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見異思遷的壞傢伙,終於肯出來見我了吧,就不怕我對你先女干后殺。哼。」

夏冉冉依然那麼彪悍。

慕初笛笑了笑,果然出來是沒錯的,跟夏冉冉呆這一小會,她就覺得心情好多了。

夏冉冉抱著慕初笛的時候,發現肚子被什麼頂住,低頭一看,O了嘴。

噬天狂尊 「啊啊啊,這,這是!」

夏冉冉聲音拔尖,引得四周的人側頭看向她們。

慕初笛連忙捂住她的嘴巴,低聲貼在夏冉冉耳邊說道,「是,所以別那麼大聲,還是說你想把狗仔都引過來?」

夏冉冉花了不少時間才消化這件事,她眨巴著眼睛,搖搖頭。

慕初笛見她冷靜下來,才鬆開她的嘴。

「我的天,什麼時候的事?好樣的,這麼重要的事情都瞞著我,欺負我好脾氣是吧!」

夏冉冉大言不慚,真不知道那個看不過眼就撕逼,分分鐘把人撕得叫爹叫娘的她,怎麼能厚著臉皮說自己好脾氣。

慕初笛想到夏冉冉的狠勁,不免笑了笑,笑容里,泛著淡淡的幸福光芒。

「池南應該不可能,那就是,勞斯萊斯先生?不,我應該叫他霍總,對嗎?」

一開始,她認不出霍驍,可最近霍驍與舒漫鬧出那麼大的緋聞,她便發現霍驍與勞斯萊斯先生是同一個人。

當時,她就想跟慕初笛說,慕初笛卻去了小山村拍攝,沒有信號,再後來就發生泥石流,夏冉冉只記掛著慕初笛的安危,把那件事拋之腦後。

慕初笛嘴角的笑容越發的甜蜜,那溫柔似水的眼神,是騙不了人的。

當初對池南,她都沒見慕初笛溫柔成這樣,怕且這次,更上心了。

別看慕初笛柔柔弱弱的,一旦認準一個人,愛上一個人,就會掏心掏肺。

這樣的愛,如火焰般熾熱,很容易把她燒得遍體鱗傷。

「他,跟舒漫似乎關係非比平常,小笛,你就不怕再次受到傷害?」

如同池南那次,傷心傷肺。

億萬總裁:前妻,再嫁我一次! 「不,他們不是那種關係,他說的,我都相信。」

那是一種迷妹的眼神,夏冉冉心裡嘆了口氣,果然,已經愛得那麼深。

這個時候,就算她說什麼都沒有用,只能祈求上帝,看在慕初笛善良可憐的份上,這次,別讓她那麼波折。

氣氛頓時沉重起來。

夏冉冉想緩和一下氣氛,拉開椅子,來到慕初笛身邊。

「我能摸摸他嗎?」

她伸手摸了摸,似乎感覺到肚子動了一下。

「哎呀,寶寶是不是踢我了。」

「小笛,寶寶起名字沒有?」

名字?

還真沒有起。

要不,今晚等霍驍回去,一起商量一下?

一想到寶寶,慕初笛渾身散發著母親的光環。

見慕初笛如此幸福,夏冉冉便放心了,一時脫口而出,「小笛,像現在這樣開心就好,別管你家那點破事,慕姍姍是自找的,出國就出國,眼不見為凈。」

「什麼出國?」

自從父親拒絕跟她見面后,她就沒再打聽過慕家的事。

夏冉冉連連張嘴,「呸,我這張嘴,真管不住,打,該打。」 慕初笛拉開夏冉冉的手,臉色一片凝重,「你說慕姍姍怎麼了?」

夏冉冉知道瞞不過,反正這件事,早就鬧得沸沸揚揚,也不知道慕初笛為什麼會不知道。

「慕姍姍吸毒,一直都沒有戒掉,再加上上次被砍到毀容的事,容城基本沒法呆,她想要戒毒,想要整容,只能到國外,技術先進一些。」

「不過那樣的妹妹,死了你也不用傷心。老娘就不信,是你把她推出去的。」

「她這種貨色,都不知道在外面得罪多少人,想她死的人多的是。臨走還要給你潑污水,真看不過眼。」

慕姍姍那種人,夏冉冉最是看不起。

如果她不是慕初笛的妹妹,夏冉冉直接上去撕爛她的嘴,看她以後還怎樣說三道四。

麻蛋。

「那我爸爸他呢?」

爸爸會不會也跟著出國?

夏冉冉知道慕初笛最在意的,就是她那個爸爸。

「沒有,伯父還在國內,只有楊雅蘭跟慕姍姍出國。」

「哦。」

慕初笛垂下眼眸,長長的眼睫毛遮蓋住她的情愫,讓人捉摸不透。

渾身散發著消極的氣息,哪裡像剛才那個幸福的准母親。

哎,夏冉冉最受不了她這樣。

舉白旗投降!

「我真是輸給你了,別悶悶不樂,吃完等下我陪你去慕氏,壞人,我來當。」

夏冉冉用力地拍著胸口,力度有點大,嗆到了,咳嗽了好幾聲。

兩人點了一些平時愛吃的,夏冉冉見慕初笛有孕在身,也不敢點上火的,點了一些溫補的菜。

一頓飯下來,夏冉冉給慕初笛普及了不少娛樂圈的知識。

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慕初笛覺得夏冉冉時不時聊到舒漫。

這才發現,舒漫的星途,比她還要平坦光輝。

就好像有人一直在給她鋪橋搭路,所有資源都默默地轉向她。

就連當時的影后,都比不過舒漫。

她明白夏冉冉的好意,從愛上他的那一刻,她就知道,這個男人,有很多人惦記著。

而他心裡,卻不一定只有她。

她並沒有想那麼多,只想以後,陪在他和寶寶身邊,那就是她最大的幸福。

飯後,兩人走了出來。

秋日的天氣,乾燥而陽光毒辣。

夏冉冉的車停在另一邊的戶外停車場。

顧及慕初笛的准母親身份,她讓慕初笛在路邊的樹蔭下等她把車開過來。

路邊的樹葉漸漸變黃,可太陽卻依然烤得地面滾燙燙。

慕初笛無聊地踩著樹蔭,張著腦袋在等夏冉冉。

遽然,馬路上開來一輛白色的轎車。

車型很普通,可車速卻越來越快。

慕初笛心有餘悸,她最怕這種不要命的飆車。

還沒來得及感嘆,車頭似乎發生了轉變。

車子猛然向她這邊開了過來。

速度之快,轉眼間,車子就來到面前。

慕初笛心驚膽戰,她快步向後退。

動作急促,一時沒注意腳下的巨石。

呯的一聲,跌倒在地。

肚子隱隱的痛了起來。

可慕初笛顧不了這些,她雙手撐在草地上,快速向後退。

小石子扎進手掌心。 那車,發了瘋地向前沖。

慕初笛躲到樹榦后,避開了轎車的攻擊。

轎車一時沒有收油,撞在樹榦上。

不遠處開著車子過來的夏冉冉看到這一幕,心差點飛了出來。

她把車子隨便停泊在馬路上,下車飛奔過去。

一手拍在車蓋上。

車蓋撞上樹榦,有點變形。

車窗的玻璃也碎了一些。

夏冉冉才不管這些,直接拿起石頭砸窗戶。

直到車窗被砸個破碎,伸手進去打開車門,直接把司機抓了出來。

司機渾身酒味,滿臉通紅,被夏冉冉揪出來,還一直喊著,「喝,呃,你怎麼不喝?」

「來,再喝幾口。」

酒鬼!

「喝你麻痹的。」

夏冉冉直接把人甩到一旁,不管酒鬼躺在地上發酒瘋。

她快速走到大樹后,只見慕初笛倒在地上,一臉驚慌。

靠過去,聞到淡淡的血腥味。

夏冉冉心猛然一驚,該不會是……

「小笛,你還好嗎?」

慕初笛伸手按著肚子,肚子一陣一陣地抽搐,像有什麼要被抽離出來。

她頓時慌了。

「肚子,我的肚子好痛。」

慕初笛的衣服上,有著絲絲的血跡。

「冉冉,送我去醫院,快。」

慕初笛把醫院地址報了出來,那是她平時產檢的醫院,醫生都是霍驍交代過的,只有去哪裡,慕初笛才會安心。

夏冉冉三魂不見七魄,失措片刻,在慕初笛的指示下,她很快就穩定心緒,連忙找人幫忙。

容城的市民,還是很善良的,一下子就找到個好心的青年,他把慕初笛抱著上了夏冉冉的車。

夏冉冉的手,都是抖的。

眼睛盯著前方,心裡無比的急,恨不得馬上飛到醫院。

混蛋!

大白天的,怎麼就有喝得爛醉的酒鬼?

醉成這樣,又是怎樣保持清醒開到餐廳那邊才發生車禍的?

真是日了狗的霉運。

「大哥,麻煩你幫我把人護好了,老娘要,飆車!」

夏冉冉話音一落,小小的甲蟲車便向插上翅膀一般,以閃電的車速左右搖擺,超過一輛又一輛的車。

最後,終於來到慕初笛指定的醫院。

夏冉冉率先下車,本打算吆喝一聲,卻沒想到醫院的急救如此的迅速,見到車來,醫生和護士便第一時間跑了出來。

「病人發生什麼事了?」

夏冉冉也很急,連忙把剛才的事情說了一聲。

「醫生,我朋友是孕婦,她這是第一胎,你一定要幫她抱住胎兒。」

慕初笛那樣期待和嚮往寶寶的出生,千萬,千萬不要出事。

夏冉冉心裡期待著。

慕初笛被救護人員抬上移動病床。

「趙醫生,我要趙醫生。」

肚子的痛,使她渾身沒了力氣,可她卻堅持要趙醫生。

慕初笛聲音太小,夏冉冉被擠在救護人員的身後,根本聽不清楚。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