲說道:「別怕,寶貝。我爹媽很隨和的,再說你也不醜,萬事有我在呢!」

上下漂浮的心緒竟然奇迹般地重歸寧靜,是啊!有銘俊在呢,怕什麼。

正好金母洗了水果從廚房出來,見到這一幕欣慰一笑,金銘俊趕緊把手拿下來,喊道:「媽!」

「阿姨好!」劉曉蘇站起身來問好。

「快坐快坐。來!先吃個蘋果。」金母笑眯眯的。

「謝謝阿姨。」

「嗯,好孩子,應該早點讓銘俊把你帶回的。你看,我和銘俊他爸一年也難得見銘俊幾面,昨天剛巧我們老倆口從西雙版納旅遊回來,不如這樣,你們在杭州多待幾天,就當陪陪我們,怎麼樣?」 「嗯,好孩子,應該早點讓銘俊把你帶回的。你看,我和銘俊他爸一年也難得見銘俊幾面,昨天剛巧我們老倆口從西雙版納旅遊回來,不如這樣,你們在杭州多待幾天,就當陪陪我們,怎麼樣?」


「……好!」金母期待的目光讓人不忍拒絕。

「好!中飯在家裡吃啊。你們好好坐著,我去給你們燒幾道拿手菜,銘俊你陪著曉蘇啊。」金母高高興興地進廚房準備去了。

成文玲作勢要跟上,金銘俊拉住了她,取笑道:「這麼快就想討好未來婆婆了?快坐下吧,我媽燒菜的時候不喜歡其他人在一旁插手的。」

「可是……噢。」第一次上門就白吃白喝好象不太好吧,會不會影響阿姨對我的第一印象呀?

他們坐下來看電視,劉曉蘇顯得心不在焉,不時偸瞄廚房,顯然她還在進與不進之間天人交戰。

「曉蘇,今天的天氣真好。」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