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來的早,肯定是這裡經常發生搶奪,所以落單的他們才會那麼小心謹慎。」寐照綾斟酌道:「反正就是在這裡,仔細找找,總會是有蹤跡的。」

「嗯。也只能這樣了。」曳戈應聲說道,目光漫無目的在四周瞭望,突然眼前一道黑芒閃過,距他三丈處的灌木林下似乎有著什麼東西。

曳戈立馬起身躍起,手中長槍浮現,槍身刺入,槍頭一挑,一枚黑色小石子在空中翻騰,卻是璀璨異常。曳戈抬起手掌接過,石子約莫有小拇指大小,入手微涼,質地卻是很軟。

「什麼?」寐照綾跟了過來。

「不知道,不過這東西似乎對神魂有效。」因為這裡詭異的雪花阻礙神識,曳戈也是不太肯定地說道。

「嗯?」寐照綾有些驚訝,從曳戈手裡接過石子,閉目感受了下,學著曳戈跳了跳眉毛道:「嗯,很精純,不過有些小啊!」

「再找找吧。」兩人瞬間來了精神,只要有方向就按著這個方向繼續找就好,強過之前兩人的茫然無措。

時光緩緩流逝,兩人在灌木叢林之上,也是沒有什麼方向感,忙碌著低頭仔細尋找,很快他們兩人都是有了收穫,不過所獲得的晶石大小沒變,但是顏色卻變了許多,同樣其功能也是發生了改變。

「這種白色的晶石,因為在積雪中,所以最為難找。它其中包涵了異常精純的靈力,是可以直接汲取的。」寐照綾手裡拿著一顆白色的晶石向寐照綾說著,又拿出了一枚紅色的晶石道:「這種紅色的其中蘊含氣血之力,用來增強肉體的……..基本上好像就是這三種了。」

「不,還有一種,不過特別特別少。」曳戈從右手裡取出一顆黃色的晶石道:「這種黃色的晶石,也是靈力,不過不是不精純而是很狂暴,似乎很容易爆炸!」

寐照綾接過,看了看道:「嗯,是的,不過需要浸入神識之力,將其引爆。但是這種的確更為稀少,我一個都沒有呢。」

「嗯。」曳戈點了點頭,他看著手裡大約的五六顆晶石,都是只有這三種顏色,又道:「不過這個也太小了,找了這麼久,你我加起來才剛過十顆多些。」說罷,他將手裡的三顆白色晶石挑揀了出來,又將寐照綾手裡的兩顆揀出來,將其餘的全倒給了寐照綾。

「是啊!太小了,難關我們之前都沒注意到。」寐照綾嘆了口氣,她看著遠處的人影,又看了看近前的灌木叢林道:「這些東西究竟是什麼?總應該是有規律可尋的。」

曳戈突然輕笑道:「我想到了一種更快的獲取方式?」

「搶劫?」寐照綾像是吃了蜂蜜,瞬間笑焉如花。

因為在他們四周有著數十道黑影,逐漸清晰,將他們環環圍住。看這架勢兩人心中都是瞭然。

人性總歸是貪婪的,但是寐照綾和曳戈畢竟是善良,可是善良的人也是會貪婪的,所以來了這麼多人搶劫他倆,於是善良的人終於有了正義的借口,因而他倆是很開心的。

曳戈和寐照綾沒有跑,也沒有動,兩人開始假裝沒有看見,並且卑鄙地收斂了氣息。

等到範圍逐漸被縮小,曳戈也是徹底看清了來人,一共有著十二人,他們沒有統一的服飾和裝束,境界大約都是在坐照境,參差不齊,最高坐照中期,大多都是坐照初期,看起來像是臨時組建起來的隊伍。

「嘿,前面兩個狗男女,交出晶石,饒你們不死。」一道放肆的喧囂傳入他們的耳際,發聲之人,正是他們兩人正面的一個坐照中期,長相猥瑣,他算是這裡面修為最高的,應該是頭兒了。

曳戈和寐照綾相視一眼,寐照綾竟然沒有發怒,她反而是裝出了一副楚楚可憐的害怕樣子。

曳戈本來很生氣的,罵寐照綾也就算了,竟然還把他也給罵了,這是不能容忍的!

可是當他看到寐照綾的一副如此可愛表情的樣子時,不禁忍俊不禁。他真的由衷發現寐照綾近一年多來,變化真的很大,越來越柔情似水,越來越有女子該有的情態,當真是應了他當年的那句話「就算你是寒冰,我也要將你捂化。」

……..

「做壞人都是得有智商的,向你這種不懂禮貌還硬要做壞人的人,能在修行界活到現在也算是一個奇迹!」曳戈手中暴雨梨花槍浮現,槍頭指著正面的那個中年男子慢條斯理說道。

話罷,曳戈的身影就在雪花中消失了,出現時已在中年男子身後。

中年男子聞言語盛怒,他喉嚨蠕動間,就準備要繼續血口噴人。因為既然要打架那肯定是要先打打嘴炮,烘托一下氣氛,可是曳戈就是這麼拔槍無情。中年男子看到曳戈消失后,身後空間蠕動,心頭大驚,手中一把紅色流星錘浮現,坐照中期丹海靈力湧現,朝著背後就是兇猛一擊。

可是曳戈比他快。

在他丹海靈力正從他體內三十道靈脈往外噴涌的時候,他的右肩膀已經不可思議的塌陷,甚至他都未感到疼痛………

「咚」的一聲,他的身體像是從蹦到河岸上的魚兒一樣,在地上無意識地彈跳了好幾下,滑行了十多丈,陷入了灌木叢林里,生死不知。

沒有任何靈力溢出,只是單純的一腳。這讓中年男子身旁的三人著實駭然,可是他們的表情立馬緊張起來,因為曳戈已經是朝著他們三人而來…….

在曳戈動身後,寐照綾同樣是出手了。她並沒有選擇近身相戰,離識中期境界全然爆發,黑髮如浪,卷向了背後和兩側的八人。


「靠,這娘們居然是離識境,跑!」

在她氣息爆發的剎那,這些人都是臉上浮現了一絲驚慌,第一反應就是跑,可是寐照綾豈會讓他們如願?

她的長發像是滕蔓一般堅韌,極為快速地將八人的身子纏繞。眾人同時爆發境界,像是全力掙脫圍困。可是雙手被縛,一時難以掐訣,單單憑藉他們的所爆發出的靈力一時根本難以掙脫。


上一刻還楚楚可憐的女子,這一刻卻如同冷血的女王。寐照綾根本無視他們的掙扎,長髮捲出的同時,右手手裡浮現青龍鎖月,一記側劈。青色的刀芒如同好看的月牙,但是散發出的卻是不一樣的冰冷,八人同時倒地。

而曳戈那裡的三人也是倒在地上,沒了戰力,痛苦的**著。

「嘖嘖……一刀八個!」曳戈收了槍,看了看寐照綾道。

「沒有啦……..」寐照綾突然捂臉,跺了跺腳,害羞地說道。

曳戈咧了咧嘴,身體穿過電流,感到一陣噁心,趕忙道:「我還沒說完呢,一刀八個…….真不知道這些人怎麼修鍊到坐照境,真是弱的可以啊!白讓我取了槍,可愣是沒用到。」

「誇下我,你會死啊!」寐照綾白了曳戈一眼,深吸口氣道:「這些人應該都是些散修,臨時組建的搶劫隊伍。」

「嗨,大兄弟……我是第一次做壞人,沒什麼經驗……..要晶石,你們全拿去,殺人就不好了,我從兩尺長,長到現在也不容易………」一道虛弱的身影從十幾丈外的灌木叢林傳出。

(感謝「長河渡」紅包打賞。)

。 「嗨,大兄弟……我是第一次做壞人,沒什麼經驗……..要晶石,你們全拿去,殺人就不好了,我從兩尺長,長到現在也不容易………」一道虛弱的身影從十幾丈外的灌木叢林傳出。

曳戈躍了過去,蹲在灌木叢林上,看著凹陷在裡面的中年男子,伸出了手,瞪了他一眼道:「你娘生你兩尺長?」

中年男子躺在地上,他的整個右手垂落下來,面色也是蒼白,他見到曳戈來,先是哆嗦了下,他是真的生怕曳戈這個人形凶獸,再給他補上一腳,連忙先將儲物戒指扔了上去,然後才誠實回答道:「嗯,我娘親生下我,我就兩尺長!」

「天賦異稟啊!」曳戈接過他的儲物戒指,起身又道:「不過還真難為了你娘親。」

曳戈不在難為那中年男子,修行本就如此,既然他已經掠奪了他們的資源,趕盡殺絕他自認還是做不到的,再說也沒那個必要,一幫散修而已,也翻不出什麼大浪。

剛走了一步,又停了下來道:「哎,我問你,這晶石哪裡的比較多?都是這麼大嗎?還有就是像你們這樣搶劫的隊伍多不多?」

「晶石應該是越向北越多,不過越往北走就會有人離奇的死去,所以我們也不敢往裡走。晶石都是很小的,有沒有大的我也不知……..搶劫的隊伍……..其實這裡到處都是搶劫的隊伍,我們是以散修為單位的,更多的是以宗門或勢力的相互結盟。」中年男子如實回應道。

「離奇的死去?」曳戈疑惑。

「嗯,離奇的死去。看不到任何東西,就那麼突兀地死了,死狀很慘,我們幾個自認為實力不行,然後就在外面這比較安全的一帶轉悠。」中年男子可憐兮兮道。

「哦……」曳戈應了聲,看來這個中年男子知道的也是不多,轉身向寐照綾那裡走去。

寐照綾此刻,也是朗聲道:「不要裝死,全將你們的儲物東西扔出來,不然我真的會再補上一刀。」

地上躺著原本已經「死了」的十一人,立馬蠕動起來,一枚枚儲物戒指或是扳指都是朝寐照綾這邊扔了過來。

曳戈恰好走來,將之一一撿起。

「走吧。」曳戈一邊走,一邊將這些人的儲物戒指打開,裡面東西不少,但是有價值卻不多,曳戈一共從十二枚戒指里找到了三百枚晶石向寐照綾道:「還算不錯,看來那貨又騙我,肯定搶劫了不止一次了。」

寐照綾聽了淺笑道:「這樣總比自己找,要快上許多…….還真希望多被搶上幾次呢。」

曳戈想起剛才中年男子的說辭,想要對寐照綾提起,可是突然一接連兩三道聲嘶力竭聲音傳來,像是遇到什麼極為可怕的事情。

「救命啊……….」

「救命!」

「…….什麼鬼東西…….啊…….救命…….」

寐照綾曳戈聞聲看去,只見得不遠處的有著兩道黑影,突然從灌木叢林上滾落下去,那裡叢林一陣搖晃,緊接著就沒有什麼動靜了,

兩人心頭驚奇,因為這裡一直飄著雪花,所以也看不清楚,但是敢肯定的是剛才並沒有什麼東西襲擊他們啊。

「看來他說的沒錯。越向北就會有人離奇的死亡!」曳戈心頭想著,對寐照綾道:「走,過去看看。」

「嗯。」

二十丈,兩人三吸的時間就已是到了。灌木叢林下躺落著兩人,可是儼然已成了兩具屍體。他們全身的衣衫早已經是不見,重要的是他們的皮膚像是被什麼東西啃食撕咬掉了,全部是血涔涔的一片,眼珠子都在外面滾落著。

慘,太慘!

曳戈和寐照綾都是被這樣的死狀給驚到了。過了片刻曳戈才開口道:「剛才他給我說越向北晶石越多,同時就會有離奇的死去,因此他們害怕,所以索性才在那裡搶劫的……這似乎是什麼東西撕咬的,像是蟲子?但是之前你我並沒有看到有什麼東西啊?」

「離奇?應該算不得離奇。」寐照綾搖了搖頭道:「的確是被什麼東西撕咬所殺,但是不應該是蟲子,如果是蟲子。數量就應該是極大,攻擊的時候很容易發現…….也許是一種未知的生物吧。」

往北前行的路上,人數不像之前那麼多,但是晶石卻是多了許多,當然路上的屍體也是多了起來。

同樣的事情不斷在灌木叢林中接連不斷的上演,未知的事情向來可怕,一股恐慌瀰漫在了在此所有人的心神之間!


「要不將你那些毒蟲釋放出來,看看是什麼鬼東西?」曳戈慫恿寐照綾說道。

「在這裡,我的蟲子會凍死的!」寐照綾瞪了曳戈一眼道:「你身體那麼結實,到現在連護體靈力都不開,怕什麼啊! 嬌妻,纏你上癮 !」

曳戈深吸口氣道:「我算是看出來了,我還沒你那些蟲子珍貴!」

「現在才知道啊?」寐照綾扯起嘴角輕笑道

曳戈和寐照綾動身繼續前行,這樣的死亡自然是不可能嚇退他們,因為他們有著充足的自信。

寐照綾和曳戈雖然一路上尋找著晶石,但是時刻也是警惕著,兩人隱隱總是覺得有什麼東西一直在他們周圍窺探,具體想要去探查時卻是一無所獲。

神識之力因為這裡的雪花而無法外放,這樣的感覺真是不好到了極點,可是偏偏那鬼東西似乎極為忌憚兩人,遲遲未出手,這樣的神將緊繃,讓曳戈和寐照綾也是很遭罪。


「前面是高原嗎?」 醉玲瓏 ,向寐照綾說道。

「不可能!」寐照綾看了眼道:「我也不知,但是高原不可能在這裡,我們還未曾走到冰原帶的望天台,望天台如同一面鏡子,半圓直徑一千二百丈,背靠高原。那裡才是我們此行的重點!」

「哦。」曳戈看著在這裡人影又是逐漸多了起來,他們都是急匆匆地往山壁那裡走去,像是那裡即將要發生著什麼。

寐照綾也是注意到了,兩人不再低頭尋找晶石,索性御起身形,極速趕了上去。

遠處看著像是山壁,但是到了近處確如寐照綾所說根本不是什麼高原,而是一排子三座火山一樣的山丘。既然是山丘則並不是很高大,約莫有著三十多丈的高度,其底部並不是嚴實的,而是有著一丈多高的諸多缺口,可能裡面是中空的,所以確切說來是個死火山一樣的東西。

向這裡趕來的人影都是陸陸續續從這個缺口裡走了進去,隱隱約約能感受到嘈雜的說話聲,想來到達這裡的人不再少數。


寐照綾和曳戈一路以來精神緊繃,聽到裡面人不少,頓時鬆了口氣,雖然他們有實力但是在未知事物跟前,人總是先會潛意識的害怕。

他們兩人隨意進了一處火山,進入之後發現這裡面極為寬敞,向上看去頂部果然是敞開著的,雪花通常無阻地飄進來,這完全就是一個死火山的底部。此刻其中有著一兩千人的樣子。這樣的人數相對於之前在雪域高原外的冰川前相比,已是被消弱了一半左右。

「哇……剛才根本就沒看到這麼多人,現在哪裡蹦出來這麼多?」曳戈看著黑壓壓的人群不禁是有些無語。

「有好東西自然是要扎堆的,之前都在偷偷摸摸的收集晶石。」寐照綾看著周圍的人群道:「還真的都是人族,偏偏你我落在了這裡……」

曳戈聳聳肩,因為這他之前早就發現了!

「匯聚在這裡幹什麼呢?避難嗎?」寐照綾有些疑惑,她抬頭四處打量,看到了在壁石二十丈處有著三個黑黝黝的洞口,而在洞口處一排排璀璨奪目的晶石像是瀑布一般,鑲嵌在岩石壁上,且看著些晶石的大小竟然是有著拳頭大!

這些全是四色晶石,不過大部分都是黑、紅、白三種!

「哇……這麼多,晶石都是從這裡流出來的嗎?」曳戈看到空中的這一幕,很自然地想到了這一點。一路向北地勢逐漸是拔高的,而這洞口處那些晶石因為過於密集地裸露在岩石外,是真的像是瀑布一般。

曳戈雖然激動,可是自然不可能傻到衝上去搶,機遇總伴隨著危險,這裡上千人都是在安靜地等著,肯定是有了前車之鑒。果然曳戈目光下移就是看到了在山洞下落著一大堆模糊的血肉屍體,至少有五六人的樣子,看來這血的教訓的確是有些慘啊!

收回目光集中在這裡的人群中。兩千多人中,各種人夾雜其中,但是大致分為三波。曳戈先是感受到左起第一個山洞下,那裡的人極少,但毫無疑問他們在這裡的氣場是最強的,因為那些人來自中洲,乃是來自中洲邊北的兩大修鍊世家,曹家和曳家。

那個被眾星捧月環繞著的少女,自然是曳家高層的千金,曳玉。

「我先去打聽打聽。」曳戈收回目光向寐照綾說了句,向著前面人多的地方走了過去,哪裡熱鬧往哪裡鑽,人多嘴雜,自然很容易打聽。

最後一個端公

。 「我去打聽打聽。」曳戈收回目光向寐照綾說了句,向著前面人多的地方走了過去,哪裡熱鬧往哪裡鑽,人多嘴雜,自然很容易打聽。

「…….你們剛才是沒看見啊,那場面我給你說太可怕了,雖然沿路來遇到屍體,可是真的沒有看到那血腥的場面!」一個中年男子,滿臉胡茬,向著面前的幾人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