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哭。」維特看到女孩子哭有些受不了,笨拙地在一旁勸說道:「或許我到魔法之都找到弗萊明可以解決。」

可兒猛然轉過頭,梨花帶雨的面孔露出幾分驚喜:「對對,弗萊明大師可是魔法之都領袖之一!」

「去魔法之都幹什麼?」威廉王子怪異地看著兩人,疑惑道:「你們不知道魔都七賢已經有三位到了貝亞城么?包括弗萊明大師!」

「哈?」三個從貝亞城出發的人一齊目瞪口呆。

「或許是你們離開之後的事吧……」威廉王子不知道弗萊明何時到達,不過昨天魔都七賢之一已經到了王都,帶來的消息肯定不會錯。

維特和丹尼對視一眼,眼神中充滿無奈和驚喜。無奈是走了一半發現收信人改了收信地址,驚喜是從腳下回貝亞城總比去魔法之都近一些。

可兒眼眸中多了幾分欣喜,一把拉住維特的手腕,激動地說道:「我們現在就返程!」

未等維特點頭,威廉王子也一把抓住維特胳膊,急聲喊道:「等等!」

面對三人疑惑的目光,威廉王子撓了撓頭,皺著眉緩緩說道:「先別激動,可兒小姐還沒繼承爵位,儀式必須到王宮舉行。另外……」

略一停頓,威廉王子終於說道了更為關鍵的問題:「在此之前,有許多人想找你談談貝亞地區的未來,以及,羅蘭王國的未來。」

這才是由一位王子來迎接伯爵小姐的合理解釋。

可兒不知不覺已經成了羅蘭王宮最重要的一枚棋子。在國王面前,可兒成了制衡魔法之都與光明神殿的關鍵,在光明神殿面和魔法之都眼裡,可兒是雙方認可的羅蘭王國代表。

有這麼一個重要的身份,難怪王子帶了幾百全副武裝的羅蘭守備軍前來護送,原來不僅僅是為了耍帥,當真心裡害怕呀!這位即將成為最年輕伯爵的大小姐一旦出了事,整個事態又要崩塌重建了!

羅蘭王宮如今內部兩派分歧,外部親王叛亂,魔都神殿兩大勢力對立,國境內還會出現惡魔軍團,已經再也承受不起變故了! 最終,三人沒有立即返程,而是跟著威廉王子連夜趕向王都。

維特和丹尼倒是想撇下可兒回程,但一看到可兒那幽怨的眼神,欲哭無淚的楚楚模樣,兩人心軟下來,眼看王都也不算遠,就勉為其難走一遭吧!

「羅蘭」最初只是一個姓氏,如今的羅蘭皇族依舊保持著這個古老的姓氏,上百年前這裡只是古魔法帝國的一處貴族封地,整個羅蘭家族的定居點被稱為羅蘭城堡,後來發展壯大成了羅蘭城鎮,也就是現在的羅蘭王都前身。

由於年代久遠,羅蘭城規劃並不像貝亞城那麼統一規整,整個城市被高大的城牆和蜿蜒的內河切成了三塊區域,中心區域是歷史悠久的皇家區,包括羅蘭王宮和許多傳承古堡,大多數貴族富商都居住在此區域;西北商業區包含絕大多數商業集市工匠工會,也提供少量邊緣貴族和富人居住區;東南地區則是大多數人的住宅區,也有少量商業作坊,總體來說地位低下許多。

維特和丹尼沾了新晉女伯爵的光,直接住進了皇家區一座金碧輝煌的官邸,兩人在其中大吃大喝了三天,方才知道這是邦德侯爵名下的宅子。

可兒從進入王都開始就忙得不見人影,據說就在第二天,國王陛下省略了數十道步驟后,在殿前向王國境內宣告,可兒丶安德成為了第四任貝亞地區領主,繼承伯爵爵位,並任命為貝亞戰區統帥。

維特和丹尼自然沒有資格去參觀授爵典禮,只從絡繹來訪的客人口中得知,半個月前雇傭他們的可可小姐,如今成了眾人口中的安德伯爵大人。

從那天起,可兒幾乎不會出現兩人視線中,只能從僕從口中得知今天伯爵大人去了王宮會見了什麼人,或者去魔法高塔與誰會晤,亦或是某位位高權重的貴族登門拜訪。

維特和丹尼變成了徹徹底底的閑人,每天就待在侯爵府邸吃吃喝喝。王都雖大而繁華,兩人卻沒機會盡興遊玩,每次離開府邸必定安排馬車家臣隨行,名義上說是保護,兩人都感覺如同被監視,渾身不自在,索性也不再出門。

兩人最初還經常聊聊天打發無聊時光,可是一路至王都,兩人的談資聊盡,漸漸變得無話可說。

又是一個無聊的下午,維特迎著窗外西斜的陽光,在寬敞的房間里揮汗如雨,專心練級狂擊武技。經過這一個月以來的勤奮練習,這門武技日臻成熟,最初只能附加百之一二的力量,如今初階章節修鍊完備,維特感覺使用狂擊時能比平時多出百分之十左右的力量。效果還算不錯,但維特並沒有多少喜悅感——或者說很沮喪。

按照武道修鍊者的經驗,三階武士應該具備相當強健的體魄,強健到可以感受到武道氣息,待這些武道氣息積聚到一定程度,便可以在修鍊者體內轉化成能為己所用的力量,修鍊者藉此可算進入了中階武士。

武道氣息是一種玄之又玄的東西,沒人能夠清晰的描述出這種氣息到底是什麼。許多人窮盡辭藻想描述這種感悟,無一例外全都失敗了——因為似乎每個人感受到武道氣息都不太一樣。

有人說那是一種溫暖而熾熱的感受,好比情人間的熱戀升溫;有人說那是一種豁然開朗的清新感,好比撥開雲霧見天日;更有人——其中大多數是傭兵,說那是一種男人戰鬥到最後幾秒時顫抖與亢奮。

可是,維特哪一種都沒有感受到。近一個月以來自己勤學苦練,飲食攝入更是日漸增長,身體比起在紡錘沙漠時強健許多,但心中期盼的奇妙感受仍然未出現。隨著時間推移,維特也不得不面對現實——自己的武道天賦,似乎也很爛。

「呼——」維特劈出一劍,收勢后隨手把劍丟在一旁,頹然坐地,愣愣出神。

想要變強,似乎只能寄希望於快點去貝亞城找到弗萊明大師,改變魔法資質後轉而學習魔法,條件允許的話,說不定自己也能當魔武士……

門外腳步聲漸近,「咔嗒」聲響,丹尼擰開門走了進來,打斷了維特的思緒。

「嗯?今天這麼早結束?」丹尼有些驚訝,維特這些天相當努力,幾乎每天都會練到太陽落山,可現在太陽還掛西邊的屋頂上方,維特已經丟開了長劍。

「哎……」維特不答話,輕嘆一聲,晃晃腦袋。

「怎麼了?」 離婚男神狠狠愛 丹尼關上門,走到邊櫃前,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又遞一杯給滿頭大汗的維特,隨口問道:「還是感悟不到武道氣息?」

維特一口飲盡杯中水,緩緩點點頭,又惆悵地搖搖頭。

「不要急躁撒!」丹尼出言開導維特:「你不是通過三階武士才半年不到么?撇開『砍柴武士』那段時間,真正到達三階也不過一兩個月的時間,想這麼快晉陞四階,哪有那麼容易?」

「是壓根感受不到武道氣息,不是積累不夠。」維特無奈地搖搖頭,聲音越說越低,越沒自信:「別安慰我了,許多人根本不需要到三階就能感受武道氣息,三階只是最後的期限,如果三階還感受不到,武道之路基本……」

丹尼也知道維特說的是事實,一時語塞,皺眉遲疑片刻,無奈笑道:「那不如寄希望於弗萊明大師的新發明吧!你本來就是魔法名門之後,學什麼武道!」

「所以我歸心似箭啊……」維特看著窗外貝亞城的方向,心中更有些失落,拉姆丶提爾大師並不是自己的親爺爺,否則說不定根本不需要去找弗萊明大師——忽而念頭一轉:如果拉姆丶提爾爺爺有親孫子,那自己算什麼?是不是已經埋沒在了紡錘沙漠漫天黃沙里?

維特正看著窗外胡思亂想,再次被丹尼打斷,這次語氣慎重不少:「今天可兒……伯爵大人晚上回來,邀我們倆去花園用餐。」

維特一愣,可兒邀請自己為什麼不通過僕從帶話?眼睛一轉忽然反應過來,丹尼看起來和可兒私下接觸過了?這兩人不是自從那次做戲后就不再說話了么?

似乎從維特八卦的眼神中讀取到了幾分玩味,丹尼趕緊正色道:「偶然碰到,她就隨口說了。」

「哦,我知道了……」維特起身給自己又倒一杯水,忽然笑道:「我不出現似乎會讓某人更加開心吧?」

「你……我……我們什麼都沒有發生!」丹尼激動得說話都不太利索,轉眼臉就紅了。

眼看維特還要出言打趣,這位一貫冷靜如冰的大魔法師匆忙起身摔門而去,留下一句:「凌晨準時在後花園!」

嘭!

門被狠狠帶上,驚得維特一陣無語:凌晨?這是夜宵?

晚餐時丹尼壓根出現,只有維特一人面對滿桌的珍饈美味大快朵頤,不得不誇讚侯爵府邸的美食,即便一個人享用,這些美味也足以驅除掉所有的孤單與寂寞。

待到維特剛消化完這些美味,維特發現牆上的時鐘已快到指針完全重合的時刻,趕緊穿戴整齊往後花園走。

夜色吞沒了整個府邸,初冬的後花園植被還未完全凋零,但蟲豸蚊蠅早已匿跡,使得整個花園異常寧靜。

維特走近後花園中心花亭時,發現已有三人圍坐在精緻的圓桌周圍,其中可兒和丹尼自不用介紹,另多出一人讓維特有些意外:原來魔法燈泡可以不止一個?

可兒此時身著一件較為寬鬆的長衫,外套著一件紅色毛皮大氅,看到維特走來笑著起身介紹:「這是我姐姐朵兒,這是維特。」

朵兒笑著起身轉向維特,溫柔地看向救了自己妹妹的少年。這位朵兒小姐穿著普通的修女服飾,年齡約莫二十上下,長相與可兒倒不是特別相似,兩人都算美女,但風格不一,可兒有一種英姿,而朵兒則是一份柔美。

此刻朵兒臉上恬靜而溫柔,眼神柔軟而充滿慈愛,很容易給人親切慈善的感覺。不過,這一切在維特眼中變得異常滑稽起來!

維特愣愣盯著朵兒,看得朵兒有了幾分嬌羞,可兒有了幾分不滿,丹尼有了幾分急躁,剛要有人打破這份尷尬,維特如夢初醒般晃晃腦袋,連聲致歉:「你好你好!不好意思,認錯人了。」

本來一臉恬靜淡然,甚至帶有聖潔氣息的朵兒聽到此處卻忽然渾身一顫,略顯慌忙地坐下,低下頭看著杯中茶水沉默不語。

可兒今天難得有空,甩開了伯爵身份和繁重的事務,想把姐姐介紹給兩位同伴認識,沒想到一見面反而有些尷尬氣氛,心聲疑竇,不過很快掩蓋過去,與大家商量重要事宜。

「什麼?偷偷帶朵兒回貝亞?」維特剛坐下就又被嚇得跳起來。

丹尼送到口中還未來得及下口的瓜果也靜止在了牙齒上,疑惑地看看朵兒,再驚恐地看看可兒,心頭一陣迷茫:這姐妹倆是想弄死自己么?

開什麼玩笑!之前陪著伯爵小姐從貝亞城到王都就差點死在半途,如今還要帶一位光明神殿的聖女,去魔法之都駐紮地貝亞城,這不是找死么?

如果不是白吃白喝對方這麼多天,維特絕對立刻掉頭就跑,這些見鬼的貴族!明明自己作死,非要扯上自己這樣的平民過路人幹什麼? 「我知道有些強人所難。」可兒表現出一些難堪,垂下頭近似乞求道:「可是我實在沒有辦法了!父親他……」

話未說完,淚珠已奪眶而出,俏麗的臉上掛著道道淚痕泣不成聲,梨花帶雨楚楚可憐。

朵兒伸出手輕撫妹妹的肩頭以示安慰,看著傷心的妹妹,用溫柔的聲音代替妹妹說出了現狀:「魔法之都的代表告訴我們,雖然葛朗親王按照協議釋放了父親,但父親目前精神和身體狀態都非常差……」

說到這裡朵兒心情也出現了波瀾,即便是光明神殿不食煙火的聖女,此刻也動了怒氣,忿忿道:「葛朗可能動用了私刑,父親年事已高,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打擊,現在已病倒不起,所以我必須回去照顧他。」

帶著文臣武將混異界 丹尼和維特面面相覷,眼神流露出理解,但又有幾分為難:姐妹倆救父心切,換成任何人都會認可,但問題在於對方的身份此刻非常不宜進入貝亞城,或者說壓根不應該離開王都。

「姐姐要去貝亞城的事,其實神殿高層默允了。」可兒在一旁補充道:「只限於高層,所以無法安排神殿人員護送姐姐去貝亞城。」

「神殿會同意聖女進入貝亞城?」丹尼詫異地問道。

黑色迷情,總裁的勾心誘妻 「我們光明神殿教義之中倡導慈愛、寬仁,更何況是骨肉親人?大主教對於我回鄉照顧父親非常支持。」朵兒話語間有些落寞:「但是目前局勢下,我不能大張旗鼓回貝亞城,必須隱瞞身份,而可兒因為最近有太多事務,無法離開王都,所以……想依仗兩位!」

「幫幫我吧!」可兒說著說著,眼淚再一次噙滿美麗的雙眸,言語帶著哭腔:「現在王宮、魔都、神殿都在向貝亞施壓,我必須留在這裡儘力周璇,除了你們沒有任何人值得信任……」

聽到如今身為伯爵大人的可兒如此信任自己,維特和丹尼感覺心頭一熱,幾乎立刻就要答應下來,不過還好兩人都偏向魔法師理性思維,硬生生忍住衝動,維特遞給丹尼一個眼神,丹尼立馬會意,輕聲問道:「神殿高層同意了,那麼……魔法之都的高層會認可嗎?」

只有神殿點頭並不能說明沒有麻煩,貝亞城可是魔法之都的地盤,這兩方若不是都知道一時半刻干不掉對方,估計也不會有什麼和平協議。但如今一位光明神殿的聖女進入貝亞城,好比一位天賦異稟的年輕法師進入聖伊戈城,雙方難道不會選擇掐滅對方未來的希望?

「大主教已經知會了『十字聖手』弗萊明閣下,理論上……魔都應該不會阻攔,只不過魔都如今派系分離嚴重……」朵兒聲音越來越小,說到最後聲音愈發不安。

「聽起來,兩邊都是死神好過,小鬼難纏,對吧?」丹尼替朵兒總結道。

「是的,丹尼先生果然聰慧過人。」朵兒無奈一笑,點頭同意對方的說辭。

真正的高層,比如大主教閣下,對於自己回鄉看望父親非常支持,倒是那些神殿服侍、修女、牧師,對於聖女進入敵方陣營頗有微詞,甚至認為踏入魔法師所在的城市都有辱聖女的純潔。

可惜朵兒畢竟是光明神殿的聖女,不能輕易責怪這些虔誠到有些失了初心的信徒,只能提醒他們,神殿的基本教義是勸人向善,讓世人互敬互愛,創造一個美好的世界,而不是去時刻針對某個勢力!更何況如今紡錘沙漠暗流涌動,雙方更需要緊密合作,哪有閑心去爭鬥呢?

話說到此處,維特和丹尼不由各自嘆息一聲,默默點點頭,算是同意了。維特聽到對方聯繫的居然是弗萊明,心中倒是多了幾分自信,反正自己也要找他,不過額外附帶一人而已。

可兒再三感謝,並承諾到了貝亞城,朵兒會打開家族私藏,裡面的魔器藏品任由兩人選擇。

丹尼沒有立刻表態,既不點頭也不搖頭,臉上卻隱隱有些期盼之意。他心裡早就有些羨慕可兒滿手的魔器指環,上次可兒就是藉助一枚火系魔法指環越階釋放了四階連珠火球,如果自己有了魔器,豈不是也能有機會體驗一把越階釋放魔法的快感?

維特直搖頭,覺得可兒既然信任自己,把自己當朋友,自然不能收取對方報酬。

這反倒讓可兒有些不好意思,故作生氣,撅著小嘴不忿:「維特你不會是嫌棄我們家族藏品吧?弗萊明大師可不一定會給你衣櫃大小空間的戒指哦!」

朵兒不明白可兒何出此言,但見維特臉色漸紅羞怒交加,惡狠狠狀反嗆道:「哼!這可是你說的!我就挑最貴的拿!」

三人彷彿又回到了那生死之交的夜晚,一下子都放鬆下來,各自開著玩笑,似乎回貝亞的路上真會如大家所說,一帆風順。

一旁的朵兒靜靜看著三人,滿臉笑意,直到大家約定好了明天出發時間,準備告別,朵兒才對著維特和丹尼笑道:「謝謝你們,我已經好多年沒看到可兒如此開心了。」

「姐姐!」可兒頓時嬌羞彆扭起來,更顯得風情萬種,看得丹尼失了神。

「真的呢,我們的可兒笑起來最好看了!」神殿聖女溺愛地看著妹妹,低聲囑咐道:「這段時間辛苦你了,為了父親和我,為了安德家族,請一定要照顧好自己!」

「知道了。」可兒認真地點點頭:「放心吧,我會讓他們知道安德家族的厲害!在貝亞等我凱旋!」

朵兒再三感謝告別後,從後花園偏門悄悄離開了侯爵府邸,門外一輛光明神殿的馬車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中。

維特哈哈一笑,摟著丹尼肩膀往回走,看著漫天星光,心中無奈嘆息道:麻煩啊!

出門時已是凌晨,再次邁入大廳時,正巧坐鐘敲了兩響。丹尼和維特一左一右疲憊地走向自己房間,維特擰開自己的房門時已困得睜不開雙眼,還未來得及去打開魔法水晶燈開關,燈自己亮了!

「你好,維特先生。」一道蒼老的問候聲響起。

維特一個激靈,猛然後跳,看著三更半夜出現在自己房間里的老者,愣在了原地,若不是對方客客氣氣叫出自己名字還稱先生,維特絕對已經喊救命了!

這老者鶴髮童顏,穿著一身好像光明神殿牧師的裝扮,穩坐在小沙發中正笑盈盈看著維特,身前茶几上還放著一個白色小方帽。

「你……您是……?」維特腦子飛速運轉,光明神殿的人,為什麼會無聲無息出現在自己房間?

「維特先生請坐!我叫阿方索,不好意思,深夜叨擾了!」老者慈眉善目,說話聲音輕柔,讓維特緊張感漸漸消失。

如果維特了解一些熱點新聞,就一定會知道,聖伊戈城,也就是光明神殿信徒口中的聖城,由九位大主教共同領導,而如今其中一位已到達羅蘭王都,更有其他三名大主教將會在未來一段時間內陸續到達。可惜,維特對此毫不知情,並不知道身前這位老者即是『寧靜』大主教阿方索,乃是整個大陸最頂端階層,無論從實力還是地位上,都達到萬人敬仰的高度。

像對待威廉王子一樣,維特看看老者,隨意點了點頭,就算打過招呼,走到對面沙發坐了下去,靜靜看著對方等待下文。此刻維特心中甚至還在默默嘀咕:什麼玩意嘛!明明是自己房間,這老傢伙還一副主人做派,邀請自己坐下,懂不懂禮貌?

可憐的大主教也沒想到對方如此淡然,習慣了所有人對自己畢恭畢敬謙卑禮貌,陡然遇到這麼一個無知少年,竟然有了一剎那失神。

平靜……安靜……大主教安撫心境中出現的一絲波瀾,微笑著繼續問候道:「你爺爺身體還好嗎?好些年沒見,魔力恢復得如何了?」

一句話,炸得維特差點又跳起來!這老者不但知道自己的姓名,還知道自己的出身,甚至連目前最大的秘密——爺爺喪失了魔力都知道!

「你……你……」維特一時語塞,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

似乎看出了維特的緊張不安,老者繼續安慰道:「別介意,我和你爺爺老交情了,這點事情不用掛懷。」

維特更加迷茫了,對方明明是光明神殿的人,卻和屬於黑魔法範疇的精神系大魔導師是老交情?

「我沒聽爺爺提到過您……」維特不得不說實話,對方似乎和爺爺很熟,既然知道那麼多隱秘,自然也沒什麼好保留的,反問道:「您找我是為了……?」

「哦,也沒什麼大事。」老者笑得很從容,似乎在說一件家常:「朵兒出遠門,我不太放心,就過來瞧瞧,你知道最近可不算太平……正好順便看看故人的子孫,回頭有空替我向你爺爺遞個好。」

維特這回算是明白了!對方既然是跟隨朵兒而來,可能就是朵兒口中的光明神殿高層,再一想到光明神殿高層居然和曾經的魔法之都大魔導師有舊交,頓時生出幾分荒唐感。

「好的好的。」維特連連點頭,口上答應著,心裡有些惆悵:自己也不知道何時才會再見爺爺。

老者也不再說話,就這麼笑盈盈盯著維特,一雙睿智的眼神上下左右在維特周身來回掃射,看得維特渾身不自在,幾次眼神相會,維特都會不由自主轉移開目光,好似做了錯事的孩子。

「提爾先生有了個不得了的後代呢……」像是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備受煎熬的維特聽到這麼一句誇讚。

維特抬起頭,對方一如既往保持著淡然平靜的微笑,只不過有那麼一剎那,維特似乎從對方眼神中讀到一份無奈與……不忍?

「老先生謬讚了,我實在是沒什麼天賦,實力低微,有辱爺爺的名號。」維特很有自知之明,自己如今武道沒有精進,魔法資質還未改善,丟在大街上算是再普通不過的少年。

「哈哈,實力很重要嗎?」對面老者笑意更濃了一些,淡淡搖頭:「如果這世上的事都能用實力解決,哪會有這麼多麻煩事呢……?」

維特歪了歪腦袋,對方說的話似乎很有道理,但明顯不適合現在的自己,於是無奈笑道:「老先生說笑了,晚輩實力低微,好幾次有喪命危機呢!實力不強大到能保護自己,這亂世中可活不下去……」

「是啊,這也真是奇怪……你爺爺就這麼讓你一個人出門了?」老者也露出幾分不解,如果自己把光明聖女送到貝亞城算是冒險的話,那提爾這麼做豈不是等同於自取滅亡?

維特翻了個白眼,心說你們這些有權有勢的老爺真是飽漢不知餓漢飢,對於窮人來說任何事情都得親歷親為,沒錢沒權哪裡哪來侍從僕人?就連傭兵也是要花錢雇的啊!

老者沉思了一會兒,似乎頗為艱難地做出了一個決定,指尖白光微閃,一架瓷白色的袖珍十字弩出現在了手中。

維特還以為對方要對自己不利,人還坐著雙腳猛一蹬,一個騰空倒翻就到了沙發背後,更欲往房間門口逃跑。

剛想起身邁步,維特忽然感覺周圍一切都變了。

說來有些奇怪,房間里這些擺件傢具本來就是死物,但剛才忽然之間,這些死物彷彿「徹底死去」,失去了各自的色彩變得灰濛濛,處於一個黑白寂靜的世界,維特甚至感覺到跑動中迎面而來的空氣都凝固了。

這種感覺只持續了一個瞬間,轉眼一切恢復了原樣,怪異的感覺消失得無影無蹤。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