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夏雷苦笑了一下,「你何必要我親口說出來,如果我嫉恨你,當初在海珠發現你的身份的時候,我就抓你了。我放你走,也沒有將你的秘密告訴101局。我沒法恨你。我也只能做到這種程度了,如果你非要我親口說出來,好吧,那我就說出來,我原諒你了。可是,這又能怎麼樣呢?我們沒法再回到從前那樣的時光里了。」

梁思瑤忽然一聲嚶嚀,撲到了夏雷的懷裡,死死地摟著他。

夏雷沒有抗拒,他任由梁思瑤抱著他。他能感受到從梁思瑤身上傳遞來的熱力和誘惑,他熟悉她的一切。可是,這一次他沒有別的反應,他的心裡有的只是傷感。

如果梁思瑤不是CIA的人,也沒有那個竊取他身上秘密的人物,她現在應該是他的妻子了,與他一起經營他的公司。可是現在,她卻站到了敵對的陣營之中。

梁思瑤的眼淚悄悄地滾落了下來,滴在了夏雷的肩頭上。在來見夏雷之前,她想了很多要對夏雷要說的話,甚至還對著鏡子演練過。可是此刻,她什麼都說不出來了。她抱著夏雷,他的身體就在她的懷中,那麼真實,可她卻感覺她和他之間隔著一道牆。這種感覺讓她心碎。

「思瑤,別這樣。」夏雷打破了兩人間的寧靜。

梁思瑤這才鬆開夏雷,她轉過身去,用衣袖抹了抹眼角的淚痕。 「思瑤,如果有機會,我很想和你聊上一整天。可是你也知道,這裡不是安全的地方。你有什麼話,現在就告訴我吧。」梁思瑤出現在這裡,夏雷不僅擔心梁思瑤的安全問題,還擔心申屠天音發現梁思瑤。

梁思瑤與別的女人不同啊,那是他公開的第一個女友,申屠天音也是知道她的存在的。所以,一旦被申屠天音發現他梁思瑤在這裡見面,那他就是生出八張嘴都解釋不清楚了。

梁思瑤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那好吧,我長話短說了。我知道你現在正被什麼問題困擾著,這也是你出現在這裡接受檢查的原因。當初,我從你的身上取走了一些體液樣品,一部分送到了AE研究中心進行研究。」

「你拿到了他們的研究報告?」

「是的,我現在是CIA亞洲區的主管。CIA在亞洲最重要的任務就是你,他們得給我提供所有關於你的情報。」

夏雷苦笑了一下,「恭喜你,陞官了。」

梁思瑤神色一黯,「不要這樣說我,我的心會疼。我這個主管的位置並不穩定,他們只是一時間找不到更合適的人選而已。事實上,前任還在的時候,他甚至有除掉我的計劃。CIA的內部鬥爭是很激烈的,我隨時都有可能被他們做掉。」

「那你還留在那裡幹什麼?」

梁思瑤的浩眸里又泛起了淚花,「你認為是我想留在那裡嗎?我不想,我來見你,我甚至幫你父親做事,你難道還不明白我的心意嗎?」

夏雷的心一下子就軟了,軟得一塌糊塗。他不是一個木頭人,事實上樑思瑤已經不是第一次在幫他的忙了,在韓國的那一次,如果不是她的幫忙,他很有可能就被韓國的軍警和CIA的特工抓住了。還有眼前這次,她完全是冒著生命危險在幫他的忙,他又怎麼能不領她的情?

「算了……」梁思瑤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苦澀的笑意,「根據AE研究中心的那份報告,我確定你很難讓女人懷孕。」

「很難?」夏雷的心中一動,「你是說,雖然很困難,但我也有機會讓女人懷孕嗎?」

「你不要著急。」梁思瑤說道:「根據那份報告的描述,你的蝌蚪非常強大,非常完美,也非常均衡。用他們的語言說,那就是從你身體出來的蝌蚪,每一個都是強壯的武士,而且還是智商很高的那種類型。」

夏雷,「?」

這樣的描述,不僅是讓他感到無語,他的腦袋之中也多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問號了。

梁思瑤繼續解釋,「你學過生物,你應該知道一個男人要讓女人懷孕,在做了那種運動之後,男人的蝌蚪在女人的身體之中其實是一個相互競爭和搏殺的過程。它們遵循的是優勝劣汰的自然法則,只有最強大的蝌蚪才能到達目的地,與女人的卵子結合,最終進化成孩子。」

「這個我知道,可是,你說我的精……那麼強大,那麼好,為什麼我不能讓女人懷孕呢?」與梁思瑤談這樣的事情,夏雷難免有些尷尬。

梁思瑤聳了一下肩,「你還不明白嗎?從你身體裡面出來的蝌蚪,每一個都非常強大,聰明,近乎完美。它們從你的身體之中一出來就開始搏殺,它們釋放出殺死對方的成分,開始搏殺。可問題是它們都很強大,誰想殺死誰都很困難,於是,它們會釋放出更多的殺死對手的成分……嗯,你可以想象那是一場化學戰爭,它們進入戰場,一齊放臟彈,幹掉了它們自己。」

夏雷,「……」

化學戰爭,這個比喻很形象,很生動。

正常的蝌蚪,有強有弱,強者幹掉弱者,淘汰弱者會很容易。所以,總有強壯的蝌蚪到達目的地,與卵子結合,進化成孩子。可到了夏雷這裡,AE不僅讓他的身體進化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程度,就連他的蝌蚪也進化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程度。每一個個體都是那麼強大,那麼完美,以至於它們的爭奪卵子的戰爭會那麼誇張,已進入戰場就集體戰死。

「如果你一次只射一個,那就沒問題了。」梁思瑤的嘴角多了一絲壞壞的笑意。

夏雷,「……」

一次射一個,這個世界上還沒有那樣的神槍手吧?

「人工受孕的方式呢?」夏雷忽然想到了這個辦法。

梁思瑤卻搖了搖頭,「還是不行。它們一旦離開你的身體,就被激活了。一激活,它們的戰爭就開始了。所以,就算是在針管里,它們也會自相殘殺,一起戰死。而且,現在的技術還沒法從你的身體之中取一個蝌蚪。」

「你的意思是,我一切正常,但就是沒法制止它們的戰爭,沒法讓女人懷孕,是嗎?」

「是的,你很強大,聰明絕頂,你的蝌蚪居然也這麼強大,聰明絕頂。看到關於你的報告的時候,我都忍不住想笑。真的,你明明很正常,可偏偏就是沒法讓女人懷孕。我甚至忍不住去想象,這樣優秀的蝌蚪,一旦讓女人懷孕,你的孩子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孩子。」

夏雷白了梁思瑤一眼,「我現在苦惱死了,你卻還跟我開這種玩笑。」

梁思瑤輕輕打了夏雷一粉拳,「別太擔心了,我琢磨過,你可以改變釋放的方式,先釋放一點,然後再釋放一點,或者……你可以讓申屠天音換個姿勢什麼的。」

「打住打住。」夏雷的臉紅了,「行了行了,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我們不談這個了。」

梁思瑤的臉也紅了,她眼神脈脈地看著夏雷,愣了半響,忽然鼓起勇氣說道:「要是申屠天音不願意,我願意,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

夏雷的心亂透了。梁思瑤似乎在努力喚醒他對她的情意,而她似乎還真就喚醒了一些什麼東西。這種感覺,就像是一顆充滿魔力,卻又蘊藏毒藥的蘋果。

梁思瑤向夏雷湊了過去。

夏雷下意識地退後了一步,可只是一步,他的背靠在了牆上。

梁思瑤繼續向夏雷湊過去,她的酥胸差點就壓在了夏雷的胸膛上了。她的呼吸撲卷到了他的面孔上,熱熱的,帶來痒痒的感覺。

卻就在這緊要的關頭,檢查室裡間里忽然傳來了聲音,「咦,我怎麼睡著了?」

梁思瑤忽然退後。

夏雷也緊張了起來,「你快走。」

梁思瑤說道:「雷,答應我一件事。如果有一天我被CIA追殺,你要幫助我。」

「你要我幫你做什麼?」

「與龍冰談談,與釋伯仁談談,我願意做他們的人。」梁思瑤說。

夏雷頓時露出了一絲笑容,他重重地點了點頭,「如果有那種情況出現,我一定幫你,我也歡迎你歸來。華國,才是你的家。」

梁思瑤露齒一笑,轉身離開。

她最後說的這句話似乎才是她冒險潛回華國的原因。

梁思瑤離開之後,老專家從裡間里走了出來,他還有些迷糊,自言自語,「奇怪,奇怪……我怎麼就睡著了呢?」

夏雷重新躺在了手術台上,脫掉褲子,等待檢查。

他已經知道了真相,但檢查的程序卻還是要走完的,為了申屠天音。

十幾分鐘后,夏雷離開了檢查室。他看到了申屠天音在走廊里與一個女醫生交談著什麼,傅明美站在旁邊聽著,臉上的神色很奇怪。他走了過去。他聽到了女醫生與申屠天音的談話。

「申屠小姐,你沒問題。你很正常,很健康。你丈夫夏先生也很正常,很健康。正常的情況下,你們完全可以生育你們的孩子,可是……」女醫生欲言又止。

「可是什麼?」申屠天音很著急的樣子。

「我們也不清楚原因,你丈夫的蝌蚪很強壯,很健康,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完美的蝌蚪……」

「我丈夫很健康,我也很健康,那為什麼我們不能生育自己的孩子?」申屠天音似乎陷入了一個怪圈。

女醫生歉然地道:「抱歉,申屠小姐,我們的檢查設備在國內已經很先進了,但我們沒法查出更多的原因。我個人的建議是,你們不要太著急了,慢慢來。同時不要又太大的壓力,我知道你們都是很忙的人,這也有可能是你們不能帶上孩子的原因。」

「謝謝。」申屠天音鬆了一口氣。

傅明美看見了夏雷,迎了上來,「姑爺,那個老專家對你說了什麼?」

夏雷說道:「他說我很正常,沒什麼問題。」

申屠天音忽然走來,抱住了夏雷,「對不起,我……」

夏雷笑著說道:「傻瓜,為什麼跟我說對不起?你又沒有做錯什麼。」

「不,是我太心急了。這樣的事情急是急不來的,我們慢慢來吧。」申屠天音說。

「嗯,不著急,我們還年輕,有的是機會。」夏雷只能這樣安慰她了。

傅明美笑著說道:「我就說嘛,姑爺這麼強壯健康的男人,這麼可能有問題呢。一定是你們做的方式不對,告訴我,你們是怎麼做的?告訴我,我或許能給你們一個很好的建議。保證你們一炮打響。」

夏雷,「……」

申屠天音一粉拳掄了過去,「死開,你連男朋友都沒有,裝什麼專家!」

傅明美躲開,笑著說道:「我也是受老爺的影響嘛,我也是關心你們啊,我看了很多相關的資料,有做過研究的。真的,有時候你在姑爺的上面,或者前面,抑或則是側面,姿勢的不同,結果也會不同的。科學,科學的愛愛是很重要的。」

申屠天音,「……」

夏雷一巴掌拍在了他的額頭上,心頭猶如一千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這都叫什麼事啊?

蝌蚪也來添亂!

TMD! 醫院一別,梁思瑤就像是游入大海里的一條魚,消失不見了。

梁思瑤的出現給夏雷添了一份心事,不過他沒有嘗試去找她,甚至沒有去見梁正春。無論是與父親夏長河有關的事情,還是與梁思瑤有關的事情,他都得小心翼翼地處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必須如此。

正月初八,德方的工程隊來到了華國。

也就在當天,夏雷跟著凌浩來到了一個軍區之中。德方的工程隊便是被安排在了這個軍區之中。不讓德方的人員住進酒店,這也是一種安全措施。比較,兩國之間的這次交易是見不得光的。

在軍區的一個會客室之中,夏雷見到了菲利普和他的助手艾麗塔,還有一個名叫弗朗克的德方工程隊的領隊人物。他也是參與颱風戰鬥機引擎設計和生產的重要工程師之一。

雙方人員握手致禮。

弗朗克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夏雷,與夏雷握手的時候他說道:「夏先生,我以為你是一個四十歲以上的人,卻沒想到你這麼年輕。你所設計和製造的XL2500狙擊步槍和疾風突擊步槍讓我感到驚訝,你真是一個天才啊。」

這樣的讚美夏雷早就習慣了,他客氣地道:「弗朗克先生,你過獎了,我只是在機械方面比較擅長而已,算不得什麼天才。」

弗朗克笑道:「夏先生,你這麼謙虛,讓我們還怎麼相處啊?」

過分謙虛就是驕傲了。

夏雷一笑了之。他等著凌浩與菲利普談話,然後好確定他去德國的時間。這也是他跟著凌浩來見德方人員的原因。

寒暄結束,雙方也進入了正題。

「我們的人已經來了,按照我們之前的約定,你們要提供足夠的安全保障,保密措施,還有我方人員在你們這裡的所有花銷。你們什麼時候確定了修建車間的地點,我們的人員立刻就可以開始工作。」菲利普看著凌浩,「凌先生,有問題嗎?」

凌浩說道:「沒問題,地點我們已經選好了。安全保障,保密措施都沒問題,菲利普先生你大可以放心。」

菲利普的視線又移到了夏雷的身上,「那麼,夏先生你什麼時候可以動身去德國呢?」

夏雷想了一下,「大概一個星期之後吧,我想過了正月十五再去德國。另外,我還得做一些安排。」

菲利普卻說道:「那可不行。夏先生,我們的人已經來了,但你卻還在華國。我這邊其實不介意你晚幾天過去,但請你理解,這件事關係重大,我上邊的人可沒什麼耐心。」

夏雷說道:「那你想我什麼時候過去?」

菲利普說道:「明天,直飛德國的飛機已經準備好了。」

「這個……」夏雷顯得有些猶豫。明天就走,這超出了他的計劃。

凌浩說道:「夏雷,就這麼定了吧,畢竟德方的人已經來了,我們也應該拿出相應的誠意。我知道你擔心你公司的事情沒人處理,我看這樣吧,你讓你妻子幫你管理一下不就行了嗎。她的能力,你難道還不放心嗎?」

夏雷不好再推脫了,他點了一下頭,「好吧,我現在就回去安排,明天動手去德國。」

以前,他要是出去,雷馬集團就會陷入群龍無首的狀態,全靠秦香、周小紅和管靈珊這些當初與他一起創業的人支撐著。現在,他娶了申屠天音,確實無需再擔心雷馬集團群龍無首了,以申屠天音的能力,她完全可以替他掌控雷馬集團。甚至,會比他掌控得更好一些。

「那就這麼說定了。」菲利普向夏雷伸出了手,笑著說道:「明天早晨十點的飛機,直飛德國埃森市。那是阿妮娜的故鄉,你可以帶著她一起回去。到了那裡自然有人接待你們。」

夏雷與菲利普握了一下手,「好,那我明天動身。預祝我們合作成功。」

「預祝我們合作成功,再見,夏先生。」菲利普說。

夏雷轉身離開,凌浩追了出來,「我送送你。」

夏雷知道他有話說,也沒推辭,放慢腳步往停車場方向走去。

凌浩一邊走一邊說道:「我知道你有些擔心安全問題,說實話我也很擔心,畢竟歐洲與美國是穿連襠褲的盟友。不過,這一次他們不敢亂來。如果你被德國人扣押,或者是美國人扣押,我們都將扣留德方的人員,我們之間的交易也會被公布出去。德國人承受不了這種後果,所以你大可以放心。」

「這是在給我吃定心丸嗎?」夏雷笑了笑,「凌哥,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沒什麼好擔心的了。行,你回去吧,我會把這件事幹得漂漂亮亮的。」

凌浩拍了一下夏雷的肩膀,「那你去忙你的吧,忙完了你的事情記得去一趟101局。至於你帶誰去執行這個任務,我就不過問了,釋老總那邊會給你安排。」

「再見。」夏雷走了。

帶誰去,這個問題這幾天一直困擾著夏雷。龍冰是他最想帶去德國的,阿妮娜是必須要回去的。她離開家鄉這麼久了,也應該讓她回去看看了。另外,他還要幫她實現她的夢想,這次正是一個機會。錯過了這次機會,以後他要再想去德國幫她實現夢想那就太困難了。

龍冰和阿妮娜算是已經確定要帶去德國的人選了,現在就只剩下一個人不太確定,那就是唐語嫣。

唐語嫣肯定是想去的,無論是出於政治資本的原因,還是別的什麼原因。可是,帶上唐語嫣的話,他就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三個女人之間的關係了。阿妮娜算是他的炮友,而且還是甩不開的那種類型。龍冰是他的情人,感情和私交都很深。如果只有阿妮娜和龍冰,他幾乎不會有什麼麻煩,因為他就算跟阿妮娜上床,龍冰也不會吃醋。而他和龍冰上床,阿妮娜也不會有什麼怨言。他會處在一種如魚得水的環境里,可要是加上一個唐語嫣,情況就變得複雜了。唐語嫣一直在抓他出軌的證據,而去德國的一路上,這樣的證據還會少嗎?

這樣的事情,想想都頭疼。

夏雷驅車直接到了萬象集團京都總部天翅大廈。

申屠天音正在辦公室里看著一本老舊的線裝書,夏雷都走到她的身邊了,她都沒有發現。

夏雷繞到了她的身後,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故意改變了聲音說道:「猜猜我是誰。」

申屠天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門口的保鏢沒攔你,你還敢蒙住我的眼睛,這位色狼,你是姓夏吧?」

夏雷鬆開了申屠天音的眼睛,有些無語地道:「我什麼時候成色狼了?」

申屠天音嬌媚地白了夏雷一眼,「難道不是嗎?自從上次從醫院檢查回來,我都有些受不了你了。」

這樣的話語,軟軟的聲音,夏雷的心痒痒的了,他摟著她的香肩,「在看什麼書?」

「醫書,我讓傅叔叔給我找來的。」申屠天音說道:「書上有一些食補的房子,能讓你變得更強。」

「哪裡變得更強?」

「討厭,那裡呀。」申屠天音用胳膊肘碰了一下身後的夏雷。

夏雷一臉的壞笑,「我還不夠強嗎?」

「我還不是想儘快懷上我們的孩子,我爸天天念叨,我都快煩死了。」申屠天音說道:「有時候,我都懷疑他是唐僧轉世來的。」

打情罵俏了幾句,夏雷鬆開了申屠天音,將話題切入正題,「老婆,明天我要去德國了。」

「啊?」申屠天音頓時愣了一下,「你去德國幹什麼?」

夏雷說道:「我也是突然接到的通知,這件事對我們國家來說非常重要。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我去德國具體是幹什麼,以後我再告訴你吧。」

「沒關係,我能理解。」

「我走之後,你能幫我管理雷馬集團嗎?」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