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麼說我才想起來,秦驚鴻會不會來呀?上回元氣少女演唱會,秦驚鴻都去了,還上了熱搜!我好想見到他啊!」

「你還爬牆,你不是沐暖暖的粉絲嘛?」

「嘿嘿~」

這時候,護士長走了過來,冷著臉說道:「你們在這裡八卦什麼?保密守則沒有學好?」

兩個小護士不敢再討論,埋頭假裝努力工作。

等到護士長走了,她們才彼此互相心有餘悸地看了一眼。

一旦違反保密條例,泄露了病人的隱私,是會被吊銷執照,在行業內被封殺的。

醫院VIP金卡樓的工作待遇很好的,她們可不想丟了這份工作,更不想被行業封殺。



秦任工作出差在外,秦重電話打過來的時候,氣得他把茶杯給摔了。

「是誰這麼膽大包天,居然敢動我們秦家的人?我就出差幾天,就不把我這個州長放在眼裡了?以為我們秦家沒人了是不是?」

秦重無奈地說:「大哥你就彆氣了,現在生氣也沒有用。」

「怎麼就沒用了?難道綁架暖暖的人比我這個州長還大,比你這個外交官還要厲害?」

「那倒也不是。」

「到底是誰幹的?」

「是……驚鴻。」

「誰?」

秦任還以為自己耳朵聽錯了,「驚鴻為什麼要綁架暖暖?他們可是親姐弟啊!」

「具體原因現在還不知道,承佑他們剛找到暖暖,才送進了醫院急救室。」

「暖暖受傷了?傷得重嗎?」

「暖暖還好,說是摔下山坡,手臂有輕微骨裂,其他都是些小傷不礙事的。倒是驚鴻他……」

「驚鴻怎麼了?」

秦重苦笑道:「驚鴻被承佑打斷了兩根肋骨,傷得比暖暖重多了。」

秦任還沒消氣,「這個混球他活該!欺負到自己人頭上來了,長出息了他!」

秦重說:「現在事情還瞞著爸他老人家,不敢讓爸知道。這事雖然是老三家裡的家務事,可大哥你畢竟是家裡的老大,只有你站出來決定怎麼辦了。」

秦任默了下,道:「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之後,秦任把電話打給了秦致。

秦致接電話的聲音非常疲憊,「喂?大哥?」

「老三,暖暖和驚鴻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雖然這是你們三房的家務事,但我作為大哥還是要來管一管,為暖暖討回一個公道。」

秦任話里話外的意思,就是在怪罪秦致沒有管好秦驚鴻。

女扮男裝公子玉衍 「大哥你想怎麼做?」秦致有苦說不出,心裡已經很內疚了。

「把驚鴻送走,別再讓他出現在暖暖的面前。」

秦致沉默了下,「好。」



醫院VIP樓的一層。

葉微瀾正滿臉怒火的和護士吵架:「憑什麼不讓我們住樓上?一樓的環境這麼差,私密性也不好,萬一被人闖進來怎麼辦?你們就是這麼辦事的嗎?」

護士很無奈的解釋:「對不起,整個二樓、三樓都被包了,不允許其他的人入住。如果您非要要求環境私密的話,給您安排到普通單人病房可以嗎?」

「那怎麼行!是誰包下來的?」

「病人隱私,我們不能透露。」

葉微瀾快被氣死了,「什麼病人隱私,還不能說?是不是莫晉北?」

護士心想:你不是心裡有數嗎?幹嘛還問?

表面上,護士還是客氣地說:「抱歉,真的不能透露。」

葉微瀾指著護士鼻子罵道:「好,你給我等著!我們這就轉院!」

病房裡,秦驚鴻正雙眼無神地望著天花板。

葉微瀾罵罵咧咧地開門進來,氣憤地說:「兒子,我們現在就轉院,不住在這間破醫院了,什麼東西!」

「我不轉院。」秦驚鴻雙眼空洞,有氣無力地說:「你走吧,別在這裡煩我。」

葉微瀾一看他這樣,就心如刀絞,「兒子,你怎麼這麼傻啊?要對付沐暖暖多的是辦法,為什麼要傻到去綁架她,把自己都給賠了進去?」

秦驚鴻彷彿沒有聽到她的話,自顧自的喃喃自語:「她現在一定恨死我了吧?我也不想傷害她的……」

他只是想告訴她,他的感情。

就算明知道是不可能的,但他就是想讓她知道。

可如今,一切都毀了。

聞言,葉微瀾大驚失色,連忙說道:「你在說什麼?難不成你是瘋了?憑我們家的權勢,你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偏偏看上了沐暖暖那個煞星?」

一開始葉微瀾還只是猜測,還能自欺欺人。

現在看到秦驚鴻這幅半死不活的樣子,她才知道事情朝著可怕的方向發展了。

葉微瀾壓下心底的驚懼,「媽媽就你一個兒子,你可不要嚇媽媽啊!你要什麼都行,媽媽都會想辦法給你弄來,但唯獨沐暖暖不行!」

「我知道不行。」秦驚鴻的聲音很輕,很絕望。

他慘淡地扯起嘴角,「可我就是恨啊!如果我不是姓秦的就好了,不然也不會連喜歡她的資格都沒有。」

葉微瀾渾身一顫,不敢置信地看著他,下意識的就喊道:「你說的這叫什麼話?你當然是姓秦了!你是你爸爸的兒子,這點是事實,永遠無法改變!」

她眼神驚懼,聲音都在顫抖。

秦驚鴻不是秦致的兒子,這點絕對不能被發現。

否則,她和秦驚鴻在秦家,都再無立足之地。

秦驚鴻的嘴角浮現一抹冷笑,「當我爸的兒子有什麼好的?如果可以,我寧願我爸是個撿破爛的。」

葉微瀾再也控制不住,衝上去狠狠扇了秦驚鴻一巴掌。

打完之後,她才反應過來,身體和手都在顫抖,「兒、兒子……媽媽不是……」

秦驚鴻在短暫的錯愕之後,很快就平靜了下來。

他眼神譏諷地看了葉微瀾一眼,冷冷道:「你真可笑!」

葉微瀾不甘示弱,「你不是也很可笑?」

「是啊,我們是母子,所以脾氣都一樣,明知道飛蛾撲火,還是義無反顧。」秦驚鴻語氣淡漠。 「難道不是嗎?」秦驚鴻看著她,輕嗤道:「嘖嘖,看看你對我爸什麼樣,我還不是有樣學樣?」

葉微瀾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

她努力壓制著脾氣,不讓自己再衝動發火。

剛剛打下去的那一巴掌,是她有生之年第一次打秦驚鴻。

打下去她就後悔了,這是她的親生兒子,來之不易的兒子,是她從小捧在手心裡長大的。

「你受傷了,需要好好養身體,我就不和你計較了。」葉微瀾忍著怒氣,提起了包包,「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說完,她拉開了病房門。

一打開門,就看到秦致高大的身影靜靜地站在那裡,也不知道他在這裡聽了多久了。

葉微瀾心頭一驚,臉色蒼白地問:「老、老公,你怎麼在這裡?」

他不是一直守著沐暖暖嗎?

秦致眼眸深邃,語氣淡淡道:「你回去吧,我有話和驚鴻說。」

葉微瀾的心裡咯噔一下,害怕秦致收拾秦驚鴻。

「驚鴻他還是個孩子,不懂事,跟暖暖鬧著玩兒的,他已經受傷很重了,你就別再收拾他了。」

「我有分寸,你先走吧。」

葉微瀾小心翼翼地說:「我之前跟你說的都是氣話,我也是擔心兒子才衝動說了那些話的,你別放在心上。」

「嗯。」秦致敷衍地點頭。

葉微瀾找不到話說,只能先走了。

秦致站在病房門口,眼神複雜。

葉微瀾對沐暖暖都沒有提過一句關心的話,也沒有去看望的意思。

身為後媽,哪怕是做做樣子也好,但葉微瀾都沒有這個意思。

可見得,葉微瀾心裡根本沒有容不下沐暖暖。

秦致再一次認真的考慮離婚的事情。

葉微瀾和秦驚鴻都容不下暖暖,他肯定是選擇暖暖的。

秦致走進了病房,看到秦驚鴻就來氣。

秦致面無表情地說:「斷了兩根肋骨的感覺怎麼樣?如果還感受不夠深刻,我可以再打斷你的兩條腿。」

秦驚鴻有氣無力地說:「你就算想打我,也等我傷好了再打。不然把我打死了,你也得坐牢。」

「呵!你現在還有臉跟我普法?」秦致氣得真想動手了。

要不是這小子受傷嚴重,絕對把他吊起來打!

「我已經被莫承佑打得夠慘的了,爸您就放過我吧。」秦驚鴻不想再被打了,他今天挨的打夠多的了,他這輩子都沒挨過打。

秦致剛在旁邊坐下來,秦驚鴻迫不及待地問道:「暖暖她還好嗎?」

秦致沉下臉色,「不好。」

「什麼?」秦驚鴻一驚,掙扎著想要坐起來,卻扯到了身上的傷口,痛得他發出呲的一聲痛呼。

「你給我老實一點!」秦致冷著臉扶住他,「我看你就是欠收拾,承佑打你還是打得太輕了!」

秦驚鴻沒心情和他鬥嘴,忙問道:「你剛才說暖暖怎麼樣了?」

秦驚鴻臉上的表情很複雜。

他從來都沒有想過,秦驚鴻居然會打沐暖暖的主意。

雖然父子之間沒什麼感情,但他還是了解秦驚鴻的。

這小子就是個倔脾氣,認準的東西,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但凡是他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手。

秦致冷冷道:「有承佑照顧暖暖,不需要你過問。」

他看著秦驚鴻,一字一句:「你沒這個資格。」

秦驚鴻先是一愣,繼而苦笑起來,絕望地說:「是啊,我沒這個資格。」

秦致的眼神里閃過一絲複雜和心疼。

雖然不待見這個兒子,但到底是從小看著長大的。

「你綁架暖暖的事情,你爺爺還不知道。我和你大伯商量過了,你暫時離開T市,這幾年都不要回來了,別再出現在暖暖的面前。」

有些話,秦致不想挑破,給秦驚鴻留點尊嚴。

秦驚鴻滿臉痛苦地說:「你們要趕我走?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我不會再對暖暖做什麼了,我只想經常看到她,知道她過得好不好。」

「你是想害死她嗎?」秦致終於忍耐不住怒火了,「暖暖是你姐姐!」

「我不會害她的。我只要想到她要嫁給別人了,我就覺得難受,這裡疼得要命。」

秦驚鴻指著心臟的位置,「這裡疼得我都無法呼吸了,我要是見不到她,我一定會心疼而死的!」

「那你就疼死吧!我們秦家可丟不起那個臉!」秦致語氣冰冷,沒有半點迴旋的餘地。

秦致頓了頓,又說:「除非你不是我的親兒子。但那也不行,暖暖已經有莫承佑了,他們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放手吧,就當是我這個做父親的求你,你就放過暖暖吧!放她一條生路,她受的苦已經夠多的了。」

秦驚鴻滿臉絕望,一顆心彷彿被一層細網給罩住,細細密密的疼。

有些什麼東西,從他的手裡一點一點的逝去。

他想要抓住些什麼,最終卻什麼都抓不住。

這晚,秦驚鴻做了一個夢。

他夢到他和沐暖暖完全不同的結局。

在夢裡,她是喜歡他的,她也不是秦致的女兒。

反而是安寧變成了秦致的女兒。

葉微瀾和安寧,背著他欺負沐暖暖,還把暖暖給趕了出去。

秦驚鴻為此和母親大吵了一架,卻怎麼也找不到沐暖暖了。

安寧在秦家很得寵,他不得不敷衍著對安寧好。

直到過了很多年之後,沐暖暖在街上看到了他和安寧。

她想穿過馬路過來找他,卻被一輛飛馳而過的汽車給撞飛……

秦驚鴻被惡夢給驚醒。

他掙扎著爬起來,一拐一拐的去想要找沐暖暖。

他知道沐暖暖就住在樓上的病房,所以他才不肯轉院,就是想守在離她最近的地方。

樓層有兩個保鏢,看到他就禮貌的請他離開。

「秦少,很抱歉,這裡禁止入內。」

「你們是莫承佑的人?」

「是。」

秦驚鴻無奈,只能遺憾離開。



此刻在病房裡,沐暖暖太累了,沉沉睡去。

莫承佑握著她纖細的手,始終沒有放開。

天知道,當他找到她的時候,心跳都要停止了!

莫承佑不是傻子,能看出來,暖暖和秦驚鴻之間有些什麼。 但暖暖不說,莫承佑也就不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