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混蛋!」

茨木華扇當即眼睛就紅了,後面靈夢幾個也以最快的速度沖了過來。

看著來勢洶洶的眾人,今泉影狼的眼睛閃了一下,突然轉過身,利箭一樣急速奔向了遠方。

「可惡,別跑啊!」

居然逃跑了,憤怒得無法自已的茨木華扇當即就追了上去。

「等一下,華扇小姐……」

想不到這傢伙竟然冒冒失失的就趕去追擊敵人,靈夢剛想攔住她,對方卻已經飛出老遠了。

「麻煩死了。」

巫女苦惱的抓了抓頭,所謂關心則亂,她可不認為萃香那傢伙會那麼容易就被幹掉的。

恐怕把她吃下去的今泉影狼反而會更加倒霉吧!

「這樣好嗎?不快一點追上去。」

我駕駛著飛毯,過來問道。

「沒關係的,畢竟是鬼族的頭頭,不會那麼簡單就被幹掉的。」

「不,我問的不是這個。」

「嗯?」

「我是說,前面那個傢伙。」

我伸出手,指向了今泉影狼逃跑的方向。

「那邊是……」

少女順著我指的位置望去,突然間,臉色變得慘白慘白的。

「怎麼了?」

魔理沙不知道她看向那個地方的時候,為何會表現得如此震驚的。


「那裡是……村子的方向啊!」

「什麼?」

聽到靈夢這麼說,其他人也頓時面色大變…… 「今天不知道會不會是個好天氣呢?」

望著外頭逐漸放光的天色,森近霖之助稍微的帶著點感慨。

陰鬱的日子已經持續好幾天了,讓人的心情都變得有些開朗不起來了啊!

「店長。」


原先在靠牆的書架前看著書的朱鷺子,忽然側轉了腦袋。

「嗯?」

「你有聽到什麼聲音嗎?」

「咦,沒有啊!」

認真聽了一下,最清晰的只有那扇破窗戶被風吹動時,發出的「啪嗒啪嗒」的雜音。

「你大概是聽錯了吧……」

正要這麼說,一陣強烈的震動從腳底傳來,嚇得他趕緊蹲下了身體。

「又來了?!」

幻想鄉這段時間地震頻發,都快讓他變成驚弓之鳥了。

「好像不是呢!」

比他還迅速,已經提前一步躲到了桌底下的少女轉過臉來說道。

最近讀的那些地震安全知識,讓她潛意識的作出了反應。


「嗯……」

震動還在綿綿不絕的傳來,的確如朱鷺子所說的,這跟地震有些不一樣。實際上太凌亂了,簡直沒有一點規律可言。

感覺上,更像是一群大型動物在集體狂奔。

「啪啦!」

屋子也在不停的晃動,放在某處架子頂端的一個繪有藍色花紋的瓷器可能之前沒有擺放好,搖擺了幾下,突然掉落下來,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哇啊啊啊!」

森近霖之助大叫著,站了起身。

「那可是從大陸流傳過來的青花瓷,很珍貴的誒!」

難得自己收藏了這麼多年,卻在一次奇怪的地震之中被損壞了。

人生實在沒有比這更悲慘的事情了。

「店長,冷靜點,那不過是個瓶子而已。」

這種東西除了做一下擺設之外,朱鷺子也看不出來還有其他的用處。

「你懂什麼?那可是古董。」

森近霖之助一時間心如刀割,為什麼自己會遇上這種倒霉事的?

「啊!」

頭頂上還在不斷的「簌簌」灑落灰塵來,這房子看起來也相當危險了呢!

「店長,我看我們還是先出去一下比較好,否則等下子被弄壞的可就不僅僅是一個破瓶子了。」

「快向我的青花瓷道歉。」

居然說自己的收藏品是破爛,簡直可惡至極。

「不走,我要跟香霖堂共存亡。」

有時候,森近霖之助的脾氣也意外的相當執拗呢!

「行了,別再說這種蠢話啦!」

朱鷺子才不管他願不願意呢!揪住對方的后衣領,硬是將他拖了出去。

震動似乎是從並非很遠的地方傳過來的,偶爾還聽得到一些動物的嚎叫聲。

「嗯,好像是有人正在打架呢!」

森近霖之助翻身起來,託了托眼鏡說道。

恐怕是妖怪之間的戰鬥吧,否則不會這麼激烈的。

「啊,接近了。」

「嗯?」

正如朱鷺子說的那樣,震動突然加劇了,並且傳來的時間也逐漸變得短暫。

這說明有什麼東西正朝著這邊跑過來。


「誒誒誒誒!」

男人當即緊張了起來,睜大眼睛望向了前方樹林的深處。

旁邊的女孩開始還保持著鎮定,到了最後也堅持不住,縮到他身後去了。

過了許久,震響已經是近在咫尺了,可還是沒有見到對方的蹤影。

「難道並沒有經過這裡嗎?」

心裡這麼想著的時候,就發覺天色忽然暗了下來。森近霖之助和朱鷺子連忙抬頭看去,就見到一個龐大得難以置信的黑影從上面一躍而過,隨即天空恢復了明朗。

「那是……什麼?」

「好像是……一隻動物?」

兩人嘴巴張得大大的,好半天都沒辦法合攏上。

如果是動物的話,那也實在太驚人了吧!

根據一瞥所看到的,剛才那東西的體長,絕對在一百米以上。

「不是做夢……」

森近霖之助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臉,發覺挺疼的。

什麼時候幻想鄉又出現了這麼巨型的生物了的,為何自己一點也沒有聽說呢?

「啊,店長你快看。」

朝朱鷺子指的方向瞧去,他就見到又有一個四四方方的物體從上空飛過。

因為速度沒有之前那個快,所以看得稍微清楚了一點,那好像是一張地毯般的東西。

會飛的地毯。

依稀可以看見上面還坐著許多人。

「看樣子又有麻煩的事情發生了呢!」

森近霖之助困惑的撓了撓頭,雖然看不清坐在飛毯上面的人究竟是誰,但是他大概也估計得出來了的。

「哐啷。」

聽到響聲,兩人轉頭望去,就見掛在門口上的牌匾已經掉到地上去了。

大概是鬆脫了,被震落的吧!

「店長,我們還是先把自己的麻煩處理一下比較好。」

「嗯……」

=============================分隔線=============================

經過一輪追趕,我們總算是追上了茨木華扇。

然而和今泉影狼的距離卻逐漸拉大了。

這傢伙,身體似乎開始逐漸恢復了呢!竟然跑得越來越起勁。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