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乾脆買條鏈子,把我栓在你身上得了。」葉簡汐怒了努嘴說。

「嗯,這條建議被採納了,明天我就買條鏈子。」慕洛琛托著下巴,故作認真考慮的模樣。

葉簡汐抬手,揪住他的耳朵說,「你還敢考慮?」

「不是你說的嘛,我這個做老公的要百分百聽老婆的話。」慕洛琛嘴角一勾,伸出手指,捻住她一縷髮絲,慢慢的把玩。

「作為你老婆,我不許你這麼做!」

「既然老婆這麼說,那我就不做了。」

張口閉口的老婆,葉簡汐臉紅了,她都在不知道他什麼時候開始這麼稱呼她的。

慕洛琛微揚唇角,目光落在她的唇瓣上,聲音低啞的說:「老婆,我想親親你。」

「什麼?」

葉簡汐一時沒跟上他跳脫的思維。

慕洛琛的眼眸加深,「我想親親你。」

葉簡汐這才明白他說的什麼,想要說些話,可慕洛琛已經親了上來。

高大的身影籠罩著她嬌小的身體,微涼的唇帶著灼熱的氣息,貼著她粉嫩的唇瓣,先是溫柔的舔了一下,然後咬著她的唇瓣,一點點的吮吸,像是在吃什麼珍饈美味。

空氣似乎都帶了燥熱的意味,葉簡汐從來沒感覺到他這樣的熱情,像是要把她燃燒起來。

吻著吻著,葉簡汐渾身都軟了,幾乎整個癱軟在他懷裡。

慕洛琛掐著她的腰肢,腦袋趴在她的頸窩處,粗喘著氣息,「簡汐,我想要你。」

「可……可……」

葉簡汐想說,還沒過三個月的孕期,可說了半天,什麼也說不出來,反而羞的臉和脖子全都紅了。

「可是還沒過三個月,是嗎?」

慕洛琛低笑了一聲,緊緊地抱住了她,「我知道,所以一會兒就好。」 葉簡汐知道他在忍耐,安靜的縮在他懷裡不說話。

不知道過了多久,慕洛琛稍稍的放開她,說:「好了。」

葉簡汐埋頭,乾咳了一聲說:「時間不早了,我們先回去睡吧。」說著要站起來,可還沒完全離開他的懷抱,酒杯慕洛琛抓住了手。

「手腕上怎麼紅了?」

葉簡汐滯了下,那是在療養院被綁起來時留下的於痕,剛才已經抹了些去血化瘀的藥膏,只剩下淡淡地紅印了,可沒想到慕洛琛還是注意到了。

拉下衣服,遮蓋住那些紅印,葉簡汐說:「睡覺的時候,發箍留在手上忘記拿下來了,醒來就這樣了。」

那傷口的確像發箍勒出來的,慕洛琛也就沒多想,說:「等下我幫你塗藥。」

「不用,我已經塗過了。」葉簡汐說完,害怕他起疑心,連忙轉移話題,「明天還要挑選婚紗,我們還是早點休息吧,不然明天沒有精神了。」

「嗯。」

慕洛琛應了一聲起身。

兩人相擁回到房間,慕洛琛先去浴室洗了一次澡。

葉簡汐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想著陸少安的事情,要不要告訴慕洛琛,最後還是決定不告訴他,現在事情已經解決了,告訴他只會增添煩惱。

現在奶奶那邊,已經有凌南晟照顧,陸少安也動不了她,等過段日子,她把奶奶接出來,送到別的私家療養院,那裡的保安係數會高很多,想必陸少安也沒辦法進去怎樣了。

這樣的話,的確沒必要告訴他了。

葉簡汐翻了個身,把陸少安的事情拋之腦後,又開始想慕洛琛的事情,其實她能感覺出來,慕洛琛的需求,可她現在在非安全期,自然不可能去滿足他,聽別人說,還可以用手……可對她來說,這些都太羞恥了。

葉簡汐想得臉臊的厲害,拉起被子把自己埋進裡面。

算了,不想了!

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第二天早上起來,葉簡汐提前了一個小時準備早餐,王媽見到她,笑著說:「少奶奶,你再這麼勤快,我們這些人可就要下崗了。」

「我只做這幾天,等洛琛的興頭過了就好。」葉簡汐轉過頭,笑著看著王媽。

「那可別,我是開玩笑的,伺候少爺那麼多年,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他那麼高興,以後少奶奶你多做點飯,讓少爺多高興高興,我們也好漲工資。」

葉簡汐聞言,嘴角的笑容更加的甜蜜。

做好了早餐,葉簡汐去樓上看慕洛琛。

回到卧室的時候,床上已經沒人了,衛生間里隱約傳來一些細微的動靜。

葉簡汐走到衛生間滿口,看向裡面,慕洛琛站在盥洗池前,下巴上塗了一層豐富而雪白的泡沫,右手拿著一把電動剃鬚刀,熟練的剔著清淺的鬍子,似乎注意到她來了,他的眼裡多了幾分笑意。

葉簡汐看著他,心裡浮起一股暖暖的熱流,這大概就是家的味道吧,哪怕只是日常的生活,也能讓人感覺到溫馨。 以前雖然覺得慕洛琛俊美,可這一刻,慕洛琛一個簡單的眼神,足以讓她有種電到的感覺。

痴痴的看著慕洛琛剃完鬍鬚,葉簡汐收回目光,臉頰微熱的說:「已經做好了早餐,你趕緊去吧。」

「老婆,辛苦了。」

葉簡汐沒回他的話,轉身匆匆的走出卧室。

把所有飯菜都端上桌,葉簡汐坐在旁邊,沒等多久,慕洛琛便施施然的走了過來。

他沒像往常一樣穿的西裝革履,而是穿了一件咖啡色的V領毛衣,裡面簡單的白色襯衫,下面則是一件黑色的休閑褲,整個人看起來少了幾分淡漠,多了幾分清閑自在。

但無論穿成什麼樣,他看起來都很完美,讓人目不轉睛。

慕洛琛緩步走到桌前,坐在她身邊,笑著說:「老婆,是不是被你老公帥到了?」

葉簡汐回過神來,才意識到自己竟然對著慕洛琛發花痴了,長這麼大,自己還沒幹過這麼丟人的事情。

「老婆,你快把頭埋進碗里了,是不是你碗里藏了什麼好吃的?不想讓我知道?」

慕洛琛說著,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讓她看著自己。

對上他那雙充滿戲謔的目光,葉簡汐有些惱羞成怒的撥開他的手,「慕洛琛,不許張口閉口叫我老婆,直接叫我名字!」

叫老婆太肉麻了有沒有?

每次被他叫老婆,她的心頭都要顫三顫,再這麼下去,她非心肌梗塞不可!

「只叫你名字,太生分了。」慕洛琛不贊同。

葉簡汐想了想,「那就叫我小汐吧。」

「小溪?小河?」

葉簡汐:「……」

「小簡,也不行,別人聽起來會以為我在叫小剪呢。」慕洛琛手支撐著桌子笑眯眯的說,「既然這些都不行,那我就叫寶貝吧。」

葉簡汐啪的一下,把筷子拍在桌子上,怒吼:「慕洛琛!以後禁止你給我取任何愛稱,只許叫我的名字。」

慕洛琛挑眉,不置可否。

接下來的早餐,葉簡汐都在取愛稱的事情上鬥爭。

最後兩人商定,在別人面前只許叫簡汐,私底下可以稱呼別的。

吃過早餐,兩人出發去慕家。

坐在車上,看著離慕家越來越近,葉簡汐之前輕鬆的心情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是緊張,現在陸家上下因為婉如和陸少安的事情,對她的印象都不怎麼好,如非必要她是不想去的,免得受別人的異樣的目光。

「不用緊張,一切有我在。」

慕洛琛察覺出她的緊張,握住她的手說。

「嗯。」

葉簡汐點了點頭。

半個小時后,車子停在慕家門口,有傭人上前打開車門,請兩人下車。

慕洛琛走到葉簡汐的身邊,挽住她的手,側首問一旁的管家,「老太太呢?」

「一早在客廳里等著了。」

慕洛琛微微的點頭,抬步往家裡走。

離客廳還遠,便聽到裡面吵吵鬧鬧的聲音,不過也不是那種真的爭吵,而是普通的家常式拌嘴,而爭吵的兩人,葉簡汐也聽出來了,二嬸馮梓雲和三嬸吳春熙,家裡這個時候,能爭吵起來的,也就他們兩個了。 「媽,你挑這個樣式,拖尾的婚紗長裙擺,穿上去絕對能驚艷所有人。」

「簡汐正懷著身孕,穿這樣的婚紗行動不便,到時候出了事情,你負責?」

前者是吳春熙說的,後者是馮梓雲說的。

慕老太太被兩人吵的腦袋疼,從剛才請兩人過來,商量婚紗的事情,就沒停止說過話,梓雲介紹這一款,春熙必說另一款好看,而春熙建議選這一款,梓雲必定嘲諷那一款有瑕疵,吵來吵去都沒能定下哪一款。

抬頭剛好看到慕洛琛和葉簡汐兩人,慕老太太連忙招手,「你們來的剛好,看看選哪一款婚紗。」

吳春熙和馮梓雲見正主來了,連忙把老太太身邊的位子讓出來。

待慕洛琛和葉簡汐坐下,慕老太太把下載著婚紗的ipad遞到葉簡汐的手上,「一共選了十幾款,都訂著呢,你選了哪一款,會連夜送回國內,不會耽誤結婚的。」

葉簡汐滑動ipad,婚紗的細節展示的視頻便自動開始播放,婚紗的每一處細節,都拍攝的清清楚楚,哪怕是沒親眼見到,也能感覺得到,做工有多麼巧奪天工。

可葉簡汐跳了一會兒,也發現問題了。

每一件都那麼好看,挑都挑花眼了,哪裡能確定哪一件最好?

所以一時有些拿不定主意。

而就在她猶豫的時候,馮梓雲、吳春熙的心思又活絡開了,準備介紹自己看中的那一款,畢竟葉簡汐是未來的當家主母,她若是能看上自己選得那一款婚紗,以後都能在心裡惦記上幾分,這個時候不賣力拉攏討好,還等什麼時候?

可還沒等她們開口說呢,慕洛琛拿過ipad,指著上面的一款婚紗,說:「這一款怎麼樣?」

他指的那一款婚紗乍看起來並不那麼奢華,比起其他的婚紗甚至可以說是簡單,但仔細的看細節便能看出,這一款婚紗的獨到之處,胸口的V領用一百多顆細小的鑽戒組成的鏤空圖案,整一條婚紗外面的刺繡均是手工繡的,白絲線里穿以金絲,在燈光下會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葉簡汐點了點頭,「那就這一款吧。」

兩人都看中了這一款,別人也沒什麼話可說的了。

吳春熙和馮梓雲互相對視了一眼,冷冷的輕哼了一聲。

訂了舉辦婚禮的婚紗,之後又選了去參拜慕家祠堂的中式喜服,以及晚上晚宴的禮服。

慕老太太看了覺得不錯,抿了口茶,忽然想起來一件事,說:「簡汐,你有沒有什麼朋友,可以給你做伴娘的?」

「朋友?」

葉簡汐第一個想到了溫如意和裴娜,她們都是她最好的朋友,曾經說過彼此結婚的時候要做伴娘,可當初為了慕洛琛的事情,自己和溫如意吵了架,現在溫如意還不怎麼理會她,不知道她願不願意。

慕老太太點了點頭,繼續說:「本來我想給你找幾個家裡的人做伴娘的,可想想結婚這事情,總要襯你的心意,伴娘又是最重要的之一,若是你有朋友可以做伴娘,那我也就不用操這心了。」 葉簡汐聞言,感激的看著老太太,這一點是徐慧蓮替她操辦婚禮的時候不曾想到的,徐慧蓮之前安排的是陸家一個遠親適齡的女孩子。

她不願意,可一個未嫁入慕家的人,怎麼好意思開口說這些?

現在老太太能讓她自己挑選伴娘,葉簡汐心裡是相當高興的。

「奶奶,等我回去跟我朋友說一下。」葉簡汐說。

「那你早點問完早點回復我,我也好讓人商量她們的伴娘服。」

「好。」

婚禮最後的事情也敲定了,慕老太太因為婉如鬧自殺而心堵的心情好了很多,「今天留在家裡陪我吃飯吧。」

葉簡汐遲疑的看了眼慕洛琛。

慕洛琛知道她不願意留在家裡,張口想要拒絕。

慕老太太卻像是猜到了兩人的心思,拍了拍慕洛琛的肩膀說,「放心,就陪我老太太一個人,沒其他的人。」

說完,看了一眼旁邊坐著的吳春熙和馮梓雲。

兩個人都是人精,怎麼會不明白老太太這意思,吳春熙立刻笑著說:「你們還是留下來吧,老太太平日里可是大忙人,為了你們的事情忙前忙后的操了不少的心,你們再推辭,可就傷了她老人家的心了。」

馮梓雲難得幫著吳春熙說話,「剛才媽已經吩咐廚房煮了東西了,你們走了,老太太一個人怎麼吃得下?」

兩人一唱一和的,好話說盡,加之老太太看起來實在高興,實在沒辦法推辭,只好應下。

見他們點頭,慕老太太笑著,說:「真是乖孩子。」

午餐之前,老太太又拉著葉簡汐,把婚禮的所有程序事無巨細全再次確認了一遍,確定沒有遺漏或是差錯的地方,時間已是到了中午。

老太太站起來,說:「走吧,吃飯去。」

說著,要走。

可就在這時,門口緩步出來一道身影,「媽。」

章子芩叫了一聲,然後清冷的掃了一眼葉簡汐。

慕老太太皺了眉頭,什麼事都想到了,偏偏把這一點漏下了,過兩天舉行婚禮,子芩作為亦丞的母親勢必會出席,屆時她若是連個笑臉都不露,這讓別人怎麼看待簡汐?

「子芩,你過來。」慕老太太招了招手,讓章子芩到自己的跟前。

章子芩遲疑了片刻,但還是走到了老太太跟前。

葉簡汐看到章子芩,淡笑著叫:「媽。」

章子芩不應聲,她也不在意,又說:「媽,我們已經選好了婚紗,你要不要看?」

「我……」

章子芩開口想拒絕,但視線觸及到一旁坐著的慕洛琛和慕老太太又把話咽了回去。

「子芩,你這個做婆婆的,什麼事都沒操心,都是我這個做奶奶的代替你做的,不是連婚紗都沒時間看吧?」慕老太太把ipad塞到章子芩的手上,別有深意的說道。

章子芩明白老太太這是暗示她,必須看了,只好拿起來ipad。

葉簡汐把剛才選定好的幾款婚紗,指給章子芩看。

章子芩看了,說了聲『好』,其他的就都沒有了,一點也沒個即將做婆婆的熱切。 葉簡汐似是沒察覺到章子芩的冷淡,一如既往的對待章子芩。

慕老太太看著葉簡汐的態度,心裡多了幾分滿意,畢竟是一家人,誰不希望開開心心的呢?葉簡汐作為慕家的媳婦,自然要遇事寵辱不驚,才能擔當的起大梁,以前她把當家主母的位子給她,一是為了穩定她的心,二是為了給洛琛面子,壓下家裡的流言蜚語。

當初選了她之後,還擔心她能不能勝任。

現在看來,自己當初做的決定是正確的。

兩人看完了婚紗,慕老太太開口說:「我今天留了洛琛和簡汐吃飯,等下子芩你一起。」

章子芩垂了眼帘,沉默了許久說:「好。」

章子芩越發的勉強應付,吳春熙和馮梓雲作為人精自然都能察覺出來,眼看著老太太臉色越來越沉。

兩人找了個借口離開了。

章子芩一點都沒覺得自己不對,也沒注意到老太太的不滿,一直對葉簡汐愛搭不理的。

慕老太太看著默不作聲的章子芩,眉頭緊皺在一起,但是當著慕洛琛和葉簡汐的面也沒說什麼。

飯後,慕老太太找個機會,拉著葉簡汐說:「你媽那裡別在意,她是太疼婉如了,婉如現在鬧成這樣,她心裡不痛快,等著過段時間就好了。」

「嗯,我不會放在心上的。」葉簡汐點頭說道。

「你先和洛琛回去吧,明天和後天好好休息,養好身體才能應付結婚的事情。」

「是。」

送慕洛琛和葉簡汐離開后,慕老太太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對正要離開的章子芩說:「子芩,你跟我過來。」

話說完,也不管章子芩是如何反應,徑自往書房裡走。

章子芩腳下一頓,心裡生出不好的感覺。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