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可能找得到我的位置?」

永夜妖王吃驚萬分!

然而項北飛根本沒有說話,甚至都懶得解釋。

因為他趕時間!

唰!

在無鋒劍芒將永夜妖王從虛空中劈出來之後,這把斷劍就已經消失在了項北飛手中。隨即項北飛再次往前踏出一步,玄妙的陣紋在他腳下化開,只是一瞬間他就來到了永夜妖王的背後!

他反手從虛空中再次一轉,空中盪出一道金色陣紋,無鋒斷劍再次被他抽出,劍鋒凜冽,拔地而起,從另一個方向劈在了永夜妖王身上!

永夜妖王瞳孔一縮!

這劍芒的攻勢太快了,快到了讓他幾乎反應不過來的程度。

要知道尋常的人施展劍術,即便是靠着強大的劍芒,但出手的時候,劍鋒朝前劈出一劍,要劈出第二劍的時候,都會有一個抬手調整角度的緩衝過程。

這個過程或許很短暫,不到一息就能夠劈出好幾劍。但只要是實力相當的對手,都能夠利用這個短暫間隔,想出應付對方接下來劍招的方法。

然而項北飛出手壓根沒有緩衝的過程,他的劍像是融入到虛空中,隨心而動,隨人而行,從任何一個角度都能夠迅速地劈出,根本就省去了這個緩衝的過程。

這也就意味着,沒有出招間隔的攻擊,是不會給永夜妖王反應的機會!

砰!

永夜妖王沒有來得及反應,直接被項北飛一劍劈在了腦門上!

咔嚓!

他頭頂上的犄角直接被削斷了,在空中化作了飛灰!

永夜妖王驚怒交加,他的犄角十分華貴,泛著白芒,還套著一個個白色的光圈,那是屬於王者身份和地位的象徵。

但是萬萬沒有料到自己的犄角被項北飛一劍給削斷了!

「人族牲畜,我要你好看!」

永夜妖王摸著自己的斷角,怒吼連連。

可是項北飛仍然沒有給永夜妖王喘息的機會,他第二劍從上方劈下去后,只是一瞬間,第三劍已經從永夜妖王的下方現行,速度快到了極點!

噗嗤!

這一次永夜妖王的左臂直接被劈斷!

「啊……」

永夜妖王慘叫一聲!

這一劍絕非只是將他肉身劈斷那麼簡單,就像是他的長矛可以攻擊對手的竅魂,項北飛的無鋒也是無視了永夜妖王的靈力,劈在了對方的竅魂上!

無鋒斷劍,是一把非常特殊的神器,來自項北飛的爺爺之手,儘管劍刃已經斷掉,但爺爺曾經告訴項北飛,無鋒斷劍,可以無視靈力,也就是說用靈力是沒有辦法擋住的。

只能用最尋常的樹枝,石頭或是水去抵擋。

當然,永夜妖王的長矛在黃泉水裏祭煉過太久,吞噬了很多道胚能力,也屬於一種很詭異的東西,可以抵擋無鋒的劍芒。

然而項北飛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他沒有利用無鋒去和長矛硬碰硬,因為這樣只會浪費自己本來就不多的力量,而是直接攻擊永夜妖王本體!

唰!

項北飛翻身一轉,劍芒沒有任何預見性地從永夜妖王的後面繼續橫掃出來。

「你該死!」

永夜妖王在被砍掉一條胳膊之後,立即將所有的長矛都迅速地召回來,遍佈四周,所以當項北飛劍芒突兀地閃現而出的時候,他的長矛也立即從空中迎了上去。

然而無鋒劍芒直接消失在半空中。

項北飛腳下再次一踏,踩着八卦陣,重新出現在了另外一個方位,與此同時無鋒劍芒劈向了永夜妖王!

噗嗤!

永夜妖王的右臂應聲而斷!

「啊——」

永夜妖王疼得再次發出一聲怒吼,竅魂的傷勢是極為恐怖的,到了這種境界,便是他也根本不可能完全承受如此傷勢。

他現在已經開始慌了!

從未如此慌張過!

要知道他到現在為止,力量和修為分明還是佔據着上風,絕對可以穩壓項北飛一頭,如果強硬地轟殺下去,項北飛是不可能打得過的。

可是項北飛總是在避其鋒芒,將永夜妖王的出手方式和反應能力看得一清二楚,無論他將長矛從哪個方向激射而出,都在項北飛的掌控之中。

甚至自己的雙臂竟然還接連被砍斷!

這讓永夜妖王一時間竟然沒有辦法招架得住,總覺得自己好像有力使不出的感覺!

「見鬼!」

失去了雙臂的永夜妖王已經驚怒到了極點,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利用聖翼長矛去主動攻擊了,現在必須被動防禦才行!

「對,你的力量絕對堅持不了太長時間!」

永夜妖王儘管竅魂的雙臂上傳來疼痛,但他還是強忍着痛苦,認識到當前的局勢。

項北飛的力量在逐漸減弱,自己只要擋住剩下的攻擊,等對方力竭,到時候就是他反擊的時候!

咻!咻!咻!

原本在空中四處亂竄的長矛一瞬間被永夜妖王全部都召喚了回來,十二把長矛重新變回了十二隻如鋼鐵般的肉翅,附着到了他背上。

隨後,這十二隻黃色難看的大肉翅開始重新長出了一片片白色的羽毛,翅膀又變得純潔無瑕,這些翅膀迅速地膨脹起來,然後像花瓣一樣閉合,將永夜妖王層層地包裹了進去,護住了自己!

聖翼的守護!

對永夜妖王而言,沒有了黃泉水,那他的翅膀就是最強大的依仗,也是世間最堅不可摧的存在!

既然項北飛一直避開翅膀的鋒芒來攻擊自己的本體,那麼永夜妖王就利用翅膀的強大防禦來保護自己!

這樣一來,項北飛無鋒即便不想硬碰硬也不行了,要傷到他,就必須直接攻擊翅膀,先破掉翅膀的防禦再說!

而永夜妖王很清楚項北飛沒有多少力量可以支撐到他破掉防禦的!

嗡!

當永夜妖王將十二隻翅膀閉合之後,項北飛手中的無鋒劍芒也立即消失不見,沒有觸碰在那堅硬的翅膀上。

清陽道人的力量所剩不多,他必須把有限的力量最大化!

「如果你只是被動防禦,那就簡單多了。」

項北飛目光灼灼,他等的就是這一刻!

「汪汪!」

小黑已經沖了出去,落在了白色翅膀上,爪子下的板磚「咚咚」一敲!

嗡!

金色的陣紋迅速地從板磚上蔓延到了永夜妖王的翅膀上,進而從縫隙里一直將永夜妖王全身上下都給定住!

小黑在一開始對付永夜妖王的時候,因為長矛的速度太快,超越了板磚陣紋的蔓延速度,壓根沒有辦法定住長矛。

但是現在就不一樣了。

永夜妖王不清楚板磚的厲害,為了消耗項北飛的焚陽力量,選擇了被動防禦,卻等於是主動讓小黑利用板磚完全地定住了自己!

「不對!這是什麼東西?」

永夜妖王感覺身上有異樣,反應了過來,他想要重新掙脫,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這一次,永夜妖王直接被金色陣紋裹成了肉丸子,再也動彈不得!小熊用眼睛死死地盯着大屏幕,在回合勝利的那一刻出現,第一時間就跳了起來:「翻盤啦!!!!」

她無法壓制自己的情緒,此刻已經在位置上蹦蹦跳跳了起來。

但是她並非第一個,在她的身邊,身着黃黑色隊服的一大片人,他們握緊了自己的拳頭,在瘋狂地嘶吼,在這一刻將自己的能量全部釋放出來。

《CSGO之最強選手》第370章血液沸騰 但這些都只是張婷的猜測罷了。

她不能因為陳爭的秘書漂亮就懷疑陳爭,起碼要找到一點點證據才行。

兩人一路上沒有再聊天,張婷抱着雙肩包側頭看着窗外,偶爾拿手機出來與陳爭聊上幾句。

到了提前訂好的酒店,沈夢瑤帶着張婷去了酒店前台,張婷拿出身份證,很快辦理了入住手續。

陳爭不打算過來陪張婷,所以讓沈夢瑤負責陪她,但沈夢瑤則不是什麼會做招待的人,張婷辦理入住手續之後,不過才下午四點,離晚餐都還有一段時間,她沒什麼主意,於是自作主張,提議去陳爭的公司看看。

張婷剛好也沒有去陳爭的公司逛過,每次來楚漢都匆匆忙忙,陳爭也沒有安排她去,便欣然同意了。

兩人坐車來到櫻花大廈,張婷看到對面楚漢大學的門牌坊,驚呼道::「原來,他的公司就在大學門口啊~」

沈夢瑤略微驚訝地問道:「你不是他女朋友嗎,居然不知道他公司在什麼地方,難道他從沒有帶你來過?」

雖然她問的很合理,可張婷從她她的語氣中聽出了一點點譏諷?

「他說過要帶我來的,我沒興趣而已~」張婷感覺很難堪,於是撒了個謊,語氣有些不屑,但是底氣明顯不足。

沈夢瑤笑着「哦」了一聲,沒有繼續說話,但卻讓張婷很不舒服,而且,也成功讓她思考起來,為什麼陳爭以前沒有主動帶她來公司看看。

她作為公司的特殊存在,帶着一個女生來公司,員工們都只是笑着打打招呼,並沒有多問。

「這就是陳爭的辦公室,平時他都在這裏辦公。樓下樓上也都是他的公司~」

沈夢瑤推開陳爭的辦公室,徑直走到他的辦公桌前,習慣性坐下來,翹起二郎腿休息,不過很快覺得這樣做不太好,趕緊又站了起來,拉開椅子訕笑着對張婷說道:「你要不要過來坐一下?」

張婷本就看不慣沈夢瑤不爽了,所以此時也不客氣,走過來坐在沙發椅上,然後靠在椅背晃悠了幾下,笑道:「確實很舒服~沒想到陳爭還真會挑椅子啊。」

可是,她感覺椅子上還殘留有一股香氣,似乎是女人身上的味道,而且就是眼前這個漂亮女秘書的,想到剛剛她一進來就坐在了陳爭的位置上,一看就是習慣性動作,立馬就不開心了。

沈夢瑤也不知道怎麼招待張婷,冷場了一會兒,突然提議道:「你要不要玩遊戲?我在他電腦里下了好幾個遊戲,都很好玩的~」

「遊戲?」張婷愣了一下。

沈夢瑤走到桌前,按下電腦開機鍵,W7開機時間很短,她麻利輸入密碼,很快在桌面文件夾中找到了幾個遊戲。

張婷也覺得無聊,乾脆玩了一局植物大戰殭屍,沈夢瑤心癢難耐,還在一旁指揮她,直到陳爭打電話問她情況,才發現已經六點多了。

當陳爭得知沈夢瑤將張婷帶到公司去了,氣的差點就要罵人了,知道沒有在公司員工面前介紹張婷的身份后,才鬆了一口氣,吩咐沈夢瑤趕緊帶張婷回酒店。

陳爭給張婷安排的是酒店自助餐,不用沈夢瑤再重新安排,所以沈夢瑤送張婷到了酒店后也就直接回去了。

張婷吃飯的時候,陳爭也剛好從夏媛希那裏離開。在回別墅的路上,他給張婷打了一個電話。

他略緊張地問道:「下午沈秘書帶你去公司了?」

「嗯,」張婷語氣有些醋意,「你那個貼身秘書,我一點都不喜歡她!」

陳爭驚訝問道:「為什麼啊?」

「沒有為什麼,」張婷一時間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頓了頓,有些蠻橫地撒嬌道,「哼,反正就是不喜歡她!要不你給她換個工作,別讓她當你秘書了!」

陳爭也猜出她吃醋了,笑着妥協道:「好好好,聽你的,不讓她當秘書了!」

反正沈夢瑤本就不是他的秘書,順着張婷帶意思給沈夢瑤「換」工作,讓張婷開心開心也行。

「愛你~」

張婷果然開心了,可很快又覺得自己有些殘忍,一句話就讓沈夢瑤丟了工作,所以忙補充道,「我可不想你開除她,給她換個工作就好了。」

陳爭笑道:「那你覺得給她安排什麼工作合適呢?」

張婷道:「公司又不是我的,我怎麼知道有哪些工作崗位~」

陳爭假裝想了想,才正色說道:「這樣吧,我讓她去當程序員,她的頭髮不是又密又黑么,干幾年程序員頭髮就會掉光了!」

張婷笑了笑,可是很快又覺得有些過分了,自責地說道:「我們這樣好么?」

「只要你開心就行了~」陳爭笑道。

他的這句話讓張婷很開心,對沈夢瑤的敵意也小了很多,因為她覺得,既然陳爭可以為了她的一句牢騷換掉沈夢瑤秘書的工作,就說明陳爭應該和沈夢瑤沒什麼關係。

「難道你不想知道我為什麼不喜歡她么?」張婷突然問陳爭。

陳爭笑道:「你剛剛不是說不知道么?」

張婷哼道:「哼,她長得太好看了,這麼漂亮的秘書,能幹什麼事情啊~」

~漂亮能幹什麼,能幹啊~

陳爭沒敢將這句話說出來,而是很認真地解釋道:「秘書是一個公司老闆的門面啊,出去談生意的時候不帶個漂亮的女秘書,人家都看不起你,覺得你美實力,這就好比大老闆都要配一部豪車一樣,拿來充門面的~」

張婷不懂生意上的事情,所以陳爭的胡編濫造她居然也信了,覺得自己有點胡攪蠻纏了,不好意思地說道:「好吧,既然這樣,那就不要換掉沈秘書了!不過,你不許對她有什麼壞心思!」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