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自己嚇自己了,張叔叔好人,而且他是我們凌家的人,肯定不會為難我們的,就算他在,也是會幫助我們。」凌風拍了拍凌雲,畢竟那是他第一次看見死人,而且死狀那麼慘烈。

半個時辰之後,兩人到達練兵場外,因為在將軍府內,而且沒有貴重物品,自然也沒有安排人值守,這倒是方便了凌風和凌雲兩人。


兩人見四周沒人,一股腦的溜了進去,凌雲目的明確徑直跑到上次舉重處,這一次他徑直站在兩千餘斤鐵缸前,下蹲,彎腰,一抱,一舉,動作流暢。

放下鐵塊后,凌雲走到兩千五百餘斤鐵柱前,只見凌雲一個馬步,雙手環抱鐵柱,因為年幼,雙手環抱還未抱住鐵柱一半,然後緩緩用力,只見凌雲面紅耳赤時,鐵柱已經被抱起,不過這姿勢,要是想舉起已經不可能。

當下凌風正準備讓凌雲放下時,只見凌雲周身泛出一圈金色光芒,然後肚子一挺,右手猛的出手抓住鐵柱的鋼圈,往上一舉,竟然單手舉起了兩千五百餘斤的鐵柱。

凌雲道,「父親說武道修行基礎在於練體,身體越強壯,修行越容易,但是練體時不能使用武氣,而是靠純正的肉身,可惜,沒有武氣我連兩千五百斤的鐵缸都舉不起。」

這一次凌雲的表現徹徹底底的震撼了凌風,常人與武者的差距,真的是雲泥之別,且不說這武氣帶來的震撼,就算不使用武氣,光靠武氣改善過的肉體就已經遠遠超於常人。

「哥,我們回去吧,張叔叔在這裡肯定也失望了。」凌雲看著鐵柱,像是有氣沒處撒的猴子。

「不,我還要去一個地方。」

「哪裡啊?哥哥。」

「那裡。」凌風看向在最東角落安靜坐下依舊比房子還要高的傀儡。

「那是大獃,哥哥你不會是想……」

「是的,走。」凌風不做多餘解釋,徑直朝癱坐在牆頭的傀儡跑去,凌雲隨即跟上。

凌風曾經聽張叔叔因為戰場傀儡的體型巨大,傀儡師必須進入傀儡身軀裡面的一個位置,在那裡面操控傀儡而不會像控制小呆那般遠程控制。

兩人站在傀儡身下,抬起頭,看見坐地的傀儡竟然如此之高,近觀遠比遠觀震撼無數倍。

「哥,這麼大,怎麼玩啊,這麼大個個,眼睛比窗戶還大,怎麼偷看姐姐洗澡啊。」凌雲抱怨道。

「啪。」凌風在凌雲頭上敲了一下,然後說,「你在下面等我,我爬上去看看。」

剛才他已經找到了那個所謂的控制室,他現在要做的就是看自己是否能夠控制這個巨大的怪物,或者知道自己離控制它還有多遠的距離。

控制室位於傀儡的胸口處,因為是第一次,凌風爬到控制室時已經渾身大汗。而只是看熱鬧的凌雲卻早已站在傀儡的頭部,在上面翻滾跳躍。

凌風進入控制室,然後關上控制室的門,所謂控制室及其簡單而且狹窄,裡面有一張不知材料的座椅。

凌風坐在椅子上,閉上雙眼,開始用精神力感受整個傀儡。

然而在他開始感受傀儡的時候,有兩個人影正在黑夜中同時朝練兵場趕來,這兩人是凌征天和傀儡營營長顧順頤。

兩人到達後站在練兵場遠處一角並未現身。

「將軍,是少爺他們。」顧順頤緩緩道。凌風現在所接觸的傀儡正是顧順頤所控制的那個,因此當凌風的精神力開始在傀儡中流動時,顧順頤便得到了感應。

「先別過去了,我們看看再說。」

「這些天我一直在關注風少爺的情況,將軍還望聽小的一言。」

凌征天緩緩道,「說。」

「將軍,自大陸創世以來,傀儡師是最早的人類對抗魔獸的武器,可以說人類的輝煌正是因為有了傀儡才得以傳承與延續,請將軍不要阻撓風少爺學習傀儡之術。」顧順頤半跪下道。

「起來吧,你我之間不用這般,你所說的不無道理,但是傀儡弊端太多,而且三叔說,風兒智力非常人所能及,想要培養他成為一代軍師,雖不能以武者的身份帶領凌家壯大,但亦可以做幕後軍師運籌帷幄決勝千里,而若成為傀儡師,那麼大大限制了他的發展,當日我只想讓風兒找一件事情打發時間,並未有想過他會成為傀儡師。」

「可是將軍,在傀儡鼎盛時期,傀儡戰鬥力不下於武者,甚至遠遠超於武者……」

「是的,可是去哪裡尋找那天外之材鍛造那不滅之軀?遠古之事太過於遙遠,我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和精力。」

「將軍……」

就在此時,巨物之間發出的巨大摩擦聲打斷了顧順頤的話,顧順頤一臉吃驚的轉過頭,果然如他所預料那樣,傀儡已經被激活了,正在努力的站起來。


「哥,地震了啊?」站在傀儡頭頂的凌雲一個不穩直接從傀儡頭部掉了下來,還好他直接動用武氣,雙手抓住傀儡胸口一處突出物上。

而在控制室內的凌風此刻大汗淋漓,根本無心理會凌雲的抱怨。

此刻的他正控制著自己的精神力蔓延至傀儡全身。

在他的努力下,傀儡的頭終於緩緩抬了起來。

「起。」凌風怒吼一聲,原本微微顫動的傀儡竟然開始大幅度的動了起來,只見傀儡雙手撐地,雙腿后挪形成了一個即將站立起來的姿勢。

第一次,傀儡在一次聚力之後身體緩緩上升,不過最後因為腿部力量沒有跟上而導致失敗。控制室內的凌風擦了一把汗,這與控制小呆明顯不同,因為小呆體型小,所以只要一股精神力就能控制它完全幾個動作,而現在操作的傀儡要因為體型過於龐大,一個動作都需要一股精神力的單獨操控。而這個簡單的站起動作,凌風預估了一下,竟然要三股精神力,也就是一心三用。

休息一會的凌風再次聚精會神,不過經過短暫的掙扎,傀儡再一次癱倒在地。

「呼呼呼……」控制室內,凌風大口喘著粗氣,此時他已渾身濕透。


「將軍,雖然大少爺沒有讓傀儡站起來,但是看剛才操作,大少爺已經完全悟道了如何操控傀儡,而且大少爺接觸傀儡術時間並不長,更何況他只是個未成年的小孩,他的天賦太驚人了,還望將軍成全。」

顧順頤再次跪下,雙手抱拳舉過頭頂。每一行的人都希望這一行業能夠成為世界上最耀眼的一點,特別是在這裡面拼搏大半輩子的人,他們更希望有人能夠將這門絕學發揚光大,而此刻顧順頤便是,他家族為傀儡之家,家族發展至今,僅有他一人能夠學習這傀儡之術,而測試子女無傀儡之才之後更是心灰意冷,如今他看到了希望,自然他不會放棄,他相信傀儡之術的終極奧義絕對不亞於武者。

凌征天沒有說話,他只是單手在空中一拖,扶起跪地的顧順頤。

第三次,凌風依舊失敗了。

「將軍,不行了,必須得阻止少爺,如果少爺再強行使用精神力的話,我怕最後影響他的大腦,留下頑疾。」

「不,不用,我想看看我的兒子究竟能不能成為一個強者,人有所執方有所成,他既然覺得自己選擇是正確的,那麼我便要看看他的毅力他的執念是否能夠達到強者的標準,你我雖修鍊不同,但也都算是修鍊者,知道比起天賦更重要的便是努力和毅力,如果他真的願意付出一切也要控制這個傀儡,那麼我便答應你,因為那個時候我也阻止不了他了。」

… 「哥。」掛在控制室外的凌雲一臉的焦急,倒不是因為他現在的處境,相反的,他現在十分的輕鬆,他所焦慮的是控制室內已經氣息不勻大汗淋漓的凌風。

凌風沒有回答也沒有去看掛在外面的凌雲,他只是努力的控制精神力保持著和傀儡的聯繫,如果這一縷聯繫斷掉的話,要想再次連接,需要花費更多的精神力,以現在的狀態來說的話,如果斷掉,今晚就沒有機會連接起來了。

經過三次高強度的精神力支出,現在凌風的大腦已經有一種發暈的感覺,似乎只要安靜的閉上眼睛就能沉沉睡去。

凌風檢查了一眼自身,發現精神力已經接近乾涸的狀態,唯一的那一縷彷彿隨時都會蒸發掉。

「哥,回去吧,我們明天再來。要不爹爹發現了,我又要挨揍了。」凌雲掛在外面繼續喊道。

明天?不能明天。此刻凌風心中只有三個字,不放棄。是的不能放棄,弟弟是武道修行天才,我只有變得更強才能保護他,我不能放棄,所有曾經小看過我的人,我不會再給你們機會。所有相信我愛護我的人,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

一張張臉孔在凌風大腦中閃過,這些面孔如同一根根針緩緩的扎著他的大腦。

「哥哥,我要保護你。」

「哥哥,我會給你獵殺魔獸讓你活動武道修行資格。」

「哥哥,如果我們能交換多好,這樣我就能偷懶了。」

「你是一名武道修行者,而我只是一個普通人,即使身為將軍府大公子,依舊無法站在你的身前做你生命中那個為你遮風擋雨的男人。」

彷彿感受到凌風身體的顫抖,傀儡的軀體也開始顫抖起來,巨大的傀儡如同遭遇巨大電擊一般,顫抖不已,而且隨著時間流逝頻率與振幅都越來越大,這樣詭異的情景不由讓身在暗處的凌征天與顧順頤感到絲絲不妙。

「怎麼回事?」凌征天微微皺眉問道。

「這,我也不知道。」顧順頤看著如同人一般顫抖的傀儡說不出話來,這是他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情景,試想如此高大威猛的傀儡像一個人一樣顫抖是一個多麼讓人震撼的視覺效果。

「哥,你怎麼了?快停下來,我要掉下去了。」凌雲的身體如同鞦韆一樣左右擺動,而此刻他更關心的是在控制室內的凌風,他可以透過控制室門上特意留下的縫隙清楚的看到正在劇烈顫抖的凌風。

「將軍,我想起來了。」顧順頤有些激動的喊道,這一聲叫喊,在寂靜的黑夜顯得十分洪亮,不過身在練兵場內的凌風凌雲二人因為傀儡的干擾並未聽到。

「是什麼?」凌征天眉頭緊皺如同一個「川」字。

「如果沒錯的話是「共振」效應。」顧順頤一臉嚴肅的說道,同時隱藏在這嚴肅之中的是一種極力壓制的興奮。

「共振效應?什麼意思?」

「簡單來說的話就是得到了傀儡的認可,但是我祖輩說過,共振效應出現的話,那麼意味著傀儡之術將再創輝煌,我僅僅知道的一點就是傀儡默認成為操控者的一部分,而且傀儡的戰鬥力將會間接提升操控者的實力,因為這太不可思議了,所以我也不確定是否真如祖輩所說。」這就是顧順頤壓制興奮的原因,因為真如他所言,那麼別說武者了,就連王級以上的魔獸見了傀儡師都只有逃命的份。

「怎麼可能,我怎麼從未聽說過,而且以傀儡的戰鬥力來加成,那麼傀儡的戰鬥力又是怎麼計算的?如果只是它的破壞力的話,那麼武者確實無法和它抗衡。」

「這些都是我們家族中流傳下來的,因為從未見過,所以小的也不敢確信,不過大少爺與傀儡現在的樣子應該就是共振效應,即使沒有所謂的提升實力,但是也意味著大少爺的天賦和親和力驚人,不僅百年難得一遇,至少從我父親他也未曾見過,而我更是也沒有遇到過。」

「爺爺,這個世界有神嗎?」

「怎麼問這個問題?」

「世界這麼多災難和戰亂無數人民深陷其中,如果有神為什麼不阻止這一切讓人民幸福安康?」

「如果世界上有神的話,我一定要問他為什麼這樣,他若不管我來替他管,若是沒有神,那麼就由我來做這個神!」

這是一段當年跟隨凌雨寒學習時,兩人的對話,今日卻再次浮現在凌風腦中。

掛在控制室外的凌雲驚呆了,因為他看到一層乳白色的光芒正覆蓋著凌風的全身,逐漸這層乳白色的光芒愈加濃郁,甚至完全包裹住了凌風,此刻在凌雲眼中凌風已經變成了一團乳白色的球體。

「哥,哥。」凌雲騰出一隻手猛敲控制室的門,就在他要直接卸掉控制室門板時,他感覺到自己竟然上下晃動起來。

「啊,給我站起來!!!」巨大的吼叫聲從凌風口中躥出,如同煙花一樣,在空中爆炸開來。

然而,就在此時,傀儡猛的一下站了起來。

而在它站起來的那一刻,傀儡周身泛出一層白色的光芒。因為傀儡體型巨大,因此它周身的光芒頃刻間將將軍府照的一片白亮。

「好強大的氣息。」顧順頤緩緩道。

「嘭。」傀儡緩緩走出了第一步,隨後又是一步。剛開始如同小兒學步一般左搖右晃像是隨時都會跌倒,但每次都能在最緊急的時刻站穩根腳,走了幾步,步伐逐漸穩健起來,速度也快上不少。

「哥,真的是太刺激了,速度再快點,我感覺像在飛一樣。」凌雲依舊掛著,隨著傀儡移動而左右搖擺。

「這太恐怖了。」顧順頤張大了嘴巴。

「怎麼說?」凌征天依舊皺著眉頭。

「要知道我從接觸狂戰號到控制它行走整整花費了一個月的時間,而大少爺就花了幾個時辰便讓它走了起來,太不可思議了。」

「是嗎?」凌征天內心中有一股莫名的煩躁洶湧而出。如果真如顧順頤所說,作為傀儡營營長口中說出的話,那麼可信度是相當高的,可是為什麼自己感覺到不對勁,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而就在此時,傀儡竟然開始奔跑起來,一個九丈高的東西跑起來這是多麼震撼的場景。

「跑?這,不可能,將軍,少爺出事了,快點把救風少爺出來。」顧順頤猛的朝傀儡跑去。

而凌征天在顧順頤說出事的那一刻就已經奔了出去,顧順頤的話告訴了他他心中這股莫名的煩躁出自那裡,那就是凌風。

凌征天到達狂戰號身前一把抓住凌云然后一個轉身將凌雲拋給站在一旁的四位侍女。

凌征天再次回到傀儡身前,騰空站在控制室跟前,只見控制室內凌風依舊被一團乳白色光芒包裹著,偶爾能聽到一聲痛苦的呻吟。

「風兒。」凌征天一把抓住控制室門上一角,猛然一拉,門便脫離傀儡握於凌征天手中。當凌征天想要進入時。傀儡的巨拳一掃而過。

關心則亂,只顧著凌風的凌征天沒有防備這突如其來的一擊,直接被傀儡從空中擊落。

巨大的力量讓凌征天落地的地面出現幾道淺淺的裂痕。

還好有武氣護體,不然這一擊直接可以讓普通人粉身碎骨。

「將軍。」顧順頤跑到凌征天身邊道,「將軍我突然想起來了,共振效應,有一點說明是傀儡成為傀儡師身體的一部分,可以使用自如,但是如果傀儡師能力偏弱的話,強行操作傀儡,這樣出現共振效應,則意味著傀儡師會成為傀儡的一部分……」

「你的意思是,被傀儡吞噬?」

「可以這樣說。兩者的區別在於,前者是方便傀儡師操控傀儡,傀儡變成了傀儡師的左膀右臂,而後者意味著,傀儡師認為自己就是傀儡……」


「是不是只要把風兒拉出來就可以了?」

「不行,那樣會使風少爺意識陷入混沌之中,只有讓我上去,因為狂戰號上刻的是我的精神烙印,看看我能不能用精神力切斷他們之間的連接。」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