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別急著拒絕,戈薇。」花火打斷了他的話,看向了戈薇,「先把四魂之玉拿出來。」

「四魂之玉!」彌勒眼神猛地一縮。

「好大一塊!」他看見那個叫戈薇的女孩子從脖頸上拿出了一大塊四魂之玉碎片。

這些人,也在收集四魂之玉嗎!

「怎麼了,我知道你的主要目標是想尋找奈落殺了他吧,但是剛剛好,我們這邊也有幾位同伴想找奈落算賬呢!」

「奈落的目標是四魂之玉你知道的吧!跟我們在一起收集四魂之玉的話,相信很快就能遇見奈落呢!」

「誒!彌勒法師跟奈落也有仇嗎!」戈薇驚奇問道。

犬夜叉的目光也投了過來。

「你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會知道這些?」彌勒眼神變得非常冰冷。

「我嗎!妾身博麗靈夢,乃是博麗神社的巫女!」

花火一點也不在意他危險的眼神,輕笑著說道。

好強大的靈力!

彌勒眼中的危險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駭然!

那股無比龐大駭人的靈力彷彿大海一般一下子從那個自稱博麗靈夢的巫女身上湧出,靈力形成的壓迫讓他在那一瞬間絲毫動彈不得。

不過,這股靈力如此純凈,並非邪惡之人。

靈力從靈夢身體湧出又收回,彌勒掙脫了那股壓力,才發現那一瞬間自己衣服已被冷汗完全打濕。

「如果在下不答應的話,會如何!」彌勒有些不甘心問道。

花火嘴巴張合了幾下,卻沒有絲毫聲音傳出,彌勒的臉色卻大變。

好狠毒的女人!這女人真的是巫女嗎!

一想起自己如果日後看到女人卻沒有絲毫能力。

彌勒最後一絲節操果斷拋棄。

「在下答應了。」

「這才乖嘛!」花火滿意點點頭,「我在為你重新介紹一下,另外在我說完之前別打斷哦。」

「戈薇,四魂之玉的實際擁有者,也是她一箭將四魂之玉射成碎片的哦!另外,她是桔梗巫女的轉世。」

「討厭,靈夢。」戈薇嗔怪道,一箭四魂之玉射成碎片,自己也不是故意的啊!

「楓,桔梗巫女的妹妹。」

「犬夜叉,半妖一枚,桔梗當年喜歡的就是這傢伙,真不明白看上他哪點。」

「吵死了!」犬夜叉不滿吼了一聲,眼神不自覺看了下戈薇。

「七寶,小狐狸一隻,略過。」

「哎!為什麼我的介紹就那麼簡單。」

「球球,不用理會。」

「吼!」球球吼了一聲。

沒有功勞,沒有功勞!凪大小姐!

「妾身,剛剛就介紹過自己了。」

彌勒:「......」

這樣的隊伍...

「對了,還忘記你了。」

「好色法師彌勒,從祖父一輩就傳承的好色,最喜歡偷偷摸女孩子的屁股,戈薇還有楓可要小心點哦!」

「也不用這麼介紹吧!」彌勒一臉苦笑。

溫柔的戈薇小姐,還有冷冰冰的巫女楓小姐,以及那個半妖。

眼神都很不對啊!

不知道為何,他突然很想說一句。

「不幸啊!」

PS:我猜你們肯定會有人認為我又要神隱了!哈哈!放心,最近一個月應該會多點節操的。

另外,我曾經另外一個馬甲寫的書《從魔法世界開始》重新開始更新,有興趣可以去看下。

如果不出意外從明天起這兩本書每天各一更,成績好會適當加更! 女人轉頭,獃獃的看着葉子龍離開的背影。

她在這裏已經待了二十年了,她的兒子怎麼還不回來?!

第二天,又在同樣的地點,葉子龍又看到了那個女人。

照常將東西放在她的身邊,沒有說一句話。

在這裏待了一周之後,依然沒有找到任何消息。

至少在這裏住的人,拿到了一筆錢之後都搬走了。

二十年了,以前的鄰居都找不到了,現在尋找母親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他覺得也是時候去林氏集團了,至於母親的事,只能慢慢找了。

最後一次給那個女人送飯,葉子龍還是想試試能不能找到母親的消息。

「大嬸,你在這裏多少年了?」

女人抬起頭,怯怯的看了一眼葉子龍。

她平日裏見到人都是躲一邊的,現在慢慢的伸出兩根手指。

「兩年,還是二十年?那你知不知道之前住在這裏有一個女人……」

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給女人描繪著母親記憶里的樣子。

畢竟過了二十年,有些記憶已經模糊了,努力的回想着母親的樣子。

誰知道說着說着,對面的女人像是受了什麼刺激一樣,突然放聲哭了起來。

剛才吃進嘴裏的東西也流了出來,弄在髒亂不堪的頭髮上,看起來狼狽的很。

「嗚嗚嗚,兒子,你終於回來了,媽等你等的好苦啊,我等你二十年,我就知道你沒事,你果然回來了!」

「你知不知道這二十年我怎麼過來的,媽終於見到你了!」

「媽……」

葉子龍啞著聲,怎麼也想不到自己記憶里優雅溫柔的母親成了個乞丐!

而且,看樣子腿上的傷也是最近才有的。

這讓葉子龍心裏頓時爆發出了一股怒火,「居然有人敢動我媽,看樣子是活膩歪了,待勞資找到你時,看我怎麼將你碎屍萬段!

「兒子,子龍,媽終於見到你了,啊嗚嗚嗚……」

女人想要摟住他,又擔心身上太臟,有些小心翼翼的。

「媽,咱們回去說。」

看熱鬧的人不少,葉子龍攙扶著女人就去了附近的賓館。

「媽,這些年到底發生了什麼?我爸呢?你怎麼成了這個樣子?」

趁著葉母收拾自己的功夫,葉子龍讓人送了點吃的和衣服,順便給葉母檢查了一下身體。

葉母將自己這二十年的經歷簡單的說了一下,還順便說出了搶她錢,打他那兩人的外部特徵,隨之用被子蓋住自己的那一條瘸腿。

「兒子,你回來就好,咱們去找你爸,以後咱們一家人好好在一起。」

說起來葉父,葉母又是哭了起來。

「只是媽如今瘸了一條腿,子龍你要是嫌棄媽的話,媽以後一個人住,只要知道你還平平安安就好。」

「媽,你放心,我不會讓你一個人的!」

葉子龍狠狠地咬着牙,想到那些人居然敢這麼對他的母親,就恨不得現在去找他們報仇!

將葉母哄睡了之後,找了個醫生照看她。

自己轉身去了剛才出來的那棟大樓。

「先生,您還需要什麼幫助?」

葉子龍去而復返,讓前台有些疑惑。

「讓你們老闆給我出來!」

他這次的態度可比上次兇狠的多,那架勢彷彿要打架一樣。

前台被葉子龍的眼神嚇到了,急忙去找何多金。

「何老闆。」

何多金進來的時候,葉子龍收斂了自己的情緒。

只不過一想到是這個人讓人把他母親打成那樣,他都恨不得把對面的人直接打殘廢!

「我聽說之前這棟樓有個釘子戶,最後還是何老闆讓人解決的,是不是?」

「這,葉先生找那些人有事?」

何多金狐疑了,這件事都這麼幾天了,知道細節的人都搬走了,這葉子龍是幹什麼的?

「談一筆生意。」

等何多金將人叫過來之後,葉子龍看着對面的兩個人,在看到者兩人與母親描述的那些特徵均吻合后,眼神逐漸兇狠起來!再也控制不住了!

「葉先生,您找我們談生意?」

「用二十萬,買你們一條腿,怎麼樣?」

說着,扔在桌子上一張卡。

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一腳把兩個人踹的跪在地上!

葉子龍這力氣可不輕,把兩個人踹到身後的玻璃門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