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了,不按門鈴你會死啊!」屋子內響起蒯瑜憤怒的咆哮聲。

可是當他打開門一看時,徹底愣在哪裡,一對中年夫婦出現在他的面前,那個中年男人還好,有造化境大圓滿修為,而那個女人就差遠了,只有造化境中期修為,而且那女人的面相遇高何娜幾分相似。

「你是誰?」蒯瑜還沒有開口,那個中年美婦就瞪著蒯瑜問道。

蒯瑜看了旁邊的中年男人,對方也隱隱露出凶光,顯然是遇到大麻煩了。

「嗯,我是……」蒯瑜想了一下,猛地關了大門,對著大門喊道:「老子是誰管你們屁事,別打擾我睡覺。」

門口外的夫婦愣了一下,中年美婦立馬惱羞成怒說道:「看來傳言是真的,都是你的錯,如果不是你同意女兒獨自出來住,現在好了,學壞了,還學那些大家族的大小姐包養起小白臉來來。」 聽到自家老婆的話,中年男人微微色變。

「老婆你別激動,先給女兒通訊,我找找備用鑰匙,一定要逮住那個小子問清楚。」

高立軍冷靜的說道,他心中還是相信女人不是那種人,儘管不喜歡周家的小子,也不可能這樣作踐自己。

高立軍的老婆,也就是高何娜的媽媽,何麗君氣勢洶洶的撥通高何娜的通訊玉簡,可是一直都沒有接通。

「混蛋,一定是那個小白臉去打小報告了,女兒居然敢不接我通訊,我去問問何用,看他知不知道。」

高立軍很快找到留著的備用鑰匙,打開大門,立馬向屋子內衝進去,他要親手逮住那個小白臉問個清楚。

「你這混小子,知不知道你姐家裡有個男人。」 從未見過你真心 何麗君一撥通高何用的通訊,幾乎對著通訊玉簡怒吼過去。

「我知道啊! 一夢天下 媽媽,出了什麼事?」那邊的高何用根本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本能的回應。

「好啊,你們姐弟翅膀硬了,居然敢聯合起來騙我,臭小子馬上給我過來你姐姐這裡,要不然我要你好看。」何麗君掛點通訊,造次撥通女兒的通訊,可是依舊不同,氣得她差點將通訊玉簡砸掉。

奪門而入的高立軍正好看到客廳內滿屋子啤酒罐和一堆零食,剛剛為他們開門的年輕人正躺在沙發上呼呼大睡。

「你們是什麼人,膽敢強闖民宅。」蒯瑜猛地做起來,搖晃著腦袋說道,實際上剛剛這對夫婦開門而入的事情他知道得一清二楚,既然有鑰匙,那很有可能是高何用姐弟的長輩之類,所以蒯瑜才剋制住,沒有大打出手。

「我是這個房子主人的老娘,你這個小白臉又是誰,又怎麼出現在這裡?」何麗君跑過來,指著蒯瑜,雙目幾乎噴火的瞪著他。

「我啊!」蒯瑜想了一下,看了一下窗戶,高立軍也發現蒯瑜的舉動。

「我是這裡的男主人。」蒯瑜故意說了一句。

「什麼??」

高立軍和何麗君令人驚呼一聲,最怕的事情還是發現了,而蒯瑜趁機向旁邊的窗戶衝出去。

「攔住他,不要讓那小子跑了。」何麗君頓時驚醒,絕對不能讓那個小子跑了,要不然女兒的聲譽就真的完了。

「拜拜!」蒯瑜化作一道殘影從高立軍的身邊滑過,站在窗戶上,揮揮手,滿臉鄙視說道:「大叔你的速度太慢了,就你這速度也想抓住我,回去再練練。」

高立軍的臉頓時漲的通紅,可是他很清楚剛剛那一剎那間眼前年輕人的速度,和他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

“好啊,高立軍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居然連個小子都抓不住。」何麗君看丈夫無能,還遭受諷刺,頓時一怒,表面上是在呵責丈夫,實際上暗中取出他的極品法器,準備偷襲蒯瑜。

蒯瑜搖搖頭,身子一扭,同時避開何麗君的偷襲,絕塵而去,讓何麗君氣得牙痒痒。

「那小子身法很詭異!」高立軍思來想去,只有這個可能,至於蒯瑜修為比他高,他想都沒有想過。

這麼年輕的後天境修士,就算是也不可能跟他女兒搞在一起,兩人根本不是一個階級的人。

「發動家族的力量,一定要將那個小白臉找到,不要再讓女兒獨自住在外面,你看看她都胡亂搞什麼。」

面對的咄咄逼人的何麗君,高立軍保持沉默,說到底這一切都是他造成。

離開了修鍊區的蒯瑜,一時間不知道去哪裡是好,一路閑逛中,居然讓他巧遇高何用,而此時高何用正陷入包圍之中。

「高何用你這個廢物,快說你是不是得到什麼好東西,要不然怎麼修為這麼快突破造化境中期。」包圍高何用的其中一人,抓著高何用的肩膀,惡狠狠的喝道。

面對周圍五六個人,最低也是造化境中期修為,特別是站在一邊抱肩看好戲的堂兄高何在,那可是造化境後期修為,僅僅只是比他老爸修為低一個小境界而已,是高家第一天才弟子,所有家族兄弟之中,高何用的修為最低,一直都是被欺負的人物。

「大堂哥我這都是僥倖,你就饒了小弟這一回吧!」高何用不管衣領被抓得不成樣子,甚至不介意其他人推來推去,滿臉賠笑跟高何在說道。

「你踩了我的腳,覺得可能嗎?」高何在扭過頭來,滿臉鄙夷的看向高何用。

「那個大堂哥,我知道錯,你說要我怎麼做,才能消氣,我一定照辦。」高何用微微色變,顯然今天大堂哥心情不好,要找他來出火。

高何在將腳伸出來,圍著高何在的人也紛紛散開,將高何用推到高何在,其中兩人猛地踢腿,將高何用踢翻在地,剛好跪在高何在那隻腳面前。

高何在故意用腳頂了頂高何用的臉。

「幫我講上面的腳印舔乾淨,這件事就算了。」高何在低下頭,滿臉寬慰的說道。

高何用的臉色瞬間綠了,已經欺負他就算了,誰叫他修為低,可是現在居然叫他舔高何在的腳,那簡直就是在侮辱的人格,這還是同族的堂兄弟。

已經忍耐到極限的高何用猛地抓住高何在的腳,用力一翻,毫無準備,甚至不認為高何用敢反抗的高何在一時不察,剛好被高何用這一手給掀個底朝天。

「高何在不要以為你是我堂哥就很了不起,我今天就把話撩在這裡,有種就打殘我,要我舔你腳趾頭,吃屎吧你!」

高何用指著高何在破口大罵,其他人也愣在哪裡,根本沒有想到高何用居然敢反抗,看來這一次他去奇緣之森,真的將膽給練肥了。

在大庭廣眾之下,被高何用這個廢物掀翻,高何在的臉上頓時掛不住,特別是不少其他家族的子弟正在一旁指指點點,甚至直接取笑高何在,讓高何在瞬間暴走。

「好,好,今天我就在這裡把你給廢了,看看你有什麼能耐這麼囂張。」高何用猛地跳起來,一個簡單的劈腿向高何用攻去。

高何用本能格擋,卻引來其他的圍攻,不一會,高何用就被打翻在地,只能抱頭縮成一團,避免身上的要害被傷到。

「給我往死里打,出了事情我負責。」高何在在一旁憤怒的吼道。

「敢對我動手,老子今天就廢了你,看你以後怎麼修鍊。」

一邊看的蒯瑜,臉色慢慢黑起來,這還是同族兄弟,簡直就是豬狗不如。

從旁邊的花圃上拿出幾顆石子,用力一甩,連續幾聲破空聲響起,正在圍攻高何用的幾人紛紛倒地,捂著大腿痛呼起來,高何在低頭一看,頓時驚得魂都沒有了。

因為圍攻高何用的五人,大腿上都有著一個比大拇指還粗的窟窿在那裡,這樣重的傷下去,五人這輩子就算在修鍊上有所成就,可是戰鬥力卻大打折扣。

「什麼人,膽敢管我們高家閑事,有膽量就站出來,報上你的名字。」高何在色厲內荏的喊道,因為他根本就看不到到底是誰出的手。

蒯瑜慢慢走過來,直接踩在倒在地上的其中一人腦袋上,將高何用扶起來。

高何用勉強睜開雙眼,剛好看到滿臉笑容的蒯瑜。

「大哥,救我。」

可能是看到蒯瑜的緣故,高何用心中鬆了一口氣,身子一晃,徹底暈過去。

蒯瑜臉色陰寒的可怕,從乾坤袋中取出一枚三品的保心丹,讓高何用服下,扭過頭看向高何在。

「你說你今天要廢了我小弟。」 蒯瑜的聲音不大,卻給人一股極度恐怖的壓力,至少高何在聽到的蒯瑜的話后,身子一抖,整個人坐在地上,華麗的西褲下,大量帶著騷臭味的液體湧出。

「你知道你在幹什麼?你廢了我們高家超過一半的年輕弟子,如果再廢了我的話,我爺爺絕對不會放過你,他可是後天境中期的高手。」

高何在一邊向後挪去,一邊苦著臉喊道,一點也沒有剛剛囂張跋扈的樣子。

讓蒯瑜看得直搖頭。

「被你這麼說,我不廢了你,感覺還虧了。」蒯瑜拖著下巴,手中一塊小石子不停掂玩著。

聽到蒯瑜的話,高何在更加恐懼,連忙說道:「怎麼會,這個兄弟你不對我動手,回去我一定會給你美言幾句,消除長輩對你的恨意。」

「哦,這樣啊!那些都是你們兄弟啊!」蒯瑜將手中的小石子丟掉,一副真的被他說動的模樣看著他。

高何在頓時大喜,想都沒有想說道:「都是那些傢伙自己找死,怨不得別人,如果他們不去欺負何用堂弟,也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他們這是罪有應得。」

「好!既然兄弟你如此深明大義,此時就這樣算了。」蒯瑜單手抬起高何用,不消片刻就消失在高何在的視線範圍內。

再三確定蒯瑜已經離開,高何在才罵罵咧咧的站起來,往地上猛吐一口痰。

「什麼東西,這件事本少爺不會就這樣算了,高何用你死定了。」

可是正處於癲狂之中的高何在根本沒有注意到同伴看向他的異樣目光,跟在這樣的大哥面前,遲早會被他暗地裡陰死,想想以前高何用的他們就明白了。

蒯瑜廢了高家四個三代弟子的事情很快傳遍整個修鍊區,雖然高家只是新晉的靈武家族,而也只有一個後天境高手坐鎮,可是後天境終究是後天境,那也不是普通造化境修士所能抵抗。

更何況不少靈武家族從中嗅出陰謀的味道,背後一定有人指使,要不然沒有什麼人敢撫鬍鬚,至於那些後天境,大多數都認識,除非有深仇大恨,要不然也不會對晚輩動手,誰家沒有晚輩,這樣出手方式,簡直就是破壞規矩。

這件事促進了不少式微的靈武家族聯合。

高家就是其中之一。

高立軍夫婦剛好等到女兒回來,還沒有開批鬥大會,就接到家族的急電。

「喂,爸爸你親自給我電話,出了什麼事嗎?」

高立軍一看手中玉簡顯示的名字,臉色一變,讓旁邊的老婆閉嘴,讓有些心虛的高何娜微微鬆了一口氣。

既然老爸老媽都來到這裡,應該看到蒯瑜,特別是滿地的酒瓶啤酒罐,高何娜的雙眼直噴火。

她才加班兩天,一個晚上沒有回家,整個家就變得像狗窩一樣,她如何不生氣。

「什麼!這不可能。」高立軍原本恭敬的臉色頓時大變。

「不是,爸會不會有什麼誤會,用兒怎麼會做這樣的事情。」

可是這一次高立軍的話沒有說完,就聽到那邊掛了所傳來的盲音。

何麗君也看出丈夫的臉色有變,就算剛剛女兒家裡藏男人被他們找到臉色也沒變得這麼厲害。

高立軍大呼一聲,然後迅速冷靜下來,可是說出話來時,雙手不停顫抖,足以證明他心中的不平靜。

「用兒連同外人廢了幾個侄兒,最後被何在拚死擊退,現在何在也深受重傷,爸叫我們回來回來。」

何麗君一聽,臉色一變,身子搖搖晃晃,隨時都可能暈過去,幸虧高何娜反應及時,扶住自家老娘。

「怎麼可能,用兒為什麼會做這樣的事情?」

高何娜也驚訝高何用為什麼會做這樣的事情,可是一想到一回來蒯瑜就離開,很有可能去找高何用,而蒯瑜又是後天境修為,對付高何在幾人實在太輕鬆了,可是又被高何在拚命擊退,高何什麼修為,就算他九條命也拼不過後天境的蒯瑜,而又是什麼人。

對於自家弟弟的能力,高何娜最清楚,認識蒯瑜,可以說是高何用這輩子最大的貴人,以前他連同級修為都沒有認識幾個,怎麼會有人幫他出頭,最怕是被人利用。

高立軍連續撥打了幾次高何用的手玉,都打不通,最後氣得將手中的手玉用力一丟,化為一片碎玉在地上。

「我們馬上回家,看看何在幾人侄兒怎麼辦,必須想辦法補救,要不然以三弟四弟的性格,絕對會將用兒給廢了。」高立軍好歹也是一家之主,短暫驚慌后,果斷起身準備離去。

這時候擔心兒子的何麗君也不敢再遲疑,儘管臉色蒼白,她還是緊隨丈夫的腳步,不管怎麼說高何用都是她身上一塊肉掉下來的。

高立軍夫婦前腳剛走,高何娜就接到高何用的通訊。

「小用你在哪裡,你知不知道你這次闖大禍了。」

「我不是高何用,他心中重傷暈迷,你快過來照顧他,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手玉中傳來蒯瑜不滿的聲音,讓原本想要破口大罵的高何娜臉色一變,高何用真的和蒯瑜在一起,而且還被打成重傷。

高何娜想都沒有想,拿起手提袋,緊張的向蒯瑜給出的地址趕去。

渾然不知的高何娜並沒有發現在她前腳剛走,一個身影從角落裡出現,正拿著手玉不停在與人通訊,很快他就接到命令,繼續跟蹤高何娜。

凡人區新安路一峰大酒店總統套房內。

蒯瑜躺在沙發上玩著高何用的手玉,修真聯盟的通訊玉簡比百萬山盟的不知道高端多少倍,通訊玉簡不但能通話發信息就算,裡面居然還有小遊戲,這些遊戲也頗為有趣,就算活了十幾萬年的蒯瑜沒有辦法免俗。

一玩就玩上癮,直接將高何用落在一邊。

高何娜一來就看到正聚精會神玩遊戲的蒯瑜,而自己的弟弟正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雖然很生氣,可是現在非常時刻高何娜也不敢跟蒯瑜計較,畢竟等下很有可能還需要蒯瑜這個後天境高手出面幫忙,也就是他們姐弟倆最大的靠山。

「放心,我剛剛給他服下療傷的丹藥,休息一段時間應該沒事了,不用太緊張。」

正在玩遊戲的蒯瑜,連頭也不抬說道。

處於擔心之中的高何娜頓時鬆了一口氣,雖然她不知道蒯瑜的丹藥從哪裡來,可是對於丹藥丹品質他還是非常放心,既然有療傷丹藥,高何用應該不會有什麼大礙。

高何娜拉起衣袖,細心將弟弟身上髒兮兮的衣服換下,打了一臉盆的水給他擦洗身體,正在玩遊戲的蒯瑜眉頭微微一皺,然後有釋然了。

高家大院內。

一大群人正吵個不停,而高立軍夫婦彷彿受氣桶一般站在中間,接受所有人的指責。

全因這一切是他們那個不爭氣的兒子引起。

「都夠了,給我閉嘴。」坐最中間的沙發上,一個年過半百的老人,不威而怒,冷喝一聲,大廳內一片寂靜。

「剛剛保護何娜的阿虎給我通訊,何娜現在去了凡人區的一峰大酒店,事實如何,去過親眼看看就知道。」大廳中間的老人叫高慶國,高家的現役家主,高何用的爺爺,高家唯一的後天境修士。

聽到高慶國的話,何麗君的臉色頓時白了,沒有想到自己前腳剛走,女兒就悄悄去凡人區與人會面,這下子真的沒鬼也成有鬼了。

就連高立軍也沒有想到事情發展成這樣。

難道自己的兒子真是叛徒?! 在趕往一峰大酒店的路上,高立軍夫婦除了害怕外就是擔憂,如果是真的話,會怎麼樣。

自己父親最狠同門相殘,一旦被抓個正著,他們夫婦倆被打入冷宮就算了,而高何用就有可能性命難保。

在一連串的擔憂下,高立軍不知不覺來到高何娜所在的房間門口。

在高慶國冷眼注視下,高立軍準備敲門,而大門則是自動打開,將坐在客廳最中間的人給顯現出來。

正是他們早上看到的那個年輕人。

「是你!」何麗君指著蒯瑜,不敢相信的說道。

高慶國冷冷看了何麗君一眼。

「你們認識他。」

常年生活在高慶國絕對權威下,何麗君面對高慶國早就有心理陰影,面對如此嚴厲的父親,她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不認識,我們就見過一面!」蒯瑜連頭也沒有抬,就代替何麗君回答,然後完全無視門口所有人繼續玩遊戲。

「小輩,這裡輪不到你說話,叫你家長輩出來。」高家二代領軍人物,就是高何在的父親,高立威站出來,對蒯瑜冷喝道。

高立威自然不相信蒯瑜有那麼強實力打敗高何在五人,看樣子蒯瑜還比高何在還要年輕幾歲,這個年紀能有多高修為,所以堅信這一切背後絕對有陰謀。

可惜這一切,都只是一個巧合,一定要說,就只能說高何在自作孽不可活。

這時候高何娜剛好從高何用的房間內出來,還提著一盆水,看到門口外幾乎站滿了家族所有長輩,如此大陣仗,她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見到,手中水盆不知不覺中滑落,散滿一地水。

看到自己的女兒出現,何麗君徹底暈過去,就算高立軍的身子也忍不住顫抖起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