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十萬我就喊十五萬,不就是點星元石么,要是真有奇遇怎麼辦?」

「二十萬!」葉川彷彿星元石是偷來的一般,不過他這個星元石跟偷來的也沒有啥區別了。

紫萱一旁很是鬱悶,這個葉川,每次跟他解釋之後他還是一意孤行,真的有點讓人想要掐死他的衝動啊。

價格一下子又飆升了起來,不過這更像是一種鬥氣的樣子。

「三十萬星元石!」

「一百萬星元石!」葉川根本不讓這些人有提價的機會,他想要得到的東西從來也不會猶豫。

雲月城城主看著葉川的包間,此刻他的心情略微的舒坦了一些,剛才和雲水城城主的一番爭鬥中,最終他成功的獲得了靈獸蛋。

這個靈獸蛋一旦孵化,並快速成長之後,他必將成為自己最大的戰力。

「剛才那個人的信息到底查到了沒有?」

「啟稟城主,只是查到了這個人叫做葉川,其他的信息還沒有,不過他應該是和玲瓏商行新來的掌柜紫萱在一起。」

「玲瓏商行的人?我知道了,咱們靜觀其變吧!」雲月城城主目光凌然,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此時的拍賣場裏有些昏暗,張天並不能很好地看清拍賣場的情況,但是一個個人頭孱動,喧擾嘈雜的聲音卻是如同滿天的蒼蠅嗡嗡作響,讓一向不喜喧鬧紛雜場面的張天皺眉不已。

就在張天暗暗不喜的時候,拍賣場的燈光突然亮了,一顆顆鑲嵌在牆壁上的水晶球散發着柔和的光亮,張天這纔看清拍賣場的具體情況。這個拍賣場的空間很大,就算人人一個座位,張天掃了幾眼後大廳中的座位恐怕不下於上千個,不過並不是每個座位都有主人,大廳裏還剩下一些後排的座位沒人坐。

就在張天張望之時,拍賣場大廳的正前方的一個五彩冰紛的大燈頓時亮了。一個身着紅色低胸裝的女人站在燈下,這個女人張天望去應該在二十來歲,打扮的妖媚無比。此時她望着場中的情況清了清嗓子,魅惑的雙眼掃過大廳的一干人等,帶着嬌笑的口氣宣佈道拍賣會即將開始。

此時五彩燈光下,紅裝女子身子輕輕彎拱站在拍賣臺上,那本來就下垂的紅色衣裙更是難以遮擋那雪白的一片。一條深深的溝壑讓大廳之中不少男人眼睛都直了,一時間吞口水的聲音不斷響起。看到這種情況,女子並未露出任何不喜,反而抿着紅脣媚眼朝着下方衆人不斷放電。

“歡迎各位前來我雲城拍賣場,今天仍然由小女子主持拍賣,今天拍賣的東西我想大家肯定會大吃一驚。不過在此還容許我賣個關子,大家敬請觀看便好。本次雲城拍賣大會正式開始!”

嬌媚的聲音在衆人心頭狠狠擼起一陣**,小手中的銀色小錘“啪”一下砸在了鐵盤裏。

不一會拍賣場的氣氛就被這個紅衣妖媚女子擡了起來,在她那妖精一般魅惑人心的聲音下,一件件物品經過她的簡單介紹後價格就一路狂飆。不少人望着她那嬌軀更是猛然站起,嘴中胡亂喊着數目,顯然已經忘記了身在何地。

當小錘下落,拍賣之人醒悟花了大價錢只是買了一件無用的東西后,只能臉色一白有些悽慘的再次坐下。這女人當真厲害,就算是張天在她那魅惑的聲音下都是有些心神不安。望着那被坑之人一臉的慘白,張天不禁對於這拍賣之人暗自戒備。

現場的氣氛仍然活躍,一件算不得珍品的東西價錢正在緩慢提升。張天無聊間眼光朝着四處飄散而去,望着樓上的包間裏的人根本沒有一人喊價,張天知道好東西都還是在後面。

果然沒過多會,一位侍女端着一個印着小盤。小盤上蓋着一個黑色的布蓋讓人無法看見到底是什麼東西,居然還玩起了神祕。所有人對於盤中之物都是好奇起來,就連有些無所事事的張天都是露出感興趣的神色。

“接下來的這件東西,我想在場的朋友都是喜歡的,有了它說不定幾年過後又有着一個新興的家族冉冉升起。大家想來已經猜到到底是什麼東西,就是它。這是一本黃級中期的功法火雲訣,功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此我就不多說什麼。底價五十萬金幣,每次加價不少於五千金幣,現在開始叫價。”

那妖媚雲兒女子解揭開了黑色布蓋,裏面露出了一本紅色的功法。這一次那雲兒倒是沒有用魅惑之聲讓衆人叫價,因爲這件物品根本不需要她誘惑大家,所有的修練者都會爭相搶奪,功法的誘惑超出一般人的想象。

“五十一萬”

那雲兒話音剛落,大廳中就有人忍不住大聲叫道,聲音中充滿了無盡的欣喜。張家就是憑藉一部黃級中期功法雄霸青陽城,可想而知黃級功法到底有多珍貴,當然張天對於張家只是一部黃級中期功法有些懷疑。除此之外張天對於那雲兒所說幾年就能夠建立一個大家族有些嗤之以鼻,一個家族可不是那麼容易就建立的。

“五十二萬”

不過雖然現實並不是如雲兒所說,但是對於功法的誘惑還是使得價格一路攀升。至少一會功夫,價格就翻了幾倍。

“八十萬”

大廳裏的聲音漸漸弱了下來,樓上的四號包間裏卻是傳來了一個淡淡的叫價聲。聽到這句話後,對面的七號包間裏一箇中年人男子也是傳了出來。

“八十一萬”

“哼,八十二萬”

四號包間裏的男子一聲怒哼,將價格提升了一萬。

“八十三萬”

“八十四萬”

Www_ ttkan_ ℃ O

······

“兩百萬”

在兩人針鋒相對的交叫價中,現場的氣氛也濃郁到了巔峯,大廳之人聽到兩百萬那沉重的數字,不少人都是擦了擦頭上的汗水,兩百萬他們傾家蕩產也聚不出來。就在衆人以爲結束的時候,一號包間裏卻是傳來一聲銀鈴動聽的聲音。

“兩百五十萬”

“嘶嘶”

聽到這個叫價後,不少人都是長大了嘴巴,房間裏的人也不知到是誰居然一口氣就降價前提高了五十萬。張天聽到這句動聽的聲音卻是皺了皺眉頭,這聲音他聽着有些耳熟。

聽到這個叫賣聲後,四號七號包間裏的人也是沉默了起來,看來是不準備競拍了。

現場一時間居然安靜下來,雲兒反應過來就要落錘的時候,樓上二號包間裏一個略帶蒼老的聲音突然想起。

“兩百六十萬”

“兩百六十一萬”

“兩百七十萬”

“兩百七十一萬”

“兩百八十萬”

······

“三百二十萬”

一號包間裏的女子咬了咬牙,聲音都有些發顫,顯然這個價錢已經是她承受的最大價格了。良久二號包間裏那蒼老的聲音沒有再次響起,之前看似財大氣粗直接十萬十萬的加價現在居然沉默不語,顯然是爲了坑一號包間之人。

此時一號包間裏的女子銀牙緊緊咬着,眼中露出無盡的憤怒,胸脯更是不斷起伏,二號包間裏也不知道是誰居然跟他過不去。

最終那本火雲訣以三百二十萬的高價成交,一個小**就此結束,拍賣再次有條不紊的進行。

“下面這塊石頭叫做青紅石,煉製兵器之時只要加入一塊就能讓兵器品級大幅度提升。若想尋得一把削鐵斷金的稱手兵器的朋友,這次機會可不要放過哦。”

託着手中青紅相間的石頭,雲兒紅脣微張悄媚的說道。

望着雲兒手中的青紅石,本來沒有絲毫興趣的張天突然身形一震,目光死死盯着那塊石頭。

因爲就在剛纔那識海里的星魂居然再次出聲了,就只是說了三個字:拍下它。 雲月城風雲際會,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在暗中觀察著這一次拍賣會。阿甘

原本這一次的拍賣會已經亮出了不少的賣點,葉川提供的百合凝香丸就是作為這一次的一個拍賣會的亮點。

與此同時,這一次的金角疾風豹更是讓人瘋狂,要知道金角疾風豹那可是相當於天武境後期的實力,哪個勢力不想要得到呢?

像一般的宗門一下子拿出這麼多的星元石,顯然是有些不太可能的。

飛月宗能夠得到一件物品,他們已經是很滿足了,要說參與到金角疾風豹的爭奪,自然是不太可能,他們沒有那麼多的星元石來消耗。

如若真的傾全宗之力拿下這個金角疾風豹的話,或許有這個可能性,不過整個飛月宗的根基或許就全部毀掉了。

宗門弟子沒有適合自己的修鍊資源,他們怎麼能夠成長?這種竭澤而漁的做法,飛月宗等一些宗門絕對是不會這麼乾的。

對於他們來說,只能夠在自己承受範圍之內的事情來進行一次博弈。


索性的是,他們得到天武境低級的功法,這個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收穫。


最終葉川以一個微弱的代價獲得了《元光爆》,不過這本書對於他來說也不知道有沒有用,就算是沒有用,反正也只花了一百多萬的星元石。


很多人對於這個元光爆並沒有任何的興趣,雖然價格不能夠令銀月商行滿意。

但是這一次的拍賣會已經達到了預期的效果,他們通過這一次的拍賣會在整個雲月城奠定了一個基礎。

通過這一次的拍賣會,他們贏得了一大半的顧客的心,這個就足夠了。

拍賣會的當天,他們的交易額要比之前要增加近十倍還不止,而且很多人還在銀月商行辦理了會員卡,這個足以說明了他們的成功。

再者就是,本身拍賣會賺取的星元石也足夠的多,可以說銀慕君的出現,極大的讓銀月商行在這一段的知名度獲得了提升。

想要成為了一個大的商行,都是由各個地方的小商行不斷的積累自己的經驗,不斷的提升知名度才最終能夠由一艘小船,變成參天巨艦的。

銀慕君微笑的宣布了這一次拍賣會的結束,對於這個得到元光爆的葉川,也沒有什麼太多人關注此事。

葉川很快的就從銀月商行那邊付了款,並得到了那張殘圖和那本看上去質地古樸的《元光爆》功法。

將東西收入混元戒之後,葉川和紫萱兩個人並未離開,銀慕君又一次的接待了他們。

「葉公子、紫萱姑娘,感謝你們對於我們銀月商行的支持。」銀慕君開口便感謝了他們兩個,實際上就是堵住了葉川的嘴。

畢竟百合凝香丸最終的成交價那可是兩億星元石,而銀慕君買來的時候才一億星元石。

當時要是葉川委託拍賣的話,那他立刻就能夠多賺八千萬左右的星元石。

這才過去多少天?中間的差價很難讓人接受,銀慕君也怕給了葉川一種自己坑了他的感覺,畢竟像葉川這樣的人也屬於他們雲月城銀月商行的大戶了。

「哪裡哪裡,我們也要祝賀一下銀月商行能夠成功的舉辦這一次的拍賣會。」葉川笑著道:「我就不打擾慕君姑娘了,咱們來日方長,我和紫萱姑娘還有些事情……」


「呵呵,既然葉公子有事,那我就不挽留二位了,原本還想著留二位吃頓便飯什麼的。」銀慕君笑著道,隨即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包東西遞給了葉川道:「這是我們銀月商行收集的南海雲茶,請葉川公子笑納!」

葉川有些不解道:「所謂無功不受祿,這個東西我可不能要,呵呵!」

「這一次葉公子的百合凝香丸讓我們銀月商行大賺一筆,我們只是聊表一下心意!」銀慕君說完還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紫萱。

紫萱的臉色有些難看,雖然她是在這之後才認識葉川的,但是銀慕君的眼神的確讓她比較的難受。

葉川憨笑一聲道:「我也不知道這枚丹藥的價值,是銀月商行或者說慕君姑娘要我了解這枚丹藥的價值,我還是應該感謝慕君姑娘,既然這麼說的話,這包茶葉我就收下了,後會有期!」

葉川也感覺出了紫萱的尷尬,他很快的便帶著紫萱離開了銀月商行。

一路上,紫萱都有些沉默不已,之前銀慕君的話讓她感覺有些很受傷。

兩個人默不作聲的朝著他們新買的大型府邸那邊走了過去,葉川笑著道:「紫萱姑娘,怎麼不說話了?」

「沒什麼話可說的了,你什麼時候走?」紫萱看了看葉川。

葉川抿嘴笑了笑道:「我一會陪芊芊把她的家人接過來之後就出發吧,臨走也看一下芊芊,這個小丫頭之前還哭鼻子呢。」

一聽到葉川提到了芊芊,紫萱也是換了一種表情道:「還算你有點良心。」

就要到達府邸的時候,葉川忽然停下了腳步道:「那邊有打鬥的聲音。」

紫萱彷彿也是聽到了一般道:「好像是城主府方向傳來的打鬥聲。」

葉川立刻道:「紫萱,你先回去,我去看一下怎麼回事?」,紫萱並沒有執意要跟著,因為她的實力才打到了真武境巔峰,過去也沒有任何的幫助。

雖然不知道葉川的真實實力,不過想來能夠斬殺劉能,至少有個保障。

葉川看著紫萱離開之後,飛速的向著打鬥的方向掠去。

雲月城的城主府內,看上去地方非常的大,不過整個城主府內已經是一片狼藉。

一群身著黑衣勁裝的人正在圍攻著城主府裡面的人,此刻城主雖然還未動,但從他的眼神中已經看出了滿腔的怒火。

雲月城內,以經商為主。即便是雲月城的城主府遭受到了攻擊,對於這些人來說也只是看看熱鬧,他們並沒有任何的義務去幫助城主府做任何的事情。

「高震,如果不想死的話,我勸你還是把金角疾風豹的靈獸蛋叫出來。否則,殺無赦。」

高震,就是雲月城的城主,也是天武宗的內門弟子。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