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次做的很好,本王就知道,你心裡還是向著本王的。」秦夭面露笑容,俊美的面孔讓彩潔晃了神,隨即心裡惶恐。

「秦王,何出此言?」她小心翼翼的問。

前幾日秦王回來大發雷霆,還說他知曉了自己給顧久檸看診的事情,讓自己藉機徹底害了顧久檸的性命。她當時又不受秦王待見,又不被章嫻妃待見,日子過得苦不堪言,答應后。

見到了顧久檸卻又換了念頭,偷偷地真的給顧久檸救治了情蠱,抑制毒發,本以為今日要被秦王打罵一通,沒有想到秦王卻是笑容滿面的回來。

「顧久檸朝不保夕,已經請了太醫救治。」秦夭滿目喜色,連帶著看到彩潔都覺得不那麼厭煩了:「讓廚子給你多做些好吃的,多吃的。」還摸了摸彩潔的頭髮。

彩潔壓制住心底的震楞,身子不自覺的發抖,好在秦夭心情好,根本沒有責怪她。

「秦王,為何總是讓妾身吃那麼多補品,妾身的意思是,妾身只是一個妾,秦王卻對我這麼好。」 第二百三十九章陰差陽錯

「你懷了本王的孩子,本王不寵愛你,還要寵愛誰呢?」秦夭摟著她,眉眼含笑。

但是笑意未達眼底,以前只要秦夭一碰她,彩潔就忍不住歡喜害羞,低著頭,反倒沒有看到她眼底是否有真心,這次卻是看的清清楚楚。

秦夭不知道的是,那日容墨將她拋棄在院里,去尋了顧久檸,她一怒之下喝了許多酒,生生將自己給灌醉了,正縫彩潔去找她,聽到她嘴裡痴痴地念著的名字,是容墨,不是她……

自己愛上的人,卻是有龍陽之好,她選擇了沉默。

現在轉而想到自己懷孕后,秦夭從未真心關心過她,只是讓她不停地吃補品,上次顧久檸提醒的話還聲聲在耳,難道秦王從始至終,就沒有想過讓自己生下這個孩子?

彩潔失了神,等秦夭離開,才跌坐在地上,她護著自己的肚子,心亂如麻。

她又哪裡知道自己好心給顧久檸抑制蠱毒,結果與顧久檸自身的祛毒復原能力相排斥,反而促使蠱毒發作。

陰差陽錯之間,秦夭以為她按照自己說的做了,目前放過她一馬。

……

顧久檸醒來后,第一個看見的就是容墨,鬍子拉碴,眼睛裡布滿了血絲。心疼的想要去摸一摸她的手,就感覺胸口悶得不得了,卻比之前疼的死去活來要容易承受的多。

「你醒了,現在還有哪裡不舒服嗎?」容墨牽起她的手。

「嗯,沒有,好多了。」不知道容墨是否已經清楚了自己得了情蠱,還是說根本沒有察覺出來呢?

「那就好,我問了太醫,說是你晚上在宴席上飲酒過多,這才灼燒了胃,疼的厲害,吃幾頓葯就好了。」容墨一瞬不瞬的看著她。

「這樣啊……」她忍不住慶幸,風靈國不善用蠱毒,能夠知曉情蠱的自然是少之又少,查不出來倒也在情理之中。

「小姐,你醒啦,可是餓了?奴婢去給你端些早膳過來。」舜英端著水盆進來準備給她擦臉,沒有想到就看到顧久檸已經醒了。

顧久檸想要說話,張了張嘴,才發現喉嚨乾澀的很,容墨給她遞了一杯水,她忙接過喝了幾口:「我,不餓,舜英,你別去忙活了。」

「嗯嗯,都聽小姐的。」舜英點頭,在旁邊站著。

「我都好了,你還在這一臉擔心的看著我,咋啦,你家小姐我又不會死。」顧久檸喝了些茶水,舒坦了許多,同她開玩笑。

不想舜英情緒激動,讓她不要亂說話。

顧久檸吐了吐舌頭,沒有繼續說什麼死不死的,想來自己這次是把他們嚇壞了,看來以後都沒酒可以喝了。

「對了,三小隻呢?」

「小姐是說林毅,小乖和虎妞嗎?他們都去學堂了。」

「呦,我還以為他們會趁機逃課呢,不錯不錯。」顧久檸開心的眯著眼睛,自己改日得給賈先生送些禮去才是。

顧久檸不知道的是,她昏迷期間,三小隻不肯去學校,非要守著顧久檸不可,舜英分析了他們若是不去書院讀書,別人就會知道小姐生了重病,會對小姐更加不利,他們這才不甘心的去了書院。

「行了,你才醒,就這麼多話?舜英,你先下去吧,東西留下。」容墨捏了捏她的臉。

「是。」主子發話,舜英豈敢不從?

一下子房間里只有彼此。

容墨將顧久檸扶起來,讓她靠在自己的懷裡,更舒服一點。

「容墨,我有事還沒告訴你呢。」

「嗯。」嗅著懷中人的發香,漫不經心。

「上次宮宴,我在假山後面,聽到了有個宮中妃子和外男的交談,提到了你……」顧久檸將發生的一切細細的告知了他,然後側目看他:「容墨,為什麼他們說容雋倒下了,還有你?你和容雋只是君臣的關係嗎?他們想對你不利,且是你身邊的人。」

「我很擔心你!」顧久檸靠在他懷裡,能夠聽到他的心跳聲。

「我知道了,你這些日子就不要擔心這些了,放心,我自有安排。」容墨心思一轉,上次繳獲貪心藥商,同他一起的官員……

面上不露聲色安撫她。

「嗯,你一定要萬分小心。」顧久檸彎了彎唇。

兩個人相擁著,沒有人會去說他們此番行為有傷風化,都被此刻溫馨的氛圍而為之動容。

良久。

「後日,我們成婚可好。」

「好。」顧久檸只覺得心裡一暖,就應下了。

……

顧久檸躺了一天,想要出去逛逛,看看養生葯堂的情況,偏偏容墨強行要求她躺著,而舜英舜華則成了兩大門神,守在她身邊,不讓她出去。

整整躺了一天,再起來,整個院子里都在忙活著她跟容墨的婚禮,顧久檸忍不住也心思活絡起來,她不知道容墨是怎麼做到不被玲瓏氏反對的,也不知道這樣兩個人辦婚禮會不會被人指著脊梁骨罵。

他想娶她,她願意嫁,就是這麼簡單。

「容墨,往左邊去點,哎哎哎,再往右去一點點,嗯嗯,差不多了。」顧久檸站在下面指揮著容墨去貼「喜」字。

容墨耐心的一點點往旁邊挪來挪去,然後貼在顧久檸滿意的位置上。

一對新人親自忙活著自己的婚禮,格外滿意。

玲瓏氏被容墨送去徑山寺靜養,皇帝對於他的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南辰南星兄妹也啟程回旭烈國,南星在風靈國和章嫻妃關係融洽。

南辰最為遺憾的是沒有再見到一次顧久檸,他去了養生葯堂找人,結果下人只是說顧久檸外出了,他苦等一晚上無果,行程也不容擱置,念念不舍的離開了。

很快就是兩人大婚之日,從此兩家變一家。


沒有請旁人,都是互相熟悉的人,陳如意,嚴藝,李掌柜,兩家店鋪的夥計,賈先生,張大夫,薛太醫,小乖,林毅,虎妞,小黑煤球,舜英,舜華,還有府里的下人,都是他們的見證人。


顧久檸親自給自己化妝,眉心用筆蘸了金粉繪了一朵花,栩栩如生,與大紅色的口脂相得映彰。 第二百四十章顧久檸嫁人

兩家是對門,直接接人,方便的很,但是容墨硬是帶著迎親隊繞著整個京城轉了幾圈,十里紅妝,不過如此。

鬧得人盡皆知,這是他們的婚禮,容墨無法讓玲瓏氏接納她,已經覺得心中愧疚了,現在自然不會偷偷摸摸的結婚,何況這也是容雋默許了的。

但是容墨沒有允許下人收禮,顧久檸只要真誠的祝福,那些藉機來窺探的,在她心裡不如不來,反而清靜。

若是那日宮宴顧久檸讓人知曉了她的容貌出眾,到了今日方知還可以再美上一個層次。一抹紅裝襯得她面若桃花,眸中含羞,若是上次是刻意的彰顯自己,現在則帶了份女兒家的嬌羞。


舜英為她盤了髮髻,添上珠釵,忍不住感嘆:「小姐,你真的是我見過最好看的新娘子了。」

顧久檸微微低首,臉上一紅,自己居然真的要嫁人了。

舜華為她蓋上紅蓋頭,不久吉時已到,兩個人將她扶著出去。

顧久檸有些緊張,好在有兩個丫鬟在身側,她方才好受了些。

因為沒有高堂,顧久檸也沒有人話別,直接上花轎,按道理,兩個丫頭都要當陪嫁丫鬟,顧久檸堅持讓舜英留下,嚴藝會護她日後周全,她不想把她接下來的人生全都捆綁住。

至於舜華,只要她找到了心中喜歡的人,她自然會放她自由嫁娶。

兩個婢女本都做好了終生不嫁的準備了,或者好運點,能夠二三十歲的時候獲得自由,沒有想到現在能夠遇到顧久檸,願意輕易放給他們自由……

顧久檸準備自己進花轎,不想林毅會主動站出來要背她:「檸姐姐,我背你上花轎。」

他沒有直接喊姐姐,顧久檸還是心中滑過暖流,應了一聲:「好。」

小乖也跟了上來:「檸姐姐,讓我背嘛,小乖也想背檸姐姐出嫁。」那副樣子看起來,恨不得上去和林毅大打出手。

顧久檸本有些濕潤的雙眸,不由露出淺笑:「小乖,你太瘦了,還是你林毅哥哥背檸姐姐的好,檸姐姐最近可胖啦。」

「哼,檸姐姐才不胖呢,檸姐姐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子。」然後側過臉,低聲道:「等小乖長大后,一定要找一個像檸姐姐一樣好的媳婦。」

但是人還是乖乖地讓開。

虎妞還小,不知道嫁人的含義,不過小孩子都愛熱鬧,顧久檸在她額頭上畫了一點硃砂紅,顯得她機靈又可愛,此刻站在一旁,好奇寶寶一樣。

林毅彎腰蹲下,顧久檸趴上去,初見時還瘦弱的少年,不知不覺間已經長得英俊高蜓,寬厚的背可以給她安全感。

「姐,抓穩點。」林毅低聲道,顧久檸不確定是不是自己聽錯了,還是被外面的吹奏聲給掩蓋了,自己只聽到了那一聲姐。

不由眼睛濕潤。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林毅雙目通紅,但是背著她走得每一步都十分的穩。

從屋裡背到大門口,短短的路,莫名的長。

舜英現在不能跟著過去,已經哭了一通,眼睛紅紅的,跟小兔子一樣。

舜華在一旁,面上帶笑,眼角帶紅。

「上轎。」

顧久檸在轎子里坐穩,花轎繞了一圈才回來世子府,顧久檸擦了擦眼角的濕潤,本以為沒有父母在,不會傷感,沒成想還是哭了。

為了不讓容墨多想,她連忙恢復情緒。

花轎在世子府門口停下,顧久檸只覺得空氣一凝,一雙有力的臂膀直接將自己從花轎里給抱了出來。

媒婆著急的叫喚:「世子爺啊,這可不成啊,得踢轎門,你這怎麼直接抱上了。」

「本世子的妻,豈能踢?」然後挑眉一笑,讓媒婆看的晃了神,小夥子真俊啊。

他才捨不得踢轎門,若是驚嚇了他的心肝兒,那誰配得起,顧久檸是他的寶貝,心尖尖,得捧在手心上的人。

抱都抱了,媒婆總不能讓世子爺把人塞回去重來吧,她也沒有這個膽子啊。

進了屋裡,就是正常流程的拜堂,兩人夫妻對拜時,容墨輕聲道:「以後你就是我的妻了。」

「嗯。」顧久檸有些害羞,不知道說些什麼,手足無措的捏緊了手上的紅綢子。

好在很快她作為新娘就被送去了新房,外面的喧鬧都與自己無關。

因為容墨的身份在,大家也沒有灌酒。

陳如意舉著杯子,上前就先干為敬:「以後檸丫頭就託付給你了,若是日後你敢欺負她,我定然不會放過你。」

「容某此生唯愛她一人。」容墨神色認真,也一干而凈。


小乖和林毅都紅著眼睛給他敬酒,所有的話都盡在不言中。

……

肚子好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