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用緊張,我說不我不去參加那是因為我覺得這屆江南省武道聚會應該也沒有什麼真正的高手,我出不出手意義也不是很大,我準備讓我的徒弟去參加!」

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回了一句。

「您的徒弟?」

柳成仁聽到這話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解,他認識陳天這麼長時間還從來都不曾聽說過陳天有徒弟這件事。

「恩!」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拿出自己的手機撥通了李一葉的電話。

「陳公子!」

李一葉很快便接通了電話。

「來明鴻飯店!」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柳成仁表情不解的看著陳天的位置,心中充滿了疑惑,其實此時柳成仁心裏面還是非常希望陳天能夠去參加這屆江南省武道聚會的,畢竟柳成仁非常了解陳天的實力,如果陳天能夠參加的話,那冠軍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但是此時陳天突然說自己不去參加了,而是讓他的弟子去參加,柳成仁多多少少會有些擔憂。

「你不用擔心,我的徒弟一會就會過來,參加武道聚會的細節問題你直接跟她說就好了!」

陳天扭頭輕聲沖著柳成仁說道。

「好……」

柳成仁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風玫從樹上跳下來,看著那依舊相擁在一起的兩人,拍著掌聲:「真精彩!」

劍南指北攬著北北的櫻將其護在身後,不虞地看著風玫:「你是何人。」

風玫歪頭看著他們,片刻后恍然想起自己現在隱了名稱換了容顏的。

只不過是為了躲避待我為王罷了,所以現在風玫立即收了『神隱』,繼而自己的真實身份便露了出來。

「尊你為王。」劍南指北遽然變色,急切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風玫笑了:「我為何不能在這裡?我好好地在樹上睡覺,你和你的,」風玫看了縮在劍南指北後面的北北的櫻一眼,唇角笑容加深,「好朋友,你和你的好朋友偏偏跑到我睡覺的樹下吵醒我,我還沒問你們呢。」

「好朋友」三字風玫咬的尤其重。

劍南指北哪能聽不出來,想到前不久他還在簡言之面前信誓旦旦地說自己與知櫻之間只是純粹的朋友關係,現在就被她看到自己與知櫻親吻的畫面……

頭腦一熱,話語便脫口而出:「是知櫻吻的我,是她勾引的我。我並不喜歡她,我喜歡的只有小羽!」

「顧北安!」北北的櫻尖叫一聲,看著劍南指北的眸中是滿滿的不可置信,「你怎麼能?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顧北安話出口時自己也愣了一下,心中剛湧現後悔,一聽到北北的櫻尖銳刺耳的聲音,再看到風玫唇角滿是嘲諷的笑,腦袋又是一熱。小說娃小說網

他扭頭看著陸知櫻:「我說過了,我一直把你當妹妹,當朋友。我不喜歡你,我喜歡的,只有小羽一人。現在,你可聽明白了?」

北北的櫻臉色有些扭曲,連落淚都忘記的,直接撲到劍南指北身上對著他的臉就是一巴掌:「不喜歡我?不喜歡我,為什麼要在扔掉南羽來陪我?不喜歡我,為什麼在情人節給我送花?不喜歡我,為什麼會跟我睡在一張床上?不喜歡我……」

北北的櫻一聲聲控訴,劍南指北抓住她的手,一把將其推開,臉色鐵青:「因為真心把你當朋友,所以才會在你說不舒服的時候去陪你。因為你說羨慕別人在情人節收到花,我想不能虧待了妹妹,給你送花。因為你說夜裡一個人睡害怕,所以我才抱著你睡。但是,陸知櫻,我對你從沒有男女之情,不然你認為,我會抱著你一整夜什麼都不做?」

沖喜娘子 北北的櫻愣了一下,而後又是一聲尖叫朝著劍南指北撲去:「顧北安,你個人渣!賤人!」

「可不是嘛,劍南劍南不就是賤男……」

突兀的聲音插進來,正在廝打的兩人同時一頓,而後同時扭頭吵出聲的人看去。

風玫急忙擺手後退兩步:「你們繼續,繼續,我什麼都沒說。」

說著風玫便轉身離開,對這種戲碼,她是真的沒興趣。

「尊你為王,你等等,小羽在哪裡?」

劍南指北打算追上去,可是北北的櫻反應快,直接從後面將他撲倒在低,兩人完全忘了現在是在遊戲中,就這樣你一拳,我一爪地扭打起來。 幾分鐘以後,一身靚裝打扮的李一葉踩著高跟鞋走進了包房當中,然後輕聲沖著陳天喊道:「陳公子,您喊我過來有事是嗎?」

「這位是柳家的柳成仁,你這次參加江南省武道聚會就是代表他們柳家參加的,你一會跟柳成仁好好的聊聊參賽的細節!」

陳天抬頭看了李一葉一眼,語氣十分平靜的說道。

「好的,陳公子!」

李一葉輕聲回了一句,然後扭頭看向了柳成仁淡淡說道:「柳老闆,您好!」

「你……你好……」

柳成仁表情異常無奈的回了一句,他萬萬沒有想到陳天的徒弟竟然會是一個女人,此時柳成仁臉上的表情已經非常難看了,猶豫了一下之後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公子,江南省武道聚會的冠軍可是能夠去參加全國武道聚會的,這可不是小事啊,您現在讓您的弟子去參加是不是有些不妥啊?」

「李一葉有實力拿到冠軍!」 攻妻不備:老公不要啊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陳公子,您就別跟我開玩笑了好不好啊?」

柳成仁表情異常無奈的看著自己身旁的陳天低聲說道。

「你覺得我現在是在跟你開玩笑嘛?」

陳天輕聲問道。

「可是,陳公子,您的這位徒弟是個女人,而且我看她這個樣子好像也不是武道高手吧?」柳成仁低聲說道。

「柳老闆,您這話是什麼意思啊?難道女人就不能是武道高手了嗎?」

李一葉聽到柳成仁的這句話以後美眸之中閃過了一絲不悅,輕聲反問道。

「柳小姐,您千萬別誤會我的意思啊,我是說這次參加江南省武道聚會的武者,那一個個可全部都是在江南省這邊出了名的高手,您雖然也是武者,但是我擔心您要是萬一出了什麼事情那可如何是好啊?」柳成仁看著一旁的李一葉表情十分尷尬的解釋了一句。

「這個就不勞煩柳老闆您擔心了,既然我敢去參加這屆武道聚會,那我肯定就是有把握拿到冠軍的!」李一葉淡淡回了一句,她現在彷彿非常的不喜歡柳成仁說話的態度。

「哎……」

柳成仁看著李一葉無奈嘆了口氣,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

現在讓李一葉代替陳天參加武道聚會,柳成仁心裏面肯定是充滿了擔憂。

「柳成仁,你知道不知道血夜玫瑰這個人?」

陳天猶豫了一下,輕聲沖著柳成仁問道。

「血夜玫瑰?」

柳成仁在聽到這四個字以後臉色大變,然後連忙說道:「陳公子,現在整個江南省誰不知道血夜玫瑰這個人啊,我聽說這個人實力非常的強悍,最近在南陽鎮這邊好像殺死了不少的武者,而且到現在都沒有被人找到,還有人說血夜玫瑰這次可能也要參加咱們江南省的武道聚會呢!」

「那你想不想知道血夜玫瑰是誰?」

陳天看著柳成仁淡淡一笑,繼續問道。

「血夜玫瑰是誰?」

柳成仁聽到陳天的這句話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彷彿想起來什麼一樣,猛然扭頭看向了自己身旁的李一葉。

我撞壞了異世界重生卡車 「陳……陳公子,您……您是說李小姐就是血夜玫瑰?」

柳成仁結結巴巴的沖著陳天問道。

「恩!」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柳成仁聽到這一聲恩自己嚇的連忙站起身,扭頭沖著李一葉說道:「李小姐,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我……我剛才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您的身份,出言冒犯了您,還希望您能別跟我一般見識!」

李一葉淡淡看了柳成仁一眼,輕聲說道:「你不用這麼害怕,我李一葉殺的全部都是那些為非作歹的武者敗類,你就是一個普通人,我是不會對你動手的!」

「是是……」

柳成仁此時對待李一葉的態度已經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連忙笑呵呵的答應了一聲。

「現在我讓李一葉去參加江南省武道聚會,你還有什麼意見嗎?」

陳天扭頭淡淡看了柳成仁一眼,語氣平靜的問道。

「沒意見沒意見……」

柳成仁連忙搖了搖頭,然後繼續說道:「其實我早就聽說過血夜玫瑰的大名,都說這個殺手的實力非常強悍,即便是一些化神境的武者在她的面前都沒有任何還擊之力,如果李小姐這次能夠代表我們李家去參加武道聚會的話,我肯定不會有任何的意見!」

李一葉在聽到柳成仁的這句話以後不屑一笑,輕聲說道:「柳老闆,之前您好像不是這麼說的啊!」

「之前我不是看李小姐您這麼年輕漂亮,而且身材還這麼好,根本就不像是一位武者,所以我心裏面才會有些擔憂的,畢竟這個江南省武道聚會對於我們柳家來說還是非常重要的!」柳成仁表情尷尬的看著李一葉解釋了一句。

此時柳成仁心裏面還是非常震驚的,其實陳天一個人的實力已經非常的強悍了,基本上可以說是整個江南省都沒有人能夠是陳天的對手,現在陳天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一位徒弟,實力竟然也這麼恐怖,那可是讓江南省無數武者聞風喪膽的血夜玫瑰啊,柳成仁只能暗自慶倖幸好自己當初沒有站錯了隊伍,選擇跟在了陳天身邊。

如果當初柳成仁要是沒有選擇跟在陳天身邊,那麼自己所在的柳家下場可能就會非常慘了。

南陽市某個私人高級醫院內。

李浩峰跟李浩天兩人在離開了明鴻酒店之後,李浩峰並沒有選擇在南陽鎮的醫院裡面接受治療,因為他擔心自己在南陽鎮這邊會遭遇暗算。

雖然李浩峰知道陳天肯定不屑於做出這樣的事情,但是陳天不做不代表柳成仁不會做,所以他直接給自己的司機打了一個電話,讓司機開車帶著他跟李浩天兩人回到了南陽市。

李君誠在聽說了李浩峰跟李浩天兩人被陳天打了以後,直接開車來到了醫院門前。

「李總,您來了啊?」

站在醫院門口處焦急等待的司機看見李君誠以後連忙迎了上去。

「浩峰現在的情況怎麼樣?」

李君誠臉色十分擔憂的問道。

「我現在也不是很清楚……」司機低聲回了一句。

「廢物,我讓你跟在浩峰的身邊保護他,你就是這麼保護的嗎?」

李君誠表情十分憤怒的喊了一聲,然後快步衝進了病房之中。

當他看見躺在病床上面的李浩峰李浩天兩人以後,眼神之中的憤怒彷彿更加濃重了幾分。

「李總,您過來了啊?」

病房內的醫生看見李君誠以後輕聲說道。

「醫生,浩峰跟浩天他們兩個的病情怎麼樣?」李君誠連忙沖著醫生問道。

「浩峰少爺的病情還算是穩定,就是斷了一條手臂,我覺得只要配合治療,應該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夠恢復過來,畢竟浩峰少爺本身就是武者,身體自然跟普通人不同!」醫生輕聲回了一句,然後扭頭看向了李浩天的位置,皺眉說道:「但是浩天少爺的病情就不是很樂觀了,他被人打斷了雙腿雙手,而且再加上浩天少爺並沒有第一時間接受治療,我覺得就算是恢復過來,估計以後也得坐在輪椅上面了!」

「這個陳天竟然如此心狠手辣,簡直就是沒把我們李家放在眼裡,我李家誓於陳天不死不休!」

李君誠表情十分激動的喊了一聲。

「爸,你來了啊?」

就在這個時候,李浩峰聽到李君誠的聲音,語氣虛弱的喊了一聲。

「浩峰,你沒事吧?」

李君誠連忙走到了李浩峰的身邊,輕聲問道。

「我應該沒什麼大事!」

李浩峰淡淡回了一句。

「浩峰,今天這件事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跟浩天兩個人好端端的怎麼跑到南陽鎮那邊去了啊?我不是告訴過你,這段時間事情有些多,你千萬別去招惹那個陳天嗎?」

李君誠皺著眉頭問道。

李浩峰猶豫了一下,然後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從頭到尾跟李君誠說了一遍。

李君誠在知道是怎麼回事以後扭頭看了一眼病床上面的李浩天,然後忍不住低聲罵道:「這個浩天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啊,現在咱們李家都什麼情況了?他竟然還主動去招惹那個陳天,他的腦子裡面到底在想些什麼啊?」

重磅證婚,首席盛愛入骨! 「爸,浩天本身也不清楚現在的情況,他也是為了幫我所以才會去找陳天的,而且浩天現在都已經這麼樣了,你說這些也沒有用了!」李浩峰低聲勸了一句。

「哎!」

李君誠無奈嘆了口氣,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

「而且其實我覺得今天這件事也不一定是壞事!」

李浩峰猶豫了一下之後繼續說道。

「你什麼意思?」

李君誠忍不住愣了一下。

「今天我跟陳天說了李高人指使咱們李家對他們陳家出手的這個秘密,我覺得陳天現在應該會把注意力從咱們李家轉移到了李高人的身上,這樣的話,應該緩解不少陳天對咱們李家的壓力!」李浩峰低聲說道。

「你竟然把這件事說出去了?你是不是瘋了啊?如果要是讓李太白知道這件事,咱們李家都得玩完你知道不知道?」

李君誠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震驚,語氣異常激動的喊道。

「如果任憑陳天繼續這樣,咱們李家最後不還是得玩完嗎?結局不都是一樣的嗎?」李浩峰高聲回了一句。

李君誠呆愣楞的看著李浩峰,不知道應該如何反駁。 依照原劇情,北北的櫻告白之後,劍南指北震驚之餘更多的是感動,再回想兩人曾經的過往,立即意識到自己早就愛上了北北的櫻。

接下來便是兩人恩恩愛愛的日子。

可是現在,因為風玫的從天而降,佳偶立即變怨侶,開始拳腳相向。

霸寵嬌妻:狼性總裁太纏人 風玫倒是沒關注身後的動靜,因為,她剛走幾步,就看到了迎面而來的待我為王。

男人妖孽般的俊臉上滿布幽怨,似乎還帶著一絲小委屈,也不說話,就目光幽幽地盯著她。

風玫腳步不停,神色更是沒有絲毫的變動,就仿若沒看到這個人一般。

就在她將要從待我為王身邊走過時,被他抓住了手腕。

風玫微微偏頭看他,唇角含笑,聲音很輕:「放手。」

「我不。」待我為王身體微微前傾靠近風玫,湊到她耳邊,故意壓低的聲音魅意十足,「小徒兒,你是逃不掉的。」

「逃?」風玫嗤笑,「我為何要逃?」

看著風玫笑靨如花的模樣,待我為王心中不停地叫囂著,這個人是他的,是他的。

腦海中一直緊繃的弦「啪」地一聲斷了,他一把扣住風玫的後腦勺,不由分說地就要吻下去。

風玫一隻手還被他抓著手腕,另一隻手已經毫不猶豫地掄起了拳頭。

本以為他會躲開的,可是待我為王不閃不避硬是扛下了這一拳頭,喉嚨里發出一聲悶哼。

聽到這聲悶哼,風玫有一瞬間的晃神,再次要將人甩開的動作稍有停滯。就這片刻的停頓讓待我為王尋到了機會,成功地將唇印在了他渴望的地方。乾坤聽書網

柔軟的觸感從兩人唇瓣相接的地方直直傳入心裡,心尖顫動,連帶著整個靈魂都戰慄起來。

仿若沙漠下暴雨,枯寂的世界瞬間尋到了生命的源泉,他不停地汲取著,渴望著,心間充盈著幾乎要將他淹沒的失而復得的歡喜,緊緊地抱著懷中的人,恨不得將她揉進自己的身體里,這樣他就再也不用擔心弄丟了她了。

在兩人唇瓣相觸的瞬間,風玫身體有片刻的僵硬,可是抬起的手卻緩緩的放了下去。

他不是在吻,幾乎是在狂亂地啃噬著她的唇,帶著讓她有些茫然的洶湧情感。

她似乎感覺到了,感覺到了他的不安,感覺到了他的歡喜,似乎……也觸碰到了他那熱切而深沉的情感。

他,真的也來了。

他想起來了嗎?

可是……風玫臉上的茫然中又染上了無措。

曾經她以為,既然他喜歡她,若是他能夠與她同行,她也會學著去給他同等的喜歡。雖然她並不知道每個人都會說的喜歡究竟是什麼樣的。

可是現在,從他身上,她似乎隱隱觸碰到了喜歡那個領域,那裡面……是她不曾觸碰,無法承接的情感。

她……她做不到那樣的。

那般熱切而洶湧的情感,從來不會屬於她。她給不了他同等的喜歡的。

她……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