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混……」黎曉曼眯了眯眼眸,見他有撲過來之勢,緊咬了唇瓣,見車外來來往往的都是人,她硬是將沒說完的話憋了回去。

同樣的,她憋回去的還有一口怨氣,耍混,她耍不過他,臉皮也沒他厚,要「對付」他,還真得從長計議。

龍司昊見她憋的難受,很好心將自己白皙修長的漂亮手指伸到她唇邊,聲音低沉清潤的說道:「來,咬一口,解氣。」

黎曉曼瞪了他一眼,偏過了頭,並沒有咬他,她又不是那種任性耍脾氣的刁蠻小丫頭。

龍司昊見她沒有咬,長臂一伸將她攬進懷裡,眸底綴進了濃濃的笑意,睨著她的目光深情而寵溺,「曉曉,我就知道,你不是一個任性的小丫頭,你是寵不壞的。」

「誰說我不是?」黎曉曼挑眉睨著他,握住他修長的手指,一口咬住,目光挑釁的睨著他。

回到紅花苑,黎曉曼見龍司昊將她送進了卧室還沒離開的意思,她挑眉睨著他,笑的十分溫柔,「龍先生,你該去公司了。」

「嗯!」龍司昊睨著她應聲,隨即長臂一伸,將她擁進懷裡,白皙的下巴抵在她的額間,「曉曉,我想每時每刻都看見你,怎麼辦?」

聞言,黎曉曼抬眸笑靨如花的睨了他一眼,將小手伸進他的褲兜里。

黎曉曼從他的卡其色純手工阿瑪尼西褲里摸出他的手機,打開攝像頭,拍了一張自拍照,然後將手機遞給他,「現在你可以每時每刻都看見我了,好了,去公司吧!我今天下午休息了,明天也要去公司了。」

龍司昊狹長的幽眸緊盯著手機上黎曉曼的自拍照,眸底綴進了濃濃的笑意,隨即他長臂一伸,將她攬進他的懷裡,與她側臉緊挨,親吻著她的唇角,舉高手機,拍了一張兩人的合照。

睨著手機上兩人親密的合照,龍司昊滿意的一笑,在黎曉曼的額際印了一吻,才目光寵溺的睨著她說道:「我去公司了,要是有事或者想我了就給我打電話。」

「嗯!」黎曉曼睨著他電話,將他送出了房門口,在他臨近電梯前,她挑眉睨著他說道:「今晚想吃什麼?我給你做。」

他給她做過好幾次的飯,她還沒給他做過呢。

龍司昊聽她說要做飯,狹長的幽眸緊緊的睨著她,目光越發深情寵溺,「曉曉,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歡吃。」

雖然剛剛有些生他的氣,不過聽到他的這句話,黎曉曼的心裡還是暖暖的,她沖他笑著點頭,「我知道了,下班早點回來。」

這種感覺像是在囑咐自己的老公,這是她曾經所期盼的。

將龍司昊送進了電梯,黎曉曼便回到了房裡。

……

龍司昊的勞斯萊斯剛離開紅花苑,一輛水晶銀寶馬便在紅花苑外停下。

車裡的司機車頭看著坐在後座氣質高雅的絕美女人,恭敬的說道:「索菲小姐,剛剛那是總裁的車,總裁應該已經離開了,您是打算……」

叫索菲的女人淡淡抬眸,一雙澈亮的眸子,猶如被沖洗了千年的寶石般澄凈耀人,眉宇間盡顯高貴清雅的氣質,聲音嬌糯甜膩,「進去。」

「是!」司機恭敬的應聲。

……

龍司昊離開后,黎曉曼便進了廚房開始準備,她剛洗好了菜,便聽到門鈴響了。

以為是龍司昊又返回了,她立即出了廚房,為防遇到上次的情況,她先從貓眼裡看了下,見按門鈴的不是龍司昊,而是一個氣質高雅的女人,她怔了下,才打開了房門。


睨著眼前一襲白色修身長裙,戴著一副墨鏡的女人,黎曉曼蹙了蹙眉,疑惑的問:「你是……」

女人睨著黎曉曼溫婉一笑,聲音嬌糯,「你好,司昊這段時間是不是住在這裡?我是他的未婚妻索菲。」 「未婚妻?」聽到這三個字,黎曉曼像是被雷劈中一般,愣站在原地,好半會才慢慢回過神來。

她澈亮的水眸眯起,淺笑著問:「你剛剛說什麼?能不能再說一遍?」

女人溫婉一笑,動作優雅的摘下了墨鏡,露出了一張絕美的臉。

細眉如柳,彎如夜晚蒼穹中最美的月牙兒,一雙澄亮的淡褐色眸子,明凈清澈,燦若繁星,一顰一笑之間,高貴的靈韻傾瀉而出,鼻翼高挺靈秀,透著一股子西方人的味道,雙唇似玫瑰花瓣一般嬌艷欲滴,臉型嬌小,五官精緻,像混血兒一樣奇特而美麗,膚色細膩白皙,仿若透明的水晶色羊奶凝乳一般,晶瑩剔透的不忍多看,生怕看久了,將她的臉蛋看出兩個洞來。

身姿纖細高挑,柳腰不盈一握,純白似雪的修身白裙只及膝部,露出纖細如白玉的兩條小腿,極具誘惑力烏黑亮麗的直發垂肩,修長白皙的頸間一條設計獨特的水晶石項鏈,使她更加耀眼迷人。

氣質高雅,清麗脫俗,像是天庭墜落人間的公主,更像傲立天山的雪蓮,高貴不凡。

她的美是驚若天人,超凡脫俗的美,所有形容女人美麗的辭彙用在她身上都不為過。

龍司昊是所有女人心目中的男神,那麼她就是所有男人心目中的女神。

她不需要精緻的妝容,不需要華麗的衣著,便已美的不似凡人。

黎曉睨著眼前的大美女,眯起眼眸仔細欣賞之後,發現她除了美之外,還有些眼熟。

索菲柳眉輕挑,溫婉一笑,聲音嬌糯動聽,「我可以進去嗎?」

還不等黎曉曼應聲,她便氣質高雅的走了進去。

一股清香襲進鼻中,黎曉曼才回過神來,睨著進入房裡的絕美女人。

「小姐,你……」

黎曉曼正要出聲,索菲便轉過身,莞爾一笑,「浴室在哪?」

她溫婉一笑,彷彿天地間都失了顏色,連黎曉曼身為一個女人都覺得有些抵抗不住她攝人心魄的魅力,伸手指了指卧室的方向,淡淡抿唇,「在卧室。」

她終於見識到什麼叫回眸一笑百媚生了。

黎曉曼不由得深蹙起眉,她真是龍司昊的未婚妻?

這樣美的驚心的女人在他身邊,他不會不動心吧?

那他為什麼要來招惹她?

心裡窩了一團火,黎曉曼見索菲走進了卧室,也跟了進去。

然而處於氣頭上的她,只覺得索菲眼熟,卻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

索菲只是在卧室停留了幾秒,便進入了浴室。

盥洗台上擺放著黎曉曼和龍司昊的洗漱用品。

索菲淡掃一眼,轉過身,澈亮的瞳眸睨著黎曉曼,溫婉一笑,「司昊的習慣一直沒變過,還是習慣用絲凱露-D品牌的洗髮水,歐碧泉品牌的護髮素,阿迪達斯品牌的冰點沐浴露,希思黎男士面霜,伊詩貝格品牌的剃鬚護理品……」

眼前的女人對龍司昊習慣用的洗漱用品如此清楚,看來他們關係非比尋常。

黎曉曼挑眉睨著她,禮貌性的一笑,「小姐,你說這些是要向我證明什麼嗎?」


索菲淡淡抬眸,淺褐色的眸子明凈如寶石,眉目之間盡顯高貴與清雅,她目光和善,優雅一笑,「我只是向你證明,司昊的的確確是我的未婚夫,我們已經同居很久了,我是他的第一個女人,也會是最後一個。」

索菲說這句話時,絕美的臉上一直帶著優雅的笑,聲音嬌糯動聽,語氣平和,沒有炫耀的成分,但言語間卻充滿了自信。


黎曉曼因為她的話纖細的雙手微微握起,心頭像是被萬千荊刺扎中一般的痛,指甲陷阱了手心,卻不抵心尖萬分之一的痛。

一個自稱是龍司昊未婚妻的女人找上門來,還清楚的說出了他習慣用的洗漱用品品牌,她此刻覺得她就像是一個笑話。

龍司昊既然有未婚妻了為什麼還來招惹她?

她現在成什麼了?成了破壞別人幸福的小三嗎?

呵呵……她怎麼遇上誰都會破壞別人的幸福?

索菲見黎曉曼站在原地不出聲,她微微蹙眉,依舊是淺笑怡然的睨著她,「黎小姐,我知道我今天突然來找你,讓你覺得很意外,但司昊是我的未婚夫,我希望你能和他保持一定的距離,還有一件事,我必須提醒黎小姐,如果你認為司昊真的愛上你了,那你就錯了,他會和你在一起,只是把你當成了替代品,難道你不覺得我們之間有相似之處嗎?」

黎曉曼聽她這一說,這才知道她為什麼覺得她眼熟了,原來她和她之間有五分相似,但是因為她是淺褐色的瞳眸,五官帶著西方人的味道,再加上她剛剛處於意外中,所以就忽略了。

黎曉曼纖細的玉手越捏越緊,清澈的水眸目光淡然的睨著索菲,「所以呢?」

索菲溫婉大方的一笑,聲音嬌糯動聽,「所以我們都不是司昊最愛的人,但我和你不同的是,我是司昊的第一女人,更是他發誓要照顧一輩子的女人,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說到這,索菲拿起她脖子上戴著的設計獨特的項鏈,淺褐色的瞳眸中劃過幸福的笑意,目光變得柔媚幾分,「這條項鏈是司昊親自為我設計的,名叫永恆之心,黎小姐,我說這些並不是向你炫耀,而是希望你明白,雖然司昊最愛的不是我,但他卻很在乎我,我和他在一起經歷過的事是你無法想象的。」

黎曉曼心中雖荊刺扎中般的痛,但清麗的小臉上沒有表現出半分,她目光平和的睨著她,「他最愛的是誰?」

索菲淡淡蹙眉,溫婉一笑,「一個和你我都相似的女人,黎小姐,我還有事,就不打擾你了,我說的話,希望你能想清楚,我不希望再來這裡第二次。」

話落,索菲便朝著黎曉曼優雅一笑,往浴室外走去,臨近浴室門口時,她停了下,目光溫婉的睨著她,「黎小姐,如果你不想繼續當一個替代品,就趁早和司昊斷清關係,司昊是我的未婚夫,所以我不會對這件事坐視不理,我相信黎小姐是一個明事理的人,應該知道怎麼做。」

直到索菲的話語和身影都消失在浴室后,黎曉曼才收回落在浴室門口的視線,唇角有些自嘲的勾起,究竟是她太蠢了,還是龍司昊太會騙人了?

龍司昊和那個女人的話,她該相信誰的?

閉上眼眸,她任憑眼角晶瑩得淚滴滑落,龍司昊,你真的當我是替代品嗎?

這種被欺騙的感覺太不好受了,她蹲了下來,雙手抱膝,任晶瑩的淚水劃過清麗的小臉。

……

龍司昊回來時,黎曉曼坐在客廳的豪華沙發上,目光冷漠,清麗的小臉上像是凝結了一層冰霜,有些冰冷。

龍司昊從進來后就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勁,他走近了黎曉曼,附身睨著她,白皙修長的手指輕挑她的下顎,「怎麼了?嫌我回來的晚了?」

黎曉曼抬眸睨向他,目光冷漠,她將鑰匙交給了龍司昊,然後站起身,拿著身旁早就收拾好的行李,聲音清冷,「替我把鑰匙交給洛特助。」

話落,她正欲從龍司昊身旁走過,被他一把拉住。

他狹長的幽眸眯起,目光緊鎖她,「曉曉,你這是什麼意思?」

黎曉曼清澈的水眸淡然的睨著他,唇角的笑帶著幾分嘲意,「沒什麼意思,請你放手,龍先生。」

龍司昊見她表情冷漠,他英挺的俊眉深蹙了下,拉著她的手一個用力,將她拉進他的懷裡,薄唇輕抿,「我不可能放手,曉曉,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他離開的時候,她不是還好好的嗎?這期間一定發生了什麼事。

「放開我……」黎曉曼掙扎著想從龍司昊的懷裡出來,可龍司昊卻緊摟著她不放手。

她抬眸睨著他,目光清冷而凜冽,「龍司昊,請你放手,我跟你沒有什麼好說的了,請你以後別再出現在我面前,我不想再見到你。」

聽到她的話,龍司昊目光一沉,放開了她,俊美的臉上線條冷硬了下來,薄唇緊抿。

黎曉曼沒看他一眼,拿著行李就走,只是她還沒走出門口,龍司昊沉冷的聲音便在她身後響起。

「如果你踏出了這個門,你的舅舅這一輩子都出不來。」


聞言,黎曉曼纖細的雙手捏緊,冷冷的轉身,目光清冷的睨著神情冷魅的龍司昊,勾唇冷笑,「呵呵……龍先生,威脅女人,你還是男人嗎?」

龍司昊斂眸,目光幽深的睨著她,聲音低沉醇厚,「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很清楚嗎?」

黎曉曼緊咬下唇,目光清冷的睨著他,「龍司昊,你夠了。」

龍司昊跨步走上前,將她手裡的行李奪過,狹長的幽眸眯起,目光銳利幾分的睨著她,「曉曉,希望今天的事不要再發生第二次……」

他白皙的大手輕撫著她清麗的小臉,「記住,我是不可能再放你離開的,這一輩子,你都別想逃離我。」

話落,他一手箍住她纖細的手腕,另一隻手拿著她的行李,強行將她拉進了卧室。 放開她后,他將她收拾好的行李又拿出來,一樣一樣的擺放好。

黎曉曼看著他做這一切,清澈的眸底氤氳起了一層水霧,「龍司昊,你這樣糾纏我有意義嗎?我請你放了我。」

龍司昊轉身睨著她,狹長的幽眸眯起,目光沉冷而堅定,「不可能,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可能再放手。」

隨即他走上前,將她攬進懷裡,白皙的下巴抵在她的額間,聲音低沉「曉曉,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話落,他低下頭,吻上她粉嫩的雙唇。

黎曉曼怔了下,隨即便一把將他推開,清澈的水眸眯起,目光清冷的睨著他,「不要碰我。」

龍司昊眯起滴墨般的狹長眸子,眸光犀利似劍,似要看穿她的靈魂,他周身隱隱散發著一股寒氣,氣勢懾人。

許久,他收回視線,沒有出聲,轉身出了卧室。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