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殺了你這個臭蟲吧。」星空之王一聲冷笑,單手在虛空之中一抓,一股強大的力量籠罩到了武浩頭頂,武浩從眼睛的餘光之中看到。天空之中出現了一枚巨大的星辰,而後星辰化作一道星光,砸向了武浩的頭頂,這已經是神魂者巔峰的力量了,別說武浩被束縛不能動,就算是不被這星空之力束縛,也一樣是沒有辦法面對這強大的力量。

武浩感受頭頂的澎湃殺意,臉色鐵青,武鳳霞和唐曉璇也非常的焦急。兩女努力掙扎,打算掙脫開束縛去助武浩一臂之力,但是別說兩人根本就沒有辦法掙脫這強大的星力,就算是能夠掙脫。面對這足以秒殺神魂者後期的力量,兩人又有什麼能力?

武浩痛苦地閉上眼睛,星空之中的束縛力量讓他根本就不可能有所動作,而依靠自己的**來硬抗這星空之王的巔峰力量。武浩認為就算是自己的等級再提升一倍,也是必死無疑的。

虛空震顫,一抹白影出現在武浩一側。這是一個身穿白衣的女子,身材高挑,皮膚白皙,眉心之中一點嫣紅,顧盼生姿。

此女的出現讓星空之王頗為意外,這女子居然能在自己的星空陣法之中穿梭自由,這份實力已經足以讓他不敢小覷了,此女出現之後,第一個就看到了武浩,而後也看到了這轟殺向武浩的力量。


「這怎麼行?」來人一聲嬌喝,伸手虛抓,而後武浩眼前一花,身軀一陣晃動,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自己正被這個女子抓著衣領,武浩口鼻之間一陣馨香。

「是你。」看清來著之後,武浩低呼出聲,這是一個對武浩來說身份比較尷尬的人。

星空之王的力量轟殺向武浩,但是卻發現武浩已經不在當地了,已經落在了一個女子的手中,於是星空之王凝聚漫天星光凝聚而成的光球,劃了一個弧線,向著該名女子轟殺而去,看架勢居然是打算將這個女子和武浩一起轟殺。

「狂妄自大。」該女子一聲嬌喝,額頭位置一陣顫抖,而後一連三道光束從他的額頭位置激射而出,像是三道激光一樣轟殺向星空之王凝聚的星力,星空震顫,力量波紋四散蕩漾。

「是你,九尾妖狐!」看到女子額頭之上激射而出的光芒,星空之王瞬間就猜到了此女的身份,這隻狐狸可是至尊武帝的狐狸,是天後葉落雪的情敵,二十年左右的時間沒見,這頭狐狸居然已經成長到了這個地步。

「本尊不是九尾妖狐,乃是九尾天狐!」說吧九尾天狐一聲低喝,一聲長嘯,額頭正中央的眼睛越發的耀眼明亮起來。

九尾妖狐和九尾天狐,雖然只有一個字的差距,但是兩者的地位可是截然不同的,九尾妖狐撐破大天也威脅不到星空之王,但是九尾天狐就可以,一個鬧不好,說不定星空之王會陰溝裡翻船。

九尾天狐額頭中央激射而出光芒轟擊到星空之王凝聚的星空之力上面,天狐不愧是天狐,的確不愧自己名字之中這個天字,居然一連三道光柱將星空之中凝聚的星力給轟擊碎了,這還不算完,只見九尾天狐妙曼的身軀在虛空之中一顫,而後瞬間出現在了星空之王身邊,一抓抓向了星空之王的心口要害。

星空之王大驚,匆忙之中用手來格擋,兩者電光火石之間交手了幾十招,最後九尾天狐長嘯一聲率先跳開,落地之後,九尾天狐的抓子上面有絲絲點點的血跡。

是九尾天狐受傷了?武浩和武鳳霞等面面相覷,看來這星空之王絕對牛叉,就算是受傷的情況下依舊能擊傷九尾天狐。

不過從兩者的表情上,武浩發現了不同,九尾天狐臉上是一副得意洋洋的神色,而星空之王則是臉色鐵青,一副老婆跟人跑了的樣子。

「咦?情況不是我們想象的一樣?」武浩小聲地對唐曉璇說道。

「不錯,看來這星空之王的確是吃虧了。」唐曉璇小聲地應和星空之王,同時暗暗心驚九尾天狐的強大,居然連星空之王都在它手上討不了好。

「星空之王,不過如此。」九尾天狐看著指尖的鮮血淡然說道,她還將染血的指尖在自己鼻尖嗅了嗅,臉上一副厭惡的表情:「你的鮮血是臭的,一看就不是好人!」

星空之王先是一陣無語,什麼叫做臭的?在你狐狸的眼中,難道至尊武帝的鮮血是香的?不過對於九尾天狐對他的輕視,他是不能接受的。

「如果我不是有傷在身,你以為你一個小小的狐狸就能在我手中討好?」星空之王冷笑,他承認開了天眼之後的九尾天狐的確是強大的很,已經和他算是一個檔次了,但是要說自己比不上她,那可是萬萬不能接受的。

「既然這樣,那我更應該借這個機會將你殺了,機會難得啊。」九尾天狐淡然一笑,沒有絲毫趁人之危的愧疚感,反而顧盼生姿的眼眸之中滿是興奮的神色。

星空之王暗暗大呼失算,要是遇上真正的高手,自己說有傷在身,對方就不會趁著這樣的機會來和自己戰鬥了,但是九尾天狐說到底不過是一頭狐狸,雖然是至尊武帝的狐狸,但是依舊還是狐狸,她身上貌似沒有學到半點至尊武帝的光明磊落。

「姑娘,我們好像是無冤無仇吧?」星空之王權衡一二,認為以自己現在的狀態來對抗現在的九尾天狐殊為不智,還是雙方講開的好,他認為兩人完全沒有拚命的必要,為了幾句口舌之爭,值得拚命嗎?

武浩和唐曉璇對視一眼,心說這九尾天狐能逼的星空之王講道理,這太難得了,要知道以星空之王的脾氣,在他拳頭大的時候,他一般是講拳頭的,只要拳頭比不上對方,或者講拳頭不划算的時候,他才會講道理,九尾天狐能逼他講道理,這本身就是一種成就,

「我們的確是無冤無仇,不過有些事情,總是要問明白的。」九尾天狐看著星空之王,語氣冰冷而平淡。

「姑娘有什麼想問的,儘管問好了。」星空之王深吸一口氣,示意九尾天狐有話明說。

「很簡單,二十年前那場戰爭,你也參加了吧?」九尾天狐語氣冰冷地問道。

「額……」星空之王頓時語塞,二十年前那場戰爭指的是什麼?自然指的是眾人背叛至尊武帝的戰爭,那場戰爭他當然參加了,他不但參加了,還是其中的主力選手。

「不錯,本王參加了。」星空之王點點頭,這種事情想要抵賴是不可能的,畢竟有太多的人活著呢。


「那當年你是站在誰的一方的?」九尾天狐再次質問道,此時她的嘴角已經有淡淡的笑意了,那是冷笑。

星空之王嘿嘿一笑,沒有明確作答,站在誰一方的?自然不是至尊武帝一方的!(未完待續。。) 徐明菲讓紅柳撩開車簾,發現自己要去的藥鋪此時已經被人給圍了個水泄不通。

藥鋪大門那邊,更是擠了不少人,不少小廝打扮的人手裡攥著帖子,你推我攘地吵成了一通。

而幾位生得又高又壯的漢子跟樁子似地拄在藥鋪門口,憑著自己的優勢形成了一道人牆,任憑外頭的人如何折騰,硬是沒讓一個人擠進藥鋪裡面。

「老大夫,我家老爺病重好些時日了,求老大夫出手救命啊!」一個方臉小廝見破門無望,只得奮力往前擠,努力地擠開自己前面的人,伸長了脖子朝著藥鋪裡面大喊。

還不待裡面的人回應,被他擠開的圓臉小廝當即眉頭一豎,憋著勁兒狠狠地將方臉小廝給撞倒了一邊,怒道:「擠什麼擠,不知道什麼而叫做先來後到嗎?敢擠你爺爺我,也不瞧瞧我家主子是誰!」

「你家主子是誰我不知道,可我家主子病得不行,等著老大夫救命啊!」方臉小廝大聲道,同時還不甘示弱地繼續往前擠。

他好不容易才衝出重圍擠到前面來,哪能被人呵斥一聲就放棄的?

「我呸!誰家過來求見老大夫的不是為了救命的?我家主子請老大夫看診已經等了五天了,就算老大夫要看,也該是先看我家主子!」圓臉小廝用身子死死地抵在方臉小廝前,堅決不肯讓步。

正待兩人對峙時,後面突然又插進來一個尖臉小廝。

還不等兩人反應,就高聲道:「五天算個什麼,我家主子都已經等了七天了!要輪先來後到,也該我家主子先!」

接著,不等三人吵起來,周圍的擠著的其他小廝終於回過了神,害怕被人搶了先,不由一邊繼續使勁兒往前擠,一邊爭先恐後道:

「我家主子來了十天了……」

「我家主子來了八天了……」

「我家主子……」

看著眼前幾乎亂成了一鍋粥的景象,紅柳不禁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咂舌道:「小姐,這老大夫的醫術真的有這麼好嗎?居然有這麼多人等著請他看診!」

「他的醫術是不是真的好,待會兒見見就知道了。」徐明菲輕笑道。

她朝著周圍掃視了一圈,發現還附近停著不少馬車,看那模樣,似乎就是門口那些小廝口中的主子。

紅柳望了望藥鋪那擠得幾乎都快打起來的眾人,略帶擔憂地道:「小姐,藥鋪門口還圍著那麼多人,咱們今兒出門也沒帶多少人手,只怕是擠不進去啊!」

「誰說我們要去擠了?」徐明菲眉頭微微一挑,收回自己的視線,對著外頭的車夫吩咐道,「把馬車趕到藥鋪後院那邊去,不用去後門,找一處沒人的空地停下就行。」

車夫得了吩咐,也不多問,老實地應了一聲,就避開前方的人群,換了一條往藥鋪後院而去。

藥鋪的後門處跟前面的大門一樣都擠滿了人,車夫見狀也沒上前,揚了一下手中的鞭子,選了一個沒人的地方停下。

馬車一停,紅柳先扶著徐明菲下了馬車,隨後按照之前得到的吩咐從車上搬下一個紅泥小爐,將一個褐色瓦罐放在小爐子上,然後拿著小扇子對著小爐子扇起了火來。 星空之王一直認為,自己和面前的這頭千嬌百嫩的狐狸沒有什麼恩怨,畢竟當年她是至尊武帝的狐狸,打狗還得看主人呢,誰敢招惹至尊武帝的狐狸?但是當九尾天狐問出他是那一邊的時候,他終於知道矛盾出現在什麼地方了。

九尾天狐這是要為當年的至尊武帝報仇呢,當年一直受到至尊武帝庇護的小狐狸今天已經成長到了為自己主人報仇的地步,而且從剛才的戰鬥狀況來看,這隻狐狸還真的是不容小覷,的確已經是聖武大陸的王字型大小人物了。

「你既然參加了當年背叛武帝哥哥的戰鬥,還敢說和我沒有什麼恩怨?」九尾天狐嘴角微翹,掛著一抹冷笑,而後她的身影猛的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就在星空之王的頭頂,她身後飄蕩著九尾巨大的尾巴,而後抽動起來,像是一輪巨大的風扇一般,向著星空之王的腦袋斬過去。

星空之王深吸一口氣,看樣子今天是不能善了了,只能拚命,星空之王開始運轉傳說之中的天下第一攻擊拳法北斗七星神拳,九尾天狐的尾巴別看毛茸茸的,但是抽動起來,卻好像是鋼鞭一樣,和星空之王的拳頭轟擊在一起的時候,鏗鏘有力,火花四濺,期間九尾天狐還用自己的爪子對著星空之王的腦袋一陣猛抓,額頭中央的第三隻眼睛也不斷地激射出各色的光芒,虛空震顫,天地破碎,這是一場龍爭虎鬥。

武鳳霞武浩唐曉璇三人面前相覷,三者想要去幫忙,但是兩者的戰鬥實在是太激烈了一些,三人擔心衝上去只能幫倒忙。

就在九尾天狐和星空之王打出真火,拼的不可開交的時候,幾個人所在的冰層忽然出現了一條巨大的裂縫,裂縫以一個點為中心。開始向著四面八方蔓延開來,好像是一張四通八達的蜘蛛網,如果僅僅是這樣那還罷了,問題是武浩和武鳳霞都感覺到虛空之中瀰漫的氣息讓人一陣熟悉。

轟!


一聲巨大的轟鳴之聲,冰層破碎,像是有人在冰層的下面放了一枚巨大的深水炸彈,巨大的聲浪帶著毀滅一切的衝擊波,從冰層下面衝出來。

九尾天狐和星空之王都愣住了,既然武浩和武鳳霞等人感受到了那非同一般的氣息,作為九尾天狐和星空之王。兩人自然也能感受到那種非同尋常的氣息,在兩人一愣神的功夫,從並稱之中出現了一條巨大的水柱,在水柱的最頂點,是一個圓圓的頭顱。

雖然只有一個簡單的頭顱,但是那股帝皇臨天下,威壓萬古洪荒的氣息還是浩浩蕩蕩,因為這是至尊武帝的頭顱。

九尾天狐的眼睛一下子就濕潤了,而星空之王則是眼角一陣猛跳。作為曾經和至尊武帝一個時代的人物,他在見到至尊武帝頭顱之後的第一反應就是臣服和恐懼,作為聖武大陸一方几乎是最接近至尊武帝的人物,他自然是知道至尊武帝到底有多麼可怕。那是真正的睥睨天下,縱橫八方,如果不是當年至尊武帝在和修羅皇的大戰之中受了重傷,如果不是天後葉落雪出人意料地斬出了第一劍。就算是借給星空之王一個膽子,他也不敢謀反。

至尊武帝頭顱搞出這麼大的動靜,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武浩和武鳳霞等人腦海之中同時冒出了這樣的念頭。看至尊武帝頭顱這出場的架勢,簡直是在和他人大戰呢,可是天下間,能和至尊武帝頭顱大戰的人又有幾個?雖然這僅僅是一枚頭顱。

水浪滔天,一道白影從並稱之中出現,手持長劍,氣勢洶洶。

「是他,出雲宗太上長老祭天!」武鳳霞看清來人之後,猛的開口說道。

出雲宗之中的三方勢力,其中出雲宗宗主白雲仙是一脈,長老會是一脈,太上長老是一脈,當然,算上天後葉落雪的話是第四脈,現在這四方勢力差距並不太大,但是放在二十年前的時候,最強大的一脈絕對是太上長老這一脈,甚至如果不考慮葉落雪天後的身份,單論勢力的話,葉落雪都未必會是太上長老們的對手。

「我當是誰,原來是昔日的彩鳳公主。」武鳳霞口中的太上長老祭天這個時候才打量周圍的一切,第一個就發現了昔日的彩鳳公主,今天的武夫人,然後就看到了星空之王以及武浩等人。

「星空之王也在,那太好了。」祭天臉上閃過一抹驚喜的神色。

「原來你這個老妖婆也在這裡。」就當天上長老看到星空之王,終於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卻猛地聽到了他人的咒罵之聲,這個世界上,敢罵自己老妖婆的人可是沒有幾個。


「你是誰?」天上長老祭天看著九尾妖狐一陣納悶,面前這個小妞的相貌讓她感到一陣熟悉,似乎是之前的時候見過,但是這人身上強橫的實力卻是讓他非常的迷茫,按理說這個級數的強者,他應該非常熟悉才對。

「祭天太上長老,這個女子不是別人,正是當年的那頭白狐。」星空之王給祭天太上長老解釋道,畢竟現在兩人算是一個戰壕裡面的。

「九尾妖狐,當年的那隻狐狸已經這麼強大了?」祭天脫口而出,畢竟當年的時候,九尾妖狐之所以被人熟知,主要還是因為她是至尊武帝的狐狸,以及很多人喜歡她叫囂要取代天後葉落雪的八卦故事。

「不錯,他現在已經是九尾天狐了。」星空之王嘴角抽搐一下,時間過了二十年,他們的變化不大,倒是這頭狐狸已經悄無聲息地成長到了令人顫抖的地步。

一聽九尾天狐幾個字,祭天臉上的表情明顯一陣抽搐,九尾天狐不僅僅是一個名號,更是一個等級,這已經是九尾妖狐這一脈有記載以來的最高點了,祭天不好說這一個級別到底有多厲害,但是額頭中央的豎眼一旦張開,那號稱天下最偉岸元力的瞳術可就要大放異彩了。

「九尾天狐又能如何?老身不怕!」祭天太上長老臉色陰晴,最後握了握手中的長劍,咬牙說道。

「天地人長老現在只剩下你一個人苟延殘喘,你牛什麼牛?」九尾天狐掃了一眼祭天太上長老,毫不猶豫地揭開了祭天的底牌。

出雲宗太上長老組成的長老會一度在至尊武帝成長起來之前成為抵禦修羅族的主力,在至尊武帝之前,其實人類一方唯一有資格和修羅皇一戰的,之後出雲宗的太上長老會而已,這也是為什麼出雲宗隱隱有天下武道之首地位的原因。

巔峰時候的出雲宗太上長老會有祭天,祭地、祭人三位太上長老,這三者任何一個的實力都是人類王字型大小的,而且還是人類王字型大小之中的佼佼者,更可怕的是,三人會組成一套奇怪的陣法,名字叫做天地人屠神滅魔陣,這套陣法不但名字起的高端大氣上檔次,威力也是毋庸置疑的,這套陣法一旦運轉,雖然不能完全抗衡修羅皇,但是卻也能威脅到修羅皇的安全,在至尊武帝成長到巔峰之前,實際上人類就是依靠這天地人屠神滅魔陣在和修羅族周旋,並苟延殘喘了好大一段時間,後來等到至尊武帝成長起來,具備了和修羅皇正面對抗的實力,人類一方才橫掃頹勢,逐漸挽回局面,並最終取得了戰爭的勝利。

祭天、祭地、祭人三位長老並沒有在聖武大陸迎戰修羅族的戰鬥之中隕落,他們走到了大戰勝利之後,並且為出雲宗贏得了無數的功勛和榮耀,三人也因此成為了人類一方的史詩英雄,可以說那個時候的出雲宗是其最強大的階段,畢竟天後葉落雪是他們的門人弟子,而至尊武帝說到底也是出雲宗的女婿。

後來眾人背叛至尊武帝的時候,出雲宗一方是背叛的急先鋒,而祭天祭地祭人三位太上長老自然也是圍攻至尊武帝的主力,不得不說,那個時候的至尊武帝的確是強悍,雖然在和修羅皇的大戰之中受傷頗重,後來又被天後葉落雪偷襲,要害位置被刺了一劍,但是面對眾人的圍攻,還是生猛的邪乎,無愧於他至尊武帝的名號,所以一番大戰之後,堂堂的天地人屠神滅魔陣成為了過去式,三人之中的祭地祭人直接被至尊武帝打爆了,就算是最強大的祭天也身受重傷,差一點一命嗚呼,足足養了二十年才堪堪恢復元氣。

結果祭天長老剛出來回到太上長老的長老會,就聽到了一個讓其不能容忍的消息,至尊武帝的頭顱居然出現了……這怎麼能行?

如果說讓至尊武帝排出一個仇恨指數排名榜的話,那麼出雲宗無疑是在榜首的,而在出雲宗眾人之中排名的話,天後葉落雪的位置不好說,但是祭天認為自己的位置和宗主白雲仙應該是差不多,所以她絕對不能容忍至尊武帝再次崛起。(未完待續。。) 瓦罐在馬車上的時候就一直用小爐子溫著的,這會兒被猛火一激,立馬發出了噗嚕噗嚕的聲音。

一絲絲的白色煙霧從瓦蓋上的小孔冒出,一股足以勾得人口水直流的肉香則伴隨著白色煙霧飄散在了空中。

紅柳出門之前已經吃過東西了,可這會兒近距離地聞到瓦罐里傳出來的香氣,還是忍不住偷偷地咽了一下唾沫。

一陣微風吹來,引人垂涎的肉香迅速擴散開來,順著風向直接吹進了高高的院牆之中。

沒過多久,原本安靜的院牆便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啪!

一隻瘦長卻相當有力的手搭到了院牆上,隨後手掌一個用力,一個穿著天青色衣衫的少年便噌的一下,出現在了牆頭上。

「什麼味道,好香啊……」牆頭上的人聳了聳鼻子,雙眼微微一眯,面上露出幾分陶醉的神色。

「秘制東坡肉,想嘗嘗嗎?」徐明菲嘴角微微一翹,對著趴在牆頭上的人輕聲道。

「秘制東坡肉!」少年聽到這幾個字,驚呼一聲,猛地睜開了自己的眼睛,也不待看清楚說話的人是誰,就急哄哄地道,「要吃要吃!」

「要吃那就下來吧!」徐明菲道。

「下來?」少年頓了一下,被肉香佔據了腦子總算是清醒了幾分,循著聲音朝著徐明菲看了過去。

這不看還好,一看就驚得他差點從牆頭上掉下來。

「徐、徐三小姐!」少年不可置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一段時日不見,小哥別來無恙啊!」徐明菲對著少年微微一笑。

少年聞言,頗為尷尬地扯了扯嘴角,想起自己和師父兩人上次不告而別的事情,心中不禁一陣發虛,也不敢對上徐明菲的眼睛,只能吶吶道:「徐三小姐……」

徐明菲也不等他多說話,直接道:「既然小哥在這裡,想必白爺爺也在了?我與白爺爺好久不見,難得遇上了,自然是要拜訪一下的,還請小哥通報一聲。」

聽了徐明菲的話,心虛中的少年也不敢推辭,當即應了一聲,就道:「徐三小姐稍等,我馬上就去告訴師父。」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