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保護好自己!」木白急忙對那女子叮囑一句,身影如風,提刀就那群魂獸殺了過去。

「這傢伙瘋了嗎?」女子大驚。以木白的實力,去和七十二隻魂獸硬碰硬,這不是找死嗎?

可她不知道的是,木白的斬龍刀上融合了五大屬性魂力和自身武魂力、神魂力的特殊力量,這種融合后所產生異變的力量是非常恐怖的,徹底激發了斬龍刀的神器鋒芒,一招攻擊足以擊殺半神。 可木白也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畢竟他不是神級高手,肉體沒有經過重新塑造,承受不了如此強大的反噬力量,稍有不慎,就可能爆體而亡。

那斬龍刀宛如一條游龍在木白手中抖動,血色刀光劃破空間的剎那,一隻魂獸便被木白攔腰斬殺了,只見那魂獸身子斷成兩半,身軀轟然粉碎,眨眼就消失在了原地。

「鏗!」

斬龍刀插入地面,木白大喘了口氣,使用出這一招攻擊,感覺自己好像虛弱了一樣。

「吼!」

一隻如餓狼般的魂獸,從木白身後撲殺過來。

木白看都沒有一眼,回身反手一刀砍去,直接將那魂獸的腦袋砍下。

「咳……」

又斬殺一隻魂獸。斬龍刀內傳來一股巨大的反噬力量,讓木白險些噴出一道鮮血,他根本無法承受斬龍刀中所蘊含的恐怖力量,每一次攻擊,身體都會遭受到一次力量反噬,繼續如此下去的話,他自己也撐不了多長時間。

「什麼!一刀斬殺了半神級魂獸!」

女子駭然一驚,無法置信,木白只有帝級后階的力量,怎麼可能擊殺半神級的魂獸?木白身上有太多讓她看不透的東西。

此時,一隻形如獅鷹的魂獸,一雙利爪驟然從女子身後撕來。

那利爪的攻擊速度太快了!女子只來得及一個轉身,胸膛就被利爪擊中。

「嘭!」一聲悶響。

那利爪撕到女子身前那團黃色光芒凝聚而成的鎧甲上以後,就如遇上了一團柔軟的棉花,力量瞬間被吸收殆盡,只是將女子震退了幾步。

那女子本來已經絕望的閉上了雙眼,可是發現自己被擊中后還沒死,更是吃驚,不知道木白給自己施加的防禦法術到底是什麼,防禦力居然這麼高,中了一擊,一點兒事都沒有。

木白神級分身也加入了戰鬥,施加一個大範圍重力術,減緩這些魂獸的移動速度,旋即雙手快速結出法印,一隻朝他的撲殺來的魂獸腳下,地面猛然破開,刺出三道巨大的地矛,頓將那魂獸的身體整個貫穿了。


這些魂獸,只有單純的力量攻擊,畢竟是通過巫術召喚出來的,不能夠引動法術攻擊,否則木白就慘了。

土系分身擊殺一隻魂獸后,十幾隻魂獸一齊沖了上來,頓時將木白那六個分身分割開來,陷入了各自為戰的混亂局面。

好在這些分身都被施加了大地鎧甲,這些魂獸無法引動奧義級的攻擊,根本無法破開大地鎧甲的防禦。

雖然分身都被分割開了,但是他們是受木白控制的,就算被分開了,也可以一同用法術配合轟擊一個目標。 木白身影敏捷的遊走在那些魂獸之間。

這些魂獸本體巨大,木白在它們腳下,就如螞蟻一樣渺小,但它們反應比正常魂獸要笨拙很多,而木白擁有風系輕身術的增幅,這些魂獸想要擊中木白的身體很困難,就算擊中了,也未必能夠傷害到木白。

「轟!」

一隻魂獸的巨腳朝木白踩而去,百米內的地面瞬間破裂,露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巨坑。

然而。這隻魂獸還沒有來得及抬起巨腳,木白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它頭頂上,雙手握刀砍下,一刀就將那魂獸的頭顱砍了下來。

這隻魂獸剛才擊中的不過時木白殘留在原地的幻影而已。

「第八隻了!」

木白身體半跪在地,幾乎連喘氣的力氣都沒有了,身上的衣袍被熱汗濕透,緊貼著皮膚。

只見他那握刀的右手,那手掌上的皮膚全部龜裂,一片血肉模糊,整條手臂上的皮膚也裂開了幾條很長的血痕。

他一直都是在硬抗,如果不是因為身體在聖荒島的火焰山內經過岩漿熔煉,換做常人,根本無法承受這力量反噬。

「噗哧!」

一口鮮血噴出,木白身子一晃,差點兒昏迷了過去。

「吼!」


一隻如猛虎般的魂獸,張開大口就朝木白咬來。

木白臉色大變,視線一片黑暗,反應過來時已經晚了,頓見他的身體被魂獸一口吞進了肚子里。

那隻魂獸吞掉木白的身子以後,便轉身朝一旁的土系分身衝去,可是它剛剛衝出兩步,身子頓時僵硬在了原地。

一道利旋刀光從它背上衝出,整個身體宛如玻璃一樣轟然破碎,下一刻,便見木白身影隨著那刀光一起衝到了半空。

「第九隻了!」

木白身子懸浮在半空,視線開始逐漸模糊,不僅是手臂,就連胸口等地方的皮膚都龜裂了,眸子內布滿血絲,眼角已經流下兩行血跡,體內的血液都好似那開水般在沸騰。

最多還能斬殺三隻魂獸,這已經是木白所能承受的極限,如果再勉強出擊的話,那麼他真的會爆體。

那神級的土系分身也已經用法術幹掉了四隻魂獸,另外五大分身聯合幹掉了兩隻,算上木白斬殺的九隻,一共也才十五隻而已,還有四十七隻。 「如果不想辦法快點逃離的話,今天真的要死在這裡了。」木白感到一陣深深的無力和無奈。

下方那群圍攻木白六個分身的魂獸,此時有幾隻注意到了木白,巨大的身子原地飛躍而起,巨爪直朝木白拍來。

木白心頭一凜,一咬牙,舞動大刀在半空划起一個半圓。

「噗哧!噗哧!」

血色刀芒瞬間閃過,直接將那三隻衝來的魂獸斬殺。

木白亦是一口鮮血噴出,再也支撐不住,身子頓朝下方跌落而去。

「嘭!」

重重摔倒在地,頓時引來一隻魂獸,抬起巨腳就朝它踩下。

可就在這時,一顆十米長的石刺從天而降,頓時將這魂獸身體刺穿,釘死在了地面上。

木白微出口氣,趕緊從地面上爬了起來。

剛才,正是他操控土分身用法術擊殺了這頭魂獸。那土分身雖然強大,可是他施加了如此多奧義級的大地鎧甲,本身就已經消耗很大了,又用法術擊殺了幾隻魂獸,此刻體內沒剩下多少魂力可用了。

另外五大分身情況也差不多,如果不是有大地鎧甲的防禦,他們不知道要被這群魂獸擊殺多少次。

那女子已經意識到了情況越來越不妙,雖然很想衝出來逃走,但是她已經被十幾隻魂獸圍攻,身子就如沙包一樣,不知道被擊飛多少次,亦或是被打入地面深坑中,狼狽極了。

「可惡,到底該怎麼辦?」

木白感覺自己連斬龍刀都快要握不住了。

又是一頭魂獸迎面撲來。

木白眼中冷芒一閃,雙手握刀,大喝一聲,身子快如光影,和那魂獸交錯一瞬。

只見那魂獸的頭部從中央裂開一條細縫,一直迅速蔓延到身後,整個身體頓時被木白一刀劈開了。

「噗哧!」


木白再也支撐不住,雙腿一軟,半跪在了地上,此時他完全成了一個血人,皮膚寸寸龜裂,樣子看起來很恐怖。

就在這時。

一道金光破開空間,從木白身前掠過。

木白還未來得及抬眼去看,只聽『噗哧』一聲悶響,一隻正要朝他衝殺來的魂獸便被那金光絞殺得粉碎!

「好快的劍,是誰?」 抬頭望去。

只見一名穿著銅色甲胄的英武男子站在了他身前。

「嗖嗖嗖!」

緊接著,三道箭矢扭曲空間,宛如流星一般飛來,射入三隻魂獸體內,那三隻魂獸的身體『嘭』地一聲,轟然爆炸了。

空中氣溫驟降,地面都凝結成了一團冰霜。

四隻魂獸的身體頓被那恐怖的極寒凍成了冰塊。

「破!」

一聲清冷的女子聲音傳來。

那被凍成冰塊的魂獸,身上瞬時出現無數裂紋,咔嚓一聲,破碎成了無數碎冰。

只見一名穿著藍色法袍的清麗女子和一名手持長弓的中年緩緩從身後的通道內走了出來。

在兩人身後,還跟著一頭渾身像是由水晶組成的魂獸。這魂獸大約六米高,身上閃爍著一層淡藍光芒,頭上有一個水晶巨角,腦袋像鷹,有一雙銀色的銳利眸子,背上坐著三名男子。

其中兩人是武師,一人是控制這水晶魂獸的馴獸師。

「都是半神級的高手!」木白心底大驚,不知道這些高手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這些高手來了以後,在圍攻木白六個分身的魂獸似乎感覺到了極大壓力,紛紛停止攻擊,統一面向那幾位走來的高手。

女子見到那幾人後,臉色卻是劇烈一變,下意識的朝木白身後走去。

「先把這些魂獸解決掉。」

藍袍女子淡淡說了一句,袖子里飛出一張魂符。

雙手結出一個法印,引動法術攻擊。

便見那張魂符在半空中化為一道龍捲冰雹,朝身前那群魂獸席捲而去。

同時。

那水晶巨獸也爆吼一聲,在馴獸師的指揮下,沖了上去。

背上,另外兩名武師拔出巨劍,身子跳躍向半空,和木白身前那名武師一起揮劍就朝前方的魂獸砍殺而去。

這三名武師的戰鬥武技都極其力量,簡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手中大劍中蘊含的威力宛如能夠撕裂空間,僅僅只是一劍就能夠斬殺一隻魂獸。

還有一名天弓師彎弓搭箭,連續射出一道道扭曲空間的箭矢攻擊,每放出一箭,弓弦顫動一瞬,就有一隻魂獸應聲倒下。 木白瞧了以後,更是驚心無比。

這些傢伙雖然是半神級,實力和自己的土分身差不多,但是他們戰鬥經驗和技巧都很豐富,對付這些魂獸,完全是一招斃命。

……

大約過了一頓飯的時間,剩餘的魂獸就被這些高手全部斬殺殆盡,整個通道又恢復了平靜。

木白在原地休息片刻,也恢復了幾分力氣,擦乾嘴角的血跡,便站起了身子,將一旁六名分身招引到身邊來,有些緊張的望著身前這幾名高手。

「艾麗娜。」藍袍女子冷冷望著那名站在木白身後的女子,開口道:「如果你不想死,就乖乖把星盤交出來。」

那名叫艾麗娜的女子聞言,臉色一陣猶豫,心裡暗自把木白祖宗十八代都罵了個遍,如果不是他踩中陷阱,觸動了隱藏法陣的話,自己早就進入那祭壇了。

穿著銅色甲胄的武師冷笑道:「還用得著啰嗦什麼,把他們都殺了,我們自己去找。」

木白心頭冒出一股寒意,聽那武師的意思,是想連自己都滅口,他忙道:「這不關我的事,我只是不小心闖進來而已。」


自己現在受傷很重,土分身消耗巨大,要說動手,自己根本不是對手。

「咦?這傢伙真奇怪。」

藍袍女子等人,紛紛一臉驚異的打量著木白。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