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是想將爺爺帶出來,只是爺爺不同意,呆在村子里,我又怕他會偷偷出海打漁。」

葉無天倒沒想過這點,現在被李婉兒一提,想想好像還真是那麼一回事,李宗仁老了,以他的年紀,實在不適合出海打漁。

如果當初他在漁村裡能呆久些,他倒是可以教李宗仁養魚。

「找個時候我陪你回去,我有一個方法可以讓爺爺不再出海打漁。」葉無天道。

李婉兒眸子一亮:「什麼辦法?」

「養魚。」

「養魚?」

葉無天點點,「嗯,這事你別管了,反正我的方法一定可行。」

「那我們什麼時候回去?」對葉無天,李婉兒有種盲目的信任。

「過段時間吧,我抽出一點時間來。」想了想后的葉無天道。

「好。」

姜秋忻道:「葉大哥,我們之間的事情怎樣?你能考慮一下嗎?」

「這事我真沒什麼興趣,我這麼一個大老爺們,不太方便。」葉無天道。

姜秋忻一陣失望,依然不死心道:「要不你教我,由我出面。」

葉無天狂汗,這小女生的如意算盤可是打得挺精的,教她?她學得會嗎?

藥尊逆襲:廢材貴女翻身記 「秋忻,這事你就不要逼他了。」這事上,李婉兒絕對是站在葉無天這邊。

姜秋忻心有不甘的拉聳著頭,這麼好的財路難道就斷了?她不甘心。

「不是我不教你,只是你真學不來,我那套按摩法並不是普通的按摩,很講究穴位,你不懂醫,學來也沒用,處理不好,反而會害人。」葉無天解釋道。

姜秋忻暗自乍舌,這到是她所沒想到的,想想好像也是那樣,獨門絕秘會有那麼好學嗎?

此時,包房門被推開,幾人都以為是服務員,也沒在意。

面向著門的張管靖見到進來之人,忽然張大著嘴,像是有些難於置信。

看到對方,張管靖忽然想起葉無天像誰了,細細看去,他跟校花葉妃喬有幾分相似。

「哥。」

葉無天吃得正開心,冷不防被耳邊響起的聲音吸引過去。

抬頭,發現來人時,葉無天臉上的笑意瞬間消失,臉色鐵青,「你來幹什麼?」

葉無天內心並不想與葉家人有任何的接觸。

李婉兒幾人目瞪口呆,傻愣的看著葉無天二人,這是怎麼回事?葉妃喬喊葉無天做哥哥?

他是校花的哥哥?

葉妃喬不以為意,自然在葉無天身坐邊坐下,「剛才無意中看到你們。」

葉無天仍然冷著張臉:「我們之間有什麼好談的嗎?」

葉妃喬俏臉通紅,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人見猶憐。

「介意我一起吃嗎?」葉妃喬問。

「可以,當然可以。」李婉兒連連點頭,開什麼玩笑?葉妃喬可是葉無天妹妹。

葉無天極不耐煩道:「找我什麼事?直說吧,我不喜歡拐彎抹角。」

今天以前,葉妃喬可是從來主動過來找他,甚至二人從小到大都沒見過多少面,對這個便宜妹妹,實在沒什麼親情可言。

不過,與葉家其它人比起來,葉妃喬還算不錯的,至少她沒像其它人一樣合著起來欺負他。

「流氓,你就不能好好說話嗎?」李婉兒有些看不過去,從小到大,她只與爺爺相依為命,因此內心極為渴望親情,若是她也有弟弟妹妹的,肯定會高興萬分。

葉無天瞟了李婉兒一眼:「我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李婉兒瞬間無語,對葉無天的事情,她還真是一點也不了解,只知道他很厲害,懂很多事情,其它的一概不知。

「哥,不是葉家中的所有人都是壞人。」

因為葉妃喬的出現,讓葉無天興趣全無,看了眼葉妃喬,冷冷問道:「這跟我有很大關係嗎?」

「我只是想告訴你。」

葉無天道:「我永遠都不會跟葉家有任何關係。」

葉妃喬臉色慘白,「哥,不管你怎麼想,我們都是有血緣關係。」

「沒有,從我被你們趕出來那一刻起,我們就不再有任何關係,你們是你們,我是我,請不要合為一談。」

張管靖幾女都驚呆了,做夢也沒想到葉無天竟會是葉家的私生子,這簡直就是難於想象。

難怪這麼落魄,要淪落到騎自行車,忽然間,幾女都開始同情起葉無天,這男人挺可憐的,本有機會做富二代,沒想到變成『負二代』。

葉無天很是頭痛,不明白葉妃喬為什麼會突然出現,為什麼會在大眾之下開口喊他,這不等於是告訴全世界嗎?

醉無憂 「說完了嗎?說完了請離開,別妨礙我吃飯。」葉無天面無表情道。

葉妃喬一臉失落,她只是想幫爸媽一把,才會私下跑來找她這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可沒想到對方根本不給面子。

「那你慢慢吃,我走了。」葉妃喬站了起來,隨後又仿似想到了什麼,從手提包里拿出紙和筆,寫下一個號碼遞到葉無天面前:「這是我的號碼,哥你有什麼事可以打給我。」

葉無天很隨手將那個號碼扔掉,可鬼使神差的,並沒那樣做。

「滾開,本少爺要找我家婉兒。」外面一陣吵雜,幾個人衝進包房。

李婉兒一見對方,頓時臉色慘白,下意識的想避開對方,可是已經遲了。

「婉兒,你真在這裡,我找你好辛苦。」為首一個年輕肉麻無比道。

葉無天想吐,這傢伙從哪裡鑽出來的?

「婉兒,我好想你,一日不見如隔了六秋,想你想得我心都要碎了。

李婉兒臉色一沉:「錢樹洪,你胡說八道什麼?誰是你的婉兒?」說話間,李婉兒還不時地瞄向葉無天,似乎生怕葉無天會生氣。

葉無天暗嘆:「校花的殺傷力就是與眾不同,連吃頓飯都不得安寧。」

「妃喬也在?呵呵,真巧。」錢樹洪笑道,眼睛卻不由得看幾葉無天,暗道這小子是誰?似乎艷福不淺啊,一拖那麼多個美女?其中兩個還是校花級的人物?

葉妃喬一臉厭惡,並不理會對方,由此不難看出對方的人品著實不怎樣。

錢樹洪不以為意,心裡只是yy著若果能與兩大校花同時那什麼,該有多爽?想想就讓人雞動!

「婉兒,他是誰?」錢樹洪終於忍不住的問,整個包別只有葉無天這麼一個男人,並且李婉兒還坐在這男人身邊,兩人是什麼關係?這是錢樹洪所關心的。

「有必要告訴你嗎?」李婉兒冷冷道,對方的出現讓她心情瞬間變差,這小子怎像個狗皮膏藥似的?走到哪跟到哪。

「服務員,麻煩把這條狗趕出去,這裡好歹也是高級飯店吧?怎隨便讓狗進來?」葉無天大聲說道。

錢樹洪臉色一連數變,第一次被人說成是狗,難受!

「出去。」葉妃喬冷冷道。

錢樹洪肺都快要氣炸,卻不敢對葉妃喬怎樣?他惹不起葉家。 在葉妃喬的命令下,錢樹洪不敢繼續呆下去,他家老頭子與葉家有很多生意上的合作,他是紈絝,卻也沒有衝動到想搞黃自家生意。、.

發生這一插曲,葉無天幾人也沒什麼心情吃飯,準備結賬離開,只是當葉無天去結賬時,卻被告知,賬已結了。

「你這樣做我並不會感激你。」葉無天對剛結完賬的葉妃喬道。

葉妃喬將信用卡放回手提包中,說道:「做妹妹的請哥哥吃飯也不出奇吧?」

葉無天當下不再說什麼,反正這女人有錢。

「走吧,我送你們回去。」葉無天對李婉兒幾人道。

姜秋忻搖搖頭,「不用,葉大哥,這離學校很近,我們自己回去就行。」

倒是想讓葉無天送,只是他那自行車,怎麼送?還不如自己步行回去。

「哥,我們找個地方談談。」葉妃喬道。

葉無天道:「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談的,你回去吧,以後不要再來找我。」

說話間,葉無天已經在眾目睽睽之下扶著他那輛自行車準備離開。

葉妃喬道:「那我改天再來找你,哥,你能留個電話給我嗎?」

「沒手機。」

最終,葉妃喬只是一臉失望的離開,無限委屈。

「流氓,為什麼這樣對你妹妹?」李婉兒又再次忍不次的問出同樣問題。

葉無天扭頭瞟了李婉兒一眼:「丫頭,發現你挺八卦的。」

李婉兒甩了個白眼:「你才八卦呢?難道不是嗎?」

葉無天懶得再解釋,「三位美女,今天真不好意思,鬧得大家不愉快,下次我再請大家吃頓好的,咱們去更高級的地方。」

陳小妍噗哧一笑:「不用我們涮盤子吧?」

「不用不用,最多我將我這輛寶貝賣掉。」

幾女聽得無語,這自行車能賣多少錢?二十?還是三十?

還寶貝?葉無天的腦子該不會是被驢給踢過吧?如此一輛破舊自行車,他竟還說是寶貝?

從幾女的異樣目光中里,葉無天也大概猜到一二,當下笑笑,不再說話。

「哦,對了,關於我與葉家的事情,我希望幾位能高抬貴手,不要四處傳,我是我,葉家是葉家,我與葉家沒有任何關係,幾位美女能明白嗎?」

陳小妍幾個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喲嗬,我還以為是什麼牛逼呢,原來只是個窮鬼。」錢樹洪不知從哪鑽出來,開著寶馬跑車的他囂張到極點。

葉無天頓時皺起眉頭,陰魂不散!

「丫頭,我送你回去吧。」葉無天懶得搭理對方,扭頭對李婉兒道。

李婉兒乖巧的應了聲:「好啊!好久沒坐自行車了。」

「喂,那誰,小心你的廢鐵,弄花我的車,你賠得起嗎?」錢樹洪大聲吼,語氣囂張到極點。

車裡面的另外兩人則是配合著哈哈大笑起來。

李婉兒實在氣不過,指著錢樹洪大罵:「錢樹洪,你別欺人太甚。」

錢樹洪下車,走到葉無天面前,「婉兒,你若是找個比我厲害的也就罷了,可你看你的是什麼?垃圾。」

葉無天站著沒動,一臉微笑的看著對方,就像看一個小丑般表演。

李婉兒幾乎氣瘋,「那也是我的事情,跟你有什麼關係?」

錢樹洪道:「婉兒,難道你還不知道我的心么?我真的喜歡你,我保證,只要你跟了我,我一定會讓你幸福的,讓你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葉無天暗嘆,這小子也不是一無是處,至少臉皮之厚,絕對是無人能及的。

「我就喜歡這樣的,錢樹洪,我告訴你,你死了這條心吧。」李婉兒漲紅著俏臉摟住葉無天胳膊。

錢樹洪臉色一沉,嘴角不住抽搐著,「婉兒,你確定要跟這窮鬼?」

「跟他有什麼不好?」

「他能跟你什麼?這破自行車?」錢樹洪人說話越發大聲起來,輸給一個窮鬼,無論如何他都不甘心。

「我寧可坐在自行車後面笑,也不想坐在寶馬車裡哭。」李婉兒道。

葉無天實在看不下去,跟這種人渣計較,簡直掉份!

從錢樹洪身上,葉無天看到自己以前的影子,現在回想起來,連自己都覺得噁心,別人又會用什麼眼光去看待呢?

「丫頭,走吧,送你回去。」

「你他媽站住,老子不是讓你小心點嗎?你他媽聽不到?耳聾了?括花老子的車子,你他媽拿什麼賠?就你這輛破自行車?要多少輛?兩萬輛?還是二十萬輛?」

旁邊的姜秋忻幾女很是擔心,錢樹洪是學校里有名的惡少,一般人不敢惹他。

與葉無天雖然也只是今天才見面,可她們卻仍然擔心他的安全,擔心他跟錢樹洪斗,會吃虧。

不遠處,剛剛上車的葉妃喬並沒急著離開,本想下車過去,可隨後一想,便忍住了,她也很好奇,這個外界所傳聞的紈絝哥哥會如何處理這事。

按下車窗,拿出手機對著葉無天所在的方向拍攝起來,她想知道,自己這個便宜哥哥是不是如外界所傳聞的那樣,變了。

李婉兒拉住想要說話的葉無天,示意他不要衝動。

「怎麼?老子難道說錯了嗎?還不服氣?草。」錢樹洪越來越囂張,葉無天的退讓非但沒讓他收斂,反而更加變本加利起來。

葉無天的忍讓在錢樹洪眼中變成軟弱!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