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果然出現了!」

「師傅,此人就是神殿殿主帝北冥,我是真沒騙你,他的天賦以及魂力都在我之上。」

曲老魔看了對方一眼,轉過頭打量著司徒錦,那上上下下的眼神,宛如在看一件物品,這眼神讓花琉璃萬分不爽。

「你要是再亂瞅,信不信老娘挖了你的狗眼?」

「純陰體!你竟然是純陰體,哈哈~老天待我果真不薄!」

聽着曲老魔的話,花琉璃摸了摸腰間,她今天出來的急,竟然將小空間給自己的鈴鐺忘在了空間。

「只要奪了帝北冥的身體,那你……哈哈!」

司徒錦抽劍,劍尖指著曲老魔道:「找死!」

花琉璃則一隻手叉腰另一隻手指著曲老魔,罵道:「老不死的流氓頭子!」

二人一同發聲,朝着曲老魔攻去,花琉璃對上了曲老魔的徒弟,司徒錦與小沫用來對付曲老魔,好在這二人之前就已經受傷,對付起來到不怎麼困難!

「看來你純陰體的身份是保不住了,倒不如隨我一同離開,你我二人雙修,到時候再練手殺了曲老魔如何?」

看着一邊躲閃,一邊想誘導自己的人,花琉璃舌頭抵著后槽牙,隨後道:「小黑~該你上場了!」

說完胳膊一抖,正一條黑色蛇快速朝着男人飛去!

「竟然是變異蛟龍!小丫頭,你越來越讓我感到驚喜!」

小黑落地之後,身體瞬間變大,一口毒液將對方的身體噴了個窟窿。

「毒液對我而言沒用的!」

「毒液既然沒用,那就試試毒粉!」說完幾個紙包朝着他飛去……

男人一掌將數個紙包擊碎,裏面的麻椒粉,辣椒粉瞬間四散而來,刺鼻辛辣的氣味兒讓男人直咳嗽。

「你就不能有點兒新穎招式?」

「招式新不新,管用就好。」

「現在你覺得身體怎麼樣?有沒有痒痒的,刺刺的?」

花琉璃不說他還不覺的,這麼一說,他覺得渾身不舒服,就像有蟲子正一點點撕咬他的身體的……

「你對我做了什麼?」

花琉璃聳聳肩,跳到小黑腦袋上,居高臨下看着男人道:「沒做什麼,你既然百毒不侵,我只能用其他法子殺了你!」

她在麻椒粉里放了數百隻不同種類的蠱蟲,這些蠱蟲經過功德之氣的洗禮,已經成為了不可多得的靈蟲!

辣椒與麻椒的味道只是為了掩蓋功德之氣罷了!

「好熱~賤人,你做了什麼?」

花琉璃挑眉,聳肩道:「就是把含有功德之氣的蟲子放到你身上了!」

功德之氣?竟然是功德之氣?他怎麼就忘了這個女人是個煉丹師,能煉製出破障丹,那她一定有收集功德之氣的方法!

自己防止她用功德之氣襲擊自己,可做了這麼久的工作,沒想到還是中招。

到底是哪裏出了差錯?

看着渾身冒着黑氣的人,花琉璃冷笑一聲!

「我是將含有功德之氣的靈蟲放入麻椒粉中,辛辣刺鼻的味道成功掩蓋功德之氣,它們才有機會通過你的袖口領口鑽入你的身體。現在你就好好享受臨死的掙扎吧!」

隨着的黑氣越來越濃,花琉璃丟出一把驚雷符,將黑氣擊散!

「啊~好痛!」

看着逐漸被功德之氣腐蝕成灰的人,花琉璃從小黑身上嘩啦下來,道:「總算解決一個。」

隨後加入對付曲老魔的圈子裏,曲老魔要比他徒弟難對付太多!這人不光修為高,就連法寶都多不勝數!

一面陰陽帆,裏面惡靈數萬,這要是將裏面的東西全放出來,可夠他們喝一壺!

「就算你們有邪魔,也照樣不是老夫的對手,帝北冥,你還是乖乖吧身體交出來的好。」

花琉璃聞言,大罵一聲:「老不要臉的狗東西,我男人也是你這憋孫能肖想的?」

「賤人,等我收了你男人的身體在來找你算賬!」說完,將陰陽帆裏面的惡靈放出一部分對付花琉璃!

「老娘一個擁有功德之氣的人,會怕這些惡靈不成?」

說完將空間里的功德點外放一部分,那些惡靈就被全部解決。

。 就在大家以為,胡天要死在清永江的手下的時候。

令人驚人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清永江如同一隻落湯的老母雞。直接倒飛了出去。

他不僅倒飛了出去,而且整個人都摔在了地上的泥土裏。

「這……」

旁邊的一眾弟子,全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清永江有些灰頭土臉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這個時候。他整個人都炸毛了,頭上的頭髮,更是氣的豎起來了不少。

當然,如果是普通人,再怎麼生氣,頭髮也是豎不起來的。

但清永江是武學高手,他的身體里已經形成了氣流,所以頭髮豎起來也不算稀奇了。

清永江氣急敗壞的吐掉了嘴裏的土。

他非常怒不可遏的說道:「小崽子,我今天弄死你!」

說完后,他又對旁邊的那些弟子說道:「你們還愣著幹什麼,把這兩個女的給我抓了!」

「是,長老。」

那幾個弟子點了點頭,然後要過來抓宋芊跟冷霜了。

但是他們的手,還沒有碰到宋芊跟冷霜,整個人就倒在了地上。

原來,胡天直接一拳一個,把他們都給揍倒了。

這個時候,胡天對冷霜說道:「霜霜,你帶着芊芊先坐纜車下山,然後直接回去,回到家后給我打個電話。」

「少爺,那你呢?」冷霜有些擔憂的說道。

胡天笑着說道:「我沒事的。」

旁邊的宋芊,倒是知道胡天的實力。

她對胡天說道:「那我在家等你,你自己要小心一點。」

「你放心吧,沒事的。」胡天笑着說道。

於是宋芊點了點頭,跟冷霜先坐纜車下山了。

胡天看着纜車逐漸消失在視線里,然後才轉過身。

「老頭,你都一把年紀了,竟然還這麼色。」

胡天冷冷的說道:「你色就算了,竟然色到我女人的頭上來了,我今天要好好教訓一下你。」

這個時候,清永江紅著臉說道:「小子,你別瞎說啊!」

「我可是清水幫的長老,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怎麼可能色啊!」

「你色不色,自己心裏清楚。」胡天冷冷的說道。

「剛才是我大意了,我現在要開始認真了。」清永江裝作氣勢洶洶的說道:「你今天死定了!」

說完后,他就右手成掌,直接向胡天拍了過來。

但出人意料的是!

胡天只是伸出了一個小拇指,就直接抵擋住了清永江的招式。

「你……」清永江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胡天冷冷的說道:「你什麼你。」

說着,胡天就直接在清永江的臉上打了一巴掌。

這一巴掌下去。

清永江那張老臉上,頓時浮現出了五個紅紅的手指印。

他捂著臉,氣的從地上跳了起來,如同一隻炸毛了的猴子。

也是,他畢竟是有頭有臉的人,什麼時候被人這麼打過呀!

「啊,我要弄死你!」清永江瘋狂的說道。

他邊說,身體裏邊凝聚出了一股非常強大的能量。

他打算用自己最強的一招,直接把胡天給解決掉。

畢竟今天的這件事太丟人了,傳出去的話那太不光彩了。

自己堂堂清水幫的長老,竟然被一個年輕人給揍了!

這張老臉都快丟盡了!

所以他一定要把胡天給弄死!

這樣,這件事才能揭過去。

不然從此以後,他的武學水平,因為這件事有心理陰影,再也不會進步了。

別說是進步了,很有可能還會後退的。

畢竟練武很講究心境的,心態要是出問題了,估計練功的時候走火入魔也不一定。

看到要跟自己拚命的清永江,胡天心裏也有些驚訝。

看來這個老頭的腦袋也不聰明,明知道打不過自己,竟然想着跟自己硬拼。

於是胡天等他攻上來的時候,直接一腳把他給踩在了地上。

清永江都還沒有反應過來。

他整個人就被胡天給踩住了。

而且他的那一招,凝聚起來卻沒有攻出去,所以造成了逆轉。

他現在整個人都受到了很嚴重的內傷,嘴裏更是忍不住的往外吐血了。

胡天冷冷的說道:「老頭,你怨不了任何人,這完全是你自找的。」

清永江已經說不出話了。

他感覺,自己全身上下都快散架了。

如果不及時調整的話,身體很有可能出問題。

但是這個時候,他顧不了這麼多了。

他一臉惡毒的看着胡天,說道:「小畜生,不要以為打的過我就天下無敵了,這個世界上比你厲害的人多的是!」

「我從來都沒有說過我天下無敵,這是你替我說的吧。」胡天有些無語的說道。

「你給我等著啊!」

「我現在叫我們幫主過來收拾你!」清永江非常怨恨的說道。

胡天在他身上踩了一腳,淡淡的說道:「不用你叫,我自己去找他。」

說完后,胡天又說道:「我倒要看看,是什麼樣的幫主,能教出你這種豬一樣的長老。」

雖然胡天罵清永江是豬,但他壓根就不敢回話。

他倒不是怕胡天繼續揍他,而是怕胡天把這件事鬧大。

因為一旦胡天把這件事鬧的人盡皆知,那自己這張老臉算是徹底丟盡了。

從此後,清水幫自己都待不下去了,畢竟這實在是太丟臉了。

畢竟他可是有頭有臉的人,最在乎的,就是臉面了。

這個時候,胡天把腳從清永江的身上移開了。

看着地上不斷在吐血的清永江,胡天淡淡的說道:「老頭,你們幫主現在是在幫里吧?」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