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好!請問您想要住那種房?房間有標準、豪華、套房!」服務微笑著道。

「八樓有什麼房間?」強子笑著道。

「對不起先生!8樓的房間現正在維修,不對外開放了!」

「那就要個九樓吧!我有恐高症,不能住太高的樓層!」強子笑了笑道。

「好的!我這就幫你按排!」

強子辦好入住手續來到九樓的房間內,金清石戴上耳麥拉開窗帘,看著對面的賓館向耳麥道:「狐狸!狐狸!我在九樓,你能看到我嗎?」

在對面的賓館8樓的房間里老廣正拿著一把SVD狙擊步槍,向對面瞄準著,當他聽耳麥里傳來金清石的呼叫后,立即向著九樓看去,就看到一個身穿紅色衣服的金清石站在離目標有四個房間的位置,老廣立即回答道:「龍刀!龍刀!狐狸收到!目標的位置在你左下第四個窗戶!」

「龍刀收到!那我們就等著魚兒上鉤了!」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一直到了凌晨一點鐘,金清石的耳麥突然傳來的老廣的聲音:「龍刀!龍刀!目標房間亮燈了!有窗帘擋著看不清裡面的情況!」

「龍刀收到!再等二個小時候,如果不能鎖定目標,我們就開始行動!大家準備接應!」

「狐狸收到!山貓收到!黑豹收到!」

白子聰在十幾個保鏢的保護下,直接從地下停車場坐著專用電梯回到八樓的房間裡面,傻福和詭雞也跟著跑了進來,傻福向著白子聰道:「大哥!我已經調過兩來二百個好手埋伏在附近,目前還沒有發現有什麼可疑的人!」

「千萬不能大意!這個人能把獵鷹給滅了絕對不是一般的人!讓兄弟們都打起精神,子彈上好堂,只要他一出現立即開搶!」白子聰冷冷的道。

「大哥!那個傢伙很難纏,你最近還是小心點,盡量別出門!」詭雞道。

「這個我知道!這幾天我就呆在房間裡面,你多派人手守住他住的地方,只要他一回去馬上通知我,我要親自去滅了他!」

「是!」傻福和詭雞說完離開了房間,金清石和強子、奎奎他們已經準備就緒,金清死向著強子道:「走廊里有監控,從外面進去也很容易給外面的人發現,一會你們進到我的空間裡面,我從天花里趴過去。」

「那你自已小心點!有危險一定要放我們出來!」強子嚴肅的道。

「嗯!在白子聰的房間里一定還有保鏢,我想一個人搞定那也不能啊!」金清石笑了笑道。

「我就怕你逞個人英雄主義!讓兄弟們大老遠的跑過來湯都喝不上一口!」奎奎笑了笑道。

「放心吧!給你們留下的都是肉!」金清石笑著將強子和奎奎收到空間裡面,打開排風口鑽到了天花上,慢慢爬到樓道的盡頭然後向著八樓爬了下去! 白子聰躺在床上正打著電話,在枕頭下面放著兩把已經打開保險的兩把手搶,在客廳里的沙發上坐著十幾小弟正在那裡賭著三公,一支支手搶插在他們的腰上。

金清石輕輕的在天花上一步步的向著爬著,一邊爬一邊打開天眼向下尋找著,當他看到在九樓的一個房間門口有四個人正站在那裡抽著抽著煙聊著天,這裡應該就是白子聰的房間吧?

他悄悄的從走廊的天花上爬到了這四個人的上面,這個時候就聽到下面的一個小聲的道:「黑皮哥!你說大哥到底得罪了什麼人啊?讓幾百個兄弟全都守在這裡!」

「我聽詭雞哥說有一個內地來的狠人,跟我們大哥頂上了!大哥派獵鷹去暗殺他,沒想到反被那個人給全殺了,大哥是怕那個狠人來尋仇啊!」

「靠!那個人也太猛了吧?把獵鷹都給幹掉了!」那個人吃驚的道。

「所以大家都要小心點!千萬別把自已的小命給弄丟了!」黑皮點了點頭道。

金清石聽到他們的談話心裡一驚,沒想到白子聰竟然安排二百多人在這裡等著自已,一旦發現老廣和小志那他們可就危險了!看來要改變一下行動計劃才行。

金清石又慢慢退回到房間里,將強子和奎奎空間一放出來,兩個立即舉著搶觀察著周圍,當發現還是在自已的房間裡面,強子立即向著金清石道:「什麼情況?那裡進不去嗎?」

「那裡是可以進去!不過門口和客廳里都有不少保鏢,我們想要無聲的幹掉白子聰那是不可能的,現在的情況是外面有二百多個小弟在等著我們,老廣和小志只要一開搶,就一定會被他們緊緊包圍住,我們要找個安全的退路才行!」

「那我們先撤回去和大家再商量一下!媽的!這麼多黑社會在這裡香港的警察也不管管!這要是在內地,老子早就把他們給抓起來了!」強子冷哼一聲道。

「石頭!我有個想法你看行不行,我們找個地方從樓里住下扔上幾個煙霧彈和催淚彈,警察一定會趕過來,那個時候我們就動手,這樣小志和老廣、老謝他們只負責開車接應我們就行了!那此人就交給警察去對付去吧!」奎奎想了想道。

「不愧是刑警隊長啊!這個陰招用得好!」金清石笑著道。

「這叫聲東擊西!三十六計里的一計!沒文化真可怕!」奎奎瞪一眼金清石道。

金清石立即通過耳麥向著老廣和小志、老謝講了這個情況,老廣和小志立即跑到樓下和老謝匯合到一起,小志熟練的將停在路邊的一輛豐田霸道越野車撬開跳了上去,在方向盤下面拔出電線,直接將汽車打著火開到了帝王大酒店旁邊的巷子里。

這個時候金清石已經再一次向著八樓爬了過去,強子一個人拿煙霧彈和催淚彈在房間里焦急的等待著。

二十分鐘后我,金清石爬到了房間客廳的抽風口的地方,看著下面正在玩牌的十幾個人金清石向著耳麥輕輕的敲了三聲,強子聽到耳麥里傳來三聲輕響立即將窗戶拉開一條縫隙,將兩顆煙霧彈和催淚彈向著遠處扔了過去。

煙霧彈和催淚彈一落到地上立即開始冒起了濃煙,路上的行人立即尖叫著:「有炸彈!有炸彈!」拚命的向著遠處跑去,路上行使的車輛也立即停了下來,人們開始紛紛打著報警電話,三分鐘之後十幾輛警車和摩托車鳴著警笛沖了過來。

在房間里正在玩牌的十幾個保鏢聽到警笛聲立即衝到了窗前向下看去,就在這個時候金清石用黑龍刀無聲的切開抽風口,從上面跳到客廳里向著裡面的卧室閃去。

在卧室里剛剛睡著的白子聰聽到樓下的警笛聲立即從枕頭下拿起槍跑到了窗前,將窗帘拉開一條縫隙,當看是大街上冒著濃煙而不是自已的酒的時候暗暗鬆了一口氣,就在他想轉身回到床上的時候,一道亮光從他腦後中樞神經射了進去,他的身體一僵緊接著向著地下倒去。

金清石飛身躍到他的身前快速將他收到空間裡面,透過窗戶看到大街上大批的警察已經封鎖了四周,外邊圍著一大群看熱鬧的人,看來從窗戶出去已經不可能了。

金清石立即將奎奎放了出來立即向著他小聲的道:「外面有十幾個人!我們兩個只能先幹掉他們,然後再想辦法衝出去!」

「房間里搜颳了沒有?」奎奎突然小聲的道。

「我艹!現在還惦記著錢啊?命都快沒了!」金清石一邊說一邊在房間里搜刮起來,當把保險柜和值錢的東西全部收到空間里后,奎奎才滿意的笑著點了點頭道:「賊不空手!警察更是雁過拔毛!現在開始上菜吧!」

金清石雙手拿著兩把AK47向著奎奎用力的點了點頭,慢慢將房門打開,這個時候趴在窗戶上看熱鬧的那些人,有四個剛剛轉過身來突然看到兩個蒙面人拿著槍站在了他們的後面,他們立即驚呼道:「你們…………..」

「嗒……嗒…..嗒…..嗒…….!」三支衝鋒槍的槍口,同時噴出了一道道火焰,密集的子彈瞬是穿過他們的身體,十幾個人在強大的火力網下一個個倒在了地上。

這個時候門外傳來了猛烈的撞門聲,守在門外的四個人聽到房間里傳出的槍聲立即慌了起來,正用力的用腳踹著房門,殺得興起的奎奎向著門外就是一陣狂射「嗒…嗒………!」

金清石一把拉住奎奎急聲道:「快進空間!我們從天花上走!」

奎奎很不爽的進到了空間裡面,金清石抬手就是一槍,子彈直接打爆了房間頂上的消防噴淋,身體立即飛身躍起鑽進了抽風口裡,快速向原路爬去。

消防噴淋炸開的同時,酒店裡響起了警報聲,酒店裡的住客被警報聲驚醒了,這個時候走廊里傳來了大叫聲:「著火啦!著火啦!」

房間里的客人立即跑出房間向著樓下衝去,強子收到金清石的指令,一邊高聲大叫著「著火啦!」一邊向著樓下奔去。 正在樓下忙碌的警察聽到酒店傳來的密集的槍聲頓時如臨大敵!立即拔出手槍一邊急促呼叫著總部一邊向著酒店沖了過去。

正在圍觀的那些人聽到酒店裡傳來的槍聲,有些人立即向著酒店的方向跑去,可是他們剛剛衝到酒店門口就聽到消防警鈴的聲音響了起來,警察這個候也封鎖了酒店的門口,這些人馬上向著酒店的後門跑去。

金清石爬到九樓后立即從天花上跳了下來,這個時候就聽到密集的腳步聲衝到向了八樓,同時傳來大喊的聲音:「快!快!快!大哥有危險!」

傻福和詭雞臉色蒼白的拚命跑到了白子聰的房間里,當看到房間里空無一人的時候立即大叫道:「馬上給我搜!大哥被綁架了!」

這個時候金清石正從九樓走廊的窗戶上跳了下去,身體在瞬間降落到四樓的時侯,雙手在牆上的排水管上一扣,身體在停頓了一下后,緊跟著一個空翻落到了一樓的地上。

金清石正準備向著老廣的方向跑去的時候,突然一群人從酒店側面沖了出來,這群人看到蒙著面的金清石,在楞了一下后立即大喊道:「你是什麼人?」

「自已人!」

「跟那個碼頭的?」

「死人碼頭!」金清石說完雙手突然揮起,手中的四顆手雷向著人群扔了過去,身體同時向後衝去。

「轟!」的一聲巨響!四顆手雷同時在人群中炸開,慘叫聲!救命聲!連成了一片!

一輛輛警車、救護車沖向了帝王大酒店,一群一群持槍的警察衝進了酒店裡面,金清石衝到巷子里的那輛霸道車上,小志立即開著車沖了出去,老廣瞪著眼睛向著金清石道:「你們三個人在裡面吃著肉,而我們連湯都沒喝上一口!我們大老遠的趕過來容易嗎?」

「呵!呵!這純屬意外!這是奎奎出的主意!可不關我的事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你把奎奎給我放出來!這小子膽肥了!竟然敢吃獨食!」老謝咬著牙道。

「我趕緊聯繫一下強子!看他出來沒有!」金清石拿出手機心虛的道。

「少在那裡岔開話題!我現在很嚴肅跟你說吃肉的事情!」老廣瞪著眼睛道。

「下次!下次!下次我一定會給你專門燉一鍋肉!」金清石賠著笑臉道。

「再有下次!我一定先撤了你這個常務副島主的職!就是給老謝也不給你!」

「小志你快舉手贊成一下啊!」老謝立即舉起雙手道。

「舉腳行不?雙手在開車呢!」小志苦笑著道。

「小志就是一個叛徒!沒志氣!沒骨氣!」老廣瞪一眼小志道。

「不會吧?我怎麼躺著也中槍啊?」

「老廣用得是霰彈槍!站著躺著都一樣!」金清石笑著道。

就在這個時候金清石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金清石看到是強子的電話立即接聽到:「強子!你在那裡?」

「我就在樓底下看熱鬧呢!打了小的來了兩個老的!排場可是夠大的啊!」

「你趕快打車去維多利亞港碼頭這裡,我們出海去釣魚!」金清石笑著道。

「好嘞!」強子高興的回答道。

金清石和老廣他們和強子匯合后坐著白子聰送來的遊艇向著大海開去。

在帝王大酒店的大堂里,滿頭白髮的和勝和元老白啟和白賀鳴正坐在沙發上,身後站著白子明和白子強,大堂里三十多個身穿黑色西裝的大漢在四周警戒著,白啟拿著拐棍用力在地板上狠狠跺了幾下后,向著站在身前的傻福、詭雞還有兩個胳膊上纏著紗布的人冷冷的道:「說!這是怎麼事?子聰怎麼不見了?」

「老太爺!我們老大真的就在房間裡面啊!門裡門外都有人守著,酒店裡的所有地方都找遍了,天花也派人爬上去了,可就是沒有找到啊!」詭雞聲音顫抖著道。

「死要見人,活要見屍!你們繼續去找!如果再找不到你們也不用活著了!」白啟冷冷的道。

「是是是是!」傻福、詭雞連忙彎腰點頭回答道。

「爸爸!你說子聰會不會是被綁架了?」白賀鳴向著父親道。

「很難說!要綁架也不會跑到這裡來綁!更像是來尋仇的!」

「可是子聰的人呢?就是死了屍體哪裡?在這麼嚴密的防守下不可能這麼消失了啊?」白賀鳴搖了搖頭道。

「子明!你留在處理後面的事情,一有情況立即通知我,我們先回家!」白啟拄著拐棍站了起來,白賀鳴和白子強兩個人立即在兩扶住了他向門外走去,而白子明聽到爺爺讓自已留下來,那就表示著如是果弟弟死了,旺角這地盤就歸他管理了!他的臉上慢慢露出了笑容。

警察一直在帝王大酒店裡忙碌著,和勝和的白家也在忙碌著,大批的小弟四處在尋找著。

老廣和老謝五個人正拿著啤酒圍著一個火鍋大吃特吃著,金清石坐在船尾拿著魚竿正愁眉苦臉的釣著魚,他萬萬沒有想到奎奎一出來就把一切責任都推到了他的身上,強子也在一旁給力的做著偽證!他只能一邊給五個人準備著食物一邊嘆著氣,兄弟原來就是用來出賣的!這那是背後一槍啊!完全就是一個彈夾啊!

「鍋里沒魚了!石頭你能不能快點啊!在那裡磨洋工啊?」老廣笑著喊道。

「魚不咬鉤我有什麼辦法啊?」金清石沒好氣的道。

「那你就跳到海里用飛刀射、用手抓啊!」老謝笑著道。

「吃死你們!」

金清石深吸一口氣飛身跳到了海裡面,老廣看到金清石真跳海了立即向著老廣道:「你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啊?大半夜的讓石頭下海給你抓魚?你還是人嗎?」

「是你先說的好不好?我只是補充了一下!而且我也沒想到石頭這樣實在啊!」老謝委屈的道。

「你補充個屁!完全是在補刀!人都補到海里去了!萬一遇到鯊魚怎麼辦?」老廣瞪一眼老謝道。

「那你趕緊下去救人阿!」老謝小聲的道。

「奎奎、強子!你們兩個連戰友都出賣,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趕緊下去保護石頭!」老廣向著正在偷笑的兩個道。

「啊?」

「啊個屁!兩個和蒲志高一樣的大叛徒!」小志大聲的喊道。 在帝王名苑的白家別墅里,白啟正在聽著白賀鳴講著高志遠和金清石的事情,白子聰自從接了高志遠的這單生意,就連續發了一連串的事情,貨沒了、船沉了、獵鷹小隊也死了、警察也找上門來了,這次人還在總部消失了,這一切不是巧合吧?

白啟聽完黑著臉向著白賀鳴道:「馬上把那個高志遠給我叫過來!如果他不敢來,那就請他過來!」

「好的!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白賀鳴說完找出高志遠的號碼打了過去,剛剛從夜店裡回來的高志遠,正抱著一個小明星用力的親著她的小嘴,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高志遠一邊親著小明星一邊拿起電話道:「誰啊?大半夜的來電話!有事明天去辦公室說!」

「我是白子聰的父親白賀鳴!想請你現在來我家裡一躺!你可以不來,不過現在社會上很不安全!萬一發生什麼意外就不好了!」

「啊!是伯父啊!真對不起!我沒聽出來,我馬上趕過去!」高志遠兩腿開始顫抖起來,艱難的一步一步向著房門走去,小明星連忙跑上來扶住他緊張的道:「遠少!你沒事吧?」

「現在沒事!不過一會就有事了!你扶我下樓然後回家吧!」高志遠嘆了口氣道。

「不會吧?遠少上百億的身家,還有人跟你過不去?」小明星吃驚的道。

「有錢也怕槍啊!更怕搶啊!」高志遠搖了搖頭道。

「有錢就有槍!就像新義安的向老闆那樣!你也可以招兵買馬啊!」小明星小聲的道。

高志遠聽到小明星的話兩隻眼睛立即亮了起來!她說的對啊!自已現在有錢啊!養幾百個小弟沒有什麼問題啊!不過當他想到和勝和幾萬人的時候立即苦笑道:「等我還是先過了這關再說吧!」

高志遠在十個保鏢的保護下來到了帝王名苑,雙腿顫抖著邁進了白家的大門,白啟看著臉色煞白的高志遠冷哼一聲道:「老高有你樣的孫子,真是死不瞑目啊!軟骨頭!」

「白爺爺好!」高志遠嚇得全身發抖的道。

「叫你來我只想問你一件事,你給子聰的那單生意是怎麼回事?對方是什麼人?子聰現在生死未卜,我們懷疑是那個人乾的!」

「啊?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高志遠吃驚的道。

「就在一個多小時以前!帝王酒店發生了槍擊,子聰人也失蹤了!」白賀鳴冷冷的道。

「白爺爺、白伯父!我讓子聰幫忙對付的那個人是以前我在京城的一個仇家,他以前是一個特種兵,後來坐了七年牢剛剛放出來不久,我前幾天看到他來到了香港,所以想讓子聰幫我出口氣!」高志遠趕緊解釋著道。

「特種兵?看來就是這個乾的!賀鳴你馬上招集人手在全港搜索這個人,明天一早我會請其他四個元老幫忙,一定要把這個人給找出來!」白啟大聲的道。

「爸爸!這個動靜是不是有點大啊?再說費用也不少啊!現在我們也沒有這麼多錢啊!」白賀鳴嘴上向著白啟說可是雙眼卻緊緊的盯著高志遠。

「高爺爺、高伯父!子聰是因為我才失蹤的,所有的費用我來出!」高志遠看著白賀鳴的目光嚇得立即說道。

白啟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然後向著樓上走去,白賀鳴冷冷的向著高志遠道:「先準備五個億現金給我!」

「是是是!明天我就送過來!」高志遠忙點頭答應道。

高志遠提心弔膽的回到了家裡,躺在床上一邊心疼著他的錢一邊咬牙切齒的道:「這個該死的金清石,真他媽的命硬!這回看你死不死!」

這個時候金清石正一個人大口著從海底抓上來的一隻大龍蝦,一邊「吧唧!吧唧!」吃著一邊說著:「味道真鮮啊!這才是海鮮的味道!」

五個人圍在金清石的周圍咽著口水,老謝面帶微笑的道:「一個人樂不如大家一齊樂!你這樣一個吃,讓大家怎麼樂啊?」

「就是!就是!剛才只是和你開一個小小的玩笑!」老廣也跟著道。

「其實都是強子和奎奎,是他們兩個人提議的!我們一時衝動才這樣對你!唉!!衝動是龍蝦啊!」小志嘆了口氣道。

「我們什麼時候提議過啊?」強子和奎奎同時大聲喊道。

「我想信強子和奎奎!」金清石笑了笑道。

「還是石頭英明神武!火眼睛睛!看穿了你們險惡的用心!」奎奎立即接著道。

「等等!我話還沒說完呢!我是說相信這個損人利己的事情,是你們提議的!」

「啊?不會吧!」奎奎和強子同時在叫道。

老廣和老謝、小志三個人坐了下來,一邊吃著龍蝦一邊對著苦著臉的奎奎和強子指指點點,叛徒!漢奸!內奸!像雨點一樣砸在兩個人的身上,奎奎和強了對視了一眼道齊聲喊道:「報應啊!」

第二天,大海上一輪紅日冉冉升起,金清石和老廣他們正在大海里暢遊著,晚上他們就住在了遊艇上,完全不知道上萬名和勝和的人正在尋找著他們。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