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說什麼!很快是什麼意思!」

紅黑巨繭在此刻突然裂開!「啪!」裂紋自巨繭的中間開始,迅速到達兩邊,小丑的雙眼發光,冷傲突然心中開始發慌,不行,他要走,要逃離這裡!必須!現在!馬上!

「嗖!」黑色的巨大蛇身不顧一切的往外逃竄,小丑一聲狂笑,「誰都跑不掉!」 章節名:章147神之領域

「咔嚓!」


一道裂紋清晰的自紅黑巨繭之上出現,那聲音清脆的彷彿要讓耳朵在瞬間醒來!


「咔嚓!咔嚓!咔嚓!」

一道裂紋的開始,伴隨著數道裂紋的伴生,無數道裂紋在瞬間出現,天罰驚雷在此刻突然落下!「轟!」巨繭破碎,破繭而出!

紅黑光芒自巨繭中冒出,如一隻大手席捲而起,朝著狂奔逃走的冷傲抓去,巨大的黑色蛇身瘋狂逃竄,冷傲拼了命的往外逃,發揮著他自己都無法相信的速度,他清楚的感覺到死亡的威脅,他要逃走,一定要活著出去!

「啊!」冷傲的整個蛇身狠狠一抽,下一瞬間便被巨大的紅黑之手抓起,那雙蛇眼裡滿是驚恐和疑惑,「不,我不敢了,我發誓!放過我!」冷傲的聲音並沒有阻止這隻巨手動作,紅黑巨手一個收緊,直接將冷傲數百米的蛇身從中抻碎!

「啪!」巨大的柔韌蛇身直接一扯兩半!冷傲並沒有死,失去了身體他沒什麼,只要他的元氣丹還在,失去的蛇身還會再有的!冷傲的半截蛇身落入地上,剩下的半截瘋狂扭動想要逃離,然他最後一絲生的希望已經破滅,大手毫不猶豫的剝開他的蛇皮,將隱藏在他頭顱斜下方的元氣丹就此挖出!

「不要!」痛苦的嘶吼,冷傲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元氣丹被挖出,原本還有力的蛇身在扭曲了幾下之後再沒有任何反應,紅黑色的大手鬆開,剩下的半截蛇身也落入地上,儼然已經沒有了任何生氣。

骨魚看的目瞪口呆,整個身體都僵在原地,不敢有任何動作,冷傲是什麼人,好歹也是踏入神之領域的大魔獸,剛才他也就只能掙扎幾下,在那雙手的面前,他就是個任由擺弄的小東西而已,元氣丹就那樣被挖出,真的是……太慘了!

「刷!」帶著這枚元氣丹,紅黑巨手迅速收了回來,骨魚將眼睛馬上轉回,紅黑巨繭已經完全破開,一道纖細的身影正站在那裡,等待紅黑色光芒漸漸退去,金髮黑眸的少女手拿元氣丹,神情冰冷。

骨魚的身體不動聲色的退後幾步,這就是那個人類?她看來已經進入了神之領域,如果要打的話……他好像不是對手。

憐看著手上元氣丹,這枚巨大的元氣丹幾乎遮蓋住了她整個手掌,散發著淡淡藍色,隱隱有一股力量自元氣丹內散發而出,破殼的瞬間,她根本控制不了直衝而出的神魔之力,那條大蛇死的也的確很慘。

憐眼神一抬,直接掃向始終沒動靜的骨魚,骨魚不由的心頭一顫,他原本的目的便是這個人類,但現在……給他上百個膽子他也不敢了,「咳咳,我、我這就走,馬上離開……」骨魚見憐沒有反應,當下轉身就要狂奔而出,憐一聲低喝,「站住!」

骨魚渾身的骨刺瞬間張開,「還有事?」

憐環視著四周地域,沒有見到薔薇蹤跡,不禁心頭產生不好的預感,難道她的妹妹已經被這些內海異族……「嗖!」少女的身體瞬間便來到骨魚面前,骨魚愣住,「你對這洞里的另外一個人類,做了什麼!」

骨魚愣住,「沒、沒有,我來的時候,這洞里就你一個!還有、還有他!」

憐狠狠皺眉,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話,一股殺意自憐的眼中蔓延而出,骨魚的骨刺狠狠抖了幾下,「我說的是實話!」

「憐,不管他說的是不是實話,你都不能讓他活著出去。」小丑冰冷的聲音響起,「讓他出去,只會後患無窮。」

骨魚當下一聲怒吼,渾身的骨刺瞬間彈出!憐迅速後退,手掌一個旋轉,黑耀出現!「嗡!」劍身爆發出巨大聲音,那些骨刺在聲浪的衝擊之下,紛紛刺向別的地方。骨魚迅速搖動著身體,路過冷傲的半截身體,心裡陡然涼了半截!早知道這樣,他就不會來此,這片區域的九王,已經折了三個了!

憐站在原地,微微眯起黑眸,看著骨魚逃竄的身體,手腕一個用力,黑耀直接飛出,直追而去!

「嗡!」海水被黑耀直接劈開,紅黑色的氣體漸漸自劍身中溢出,骨魚回頭瞥了一眼,心頭涼絕!

「噗嗤!」巨大的劍身直接刺入骨魚的骨縫,將巨大的身體釘在地上!骨魚奮力的掙扎,怎奈卻奈何不得這巨劍半分!骨魚躺在地上,只能眼看著金髮黑眸的少女接近,知道自己必死無疑,骨魚怒喝,「人類!你殺了這裡的四王,你不可能活著走出這裡!」

憐微微皺眉,什麼都沒有說,小丑帶著冷笑走上前,一腳踩在骨魚的骨架之上,「四王?這麼說,這樣的王還有了?」

「你殺了我們,這份仇總有人替我們來報!你區區一個人類,內海不會允許你如此興風作浪!你……啊!」元氣丹直接被掏出,巨大的骨架顫抖了幾下沒有任何動作,小丑看著手中的這枚元氣丹,「憐,以你現在的身體資質,可以吸收掉同樣邁入神之領域的一切元氣,這元氣丹你可要好好吸收掉。」

憐皺眉,神情有些陰冷,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她已經恢復了人類姿態,雖然外表沒有發生任何變化,但她的身體內部甚至是血脈,都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神之領域,踏入神之領域並非就一定是神,她承接的是神魔之力,她所要成為的而是魔!

「怎麼了?」小丑見憐有些陰沉,憐沉默了片刻,「薔薇呢?她人在哪裡?」

小丑沉默幾秒,「不知道,我將部族送回去之後回來,她就已經不在這裡了。」

憐一驚,薔薇不見了!將黑耀拔出,憐起身就要往外走,小丑攔下她,「你要去哪兒!」

「我要去找她。」

「你瘋了!」小丑攔在憐的面前,「那小丫頭跑去了哪裡你都不知道,你要怎麼找!你去找她,你不去找你的父親?」

憐停下腳步,「在找到父親之前,我要先找到薔薇。」憐直接往外跑,小丑低咒一聲也跟著追了上去,看到外面碎裂的屏障,憐的神情更為低沉,直接掏出聯石,以憐如今的實力,打開聯石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了。「薔薇,薔薇回答我!」

聯石在不停的閃爍,只是始終都沒有接通,憐的眉峰緊縮在一起,小丑走了過來,「她也許是回到那邊去了,你現在根本就沒有任何頭緒,要去哪裡找她?內海這麼大,要找到她也別想再尋找你的父親了。」

憐沉默,薔薇手裡有她給的一張咒符,如果真的發生什麼,她會引爆咒符的力量,這片區域雖然廣大,但那張咒符裡面的力量更為狂猛,一旦咒符引爆,她無論在哪裡都會感應到。憐不清楚為什麼薔薇不回應自己,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離開,如果是她自己離開,她一定有自己的理由,也有自己的想法。

「我知道了。」憐淡淡開口,小丑也鬆口氣,「你的身體有什麼不適嗎?」

憐搖搖頭,她的身體沒有任何不適,相反出奇自在的狠,現如今她的元氣空間完好無損,冰層已經完全消融,紅黑的神魔之力融合於自己的藍色元氣之中,按照那位神魔的說法,這可是一種恩賜。恩賜么……憐皺眉,神魔血脈,貝拉一族的前身竟然是這樣的背景!

「神魔之力……呵呵,我可真是夠幸運。」憐的嘴角充滿諷刺,小丑開口道,「憐,神魔之力是一種非常強大的血脈力量,在遠古時代,這可是能夠和神唯一抗衡的力量,當然現在也是如此。」

「和神抗衡?我為什麼要和神抗衡,我想要的只是家人的平安幸福,僅此而已。」

「神魔血脈,就註定不會如普通人一樣,你的父親之所以不告而別,也應該是這個原因吧。」小丑開口,「你現在已經沒有別的選擇,只能依託神魔力量,你只有變的更強,才能守護你想守護的人。」

憐深深嘆口氣,「你說的沒錯,我只有更強大,才能守護我想守護的人,不管這力量是什麼,我的目的只有一個。」

手腕上的母蟲王開始活動,感應到了強大的元氣力量,整個身體自憐的手腕處爬到元氣丹之上,母蟲王柔軟的身體將整個元氣丹裹住,純白色的身體漸漸變的透明,半透明的觸角直接探入到元氣丹之內,元氣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速消失,母蟲王的身體隨後變為了淡淡的藍色,看著越來越小的元氣丹,小丑不禁低語,「這是邁入神之領域的元氣丹,母蟲王竟然也可以這麼快的吸收,怪不得它會引得這幫魔獸如此瘋狂,有了它,就等於有了無限吸收元氣的寶貝。」

很快,那枚元氣丹就被母蟲王完全吸收,半透明的觸角愉快的晃動,小丑迅速將另一枚元氣丹交到憐的掌心,母蟲王毫不客氣的再一次探入觸角,元氣丹繼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很快,兩枚元氣丹被母蟲王完全吸收。

這一次,憐沒有拒絕母蟲王的觸角,當那雙半透明的觸角接觸到自己身體皮膚的瞬間,憐只覺得自接觸的地方有一道清涼的氣體划入自己體內,宛如清澈的溪水,不帶有任何的抗拒,被源源不絕送入的氣體被自己的元氣空間完全吸收,沒有任何不適,很快,母蟲王身體之內的藍色完全消失,身體蠕動了幾下再度爬到憐的手腕處,成為了一個再簡陋不過的手鐲模樣。

憐睜開雙眼,深深呼出一口氣,只感覺自身體內部有一股清澈感,仿若被洗滌過一樣。看著自己手腕上的母蟲王,憐心中滿是感激,它為什麼會跟著自己,憐不知道,但它為自己提供的幫助,絕對可以助她的實力有突飛猛進的增長!

「很好,這樣你在這片區域行走也不用懼怕什麼,如果能獲得更多的神之領域元氣丹,你的實力可以提升更快。」小丑哈哈一笑,「四王,這裡還有其他的幾個王,如果有機會的話,憐你一定不能錯過。」

憐沒有說話,整理了一下自己,看著黑耀,憐有些恍惚,這把巨劍的來歷果然非凡,裡面封印的竟然有神魔之魂,黑耀……它的名字到底是什麼?將黑耀緊握在手中,憐看著這無邊廣闊的海域,這一次,她可以無懼前行,父親,等著我。

一條大型魚類以很快的速度游曳到一處荒涼之地,當它看到地上躺著的早已經被燒焦的水母身體,倒吸一口冷氣!接著迅速沖入到破碎的屏障內部,接二連三在地上躺著的屍體,讓這條大型魚類吃驚的長大嘴巴,魚尾狠狠一甩,逃命一樣的奔了出去,出事了,出大事了!

「你說什麼!冷傲、幽謐,還有另外兩個都死在那個地方?!」一雙巨眼狠狠盯著眼前這條渾身發抖的大魚,拔高的聲音讓大魚的身體更是抖上幾分,「池浴大人,我沒說謊!是真的!都死了!他們的屍體都在那裡,死的十分……凄慘!」

「這怎麼可能!這四個傢伙好歹都邁入了神之領域,他們四個竟然都死在那……」巨大眼睛咕嚕嚕轉了幾圈,「那裡究竟發生了什麼?」


「池浴大人,我們、我們要不要將這件事報告給……」

巨大的眼睛閉合了幾次,「死了四個,不管是誰做的,這件事一定要讓那些老傢伙知道,有傢伙敢在這裡胡來,就要知道如此做的後果!」

「池浴大人,這件事要不要告訴其他幾位大人……」

「必須要告訴,這裡很久沒有發生如此大的變故。」

「是,池浴大人。」大魚連忙轉身遊走,巨大的眼睛在暗處眨了幾下,忽然身旁碎石陣陣落下,一隻身形巨大的蛤蟆自陰暗處走出,「冷傲都死了,這可是我想不到的事情,看來是要出亂子了。」

室之內,憐站在簡單的木屋之前,邁入到神之領域,憐如今可以輕鬆打開室,只是這一次再次進入這裡,毛毛再不像從前那樣歡快的直接撲上來,毛毛一副很渴望和憐親近的樣子,但遲遲不敢靠近,只是在距離憐一定距離的地方坐下,嗚嗚的對著憐哼了幾下。憐看著室之內遠處消散不開的迷霧,黑眸微沉,她已經很久沒有探索這裡了,想當初老師告訴過她,這裡遠不止是一個空間容器這麼簡單,還有她曾經誤入的那個神秘地方,估計也是在這其中。

原本這裡是熱鬧的,空中有龍,地上有鳥,只是現在除了她和毛毛一片冷清,胸口處的金色羽毛散發著細微溫度,憐沒有忘記她還要找到金魂鳥,要帶回給金烏魂祖。老師自上次之後再也沒有來過,憐的心中不禁有幾分寂寞,她現在這個樣子不知道老師知不知道,若是老師知道,會不會對自己有些失望。


憐站在那裡,毛毛嗚嗚了幾聲還是不敢靠近,憐看著遠處消散不開的迷霧,既然進來她不妨先探索一番,如果能得到一番機遇也是好的。憐抬步往迷霧中走去,毛毛看了看她,忽然叫了一聲,「吼!」

憐回過頭,毛毛跟在後面,連續的吼了幾聲,憐微微皺眉,毛毛這是在說什麼?異火雄獅巨大的身體朝著一個方向跑著,對著憐不斷低吼,憐似乎明白了什麼跟在毛毛的身後,很快,毛毛便將憐帶到一片開闊之地,憐站在這裡,猛然意識到什麼,這是從前小黃所呆的地方。

「為什麼帶我來這裡?」憐悶悶的問了一句,毛毛嗚嗚了幾聲,在一個地方繞了好幾圈,憐眼神看過去,似乎發現了什麼,那是……!幾個大步邁過去,憐的身體一個沒站穩直接跪倒在地,但她絲毫不在乎,雙手看著眼前這個微微隆起的地面,黑眸發亮!

脖頸上的金色羽毛忽然開始發燙,憐伸手,毫不猶豫的開始挖,將地面挖開,一堆金燦燦的羽毛幾乎要照亮她整個世界!

一堆璀璨的金色之中,一枚金色的蛋靜靜的躺在那裡,這枚蛋還沒有憐的手掌大,憐愣愣的看著,就這麼直直的看著,似乎一切都在這一刻完全靜止,那枚蛋就是全部,就是所有!一滴溫熱的淚水滴落在蛋殼表面,順著蛋殼直接落入羽毛之中,憐想要伸手觸碰,但又不敢,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的動作會傷到它。

「小黃,是你嗎?」憐喃喃低語,那枚小巧的蛋靜靜躺在那,做著無聲回答,毛毛在一旁安靜的坐下,嗚嗚了幾聲,憐將自己眼中的淚水抹掉,笑了,「我知道是你,一定是你,我就知道,你一定還在這裡,還在我身邊……」

將所有的羽毛重新覆蓋在蛋殼上,憐將一切全部復原,一股前所未有的溫暖自身體內部湧出,不管她經受了什麼,不管她經歷了什麼,不管她承接了什麼,只要失去的還能回來,只能珍視的還能重現,一切都值得。

生命,生生不息,金魂鳥,是不死的生物!

前所未有的力量讓憐渾身輕盈,眼前的一切似乎豁然開朗,那枚小小的蛋給了她無窮的希望和力量,憐揚起唇角,「我會等你,等你再次破殼的那天,等你成長為那隻美麗的大鳥,和我一起飛翔,我等你。」

胸口的羽毛傳來一陣熾熱的溫度,宛若一句火熱的回答,憐哈哈一笑,大步轉身離開,淡淡的迷霧自她眼前散開,新的傳送陣出現在她眼前,憐帶著笑容直接踏入到傳送陣之中,一陣光芒過後,她整個人就此消失。

內海深處,一處很少有內海異族敢踏足的地方,在這片內海的深度海域,有九王的存在,就有凌駕於九王之上的存在。

「一個朝夕,竟然死了四個。」一道聲音悠悠而起,似乎自很遠的地方傳來,一位中年男人以完全的人類姿態站在那裡,「大人,會不會還是上次的那個傢伙?」

「應該不是,那個人類已經離開了內海,他的氣息一旦踏入到內海,我就會立刻知道。」

中年男人皺眉,「大人,上一次那個人類也只是做了一些事情擾得內海不安寧而已,這一次卻死了四個王者存在。」

沉默,暗處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移動發出了細微的摩擦聲音,「你去調查清楚,如果那四個真的死於同一個傢伙之手,不管是什麼,都要被處決掉!」

「是!」中年男人神色凝重的離開,很快便消失在了茫茫海域之中。

一陣光芒閃過,憐睜開雙眼環視四周,這裡依舊是個無人區域,類似一個廣場,但四周皆有巨大的石牆,五塊巨大的石牆將中間的區域圍攏,憐看著周圍的巨大石牆,不知道這是用來做什麼。

走到石牆附近,石牆散發著冰冷溫度,一種冥冥之力似乎在指引,憐伸手,將自己的手掌貼在石牆之上,熾熱的火焰自她掌心竄出,沿著石牆迅速向上,火焰遊走,最後竟然匯聚出了一個巨大圖騰!憐看著那巨大的火焰圖騰,黑眸瞪大,那是她的元素擬化形態!一隻龐大的火焰巨熊出現在石牆之上,似乎在咆哮吶喊。憐看了看周圍四塊石牆,沒有絲毫猶豫,接連拍下兩面石牆,冰封、毒霧出現,憐仰頭看著三面出現不同圖騰的巨大石壁,這是什麼意思?

「選擇吧。」一道聲音忽然響起,憐敏感的看向四周,「是誰!」

一道身影忽然出現,那是憐從未見過的女人,目光冰冷,臉部和身體之上都印刻著奇怪圖騰,「選擇吧。」

「選擇?選擇什麼?」憐疑惑的看著這個女人,女人面無表情,有著圖騰的手臂忽然狠狠朝地面拍下!自憐的腳底延伸出三條道路,分別連接著三面石牆!女人站起身,「你已經踏入神之領域,元素本源只能選擇一個,其他的必須捨棄。」

「為什麼!」憐吃驚,捨棄其他的元素本源?這是什麼道理!

女人面無表情的盯著她,「如果你不想選擇,我替你選。」

女人的身體再度動作,憐黑眸一緊,「住手!」 章節名:章148內海傳聞


「住手!」憐迅速擋在女人面前,對於這個地方她一頭霧水,這巨大石碑的來歷和作用,還有這詭異出現的女人竟然莫名其妙的讓她選擇元素本源,在這些情況都沒弄清楚之前,她不會讓這個女人有任何動作。

「砰!」一記重拳夾雜呼嘯而來的風直接到達憐面前,憐一愣,這速度、力量竟然高過了她的認知!眨眼的瞬間,拳頭已經在她面前停住,女人面無表情的臉生硬冰冷,說出的話同樣如此,不帶有絲毫溫度。「你不需要明白,你只需要做出選擇。」

憐狠狠皺眉,「在我沒弄清楚這裡的情況之前,我是不會做出選擇,更不會讓你替我做出選擇!」

女人的眉峰發出細微的顫動,到底憐面前的拳頭狠狠突進,憐心頭一緊,頭部急速偏轉,拳頭刮來的風幾乎要割痛她的臉頰,女人不再有任何廢話,直接用行動妄圖壓迫!拳拳生猛,拳拳帶風!

兩人的碰撞迅速,交手近乎在瞬間完成,不論多少次的交手,憐明顯出於被壓制的狀態,女人在力量和速度甚至是身形上,都遠超自己,憐一邊動作一邊仔細觀察女人,她到底是誰?她是室之中的什麼人,守護者嗎?

「嗡!」巨大的黑色巨劍出現,女人的面部表情沒有絲毫變化,站在那裡身形筆挺,經過了如此多次的打鬥交手,她的呼吸沒有絲毫紊亂,似乎能一直堅持下去。

憐深吸一口氣,「我不知道你是誰,在給我合理的解釋之前,我不會屈服!」握緊黑耀,憐手臂用力,巨劍秋風掃落葉,捲起一陣狂風,女人的身形自風中輕輕一閃,出現在憐背後!

「喝!」巨劍猛然刺回,憐的身體都沒有轉回,然而黑耀已經重新殺回,女人的眼中掠過一抹詫異,伸出手掌,死死握住黑耀劍身,巨大的劍身壓迫她直接向後退去,女人被迫倒退百米,地上留下一條長長拖拽痕迹。

「嗡!」黑耀劍身嗡明,飛回到憐手中,女人直起身子,冰封的臉終於有了一絲裂紋,「你要什麼解釋?」

「啪!」憐狠狠將黑耀刺入地面,「這裡是哪裡?而你,又是誰!」

莫名其妙兩界行 ,「你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憐微微皺眉,關於室她了解的還沒有老師多,老師曾經告訴過她室之中蘊含的東西遠超她想象,這裡,應該就是其中的一部分。「我對這裡並不清楚,我是第一次開啟到這裡的傳送陣。」

女人沉默一會兒,「你踏入了神之領域,這裡是你一定會來到的地方,抉擇之地。」

抉擇之地?踏入神之領域的必經之地,這麼說……這裡並非是室的一部分,而是每一個踏入神之領域的強者,都會來到的地方?女人看著憐一臉疑惑,淡淡開口道,「每一個踏入神之領域的生物,不管是人類、異族還是魔獸,都會來到這裡,只不過抉擇之地對於每一位踏入神之領域的生物來說,都不一樣,你所需要選擇的,是你的元素本源。」

「為什麼?」憐看向巨大的三面石壁,那上面巨大的三個圖騰代表著她的三系本源,讓她抉擇必須捨棄兩個,這是憐如何都想不通的事情。女人繼續面無表情的開口,算是給出了解釋,「神罰只是第一關,要邁入神之領域,就必須凈化你的能力,若是你不肯,也很簡單。」女人說完,手腕一轉,一道傳送陣直接出現,「離開這裡,也就代表你放棄邁入神之領域,你也再沒有第二次機會。」

眾神本就不願讓人類和異族邁入神之領域,在上古時代,神魔統治世界並相互對抗,那個時候人類也只不過是最卑微的螻蟻。神魔隕落,並不代表人類就可以隨意邁入神的領域,遭遇神罰,迎接的是眾神之怒,到了這裡,眾神自然要剔除掉你的能力,邁入神之領域,人類將獲得更為強大的身軀和力量,能夠邁入到神之領域的人類,自然都有著特殊的能力,眾神怎麼會允許人類繼續帶著這樣的力量,在神之領域越走越遠?神之領域,登頂的必須是神!

與其說是抉擇,不如說是削弱,眾神給了人類機會,但這機會也蘊藏了太多殺機。

憐狠狠皺眉,三系本源只能選擇其一,這明擺著是要剔除掉她的能力!作為元素師,多系本源是最大的籌碼,邁入神之領域更是如此!但是現在看來,她如果不肯選擇,是要同神之領域永遠隔絕。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