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輩什麼事情?」墨九狸問道。

「我蘇醒的消息,暫時別告訴其餘人吧,我想一個人在這裡靜一靜,還有……」雲族老祖宗看著墨九狸說道。

「好,我答應前輩就是了,只是前輩不想親自處理雲亦涵父子嗎?」墨九狸想了想問道。

「不了,我不想再看到他們了,交給丫頭你處理吧!」雲族老祖聞言說道。

「好,我知道了,前輩就在這裡休息吧,不會有人來打擾前輩的!」墨九狸聞言說道。

雲族老祖點了點頭,墨九狸這才從屋內走出去!

房間裡面有墨九狸布置的陣法,裡面的人說話外面是聽不到的!

陸家老祖和高家老祖看到墨九狸出來,急忙上前問道:「墨主,雲老頭兒如何了?」

墨九狸聞言猶豫了下,給兩人一個眼色,然後一起出了院子,走出一段距離之後,確定屋內的雲族老祖聽不到之後,墨九狸這才看向陸家老祖和高家老祖道:「兩位前輩,雲前輩已經醒來了!」

「什麼?真的?那他現在清醒嗎?我們能不能去看看他?」陸家老祖聞言驚訝的問道。

「你們暫時還是別去了,雲前輩對之前的事情都有記憶,所以很受打擊,他說想一個人靜一靜,還要我轉告你們,幫他把雲族所有被控制的人,都處理掉,等到雲族徹底乾淨了,他再出來……」墨九狸看著兩人說道。

「哎……這種事情換做是我們也會如此的,墨主,你就說吧需要我們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現在我們能為雲老頭兒做的也就這麼多了……」陸家老祖聞言輕嘆一聲說道。

「沒錯,這件事情我們來幫他吧,畢竟都是雲族的人,要是讓雲老頭兒自己來做,確實很難受,墨主你吩咐,我們去派人去執行!」高家老祖也說道。

「好,我知道了,那就麻煩兩位前輩,用我給你們測試自家族人的丹藥,去把雲族的眾人都詢問一遍,說謊的人自然會自己死掉的……」墨九狸聞言說道。

陸家老祖和高家老祖聞言覺得有道理,轉身又去忙了!

墨九狸這才去把雲亦涵和雲族族長解決了,兩個人的記憶墨九狸都看過了,但是雲亦涵的識海內有禁制,墨九狸本來也沒打算放過雲亦涵,所以把雲亦涵困在一個陣法內,免得對方自爆,傷到人……

然後墨九狸的神識直接對雲亦涵再次搜魂,目標就是他識海中有禁制的地方……

「彭……」

隨著一聲爆炸聲響起,墨九狸在雲亦涵的識海深處,看到一個畫面,畫面中是一個黑衣老者,看不清對方的臉,但是卻在對方的衣領處,看到一個六角星芒的標誌!

其餘的就什麼都沒看到了,不過墨九狸還是把這個印跡,記在了腦海裡面,墨九狸總覺得以後還會見到這樣的印跡的!

接下里的一段時間裡面,墨九狸就在翡翠樓解決雲族和蘇家的事情,用了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加上陸家和高家的幫忙,總算是告一段落了…… 張雪道:";是誰,是誰這麼缺德?";

軍子道:";我懷疑是一個人,說出來你可別不高興。";

張雪道:";怎麼會呢,你認爲會是誰?";

軍子道:";應該是周洪生,因爲這件事情只有他最清楚,你不在家的時候他就是小雨的司機,這孩子幹什麼事情都沒有瞞過他。";

張雪聽罷恍然大悟,道:";難怪呢,他今天辭職了。";

軍子吃了一驚道:";什麼,他辭職了?";

張雪點頭道:";本來我是不想告訴你這件事情的,但是沒想到他這麼卑鄙,根本就不是爲了什麼家人考慮,他是出賣了我們,現在一定在鄒胖子那裏討功呢。 穿書之女配才是真大佬 ";

軍子一拍桌子站了起來道:";這個王八蛋,我饒不了他。";

張雪道:";軍子,你別這麼衝動,周洪生既然做了這件事情肯定就會提防着我們,還有現在是多事之秋,你一定要忍耐住啊,別因小失大了。";

軍子道:";我知道,可是小雨這件事情簡直太窩囊了,本來都可以將人弄出來了,沒想到被他給攪了局。";

兩人談談說說,又是氣憤又是難過,結果都沒睡好。第二天腫着眼睛的軍子道:";對了,你要去看看小雨嗎?今天是一個熟人值班,你去應該可以見到。";

自從弟弟被判刑,張雪直到現在還沒有機會見他一面

好欲的灰姑娘txt下載

,便道:";好啊,在哪裏?";

軍子道:";第三看守所,我安排人送你去吧。一定要注意安全。";

張雪點點頭,軍子起身拎着公文包出了門,過了一會兒門口來了輛車子,張雪收拾了幾樣帶給弟弟的東西,便上了車子。司機是個很年輕的後生,似乎比張雪都要年輕,不過開車卻很熟練,開了沒多久就進入了一個隧道,上面是才修建好沒多久的快速列車車道。

寬闊的隧道里慘白的燈光容易讓人產生一種錯覺,分不清白天還是晚上,而遠離市區的路段,車輛寥寥無幾,一切似乎沒有任何異常。忽然笛聲大響,一輛重型卡車從對面的路口衝了出來,直接開到了逆向車道,對着張雪的車子衝來。

年輕人大叫一聲不好,立刻打方向避讓,可是卡車司機似乎根本就是故意要撞他們,隨着他們而改變自己的行駛路線,眼看慘禍瞬間就要發生,兩個人都下意識地用手抱住了自己的頭。只聽到轟的一聲大響。等了一會兒,張雪卻並沒有感覺到自己這邊有多大震動,當她鼓起勇氣,擡起頭又是一幕讓她目瞪口呆的場面,那個黑衣人又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這次他筆直地站在自己車子面前,用身體擋住了重型卡車。

重型卡車的車頭被撞得凹進去了一大截,黑衣人卻像一根堅硬無比的水泥柱子,絲毫未動,而駕駛員因爲受到了巨大的震動,似乎已經昏了過去。 第3858章

翡翠樓內終於恢復到了從前的平靜!

「主子,那個蘇欣渝還在樓內……」銀色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

她倒是把蘇欣渝給忘記了,於是直接讓人把蘇欣渝帶了過來,蘇欣渝在翡翠樓內等了一個月的時間,卻絲毫沒有急躁,就算是後來蘇家恢復了正常,她也沒有回蘇家的打算!

因為她想見墨九狸!

銀色把蘇欣帶到墨九狸的房間,然後就退了出去!

「不好意思,之前太忙了!」墨九狸看著蘇欣渝道。

「沒關係,我知道你在幫助很多人,我代表蘇家謝謝你了!」蘇欣渝站起身,對著墨九狸行禮道。

「不用客氣,你是有事想和我說吧?」墨九狸看著蘇欣渝問道。

公子在前,小女有禮 當初讓銀色把蘇欣渝帶回來,就是因為看出蘇欣渝眼底的請求!

「我想親自和你道歉,為我當初對你的誤解和態度道歉……」蘇欣渝有些詫異墨九狸竟然知道,不過也沒什麼,她看著墨九狸的眼睛,真心的說道。

當初因為雲亦涵,她對墨九狸起了殺意,甚至故意言語刁難對方,哪怕對方不在意,但是她卻想親自當面和墨九狸說一聲道歉!

如果不是雲亦涵把自己也控制了,可能她永遠都不會醒悟吧!

這一次被雲亦涵控制的那段時間裡,讓她徹底醒悟過來,徹底認清雲亦涵的為人,如果不是自己殺不了雲亦涵,她早就出手了!

對於雲亦涵靈魂自爆的事情,蘇欣渝也知道,但是卻沒有了任何的情緒,只要雲亦涵死了就可以了!

墨九狸詫異蘇欣渝的態度,不過這也讓墨九狸覺得,這個蘇欣渝相對來說比一些大家族的小姐,倒是強了很多!

「如果你真的想道歉,就把蘇家拿到手裡,我想蘇家在你手裡,應該會更好的!」墨九狸看著蘇欣渝淡淡的說道。

「好,我知道了!」蘇欣渝聞言一愣,隨即點頭說道。

蘇欣渝和墨九狸沒有太多話聊,所以很快就離開了翡翠樓!

雖然雲族和蘇家的事情解決了,這段時間雲城也慢慢恢復平靜了,唯一特別的是,翡翠樓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好了,很多人都是慕名墨主而來!

只是墨九狸卻閉關了,對外宣稱閉關,不過是在自己的院內閑著,她暫時還沒飛升的打算,是想等雲城徹底平靜下來再說!

所以墨九狸對外宣稱閉關了,就是想看看暗處還有沒有漏網的魚了……

墨九狸在院子內布置了陣法,任何人的窺探都只能看到銀色等人守在院內給自己護法!

就連銀色等人也不知道墨九狸是不是在閉關,實在墨九狸則是回到了空間裡面去了,她自然不是真的閉關了,再修鍊的話她就會控制不住修為飛升的!

墨九狸也算是難得有時間,在空間休息一段時間!

外面的事情,墨九狸讓小書留意著,自己享受著難得的休閑時光!

一個多月後

小書告訴墨九狸,雲亦涵引起的事情,應該過去了,提醒墨九狸可以準備飛升的事情了! 張雪的駕駛員此時失魂落魄地從車子裏爬了出來,坐在地上放聲大哭,畢竟是個半大孩子,這種場面還是第一次經歷。黑衣人雙手一分,只聽嘎嘎作響,嵌進去的車頭被他生生掰開,退出來後,還走到貨車的駕駛室似乎看了看,接着忽然消失了。

張雪半天沒有緩過勁來,也不知過了多久,軍子屁滾尿流地趕了過來,他將張雪緊緊摟在懷裏道:";我就不應該讓你來,萬一你有事我真是要懊悔死了。";

張雪卻顯得很鎮定,道:";沒事軍子,你別總擔心我,我這個人看來命確實比較大。";

軍子看看卡車車頭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張雪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看到是一個人擋住了卡車。";

軍子疑惑地看看張雪道:";小雪,你沒什麼問題吧。";

張雪道:";我沒問題,真的是這樣,你不信我也沒辦法,因爲我自己都不相信。";

這是一起非常嚴重的交通事故,交警部門在第一時間趕了過來。當他們送走了傷員給張雪做筆錄的時候,這個女孩子說的話讓他們覺得一定是受了過分的驚嚇。可當事故調查科來做現場調查時,卻發現從現場遺留的痕跡來看,好像確實如這個女孩說的那樣,而且車頭被分開的地方指痕明顯。

到了晚上大貨車駕駛員甦醒過來,而他的口供居然也和張雪一樣,不過對自己的行爲,他的理由是當時酒喝多了,沒想到會把車開成這樣。不過交警很快就揭穿了他的謊言,因爲這輛貨車壓根就是他偷來的。這點是最讓人懷疑的地方,不過司機一口咬定自己只是替老闆開車拉貨,其他的一概不回答,至於說老闆是誰,他也說不清楚。 第3859章

墨九狸也覺得時間差不多,是時候離開了!

墨九狸從空間出來,收起院子裡面的陣法,然後讓銀色把文老等人找來,跟他們聚了一次,也說明了自己打算近期內外出歷練,可能就不會再回來了,會直接飛升離開雲中界的……

文老等人都很捨不得墨九狸,但是他們知道墨九狸有屬於自己的路要走,他們跟不上她的腳步,只能祝福她,不能成為她的牽絆,拖住她的腳步!

翡翠樓的四大長老更想心裡明白,如果不是為了翡翠樓,墨九狸早就離開雲中界了!

文老等人除了叮囑墨九狸以後多保重,代替他們給三個孩子問好之外,文老還拿出了一個袖珍的傀儡,大概只有巴掌大小,十分的精緻,外形是一隻可愛的兔子形狀!

「主子,我們沒有什麼能幫到你,送給你的,這個傀儡是這段時間我們眾人一起努力,用了翡翠樓裡面最好的材料煉製而成的,專門為你煉製的,所以主子一定要收下!」文老看著墨九狸說道。

「好,我收下,多謝你們了,其實我什麼都不缺,你們懂的!」墨九狸聞言看著文老把東西收起來說道。

「知道,可這是我們的心意!」文老說道。

「主子,我們也有東西送給你,我們知道現在主子的衣服,都是煉製的,很方便省事,但是我們還是習慣了親手給主子縫製,這裡面的衣服,有男裝和女裝,各種款式,都是我們三個親手給主子做的……」馮香菱也拿出一枚戒指遞給墨九狸道。

墨九狸也沒有拒絕的收下了,她明白這些東西對於她們而言,都是滿滿的心意!

就連翡翠樓的四大長老也送了墨九狸一些防身的東西,墨九狸不好拒絕,只能都收下了!

眾人在墨九狸的院子裡面待了一天的時間,除了送給墨九狸禮物,墨九狸也交代了很多自己離開后,面對突發事情的解決辦法,更是給文老和四位長老留下了不少毒藥和仙器等等,用來應付那些找翡翠樓麻煩的人的!

因為馮香菱姐妹的關係,白一兄弟四個人都要留在翡翠樓的!

等到夜裡眾人散去后,墨九狸拿出了一枚戒指,讓銀色送給陸明翰!

銀色從陸家回來后,墨九狸帶著銀色,千落離,宮本千夏,四個人直接趁著夜色離開,出了雲城,直接往魔獸森林走去……

墨九狸並不打算自己飛升的事情,太快讓雲城的人知道!

所以早就打算好了,飛升的時候,會選擇一個雷劫無法被雲城眾人察覺到的地方!

因此,四個人出了雲城后,就直接乘坐靈舟,穿過魔獸森林,路上就用了近一個多月的時間,終於來到了距離雲城很遠的一處險地忘情崖!

聽銀色說忘情崖是雲中界已經荒廢的一處險地了,曾經因為是一個名叫忘情尊者居住的地方,但是後來對方隕落,這裡留下了對方的衣冠冢,但是對方在附近布滿了機關陷阱和陣法,所以被稱之為險地! 九子的祕密

這下除了湯隊長,交警隊的人也找到了我們,因爲從交警的調查筆錄來看,這件事情已經超出了正常的認知範圍。

我們又一次去了張雪的家裏,和上次不同,這次軍子沒有再阻攔我們。不過陳團長卻以需要調查爲由,將軍子支了出去。看來張雪並不排斥我們,她對我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你們能信任我嗎?";

陳團長道:";你放心,我們既然來了就會對你所說的每一個字持求證態度,無論你說出多麼奇怪、詭異的事情,在沒有徹底搞清楚之前,我們都不會懷疑。";

張雪道:";那是最好了,對了,你們信不信這個世界上有超人?";

聽了這話我不由自主地看了何壯一眼,陳團長道:";我相信有那種能力超強的人,或許就是你說的超人吧。";

看來團長的兩次回答博得了張雪的信任,她將黑衣人的兩次出現原原本本地告訴了我們,陳團長認真地做了筆錄。當我們認爲陳團長還要進一步做調查的時候,他對張雪道:";張小姐,很感謝你的這次配合,我想這個世界上確實有很多未知的事情等待着我們去調查解決,你的這次遭遇我想或許不會是最後一次,如果你信得過我們,那麼如果以後再有異常情況請第一時間聯繫我們。";

說罷馬天行遞給張雪一張名片,陳團長道:";老實說我們不是搞刑偵的,也不是公安系統的人,因爲你這次事件已經不屬於普通調查事件,而從一開始我就覺得這裏面有很多奇怪的現象。我憑一個老調查員的經驗請求你,一定要配合我們這次的調查行動,因爲我有預感,這個事情很有可能變得無法收拾。我想如果真面臨了這樣的情況,那有可能會出現任何人都不希望看到的場面。";

張雪無神的眼睛這才第一次看了陳團長一眼道:";您說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可以說得明白點嗎?";

陳團長道:";好,那麼我說的話您能相信嗎?";

張雪猶豫了一下,不過還是點

下一個王子是我的txt下載

點頭。陳團長這才道:";張小姐,你對我們非常信任,不過有一點請您放心,你們家族和鄒胖子那邊所謂的恩怨我沒有權利進行任何形式上的調查,當然我也相信我們的公安一定會把你父親的案件弄個水落石出,現在我們只是就事論事。在您父親去世後不久,發生了一件兇殺案,對方是四個屬於鄒胖子公司的人,都有案底,我們懷疑是鄒胖子從事不法活動的幫兇。從當時現場的情況來看,這幾個人應該是做了祭品,而殺害他們的人,顯然是希望獲得某種隱性力量。從我掌握的資料來看,兇手應該是一個掌握招鬼術的死靈法師。

";當然對此我也沒有太深的研究,只能大概地推斷,至於情況是不是像我推斷的那樣,老實說一開始我心裏也沒有太大的把握,但是從目前發生的兩件事情來看,我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因爲你也看到了許多不平常的現象。

";當然使我懷疑的是貴方可能有人爲了復仇,鋌而走險,但是從目前來看,這點至少是推斷錯誤的,因爲這個招鬼的人最主要的目的還是想保護你,所以我想問您一個問題,您覺得自己身邊最有可能出現的這個保護者會是誰?";

張雪並沒有回答,陳團長道:";我完全理解,畢竟有四條人命在這裏,您肯定不會做任何回覆,但是我必須提醒您一點,人力畢竟有限,就算有了方術,但是絕大部分人都是勉勵修習,並不能做到控制其本身。死靈法師雖然可以憑藉招鬼、養鬼術提升自身能量,但是也存在反噬,輕者修習者斃命,重者就會反被自己招的怨鬼所控制,成爲……我們所說的那種鬼殺手,它會在人間毫無目的地殺人以熄滅自己被打擾的憤怒。我想如果真的走到這一步,那就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了,所以我希望您能考慮大局,千萬不要讓自己後悔。";

張雪道:";非常感謝你的提醒,但是我想我身邊沒有這種能人異士。";

陳團長點頭道:";我也希望如此,但是萬一有了什麼不可抗拒的事情出現,我希望您能及時聯繫我們來解決問題。"; 第3860章

但是後來還是被人把忘情崖的機關全部破解,找到忘情尊者留下的寶物了,這裡也就因此荒廢了,沒有什麼人來了!

因為忘情崖荒廢的關係,所以這裡很僻靜,墨九狸當時跟銀色說起找個遠離人群僻靜的地方渡劫時,銀色就想到了這裡!

來到這裡墨九狸一看,這裡果然很僻靜,到處都是大小不已高度的懸崖斷峰,墨九狸在空中看了眼,找了一個地方比較寬敞的地方落下去,周圍都是懸崖,很適合他們渡劫!

落地后,墨九狸收起靈舟,對著宮本千夏三人道:「你們先在這裡等一下,我去弄個陣法!」

總裁的懶妻 說完墨九狸縱身飛到了遠處,宮本千夏三人就看到墨九狸不斷的四周打出靈力,然後周圍原本清晰的地貌,滿滿變成白霧瀰漫的地方……

等到墨九狸回來的時候,他們的四周都是白霧繚繞著,全部都被墨九狸布下了陣法的!

「師父,這陣法是幫我們渡劫的嗎?」宮本千夏好奇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不是,這些陣法就是防止我們渡劫的時候,有人察覺到過來時,阻擋那些人看到我們的……」墨九狸聞言笑著說道。

宮本千夏三人這才明白陣法是做什麼的!

墨九狸看了眼銀色問道:「銀色,你的實力到什麼地步了?」

「主子,我現在剛突破到天星境中階!」銀色有些無奈的說道,這還是他用了不少墨九狸的丹藥,才會提升的這麼快的!

墨九狸聞言想了想道:「銀色,我知道白未央對你交代,要你跟著我保護我,我也不是嫌棄你的實力弱,我是擔心去了神界會遇到很多麻煩,到了神界究竟會是什麼樣子,我現在也無法得知。」

「而且,我對到了神界以後的感覺並不是很好,所以,我覺得你要不要考慮留在雲中界?等到你的實力提升上來,再飛升到神界?哪個時候我們在神界有些時間了,你大可以去找我們,你覺得如何?」

「師父說的沒錯啊,銀色,你想保護師父就要有足夠的實力,到了神界我們可能都要從頭開始,你這樣上去如何保護師父?難道還要師父保護你嗎?或者是為了不給師父惹麻煩,每天看著師父嗎?」宮本千夏聞言也勸說道。

銀色聞言十分的糾結,他明白墨九狸的意思,宮本千夏說的也沒錯,白樓主把自己等人交給墨九狸,就是讓他們好好照顧墨九狸,保護墨九狸的!

可是這段時間他們根本沒有做到保護墨九狸,反而是對方為了翡翠樓做了很多的事情,如果沒有墨九狸,這一次雲族的事情,怕是他們翡翠樓也解決不了的!

自己現在飛升的實力都沒有,跟著去神界除了被保護拖後腿什麼都做不了,神界他也不熟悉,連最基本的跑腿的,嚮導都做不了,他為什麼還要去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