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去碰這些人的面具,不管是鬼巫,或者是我剛剛提到過的劍巫,他們的面具無論如何不能摘下來……或許我們最寶貴的東西是心臟,而對於他們來說最寶貴的東西是面具吧。」

「面具一旦摘下來,就代表著他們失去了最寶貴的東西,那樣的話我們就什麼都問不出來了……」

陳揚訕笑著將手收了回去,他倒是沒有想到這蠻巫之地居然會如此古怪與神秘,剛剛來到這裡就遇到了這等怪異之事,不過……也不枉自己來這裡一趟。

紅姬將另外幾名鬼巫也一併抓了過來,然後一併綁在一棵樹前,隨後才再度將這幾人給驚醒過來,雖然看不到這些人臉上的表情,不過紅姬很確定這些傢伙一定恐懼到了極點。

而事實也正如紅姬所想的那樣,最先被她抓來的那名鬼巫身軀顫抖著,伸出手指指著陳揚與紅姬二人,聲音發顫的問道,「你們……你們究竟是如何發現我們的?!」

「你們不是血巫,更不會通靈,怎麼會找到我們?!」

「說……你們究竟是什麼人,雖然我們鬼巫人少,但是我們非常團結,若是你們今天不說出一個令我們滿意的答案,大祭司一定會來殺了你們!」

聽到這些人所說的話越來越離譜,陳揚直接一巴掌扇了過去,這一掌陳揚用上了自身八層的靈力,此刻那人捂著自己的一半側臉,整個人都驚呆了。

紅姬抱著手臂站在一旁,淡淡地說道,「現在是我們質問你們,你們沒有任何反問我們的權力與能力,所以…若不想你們全都死在這兒,就老老實實的回答我們的問題。」

先前那個被陳揚扇了一巴掌的鬼巫男子此時咬著牙,將口中的一塊不知名石頭突然咬碎,隨後他才狂笑道,「哈哈,你們完蛋了,我已經暗中通知了大祭司,以大祭司的實力,想必不超過一盞茶的時間便能趕到這裡!」

「識相的話,就乖乖地把我們給放了,然後那個人男的自己過來給我們煉製巫術,女的嘛,嘿嘿……就留給我們哥幾個好好享用享用了。」

那人一臉邪笑地看著紅姬,一邊說話,一雙手還情不自禁的搓弄起來,若是能夠看到他的臉龐,恐怕便會發現對方此刻笑容極其猥瑣。

就在陳揚與紅姬準備動手之際,一聲冷哼突然自不遠處的天際傳入眾人耳中,聽到這一道聲音被捆綁在樹前的幾名鬼巫突然笑出聲來。


「哈哈,我們大祭司來了,小賤婢,既然你不妥協的話,那就讓我們大祭司來幫你做決定吧!」那人使勁地笑道。

轟——

一陣驚天的威壓散布而來,只不過這股威壓在觸碰到紅姬的那一剎那瞬間分崩瓦解開來,緊接著,一道蒼涼而又驚疑不定的聲音傳了出來:

「閣下是何人?這其中是否存有誤會?」

此言一出,先前還在狂笑不止的鬼巫幾人齊刷刷的停住了笑容,像一隻只鴨子般,嘎地一聲,不知所措的看著天空,不知道為何一向狂傲無比的大祭司如今怎麼會問出這等話來。

紅姬聞言不屑的笑了笑,卻是根本不買對方的帳,反而是淡淡地說道,「別在周圍裝神弄鬼了,都看見你了,還藏什麼藏?以為自己很有能耐?」


「咦,你這人居然如此張狂,莫非真的以為老夫怕了你不成?!」

不過就在下一刻,一名身穿著黑袍的老者從不遠處的虛空中踏步而來,他的臉上也同樣戴著一個相仿的黑色面具,肩頭上還懸挂著幾個頭顱骨。

這些鬼巫都明白,這幾個頭顱骨都是大祭司親自斬殺過的強大敵人,甚至有幾個都是劍尊境界的超級強者,所以當他們見到大祭司現出身來的時候,還瘋狂地叫喊了起來。

不過大祭司卻是皺著眉頭走向眾人,一揮手便將繩索給斬成碎片,氣憤地喝道,「一群廢物,一天天不去勤修巫術,來這裡給老夫丟人是么?!」

呵斥過後,這大祭司還回過頭來看了一眼紅姬,淡笑道,「此事或許我巫群之人有些責任,不過閣下的言辭也有些過重了,要是不對我巫群小子們做個交代,恐怕回去之後老夫臉上也無光啊。」

「直說吧,你想做什麼?」紅姬淡淡道。

大祭司身上的氣勢猛然一振,旋即身體化作一道黑色劍影奔向紅姬,速度快若飛電,放在陳揚眼中那可是超越極限的速度。

可對於紅姬來說,這一切只是跳樑小丑,不堪入目。

就在大祭司衝到紅姬面前的那一瞬間,後者才慵懶的伸出了手掌,輕輕對著面前一拍——

下一刻,就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大祭司的身影重新出現在眾人的面前,只不過他卻猛地噴出一口鮮血,連續撞斷了數棵巨樹才穩住了身形。

如果仔細地去看,會發現這名大祭司的手指尖都在滴血,這說明對方已經傷到了心脈,若還要準備強行出手的話,很有可能會因此而隕落於此地。

而那大祭司明顯不是一個傻子,當他發現對方擁有一擊將自己打成重傷的修為後立即轉換了一種嘴臉,連忙擦掉嘴上的鮮血,而後一瘸一拐地走到了紅姬與陳揚的面前,訕笑著。

「兩位大人,先前倒是我眼拙了,沒有分青紅皂白就來尋事,在這裡當著眾人的面,我向兩位大人道歉,希望你們可以不計較先前所發生的事情,莫要因此而牽連到我鬼巫群,以後若是有需要到我鬼巫巫群出力的時候,可以直接找我!」

陳揚看著變化極快的大祭司,心中不禁有些無語。

而紅姬則是根本看都不看大祭司一眼,對身旁的陳揚問道,「我們繼續趕路吧,趕在明早之前來到那個拍賣行,萬一丹魔又離開了這裡就不好找了。」


「嗯。」

陳揚點了點頭,二人繼續直接與身旁的大祭司擦身而過,隨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這片密林。

當二人走遠之後,大祭司才一拳砸到身旁的巨樹上,不甘地怒吼道,「我居然會輸給一個女人,這等消息若是傳入那群血巫與獸巫的耳內我們鬼巫還有什麼顏面生存?!不行,這件事情不能就這麼放下去,回去之後一定要彙報給巫主,大人一定有辦法殺了他們!」

跟在大祭司身旁的那幾名鬼巫見到大祭司居然會發這麼大的火,當下也是嚇得心中直跳,先前那名被陳揚扇巴掌的鬼巫慢慢走上前去,低聲道,「大祭司,很抱歉……由於我的衝動,給大家還有您還有咱們鬼巫巫群造成了這麼大的影響,您處罰我吧!」

大祭司聞言瞥了一眼那名鬼巫,隨後搖了搖頭,嘆口氣,淡淡道,「跟我回去吧,我們鬼巫本來就處於弱勢,就更不能自相殘殺,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為你們討回公道,在那之後,再來追究你的責任。」

「多謝大祭司!」那名鬼巫感動的眼淚都快出來了。

……

另一處,在一個陰暗而且還散發著濃鬱血腥氣息的洞穴之中,兩道人影正面對面盤膝坐著修鍊,只不過他們的臉上都戴著一副血紅色的面具。

二人都赤著上身,只不過一人是男,另外一人,卻是女。

不多時,一名同樣戴著血紅色面具的少年小心翼翼的走進了洞穴,對那二人說道,「主人,大祭司,最新消息,蠻巫之地突然闖入了兩個陌生人,並且剛來就跟鬼巫起了衝突……」

「而且,那兩人中有一名紅衣女人,甚至還將鬼巫的大祭司打成了重傷。」想了想,那戴著血紅色面具的少年還是如實說道。

聞言那名男子率先睜開眼眸,他伸出手來在對面女子的胸部捏了一下,隨後才淡笑著說道,「這不是好事么,我早就看鬼巫那群人不順眼了,當下有人敢跳出來教訓教訓他們,那就省得我們出手了。」

「可是,大人,咱們作為巫群,不應該在這時團結一致,對付外來者么?」那名少年不知是天真還是幼稚,居然問出了一句這樣的問題。

不過那名男人聽到少年的話后卻並未生氣,而是慢慢地解釋道,「我們血巫與鬼巫私下裡的交手已經不知有多少次了,雙方更是誰都看誰不順眼,若是我們與那兩個外來者起了衝突,我想那群鬼巫不來幫對手都算是好事了,所以我們不必做那些不必要的事情,現在要做的,就是靜觀其變,明白么?」

……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298章

夜深,兩道人影穿梭在蠻巫之地的密林間,在轉過幾個彎然後又穿過一片密林后終於走到了盡頭,盡頭處才算是蠻巫之地真正的入口。

呈現在陳揚與紅姬二人面前的是一面巨大的城牆,就如同當初的南風王朝與赤殺聯盟一般,只不過蠻巫之地只有這麼一個主城,所以看起來顯得要更大一些。

朝上看去,城樓前用金石鏤刻著兩個金燦燦的大字,這兩個大字已經沒有當初那麼耀眼,彷彿經歷了多年的滄桑變故一般,兩個字的每一筆每一劃都透露著一股說不出的霸道。

「巫城…」陳揚喃喃著說了一句。

「我們先進去吧,外面沒什麼好看的,也就能吸引吸引你這樣的初來者。」紅姬說道。

聞言陳揚不由得苦笑了一聲,旋即點點頭快步跟上了前者的腳步,一前一後走進了巫城城內……

巫城的夜晚倒是與暗黑之地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種時候沒有想到巫城裡仍舊是熱鬧無比,人群充溢著每一條主街道與小路,不知道的話,還以為是白天。

陳揚愣了一下,旋即笑道,「這蠻巫之地的人還真是與眾不同,沒想到夜晚還會有這麼多的人在外面遊走,真是不可思議。」

「嗯,這裡的人基本上到了後半夜才會各自回家,前半夜都是這些人交易購買東西的最佳時間,因為到了晚上一些白天不敢擺上來的寶貝都會紛紛上架,所以很多沒有多少錢卻又喜歡寶貝的巫城人就出來尋寶了。」

紅姬一邊說著,一邊帶著陳揚向一個方向走去,步伐平穩,倒是極為輕車熟路的,拐了幾個彎就到了目的地。

那裡是一處拍賣行,整體一共分為九層,此刻這個拍賣行的前七層全部燈火輝煌,似乎都在舉辦著拍賣會。

「跟我來吧,若是看中了什麼東西,跟我說就行,我給你拿來。」紅姬淡笑道。

陳揚一邊暗自感慨紅姬的霸道,一邊又跟隨其後走到了拍賣行的大門前,不過二人卻被兩個身穿著金色服飾的金色面具人給攔了下來。

「請出示你們的請柬或者是身份證明,否則不允許進入。」那二人的聲音十分柔和,如同輕風拂過一般,聽起來十分舒服,令人不忍去反對。

不過紅姬卻根本不受這種影響,直接從懷中丟出來一塊金色的牌子,緩緩說道,「看仔細了,這是什麼,以後見到我們再敢攔著,耽誤了正事,你們就不必活下去了。」

那二人聞言先是一怔,旋即低下頭去看了一眼金色牌子,瞬間嚇得渾身猛顫,其中一人連忙顫抖著雙手捧著那塊金色牌子遞給紅姬,陪笑道,「抱歉,我們是新來的,不知道您是大人的頂級上賓,請進吧,貴賓室首號已經為您準備好了,請問您還需要茶水和服務嗎?」

紅姬朝陳揚勾了勾手指,旋即回頭對那兩名金色面具人說道,「為我們準備好兩杯好茶,要那種剛剛煮出來而且尚未散出熱氣的,然後不要讓任何人前來打擾,就這樣。」

一邊說著,紅姬帶著陳揚從專門的貴賓級通道走進了拍賣行中,剛一進入紅姬便帶著陳揚朝七層走去,按照她說的,丹魔那種人肯定不願意在底層待著,要去也會去最頂級的七層。

等到紅姬與陳揚全部進入貴賓級通道以後,站在門前的那兩名金色面具人才不禁喃喃道,「沒看出來啊,那個男人居然會是個吃軟飯的,你剛剛看到沒,那個女人說話的時候,他連動都不敢動一下,真是好笑。」

「就是啊,這女人的審美觀真是差勁,居然找了一個如此平凡的男人,要選,也得選咱們這樣的啊,嘿嘿。」

……

另一邊,紅姬與陳揚正踏著樓梯朝七層趕去,路上,陳揚不禁疑惑地問道,「你剛剛給他們的牌子是什麼東西,為什麼他們看到後會有如此大的反應?」

「哦,你是說頂級貴賓牌吧,當初這家拍賣行的主人死皮賴臉要送給我的,我想著以後可能會用到,所以就收下來了,不過……我一般也用不到,就送給你了。」

紅姬一邊說著,從懷中取出來先前那塊金色的牌子,放到了陳揚的手中。

陳揚細細地打量了一番這塊頂級貴賓牌,望著上方鏤刻著的精緻圖案,不禁內心感慨了一番,做工如此鬼斧神工的牌子,居然還是這家拍賣行主人死皮賴臉送給紅姬,她才收下的?

正想著,二人已經來到了頂級貴賓通道的第七層,從幕後一步步走向最前方的那個單間,隨後利用頂級貴賓牌打開了房門,走了進去。

就在陳揚與紅姬剛剛坐定沒多長時間,其中一名金色面具人便手中捧著兩個茶杯走了進來,小心翼翼的將兩盞茶杯放到桌面上,那人笑著說了句,「兩位慢慢品嘗,拍賣會才剛剛開始,呵呵。」

說罷,這金色面具人便順手關上了房門。

等到那人走遠之後,陳揚才好奇地問道,「剛剛那個人也戴著面具,想必也是這蠻巫之地幾大巫群之一的人吧?他們是什麼巫群?」

「他們啊,就是我跟你說過的,劍巫。」紅姬隨口道。

「哦,原來他們就是最受歡迎,人數眾多的劍巫啊,沒想到這些劍巫居然會給別人工作。」陳揚感慨了一句。


聞言紅姬笑出聲來,旋即說道,「你想錯了,這家拍賣行的主人就是劍巫的一名大祭司,這怎麼叫給別人工作呢,這本來就是該做的事情。」

「呃,原來是這樣…」陳揚尷尬地摸著頭,笑道。

不多時,透過面前的光幕,陳揚與紅姬二人可以清楚地看到此刻的拍賣師正從兩名劍巫手中接過來一個木盒子,輕輕地放到拍賣桌前,笑著說道,「這一件拍賣品,乃是我巫城丹魔大人的作品,乃是一枚名作幻靈丹的極品六品丹藥!」

「此等丹藥,服下之後可以飛速提升任何一個等級,哪怕你是劍宗巔峰,也會因此而突破至劍尊境界,而且丹魔大人保證,絕對不會有任何副作用,各位可以放心服用!」

「這枚幻靈丹,起拍價……三百萬金幣!」

此言一出,坐在為首貴賓室內的陳揚不禁暗自咋舌起來,「一枚六品丹藥居然光是起拍價就可以賣到三百萬金幣,看起來煉丹師還真是吃香的職業,呵呵。」

「哼,只不過是騙騙人罷了,這丹魔才不過是四品煉丹師,還煉製六品丹藥?上一次居然連我都給騙了過去,這一次還想騙別人,我倒要看看還有哪個冤大頭會買他的丹藥。」紅姬冷哼了一聲,有些不開心的說道。

「呃,也就是說,這枚丹藥不禁起不到作用,而且還極有可能會造成反噬了?」陳揚愣了一下,旋即冷汗直冒的問道。

就在先前,陳揚甚至都有那麼一瞬間的動心,想要買下來這枚幻靈丹。

同時,陳揚內心也在暗暗的慶幸,幸好自己是跟隨紅姬一起前來的,若是自己擁有足夠的金幣,還是獨自一人前來,說不定現在就開始抬價購買這枚偽丹藥了。

「是啊,丹魔丹魔,他要是能夠煉出來比較好的丹藥,那隻能說明他的心情不怎麼樣。」


此時,就在陳揚與紅姬交流之際,光幕外,眾人已經將這枚偽丹藥的價格抬到了一千一百萬金幣,似乎看這勢頭還有要繼續上升的趨勢。

就在眾人瘋狂抬價之時,在坐席內一個黑暗靠後的方向,一名頭上戴著黑色斗笠的黑衣人此刻淡笑著看向周圍瘋狂地眾人,良久才嗤笑道,「真是一群傻蛋。」

「本來以為價格能夠提升至**百萬金幣就不錯了,沒有想到這一次居然會被提升到如此之高的價格,看起來這群人比我想象的要傻要天真啊!」

丹魔笑呵呵的,從手邊端起來茶杯,輕輕地抿了一口,隨後身子稍微的向後方仰了仰,準備閉目休息一會兒。

可就在下一刻,一股陰冷而又血腥的氣息將自己所包圍,丹魔感受到這股氣息的一瞬間,立即坐直起了身子,臉色陰晴不定地看著周圍,皺眉道,「那個女人居然又找來了?該死的,不就是給了她一枚偽丹藥么,居然會如此不依不饒的,該死!」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老子打不過你,還不能躲著你么,老子先閃!」

丹魔說話間,將自己頭頂的斗笠稍微朝下方拉了拉,這才默默地站起身來,轉身朝拍賣行外走去。

不過就在丹魔的身影剛剛出現在拍賣行外的瞬間,一名身穿著紅裙的女人便已經擋在了前者的面前。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