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成!」

「工序少了五成,藥效少了七成!丹藥兩分!」

大德雲 若風又審判了一個人的成品。

可現在這一切,對於唐玉已經完全沒有了壓力。

因為唐玉已經洞穿了他們的伎倆。

「第三十五步,加入凝冰露。」

「第三十六步,武火加溫!」

「果然!」唐玉覺察到了丹爐之中,那種柔和順利的感覺!

唐玉把第三十五和第三十六步前後一調換。結果大不一樣,完全沒有之前失控的那種感覺,而之前幾個炸爐的人,也就是在這一步上出的問題! 「順應天道,一品丹藥,工序九道!而五品的回春靈,照理說,不應該超過四十五道,而就算是若風有過加工,可還是一百零八道,未免太多了些!」

「所以這枚回春靈的的一百零八道工序,從一開始就是障眼法!」

若風故意說出一百零八道,可測試的要求,卻只是丹成,並沒有要求完整一百零八道工序。

一般的新人,只會覺得好奇,而不會發現其中的奧秘。

後面那些煉藥師,沒有實際的嘗試,也不好發現其中的漏洞。

唯有唐玉機緣巧合之下,因為墨汁污染了記錄工序的紙張,才想通透了關鍵的一點。

「所以,這回春靈的關鍵,就是第六十六步!」

「而這第六十六步,也就是最後一步!」

「丹成!」

唐玉激動的捏緊了拳頭,從丹爐中,取出了那枚「回春靈」。

看著手中的「回春靈」,唐玉得意的笑了出來。而他整個人猶如佛陀轉世一般,無論是神情還是目光,都有種獨特的精氣神!

「這是什麼味道?如此幽香!」

後面有一位長者猛然說道。

「老呂,你鼻子壞了吧,我怎麼……不對!這味道!」

另一位年長的煉藥師神色一頓,滿臉震驚之色!

「難道?是靈丹爆品?」

在唐玉後面不遠的幾位極有資歷的煉藥師,通通神色恍然,說著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靈丹爆品?」

唐玉回想書上看過關於靈丹爆品的解釋。

靈丹爆品指的是,通過特別的手段,將靈丹提升一個品級。手段不限於材料、丹爐、靈氣等。

簡單來說,就是將四品丹藥,通過外力,強行煉製成五品!

「難道,我爆品了?」

唐玉有些不敢相信,因為「回春靈」,本來是一枚四品靈藥。

而若風天賦異稟,他修改了部分配方和工序。讓這叫「回春靈」的東西,突破了四品,已經變得算是五品丹藥了。

可一旦爆品,就意味著,唐玉獨自一個人煉製出了六品的丹藥。

這個結果,讓唐玉無法相信!

他跟前的沈浪,同樣無法相信。一把伸手從唐玉手裡搶奪過那枚「回春靈」。

蜜婚謀愛 只看了一眼,表情就已經凝固。

「不可能!這不可能!」

沈浪的叫嚷,反而讓唐玉放下心來。這世界上,有什麼事情,是比對手的崩潰來的更直接的成功現象呢?

唐玉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很是淡定。

經過這麼一來回,那枚六品的「回春靈」香氣已經四散!

整個大廳之中,原本諸多的藥味,都已經被唐玉煉製的,六品「回春靈」所覆蓋。

那種香氣,猶如在鼻子面前,綻放了一顆生命的種子。不濃郁,可味道卻很強烈,不深厚,可感覺卻愈久彌香。

無道子在遠處獃獃的看著唐玉,來這裡之前的那種眼神全然不同。

原本油膩的中年男人,已經變得像一個傻傻的稚童。

「逍遙子祖師在上,難道我無道子,真的撿到寶了?」

……

若風沒有雖然心裡有了想法,可並不相信這麼一個武士三重的人,能夠爆品。

爆品這種事情,對於他若風來說,也非常少見。漫長的煉藥生涯中,不過也就發生過四五次而已。

可當若虛閃身到沈浪旁邊,拿起那枚「回春靈」,發出「我的天」三個字的時候。

若風不得不承認,這個所謂中的爆品,很可能是真的。

若風跟若虛同一師門下學習煉藥多年,相互的脾氣性格自然清楚。

若虛這個人相當的實在。

當他拿到唐玉煉製的這枚六品「回春靈」的時候,神情動作,已經出賣了他的無比激動的內心。

「這簡直不可思議!」

「這是你煉製的?」

若虛拿著那枚「回春靈」的手甚至有點顫抖。

唐玉雖然有點不想在這麼多人面前,如此的高光閃亮,可面對這個事實,他還是得承認。

「嗯。」

簡單的一個嗯字,卻讓若虛臉上的笑容更甚了。像是瀕臨倒閉的掌柜,看到東家拿了大量的銀子回來了一樣。

「我江州葯盟,有希望了!」

若虛此時的神情,遠不是之前看到沈浪時候的那種激動。

沈浪對於若虛來說,似乎是一杯水,一杯能解決燃眉之急的水。

而唐玉!就像是能夠將整個火災現場的火,全部滅掉的一場暴雨!

「我請求你,一定要加入我們江州葯盟!」

「江州葯盟需要你!」

對比起沈浪說的話。

若虛此時的話,簡直天上地下。

對沈浪說的是,「你需要江州葯盟。」言下之意只是一種邀請,雖然你很棒,可沒有你,也無所謂,進入葯盟,更多的是提升你沈浪自己。

可對唐玉說的是。「江州葯盟需要你!」

意思就是不需要多解釋!

這話從若虛的嘴裡說出來,若風都詫異了。

他不是不知道爆品的厲害和稀缺。

可真正讓他詫異的是,若虛的態度。

「難道,我江州葯盟,真的已經到了如此的境地?」

若風心裡暗暗想道。

面對若虛如此熱情的邀請,唐玉不是不想答應。

而是唐玉根本就不知道這些事情到底是什麼,加入葯盟意味著什麼!

由於唐玉淡定的神情,若虛以為唐玉覺得他的態度還不夠真誠。

於是若虛繼續說道:「如果你願意,我想,盟主會很樂意收你為徒的!要知道,盟主他可是能夠煉製八品靈藥的人!」

「若是成為了盟主的弟子,不僅煉藥材料充足,均有聯盟提供,更有諸多的秘方!就連去練氣室的機會也是更多!」

也許是若虛太過於激動,一下子就把底牌交代了個七七八八。

可唐玉沒有聽到別的太多,只聽見了盟主要收他為徒。

「該拜師門?那可不行!不行不行!」

唐玉連忙搖頭!

當年無道子要收他為徒的時候,他就沒有答應。對於唐玉來說,這根本就不是利益條件的問題。

而是道義!

「啊?」若虛表情一下子變得比哭還難看。

「為什麼?難道你現在的師父,是隱世多年的前輩?」

作者星河一夢說:難道你想要鮮花?不不!難道你還想要打賞?不不!那??我只想要一點評論。。唔唔~~ 若虛聲音有些恍然若悟的感覺。

而在場的許多煉藥師也產生了跟若虛一樣的想法。

如果是一個庸才,又如何能夠教的出這樣優秀的徒弟呢?

而且看唐玉氣定神閑的樣子,根本不像是意外煉製出爆品靈藥。一副稀鬆平常的神情。

「難道是藥王後人?枯骨生白肉,王孫自可留的王家?」

有一老翁兀然道!

周圍幾個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王家可是百十來年沒有人出現過了,就連他們家流傳出的靈藥,也是越來越少,市面上更是有價無市。」

「這王家後人突然出來,難道是要有什麼大動作?」

一群人胡亂的猜測著,對於唐玉來說,這些秘聞也好,隱世家族也罷,都是從沒有聽聞過的。

唐玉聽過的傳說,都是大陸上的最強者,最傳奇的故事。反而江州這些高人,他毫不知情。

正是由於唐玉對於這些百年來的傳聞毫不知曉,所以才完全沒有奇怪的神情,甚至連一絲驚訝都沒有。

「不對!」

「藥王後人沒有必要用唐這個姓!我分明看到他的名冊上,寫了一個唐字!」

「天樞老人!一定是他,六十年前他橫空出世,乃是一代奇才!若是他的弟子,隨意煉製爆品靈藥,也不足為奇了!」

又一番猜測,人們對於唐玉的身份,更加的好奇了。

就連明明知道唐玉背景身份的無道子,此時在眾人的猜測下,也犯了迷糊。

「難道,唐玉真的大有來頭,跟我學習煉藥,不過是個借口?」

無道子很不解的想著。

唐玉的在煉藥上的師父,乃是無道子,自然不是什麼高人。

更不是什麼前輩,哪怕是在藍宇來說,還算有點名氣的煉藥師,可在江州葯盟之中,說出名號,可能都沒有人知道。

「我在煉藥上的師父,就是他!」

唐玉直接指向無道子。

所有人的目光都順著唐玉的手指跟了過去。

無道子兩眼大瞪,接受這眾人的注目禮。

「你們,你們都看我幹嘛!」

無道子有點結巴的說道。

在這裡,無道子既不算是前輩,也不算是奇才,只能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煉藥師。

若虛皺了眉頭,隨後攤開一張笑臉。

「這位前輩,請問您尊號大名?」

若虛不認識無道子,雖然無道子看起來並不像是高人,可他還是尊稱了一聲前輩,因為能夠指導出唐玉這樣的弟子的。一定不是簡單的人物。

可這一聲前輩,把無道子嚇了一跳。

「若虛長老,前輩二字不敢當啊!在下無道子,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煉藥師而已!」

無道子抱拳行禮,在若虛面前甚至有一點怯懦。

這一個動作,讓若虛皺起了眉頭。

心道:「難道這不是那少年的師父?還是說其中有什麼隱情?」

「無道子先生客氣了,請問閣下可是那少年的師父?」若虛再次發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