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個死胖子,你腦子有病啊你?什麼時候該來什麼時候不該來,難道你不懂啊?」

陳明真的非常生氣,直接一巴掌就抽過去。

這個死胖子,竟然打斷了他,他好不容易才醞釀起來的氣氛,就要親到一個大美女了。

可卻被這個死胖子的敲門聲給打斷了,實在是氣得他七竅生煙,恨不得直接殺人的心都有了。

「啪。」

大肚便便的男人,就是鍾金龍,他一下子就被陳明打蒙了。

因為陳明打得他非常痛,要不是他渾身肥胖,噸位十分的重,估計這一巴掌,都被陳明直接打飛了。

但現在他臉蛋也被陳明打得紅腫起來,非常劇痛。

「小子,你到底是何人,為何要打我?」

鍾金龍一臉憤怒的指著陳明,大聲罵道。

「我是何人你還管不著,我現在就討厭你來這裡唧唧歪歪的,壞我的好事。」陳明罵道。

「阿明,你過來。」

李俏楚剛才被陳明東摸西摸,搞得渾身都有點眩暈,有點迷醉,她剛才看到有人拍門,所以驚醒了過來,在那裡整理了一下凌亂的頭髮跟衣物,才從沙發上面站了起來。

「李俏楚,這個是何人?難道就是你要轉讓股份給的那個人嗎?你有什麼資格把股份轉讓給他?他是你何人?」鍾金龍看到李俏楚,從沙發上面站了起來,而且臉色還有點通紅,頓時十分氣憤的道。

他現在腦子都有點*了起來,他終於明白陳明為什麼打他,看來他們兩個,剛才在做那種事情,正好被他碰到了。

鍾金龍心中非常惱火,他之前之所以入股李俏楚的這個酒店,不僅是因為這個酒店位置還不錯,想必還能夠掙錢,最重要的原因他想追李俏楚啊。

李俏楚太漂亮了,身材高挑,容顏絕美,氣質迷人,像這種女人,簡直就是極品女人,所以他才會拿錢投進來,求一個機會。

。 第740章

可他還是抬起來頭,不困於物,不止於心。

「前輩,人活著,便是要做想做的事。今日,我若不贏你,你不會讓去我要去的地方。」

「如此,便沒有後退的理由。」

蒼狼王嘴角一凝,更不再給陳天選思考的機會。

十成實力,全開。

一道藍光閃過,蒼狼王如洶湧的江水,襲面而來!

但。

這一刻。

陳天選也慢慢睜開眼睛。

硬抗,哪怕是帝級,也扛不住蒼狼王鋪天蓋地的力量。

一秒記住https://m.net

如此。

只有一個辦法。

陳天選心目一凝,黑氣竟然源源不斷的從他身體里湧出來。

與此同時。

島外,廖玲瓏在看著這一切。

她不住的在搖頭:「該來的,還是要來。」

「陳天選,這就是你的命啊。」

秦歌也恢復不少,人清醒過來后,立馬就來找廖玲瓏。

看到廖玲瓏竟然無時無刻不在關注著陳天選動向,秦歌忙上去問道:「廖阿姨,陳天選有難?我要去幫他。」

廖玲瓏搖搖頭,輕聲說:「閨女,現在幫他不是時候。」

「你放心,我讓你來,就是想讓你幫他的。」

「不過,你得變得更強。」

秦歌明白這個道理,可她還是很擔心陳天選。

她眉頭緊鎖的問道:「廖阿姨,現在陳天選有難處啊。剛才我在遠處已經看到了,五成的實力,陳天選斷了一根肋骨。」

「而且,我……我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廖玲瓏也知道。

陳天選現在的實力,不是蒼狼王的對手。

老天刀內,十二天王和蒼狼王有質的差距。

蒼狼王曾在北疆的時候。

他不是人。

是神。

北疆之外,蒼狼王看一遍,眾神皆退。

「放心。有阿姨在。」

廖玲瓏靜靜的看著面前的熒幕,手中竟然捏著什麼東西。

秦歌真的不知道廖玲瓏要做什麼。

她從懂事開始,就是一個相信科學的人。

她從事的商業,包括從小學到的知識告訴她,這世界是科學的世界。

但自從遇到陳天選后。

秦歌發現,陳天選的醫術之逆天。

不是科學能解釋的。

而此時。

廖玲瓏手指一抖,沒有發生任何事。

但……

島上。

蒼狼王所有的強勢,頓然停住。

甚至,蒼狼王眼神里的火焰,竟然停了下來。

十成功力,並沒有用出來。

「怎麼回事?」

蛇天王在一旁問到蒼狼王。

蒼狼王面色恢復平靜,說道:「放他們前往。」

蛇天王簡直不敢相信:「王,您說什麼?」

蒼狼王再次確認道:「你沒聽錯,放他們前往。」

蛇天王似乎感覺到。

蒼狼王,剛才被威脅了。

而且,是致命的威脅。

她猛的回頭,看著整個島上。

島上,除了硝煙,什麼都沒有啊。

是什麼在威脅著蒼狼王?

難道,是島外?

不可能啊!

蒼狼王那麼強,即便是多年沒上戰場的他,依舊是雄姿英發。

這樣的男人,竟然會低頭。

蒼狼王沒做解釋,只是朝陳天選面前走過去,說道:「陳天選,我欠陳家一個人情。剛才,是我還人情了!」

「但你的路,還很長。」

「這一仗,新老天刀遲早會戰。」

「他日,你沒有這麼好的運氣。」

蒼狼王語畢,轉身走去。

「蛇天王,傳令,滅狼煙。」 正月初八。

這本身是一個極其尋常的日子,按照明制,除了元旦、冬至等節日官員可以休假,也有病假、賜假等等,可每年的十二月二十到正月二十,這一個月的時間屬於半休假。

什麼叫半休假,說白了就是官員可以不去衙門坐班,但是該處理的政務還是要處理,差不多相當於在家辦公,也是為新一年的到來做好準備。

但是到了嘉靖二年這條制度改了,取消了這種半休假制度,改成臘月二十八到正月初七,這十天時間正常休假,其餘時間正常上班。

這種改變沒有引起不滿,對於大臣來說,他們掌控天下政就是掌控權力,休不休假對於他們來說無所謂,這就跟後世公務員或者領導們到了歲數也不願意退休是一個道理。

至於基層官員,他們的衙門就是自己的臨時住所,什麼休假不休假,都一個樣,充其量不坐堂問案罷了。

嘉靖二年的正月初八,天下官員結束休假正常上班,可是很顯然,對於京城百姓來說,官員上不上班不關他們鳥事,他們喜歡看的想要聽到的都是一些喜聞樂見的事。

比如今天最大的事什麼?

只要前段時間看過告示或者稍微關心一點點時事的百姓都知道,今天是燕京大學開學的日子。

今天將會在燕京大學舉辦規模宏大的開學典禮。

屆時當今天子嘉靖皇帝、內閣諸老還有朝堂重臣都會前往燕京大學觀禮!

百姓們就是看個熱鬧,但是政治嗅覺稍微靈敏一點的都知道,這是朝堂或者說整個儒家對皇帝的一次妥協。

因為燕京大學是儒學和雜學並修,當然這個雜學不是春秋時期的那個雜學,而是真正的雜,駁雜的一塌糊塗的雜。

漢武帝獨尊儒術,是因為儒家為了迎合皇帝,將其綱領契合了皇家的統治思想,這也是儒家自春秋之後看得見的一次改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