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想想,一但這個政策實施下去,整個荊南的農田面積翻倍不說,那些大戶受到佃戶競爭力的排擠,為了自救,自然會降低租金,同時花高價雇傭短工耕地,不僅讓有能力的佃戶多勞多得,還可以吸引外來人員,從而充實當地戶籍,如此一舉兩得的事情,你們為何阻塞不前!」

「百姓們一但富足起來,還怕收不上稅糧么?」袁尚鼓了鼓桌面,希望能將他們鼓醒。

「可是…」這麼看,完全打破了以往的政策,盟主這是要推翻漢朝農耕古法,推陳出新,金旋有句話卡在嘴邊一直不敢說,難道,盟主這是要創建獨立於漢庭之外的國度。

「警告你們,過去的事我不再追究,如果再讓我獲悉,你們暗地裡和那些大戶官商勾結的話,殺無赦!」連殺字都脫口而出,這還得了。

重生后大佬都叫我祖宗 「臣等萬萬不敢!」四人連忙踢開凳子,匍匐於船板之上。

「有什麼不敢的,金旋金太守,你前些日不是送過劉刺史兩車禮物么,還讓他寫信勸我收回政令,沒錯吧!」袁尚腳尖露在臉朝地的金旋眼巴前,嚇得他渾身發抖。

「罪臣該死,下次再也不敢了!」沒想到袁尚的消息這麼靈通,莫不是自己被那假仁假義的劉備給出賣了吧,金旋越想越不對頭。

「嗯,把腦袋留好,回去好好乾,要是再干不好,自己擰下來算了,省得污了我的手,都起來吧!」看把他們嚇得差不多了,此時眾人是又困又餓,袁尚只能見好就收。

四人衣襟內全透著汗,兵權都掌握在袁尚手裡,要殺個把人,他確實能夠做到。

「你們回去之後,切記,無論那些大戶使出怎樣的手段,都不用理會,若是有人膽敢拉幫結夥行謀逆之事,速來報我,定派大將前往征討之,我就不信,堂堂諸候盟主,還平不了區區荊南荒野之地!」為免他們瞻前顧後,自然要給予一定信心,有軍方做堅實的後盾,還能怕誰。

「是!」四人再次低頭臣服,想這位姓袁的,比盤居荊襄十數年的劉家要厲害得多。

「大家都累了,史阿,在前面靠岸吧!」袁尚朝左側望去,四郡的馬車一直跟著遊船沿城牆外道行走,現在他們終於可以接主子們回家了。

「多謝盟主開恩!」

當眾人登上地面,袁尚爬上城外山坡,一邊是四郡太守灰溜溜逃竄的馬車,而另一邊的江陵城內,已經是萬家燈火,袁尚長長舒出口氣,今天這麼做,也是沒辦法的辦法,軟硬兼施,是為了秋天能有個好收成。

「我剛才以為…」史阿鬆開鑽成拳手的掌心,緊張之情這才有所鬆懈。

「你以為我要殺雞敬猴,拿武陵太守金旋開刀對么,所以你便開始緊張了?」袁尚知道他的心思,不殺金旋,除了怕讓史阿尷尬,也是為了安劉備的心,若只是送了兩車禮物便斬殺金旋,未免讓劉備更加謹慎,不如放其回去,讓兩人各自猜疑的好。

「還好不是,我真心不願殺人,只願護人!」史阿露出一絲苦笑,還好是袁尚,若換成別人,這個護衛估計遲早要被開除。

「亂行殺戳,是禍端的開始,荊南初定,還需以仁冶為主!」袁尚呵呵笑起來,信步往城內走去。 王昃走出了這個金色的宮殿。

然後……就愁苦了。

呆呆的站在那裏,看着浩瀚無際的地平線,尤其……這裏的前方,肯定是一個‘超級大懸崖’。

想要回到廣寒宮,哪裏是那麼容易的事?

正這時,突然天空中閃過一道亮麗的風景,從他的頭頂上飛了過去。

然後……又猛地折返回來,直接落到王昃面前,疑惑的問道:“你怎麼在這裏?”

王昃攤了攤手說道:“人家把我放出來了唄……”

正是碧落仙子扛着狼牙棒打上門來。

“他……那個混蛋沒有把你怎麼樣吧?”

王昃搖了搖頭,說道:“沒有,就是聊了會天,還有就是他讓我給你帶句話,說那個什麼一百零八峯大比的事情,咱們廣寒宮又能參加了,我這算是立了大功了吧?”

婚然天成,帝少的暖心妻 碧落仙子還是有些搞不懂狀況。

抗日之暴力軍團 攤了一下手,直接把王昃又給提回了廣寒宮。

隨後……就是‘開會’。

“嗯嗯,很好,我們又能參加一百零八峯大比了,這是我們再一次獲得學院補助的機會,試想一下,其他宮殿都是要成千上萬的人來分享這一份補助,我們卻總共只有三個人,這不是再好不過的事情嗎?”

碧落仙子很興奮的說着。

王昃抹了把額頭的汗水,舉手道:“這個……還有一個我啊,是四個人吶……”

“你能算人?”

“呃……”

王昃嘴角一陣抽抽,忍不住就潑涼水道:“三個人分一份補助?哼,你們應該先得到了補助再說吧?諾大個學院,如此衆多的宮殿,每一個都是人才濟濟,你們確定可以得到?既然是大比,誰去比?兔姐姐?還是這個從來一句話都不說的姐姐?”

“呃……”

三個人互相的看了一下。

都是一腦門的汗水。

碧落仙子先是問玉兔道:“你……能行嗎?”

玉兔拼死了搖了搖頭,說道:“怎麼可能?我才……我纔剛步入洪級,人家最差的都應該是洪級中期了。”

又看向寶樹,寶樹更是果決。

直接走到玉兔身邊,說道:“她有飛劍,我沒有。”

碧落仙子無奈的翻了翻白眼。

也是啊……自己這兩個丫鬟,那資質可是差的讓人‘費解’的地步了。

跟在自己身邊也億萬年時光了,可修爲還是寸進,說句毫不誇張的話,怕是她們兩個用力修煉一百年,都未必有資質好的傢伙,一個呼吸來的修爲長進多。

王昃很細心的發現她們的神色。

也瞬間就明白了她們的尷尬。

顯然,這個一百零八峯大比是不能讓宮主去參加的。

這是王昃的細心,他本來就是個細心的人。

比如……當年小時候看西遊記連續劇,看到紅孩兒會三昧真火,把孫悟空燒的不行。

但……鐵扇公主和牛魔王都不會三昧真火啊。

聽說,鐵扇公主的鐵扇子是太上老君送給她的。

聽說,太上老君是天庭最會玩三昧真火的人……

這裏面有事啊!

正因爲這份……姑且算是細心的東西吧,王昃總是能發現一些人心中的‘漏洞’。

即便是修爲如此之高的碧落仙子,王昃也是可以猜到她這時正在想些什麼。

呵呵一笑,說道:“那個……其實如果是現在硬生生從其他宮殿搶來一些人,也應該是不可以的吧,畢竟搶我那次是因爲我還沒有正式從屬某個宮殿,而即便是整個學院的人都怕你,其實做起事來還是要有分寸的,有時候……愛護和畏懼,看起來是一樣的,但底線卻不一樣。”

王昃說出的話讓碧落仙子愣了一下。

別說,她真的想要到其他宮殿去搶些高手來。

碧落仙子哼哼的說道:“那不能這麼辦,還能怎麼辦?”

王昃笑道:“不是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嗎?其實一個月……可以發生很多事情的,也可以讓一個人的修爲提升很多,不論是兔姐姐還是寶樹姐姐,我想……都能有一些提高,而且並不需要提高太多,只要超出人們的預料,就很容易打別人一個措手不及,取得一些名次。”

碧落仙子摸着下巴說道:“嗯嗯……也有些道理,畢竟現在很多人都以爲玉兔和寶樹還處於荒級屏障中突破不了,自然……不會派很厲害的人物與她們爭鬥,如果操作得當的話,僞裝成‘巧合勝利’,沒準就可以連續拿到三四個勝場,那麼……我們廣寒宮就會有名次了……嗯嗯,我這個辦法真的是不錯,對了,你剛纔說什麼了嗎?”

“呃……”

王昃滿頭汗水,悲催的搖了搖頭說道:“沒……我剛纔什麼都沒說……”

一個主意,又被竊取了。

而此時碧落仙子想着的卻是……自己剩下來那顆丹藥,倒真的是要吃掉的時候了。

她是想多多溢出一些丹氣來,讓玉兔和寶樹在最快的時間內晉升。

其實……丹藥就是有這種好處。

它可以不那麼在乎資質的,對一個人的修爲進行提升。

所以丹藥纔會如此的寶貴。

正如碧落仙子手中的三顆,根本就留不住,沒幾天就忍不住吃一個精光。

當然,資質高的人,對於丹藥的吸收能力,還有對丹毒的排除能力,都是要比資質低的人……強上太多。

但王昃的金丹,卻直接避免了這些。

那種純淨的讓人髮指的能量,誰吃都一樣。

連王昃自己都不知道的是,他的那個金丹,其實真的是有名字的一種。

只是太巧合,世界上只有王昃才能擁有這麼巧合的存在。

這金丹的名字叫做……

‘逍遙仙’。

煉製起來極爲困難,難得不是手法,而是原料。

首先,它使用的不能是靈氣。

而是‘仙靈氣’。

比靈氣高上不知一個品級的這個世界幾乎不存在的一種氣息。

其次,便是要用到世界之樹的果實,蘊含時空之力的‘世界果’。

世界之樹是很‘霸氣’的存在,相同的,也很自私,不說它根本不會隨便結出果子,就算是結出了,也不可能輕易送人。

腹黑首席寵嬌妻 當年因爲它的一根樹枝,而直接讓自然女神製造出了永恆之矛,開闢了整個神族,就能看出世界之樹的珍貴程度。

最後,還需要‘新生之力’。

此丹名爲‘逍遙’,卻是最殘酷不過。

什麼東西才具有新生之力?初生嬰孩。

要用成千上萬的嬰孩,練就一鍋生機之水,才能祭奠出新生之力。

但還有一個東西可以代替。

就是鮮嫩的世界之樹的葉子。

成型的世界之樹都不具有的,只有在它成長的階段,纔可能幻化出來的葉子。

而王昃,稍微無恥了一點點,就把這些東西給備齊了。

並且用最不規範的煉丹手段,吧逍遙仙丹給制煉出來了。

這本就是一件極爲逆天的事情。

出來的東西,自然也是逆天的存在。

碧落仙子不是傻子,她只是有些野蠻而已。

所以自然能知道自己搶來的金丹是多麼的難得。

所以……對於王昃制煉出飛劍,並且肯定能再製煉出一把這件事情,便是絕口不提。

有些事情……需要軟磨硬泡,得一點點把王昃身上的寶物都‘騙’出來才行。

於是,碧落仙子最後看了王昃一眼,就領着兩個丫鬟去修煉了。

而王昃自己,卻思索着怎麼才能再回到那個天道峯去,畢竟在那裏面修煉實在是太爽了,簡直就是……泡進了能量的澡堂裏面。

……

與此同時。

在學院的另一個角落,卻發生的另外一件事情。

三十六天宮中,有一個極爲特殊的存在。

瓊花宮。

雖然現在的廣寒宮‘全是女人’,那是因爲人數太少的關係。

而唯一一個真正的只收女弟子的天宮,就是這瓊花宮。

不是說人美如花,而是這裏真的種滿了花草。

瓊,還宇宙鴻蒙之圍。

初代瓊花宮宮主,花費畢生精力極大的功夫,將世界中所有知名的花草全部移至在這個巨大的懸空島上。

又用極大陣法,將這個島給布上了大陣,沒有任何防禦和進攻的手段,作用,卻是讓瓊花宮自生四級,永世不變。

而所謂‘十花九藥’,珍貴的花草多,瓊花宮就成了學院中最大的丹藥‘原料產地’,她們也直接用那些花草跟神殿換來了大量的丹藥。

這就讓她們成了三十六天宮中,最強的存在之一。

臨近一百零八峯大比,她們選擇了五名最爲優秀的弟子,其中三名是在天道峯上修煉,都招了回來。

同時,她們在外尋找新弟子的長老們,也在這段時間趕了回來。

大部分都是空手而歸。

只有一個,帶回來一個女孩子。

看起來高高的,身材極好,臉確實黃蠟之色,還有幾個雀斑,看起來如同村婦一般。

瓊花宮宮主是一個老太婆,看着這名女子皺了皺眉,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那村婦一般的女子說道:“我叫……冰離殤。”

瓊花宮宮主又問:“已經探過資質了嗎?”

冰離殤說道:“已經試過了,我是水屬性,三陽資質。”

瓊花宮宮主一愣,趕忙問道:“當真是三陽?”

世間八種屬性的能量,天、地、水、火、風、雷、山、沼澤。

其中天地爲‘固’,水火爲‘變’,風雷爲‘驚’,山峯沼澤爲‘定’。

其中水屬‘變’,雖然不是難得,但最是變化無常,而且很容易晉升爲稀有資質,比如……冰屬性,霧屬性。

一可修習防禦控制法術,一可精修幻術,本身都是難得。

三陽,比之平常資質要高上不少了。

至於老宮主爲何會驚疑,還是因爲她的長相。

所謂……天賦,上天賦予的‘不公平’,絕大多數資質好的人,相貌也會好。

反之,相貌不好的人資質就很難好,而且最講究‘玉潔冰清’,身上無一絲雜質,視爲‘純資質’,而女子臉色不好,又有色斑,本不應該是個擁有資質的人。

這不得不說……是個驚喜了。

老宮主哈哈一笑,說道:“好好好,我瓊花宮又添一位資質卓越之人,下去吧,安排人字房。”

一般的宮殿,弟子所住的地方都分三個等級。

‘甲乙丙’。

而長老管事這裏,又有三個等級,便是‘天地人’。

如今這個冰離殤直接被安排在‘人’字房中,顯然老宮主是特別照顧了。 「主公,主公!」袁尚剛剛有些睡眠,便聽見擦鍋底般的尖叫聲,無奈之下,只能舍了大喬和枕頭,翻身起來將門拉開一條縫,然後用膝蓋拚命抵住,以防那人衝進來。

不用問,他擔心破門而入的人正是右軍師龐統,這貨智商高情商卻不高。

「哎呀,軍師都有不睡懶覺的嘛,注意節約腦細胞!」袁尚沒天沒地的嚷著,眼睛只睜開一隻,還只睜了一半,要不是怕龐統將房門擂得震天響,他會賴在榻上起不來。

「主公,生了,生了啊!」一張紅紙從門縫中塞進來半截,捉著紙頭的手指發著顫,看得出,他比孩子親爹顯得更為激動。

「生了?誰啊!」袁紹接過紅紙細看起來。

「啊哈,月英真生了,肯定是個大胖小子!」袁尚這才突然想起來,孔明的兒子在肚子里憋了足足十個月,顯然是再也呆不住了,急著出來找爹娘。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