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脾氣很好,身高188,體重75kg,喜歡黑白灰,喝咖啡不加糖,討厭甜食……」

聽到司厲霆如數家珍一樣曝出了那位總裁的喜好,蘇錦溪咂舌。

「三叔,你也太了解他了。」

「那是當然,這世上沒有誰比我更了解他,所以你不用害怕,他不會吃人的。」

「好的,謝謝三叔。」蘇錦溪掛了電話這才鬆了一口氣。

一旁的小針問道:「你這三叔是什麼來頭啊,能夠和那位總裁做朋友的,看來他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

蘇錦溪想到之前他給自己的黑金卡,全球多少人有錢都未必能辦得下來。

可是要問他究竟是什麼身份,蘇錦溪還真的不知道。

她搖搖頭,「我也不太清楚,他應該是一位很厲害的人物吧。」

蘇錦溪這才想到司厲霆了解自己的一切,自己除了知道他是唐家的私生子之外一無所知。

分明同床共枕好幾次,自己什麼都不了解。

三叔究竟是個怎樣的男人?時而霸道時而溫柔,蘇錦溪想著想著入迷了。

車子已經停在公司門口,小針推了推蘇錦溪,「小蘇,已經到了,你發什麼呆?」

「哈,這麼快就到了?」

「打起精神來,接下來咱們就要全神貫注,不能有一點失誤,你明白嗎?」

「嗯,我明白了。」蘇錦溪深呼吸一口氣,不再去想那些有的沒的。

兩人進了大廳,其實不僅蘇錦溪緊張,同樣緊張的還有小針。

這可是帝凰,就連唐氏企業都要仰望的超級跨國大公司。

以前多次讓唐氏吃閉門羹的,這次真的會順利嗎?

還沒有等小針做自我介紹,前台看到蘇錦溪的時候主動走出來。

「你好,請問是蘇小姐嗎?」

蘇錦溪有些受寵若驚,「是我。」

「總裁已經在等你了,請跟我來。」前台禮貌引路。

帝凰這麼體貼倒是讓小針和蘇錦溪都沒想到。

尤其是前台小姐將兩人引到那VIP黃金電梯旁邊的時候,小針多想伸手去摸一摸。

這就是傳說中的黃金電梯,不知道進到裡面是什麼感覺,進去可以飛升嗎?

「蘇小姐,你直接上去就可以了。」前台溫柔道。

「謝,謝謝。」蘇錦溪壓根沒有想到有這麼順利,那位總裁一定是看在三叔的面子上才對自己這麼好的。

前台刷了卡電梯才開門,「蘇小姐,裡面請。」

雖然前台也不知道這位蘇小姐是什麼來頭,但林助理剛剛特地下來吩咐要好好接待這位蘇小姐。

還特地囑咐了要讓她直接搭乘總裁的專屬電梯,前台就知道這位小姐是位不能得罪的大人物,一定要好好招待。

蘇錦溪等候前輩先進去,小針理了理領帶,第一次進黃金電梯心裡還有點小激動。

還沒有邁腳就被前台給打斷,「蘇小姐,總裁吩咐過,只見你一位,所以這位先生不能上去,很抱歉哦。」

小針有些失望的看了看電梯,臉上很快就恢復如常,「小蘇,那你上去吧,我在下面等你也是一樣的。」

「我……」蘇錦溪一想到要自己一個人去面對,頓時心中又有些害怕和膽怯。

她真怕自己在緊張之下說錯話又或者做錯事得罪了那位總裁,到時候連累到公司就是罪該萬死了。

「別怕,做你自己就好。」小針看出她的擔心,溫柔的鼓勵道。

「嗯。」

「這是資料,不要忘記交給總裁,公司的希望就交給你了,不要著急,只要儘力了,珍妮姐和我們都不會怪你。」

「好。」蘇錦溪接過資料,邁進了電梯裡面。

電梯一共就只有三個樓層選項,負一層,一層和頂樓。

這就是專屬電梯,在蘇家的公司也有,專門供高層使用,卻也沒有這麼奢華。

這部電梯聽說只供給那位總裁一個人使用,自己怕是祖上積德才有這麼一個機會。

想到之前和三叔通話,他那麼熟悉總裁的樣子,自己的殊榮也是因為三叔吧。

電梯門一點點合上,小針的臉消失在緊閉的電梯門閉口處。

蘇錦溪抱著文件袋,在電梯裡面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態。

她始終覺得這裙子太短了一些,那位總裁會不會覺得自己不正經?

蘇錦溪越緊張就越喜歡胡思亂想,掏出手機給司厲霆發了一條簡訊。

「三叔,我馬上就要到總裁辦公室了,總裁只見我一個人,我好緊張,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桌面上的手機震動,司厲霆看了一眼信息,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小笨蛋,說了不用緊張,他真的不吃人。」

蘇錦溪想著之前自己將杯子扣譚總腦袋上,還有被洋蔥熏得止不住眼淚的糗事。

自己萬一一進門就摔倒,或者又不小心碰到總裁了怎麼辦?

看到司厲霆的回復,蘇錦溪覺得他這個口吻好熟悉,不過此刻緊張的她並沒有將司厲霆和T聯繫起來。

「我知道他不吃人,就是忍不住的緊張。」

「乖,相信我,他很好,不會對你怎樣。」

電梯門在此刻打開,蘇錦溪更是惶恐不安。

「嗚嗚嗚,三叔,我怕,我對自己沒有信心,這次的合作對我們公司很重要,我怕自己搞砸。」

司厲霆也很是無語,分明都到了門口,再走幾步就可以見到自己。

司厲霆都恨不得親自出來迎接她了,不過腹黑的他很想看看小東西知道自己就是總裁的樣子。

「什麼都不要想,你看到總裁辦公室沒有?敲門進去,天塌下來有我給你頂著。」

蘇錦溪深呼吸一口氣,司厲霆的話讓她平靜不少。

兩人是朋友,就算是自己做錯了什麼那位總裁應該會看三叔的面子吧。

蘇錦溪敲了敲門。

「進。」隔著門,她聽到男人的聲音。

自己是不是產生幻聽了,她怎麼覺得這聲音有點像三叔的呢?門一點點打開,蘇錦溪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門扉打開,入眼的只有黑白兩色。

屋子除了牆之外全是黑色,就連腳下的地毯都是黑色的。

裡面的裝潢低調奢華,給人一種莫名的冷意,她覺得這裡也太過於冷清了些。

皮椅背對著她,她看不清那位總裁長什麼樣子。

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她聲音溫柔道:「總裁你好,我是唐氏集團的蘇錦溪,這次過來是想要和您談談合作的事情。」

皮椅一點點轉過來,當她看到那張熟悉的臉頰,整個人都呆在了那裡。

「小笨蛋,來得真慢。」

蘇錦溪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三,三叔,你怎麼在這?」

「真笨。」司厲霆起身朝著她走來,在她面前站定,他很是滿意她吃驚的小表情。

手指輕輕撫過她的髮絲,在她耳邊猶如親密的愛人一般耳語。

「到了現在,你還不知道我是誰?」

聯想到在高爾夫球場以及餐廳的事情,這兩次都是司厲霆救了她。

他說自己認識那位總裁,甚至連身高體重都了如指掌。

「原來你就是帝凰的總裁。」蘇錦溪對上他笑眯眯的雙眸道。

司厲霆咬了一口她的耳朵,「真是個笨蛋。」

鼻尖呼出的呼吸讓蘇錦溪全身一顫,那低啞的嗓音也太有磁性了。

司厲霆整個人,不止是外貌還有聲音都像是從動畫裡面走出的人物。

「是,帝凰的總裁就是我。」

蘇錦溪嘟著嘴不悅道:「三叔,那你不早點告訴我,害得我出醜!」

司厲霆無語,颳了刮她的小鼻尖,「那是你太蠢,第一次在一號球場的時候,除了譚總之外就只有我。

既然譚總不是,那不就是我了?我以為我說得已經夠明白了,誰知道你個小傻瓜根本就沒想我會是。

第二次在餐廳,你寧願覺得猥瑣男是也不認為我是,我有什麼辦法,我也很無奈和絕望啊。」

他真的沒想到蘇錦溪比他想象中還要笨一些,蘇錦溪尷尬的臉紅。

「那個……都是因為我們太熟悉了,所以我直接就將你給排除在外。

要是知道是你,我也不用一路緊張過來的,剛剛我還給你打電話,給你發簡訊。

那時候你明明可以告訴我的,你為什麼不說?害得我昨晚都沒有怎麼睡好。」

司厲霆拽著她的小粉拳,「那是因為我想看看你驚訝的表情。」

蘇錦溪悶悶不樂,「三叔,你心眼太壞。」

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自己在對司厲霆使著小性子,司厲霆愛慘了她這個樣子。

「誰讓你自己要這麼笨的?吃早餐了嗎?」

蘇錦溪搖搖頭,以前在學校上課稍微還有點規律,最近越來越沒規律了。

今天早上激動得也沒有吃早餐,司厲霆牽著她的手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

「坐著休息一下。」

很快林均就端來了一份精緻可口的早餐,「蘇小姐請慢用。」

「三叔,那,那個我是來談合同,不是來吃早餐的。」

「先吃再談。」

「我就在你辦公室吃?」蘇錦溪驚訝的問道,「這樣會不會打擾到你?」

來之前辦公室的人都將這位總裁渲染得十分神秘,在她心中早就是神秘霸氣的洪水猛獸。

幾分鐘之前她還緊張的要命,誰知道幾分鐘之後她居然就在這裡吃早餐了,這不科學。

林均意有所指笑了笑,「蘇小姐請放心,總裁已經將上午的時間都空出來了。

至於打擾,我相信總裁應該很樂意被蘇小姐你打擾的。」

蘇錦溪聽到話中的曖昧,頭更低了。

司厲霆知道她害羞的性子,出言提醒道:「多嘴。」

林均笑著離開,將空間留給了兩人。

司厲霆確實很喜歡蘇錦溪的打擾,不管他在做什麼,別說是蘇錦溪本人,只要她一條微信他都會放下手中的一切來陪她。

蘇錦溪沒有睡好,他也沒有睡好,第一次和小女人是在工作的情況下相見。

分明是昨天才見過的人,今天還沒有見到她之前也很是期待。

「快吃,一會兒就涼了。」

蘇錦溪知道他就是帝凰總裁,心情平復下來,和他在一起莫名很有安全感。

緊張的時候不覺得有多餓,這會兒一放鬆她才發現自己餓得不行。

優雅的吃著早餐,司厲霆則是在處理一些文件。

誰都沒有打擾誰,偏偏這樣的氣氛十分融洽。

蘇錦溪轉過頭看著那認真工作的男人,不得不說司厲霆真的是上帝創造的一件藝術品。

在他的五官上你壓根找不到一點瑕疵,他有西方人的深邃,卻也有亞洲人的精緻。

金色柔軟的髮絲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不過隨便的一個側顏,蘇錦溪覺得比起那些雜誌上修了又修的男模硬照還要完美的多。

如果三叔去娛樂圈發展恐怕會風靡全世界,他也太帥了。

「看著我就飽了?」

司厲霆抬起頭對上蘇錦溪打量的目光,偷看別人被抓了個正著,蘇錦溪連忙低頭吃飯。

看到小女人一驚一乍的模樣,司厲霆低聲輕笑。

「臉都塞到飯盒裡去了,你是在給我展示你臉小?」

聽到他含笑的聲音,蘇錦溪覺得他不當聲優簡直都浪費了!

自己好像對他聲音越來越沒有抵抗力。

真是的,人長得這麼帥就算了,聲音還這麼好聽。

她麻利的吃完收拾好飯盒丟進垃圾桶,拿著資料朝著司厲霆走去。

「三叔,這是我們公司的資料。」

司厲霆卻是仰頭看她,「要喝什麼?咖啡還是果汁?」

「都可以,不,三叔,我不是過來蹭吃蹭喝的,我要和你談合作。」

蘇錦溪發現自己都被他給帶偏了。

司厲霆放下筆嘴角勾起一笑,「好啊,你要和我怎麼談?」

這可是就為難蘇錦溪了,她也是第一次談合作啊。

「別人怎麼談的我就怎麼談。」

「你出門左轉下電梯,等五天之後再過來。」

「為什麼?」

「這五天的預約都滿了,你要見我,五天之後再說。」

「三叔……你這不是存心逗我。」蘇錦溪不開心的撇嘴。

司厲霆輕笑,「小蘇蘇,你明明知道你和別人不同,卻還要將自己當成別人。」

他這句話充滿了曖昧,蘇錦溪一時半會兒也摸不透他是什麼意思。

「三叔,那你究竟和不和我們公司合作啊?」蘇錦溪無奈道,和他們這種聰明人打交道好累。

他們都是說話留幾分讓你來猜,她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蟲,怎麼知道他想什麼。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