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就取笑我。」寧嘉拿了餐盒,說:「在哪工作都一樣——不過,我更想念你們!」

「誒呀呀,這丫頭就是嘴會說。」其中一個阿姨嘖嘖道,「鍋里給你留了雞腿,兩個,你們娘倆的。」

「謝謝許姨。」寧嘉盛著雞腿說:「等我發了工資,給你買好吃的。」

「好啊,我可等著呢。」許姨說:「你呀,年紀輕輕的,就該出去工作,和我們一幫老娘們窩在這裡,不屈才了嗎?大好的青春都浪費了!丫頭,在公司里好好乾啊!」

「嗯,我一定努力!」寧嘉答應著,端著晚餐回了宿舍。

和寧姨邊吃邊聊白天工作的事情,說了許多讓寧姨寬心的話,不想讓她為自己擔心。吃了晚飯後,她看著時間,說:「媽,等下我把碗送廚房后,就直接去找少爺了,他給我補習英語。」

寧姨問:「少爺給你補習?會不會麻煩人家?不然找個補習班吧。」

寧嘉把手機揣進口袋,搖頭說:「少爺說了,補習班太慢,而且學的也不是一類,他給我補習的是商務英語。」她邊說邊把本子和筆放進小布兜里,繼續說:「一個小時的時間,我很快回來。」

「哦,那你可要認真學啊。」寧姨眼神複雜,欲言又止,想了想又問:「那你給少爺補習費嗎?」

寧嘉停下動作,說:「沒說補習費的事啊,一會兒我問問他吧。」

「行,快去吧,別讓人家等著了。」寧姨說。

寧嘉來到前面,問了管家后,得知雲寒已經回來了,在書房裡。她謝過管家,背著小布兜上樓去了書房。

敲了敲門,她輕聲的說:「少爺,是我,雲湘。」

片刻后,雲寒給開的門,他另一隻手正在打電話,說的外語,聽上去像是法語。

寧嘉安靜的坐在沙發上,隨手拿起前面方桌上一本書,閑閑的看了起來。

雲寒站在落地窗前打電話,偶爾回頭看一眼她,與她對視,他又故作不在意的把頭扭過來,繼續講電話。大概講了有二十多分鐘,才掛斷。

「吃過飯了?」雲寒把手機放在書桌上,坐過來,問道。

寧嘉合上書,說:「吃完就上來了。你是剛回來嗎?還沒吃飯呢吧?」

「我比你先到家的,但確實還沒吃飯呢,你稍等我一會兒,等我吃完咱們就開始。」雲寒話落,傭人就敲門來送飯了。

「明天我晚點上來吧,怎麼也得你吃了飯後我再上來,這樣我太不好意思了。」寧嘉抱歉的說。

雲寒拿起筷子,說:「你怎麼那麼多不好意思啊?晚上時間也不多,你還有媽媽照顧,不要太晚了。」

「少爺,補習費我該給你多少呢?」寧嘉看著他吃飯,突然問道,「白天在公司也忘記問你了,我總不能讓你白白的教我啊。」

雲寒聞言,低頭繼續吃飯,只是嘴角掛了一抹笑意,細嚼慢咽后,他看著她說:「可我就想白白的教你呢?不可以嗎?」

眼神有一些熱烈,寧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錯了,她無措的抬手揉了揉額頭,「那個,少爺,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可我還是不想叫你白白的付出沒有回報,你說個數,在我承受範圍內,多了我也付不起。」

雲寒放下碗筷,抬手給了她一個爆栗,「收好你的錢,我教你也是想你為公司創福利,不是白教你的!過來,開始學習。」

書房另一邊,有一張四方長桌。寧嘉跟著雲寒走了過去,她沒再堅持,人家說的也沒錯,學好了英語,不也是為公司嗎?他一個商人,怎麼會做賠本買賣呢?

倆人並肩而坐,雲寒從手機里找出一段音頻,對她說:「我轉給你,你先聽十遍,等下咱們倆對下話。」

「哦,好。」寧嘉點開音頻,裡面快速流利的英語叫她聽了直咂舌。

突然,門那邊傳來一聲響,軒軒跑了進來,「爸爸!」

寧嘉嚇了一跳,看軒軒撲進雲寒的懷裡,笑著打招呼說:「你好啊,小少爺。」

「雲湘,你在我爸爸書房幹什麼?」軒軒好奇的問,看到桌子上的本和筆,又聽到英語,他驚訝的問:「你在和我爸爸學英語啊?」

「是呀,我英語不好,讓你爸爸來教我。」寧嘉笑著說。

軒軒撇著嘴的咦了一聲,從雲寒的懷裡出來,對寧嘉說:「雲湘,你要相信我,不要和我爸爸學英語。」

「嗯?為什麼?」寧嘉困惑的問,「你爸爸不是在國外留過學的嗎?英語應該很好的呀!」

軒軒看了一眼雲寒,走到寧嘉另一側,對她說:「留學又怎麼樣?英語還不是說的一塌糊塗?發音語調都不好,和我們的英語老師沒法比!真的,你不要和他學了!」

寧嘉聳著肩膀呵呵呵的笑著。

「你個臭小子,你老爸我發的是正宗的英式口音!」雲寒氣的抓狂,「你們學校老師能和我比嗎?」 軒軒不以為然,仰著小下巴哼道:「反正你就是沒有我們老師說的好,你語法還有問題呢!」

雲寒深閉一下眼睛,沉聲問:「雲路軒,你的思訓作業寫完了沒有?拿來給我看看!」

軒軒一怔,他最討厭思訓了,作業是能拖就拖,現在被問到,看那傻愣愣的表情,也知道是沒有寫了。

雲寒嘴角露出一抹邪笑,陰森森的說:「記得爸爸上次和你說過什麼吧?沒有寫思訓作業要怎麼樣?」

「啊!我現在就去寫,今天還沒過完呢!」軒軒大叫,從椅子上彈起,飛也似的跑出書房了。

寧嘉羨慕的看著這對父子倆,心裡不免想起了自己那一對孩子,不禁泛起一絲惆悵來。

「好了,咱們不受場外因素影響,來繼續學習。」雲寒邊說,翻開手裡的文件夾。

寧嘉沒有動,腦子裡,還在想著兒子,坐在那裡愣神。

「雲湘?」雲寒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想什麼呢?」

「啊?」寧嘉回過神來,說:「沒有,突然想起一件事,好了,學習!」

手機里繼續播放音頻,寧嘉跟著小聲的嘟囔著,她收起悲傷情緒,努力叫自己靜下心來,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以後能和孩子們在一起,要加油呀!

雲寒看她又打起精神,剛才傷感的樣子沒有了,他也放下心來,可不禁又好奇,她到底經歷過什麼,總是在不經意間陰陰鬱郁的。

軒軒從書房出來,並沒有回房間寫作業,而是跑下樓去找太奶奶了。

雲老夫人看寶貝從樓上下來,忙沖他招手說:「軒軒過來,這有榴槤,可甜了。」

軒軒跑過來,說:「太奶奶,我不吃榴槤,我有件事想求你幫忙。」

「什麼事等吃了榴槤再說。」老太太拿起一塊往軒軒嘴裡送。

軒軒不得不張開嘴,吃了一口,說:「太奶奶,我不想學思訓,你叫爸爸不要讓我上這個課好不好?」

「思訓?那是什麼?學來有什麼用?」老太太不在意的問。

「一點用都沒有,和數字打交道的東西,我不喜歡!」軒軒央求道:「太奶奶,爸爸聽你的話,你去跟他說唄,他肯定會聽。」

老太太搖頭,有些為難的說:「可能不會,你爸跟我說過,讓我不要插手你學習的事,這個他不聽我的!」

軒軒生氣,抱著胳膊往沙發里一靠,「哼!英語說得那麼爛,為什麼自己不好好去學英語?幹嘛要看著我學思訓?討厭的爸爸!」

「你爸英語爛?」老太太哈哈笑,「寶貝孫子,你爸爸可是出國留學過的,怎麼會爛?」

「就是,我都聽過,和我們老師說的不一樣!」軒軒不服氣的說:「也就是雲湘吧,肯聽他講課,被騙了都不知道,傻女人!」

老太太疑惑的問:「你說什麼?雲湘聽什麼?」

軒軒說:「我爸給雲湘講英語呢,在書房裡。」

「就他們倆個人?」老太太又問。

「是呀,就他們倆。」軒軒說完,從沙發里站起來,不高興的說:「太奶奶,我上樓寫作業去了!」

「去吧,你爸讓你學,肯定是對你有好處,加油!」老太太可愛的做了個加油的手勢。

她自己一個人坐在樓下,越想感覺越不對勁,自己的孫子她了解,一向是把重心放到工作上去的,對於這種事,他是不屑去做的。她知道,平時倆人關係會比其他人近一些,但補習英語……怎麼想都說不過去。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一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

「今天就到這吧。」雲寒說,「回去要利用碎片時間多聽多練,知道嗎?」

寧嘉鬆了一口氣,活動活動嘴巴,練了一個小時口語,感覺都不會說話了,「嗯,知道了。」

「少爺,謝謝你,那我先回去了。」

雲寒問:「你上班怎麼走?方便嗎?」

「還可以,走到地鐵站,然後再倒一趟,就到公司了,挺方便的。」寧嘉說。

雲寒沉思片刻,「這樣吧,明天起,你跟我一起上班,路上我們還能一起練練口語。」

「這……不大好吧?萬一被公司的人看到就完了。」寧嘉苦著臉,感激的說:「不過少爺,我還是很謝謝你的。」

雲寒被她的樣子逗笑了,她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他說:「那這樣你看行不行,我們一起走,在快到公司的地鐵站我給你放下,你自己再走去公司,這樣就沒人看到了。」

「少爺,你人怎麼這麼好呢?」寧嘉說不心動不現實,早高峰擠地鐵,真的很痛苦。可她還是知分寸,說:「謝謝你的好意了,我坐地鐵的時候也可以背單詞,默練口語的,不麻煩你了。」

怎麼會麻煩?雲寒在心裡吶喊,卻表面平靜的說:「那好吧,回去休息吧。」

寧嘉走出門外,又像是想起什麼來,開門探頭進來,笑嘻嘻的對他說:「少爺,你也不要工作太晚哦,身體要緊。」

「是,我知道了。」雲寒笑著應道。

寧嘉的關心叫雲寒高興到起飛,嘴裡竟然不自覺的輕哼出歌曲來,看著電腦上的數據都覺得賞心悅目了。

有人敲門,他也語氣輕快的說:「進!」

老太太在外面微微一皺眉,輕握門把手進去了,臉上的神色瞬間也變得柔和起來。

「奶奶,有事嗎?」雲寒問,一般她都不會來書房找他的。

老太太細細的看著他,坐到了沙發上,說:「剛才喲,軒軒來找我,想讓我跟你說,不要讓他學那個什麼,思什麼的……」

「思訓。」雲寒臉上的笑漸漸消失。

「對對對,思訓啊。」老太太問:「可不可以不叫他學呢?」

雲寒停下手上的工作,坐到她身邊,說:「奶奶,我們之前不是說好了,軒軒的學習您不插手管。這個是必須要學的,沒有商量。」

「哎,小祖宗生氣了呢!」老太太暗中看了一眼雲寒,「跟我說,說你英語不好,還給雲湘上課,你才最應該好好去學一學英語!」

雲寒神色一頓,無奈的笑了笑,給老太太斟了一杯茶,遞給她,眼神意味不明的看著她不說話。

老太太接過茶杯,裝作沒看見,繼續說道:「那思訓不就是數學嗎?他要是實在不想學,你也別逼他了,不學就不學吧!」 雲寒笑了笑,說:「好,我會考慮的。」

老太太把茶杯放下,也沒走,繼續坐著。

「奶奶,您還有其他事嗎?我要工作了。」雲寒問。

老太太看他,「這周末,叫李庭雨來家裡做客吧,你們最近挺好的?」

雲寒說:「正月十五不是剛來嗎,這才過多久,再等一陣的吧。」

「庭雨那孩子看著不錯,又是書香門第,工作也可以,你們學長學妹也算般配,可感覺還是和咱們家差一大截。」老太太不太滿意的說:「不過就先相處看看,成不成以後再說,但這期間你別有二心。」老太太意有所指的說。

雲寒回到辦公桌後面,點開電腦,敷衍道:「沒有沒有,奶奶,時間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老太太跟著過來,坐到了他對面,又說:「你這身份,外面誘惑多,我也不說你,你也一直都知道奶奶對你婚姻的態度,男人在外面玩一玩不要緊,但正房,必須是能配得上咱們家的,否則一切免談,知道嗎?」

「奶奶,你現在和我說這些有點早。」雲寒打著馬虎眼說:「我帶著軒軒,且說不好找呢,以後再說吧。」

「我說孫子,你什麼時候變得還自卑上了呢?」老太太不敢置信,「咱們雲家在帝都,也是有頭有臉的大戶人家,別說咱有一個軒軒,就是有十個孩子,想踏進咱們雲家的女人也是數不勝數,就是你,不想給我領回一個像樣的!」老太太嗔怪的說。

「奶奶,什麼樣是像樣的?」雲寒嘴角勾了勾,「我覺得,我喜歡的,就是像樣的。」

「那能行嗎?」老太太不同意的說:「那得是有家世,有學識,要樣有樣,要貌有貌,上得廳堂,下得廚房,你帶出去有面子,我帶出去有羨慕,得要這樣的。」

雲寒聽了,無聲的笑笑,沒說話。

老太太不喜他這陰陽怪氣的笑,氣的抬手在他頭上打了一下,「你還笑,我一把老骨頭了,土埋脖子的主兒,你還不快點給我找回一個讓我能省心的走,我看出來了,你是真的一點都不著急啊!」

「奶奶,感情的事,急不來。」雲寒站起來,扶起老太太,說:「奶奶,我現在有新項目,每天看數據看的頭昏眼花,您就別在這煩我了,我現在有李庭雨了,我會好好對她的。」

「這你說的啊,那以後晚上不許給雲湘講英語了,你給她找個英語老師,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成何體統!」老太太終於把話給說到重點上來了。

雲寒長嘆一聲,「奶奶,這才是你要跟我說的吧?您說您繞了這麼一個大圈子,累不累呀?」

「不累!」老太太厲聲道,「孫子,我可告訴你,你喜歡雲湘,讓她做你通房丫頭行,想娶她,門都沒有,聽到沒有!」

「誒喲我的奶奶呀!」雲寒叫苦連天,「都什麼年代了,還說什麼通房丫頭,我和雲湘是清白的,什麼都沒有,說什麼娶不娶的啊,你想多了。」

「沒有最好!」老太太故作警告,「別忘了你的女朋友是李庭雨,周末帶她回來吃飯!」

雲寒嘆氣,「好吧,我看她有沒有時間吧。」

送老太太回了房間,雲寒下樓逛了一圈,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逛,可能是想能不能看到某人吧?他覺得自己這樣很好笑,回了書房。

被人惦記的某人,正躺在床上,閉著眼睛嘟嘟囔囔的背英語呢,聽一句,背一句,背一句,忘了下一句。寧嘉氣的把手機扔到床上,坐了起來。

寧姨看她這樣,勸道:「別、別著、急,慢慢來。」

寧嘉嘆氣,「媽,我就發現,生完孩子后,身體機能真的不能和之前比了,記性差了好多,心又浮躁,根本就靜不下心來學習了,腦子又轉的好慢,一個單詞我都要背好多遍,怎麼辦啊?」

「你都多少年沒有學習了,這冷不丁的撿起來,肯定是吃力的,還能怎麼辦,努力唄。」寧姨嘆氣幽幽的說:「你就當是現在把高考時候沒有吃過的苦現在都吃了。」

寧嘉想了想,「高中時期,我雖然沒考大學,但同樣和她們學到很晚的說,已經吃過那個苦了。」

寧姨沉默片刻,「那你就當是為了你兒子吃苦吧,總要有一樣讓你堅持下去啊。」

寧嘉抱膝看著手機,裡面是寶寶滿月時候的照片,胖乎乎的小臉蛋,小哥倆閉著眼睛,像小天使一般。她沒再說話,又點開音頻,繼續聽,繼續練。

一晃一周過去了,轉眼到了周末。

寧嘉周末也沒睡懶覺,起床洗漱,趁著這功夫,依舊是聽英語,晨讀。這一個禮拜,寧嘉的英語並沒有什麼長進,並不是雲寒教的不好——他都是撈乾貨教,只怪她腦子不好使,記不住,又學不精,總是原地踏步。她都沒臉見雲寒了。

收拾好自己后,她去了廚房。雖然現在她不在宅子里做女傭了,可有時間,還是會來幫忙的。

「雲湘,早餐已經好了,你幫著擺桌吧。」許姨說。

「哦,好。」雲湘把碗筷和一樣樣的小菜和主食端到餐廳去。

許姨和身邊人聊天說:「聽管家說,今天少爺的女朋友來家裡做客,廚子今兒一早就去市場買了好多菜回來,聽說那位小姐喜歡吃海鮮。」

寧嘉回來聽到後半句,過來蹲下拿著小刷子跟著她們一起刷螃蟹,問:「哪位小姐啊?」

「少爺的女朋友,今天來做客。」許姨說,「聽說,是在醫院工作的。」

寧嘉低頭幹活,聞言說:「不錯啊。」

「你在公司做的怎麼樣啊?」許姨關心的問,又看到她露出的胳膊處用筆寫著一個個單詞,驚訝的說:「雲湘,你好用功啊。」

寧嘉把袖子往下放了放,「沒辦法,自己不行,總要比別人多付出努力的!」她說完,又嘴裡嘀咕著背單詞。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