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成品?」

許辰挑起眉頭:「可以使用?」

「如果要我幫忙煉化,可以使用,但沒有鴻蒙靈寶的威能,只相當於一件先天至寶,並且功能單一,僅能用來裝東西。」

「僅能裝東西……它能把我人族的天地裝進去?」許辰微微露出喜色,如果不是有這些用,想來金鼎也不會在這時候告訴他這個消息。

「可以。」

金鼎回應。

許辰頓時大喜:「如此太好了。」

他正苦惱於人族的搬遷一事,讓整個人族徒步遷移到東方女媧城,起碼也要走二百年時間,而如果能把整個人族天地都裝到乾坤圖裡,那這一切都不是問題了。

不僅如此,甚至於連銀翅聖族即將來臨的危險都無懼了。

「將三張碎片修復沒問題,不過讓我幫你煉化需要五件先天靈器。」金鼎打斷了許辰的喜色。

許辰頓時沉默下來,然後極其無奈的答應了金鼎的要求,欠下金鼎五件先天靈寶,他睜開雙眼看向已經趕到的人道化身。

此刻人道化身正頗為焦急的看著他:「你殺了聖族的主宰,這將會把聖族的准帝招惹過來啊。」

「這事已經沒問題了。」

許辰頓了頓,沉吟道:「你去通知一下人族,不日我會把人族天地裝進乾坤圖內,到時候可能會有些異象,不必驚慌。另外之後人族會遷移到東方女媧城。」

「你有乾坤圖?!」

人道化身驚喜開口。

許辰點頭:「殘缺的,不過裝下一方天地沒有問題。」

「這實在太好了,我馬上去辦。」

人道化身離去了,按照許辰的話照辦。

在這期間,許辰吞下先天主宰丹,嘗試效果,丹藥入腹,澎湃的藥力席捲在體內,就如金鼎所言,這主宰丹一顆就相當於十顆通玄丹,效果出奇的好,但現在身為先天主宰的他,境界修為並沒有多少提升。

一顆丹入腹如石沉大海。

三天後。

金鼎幫許辰煉化了乾坤圖。

許辰伸手一招,一張看起來明顯就缺了一半的神聖圖畫飛卷而出,這圖卷已經不是碎片時那麼的狹小,而是變得有一米長寬,其上刻畫著無盡混沌先天之景,充斥著繁密的道之痕迹。

在畫卷之上有著三個異常醒目的大字:「乾坤圖。」

少了鴻蒙兩個字,但乾坤圖三字看起來仍舊擁有非凡的氣息和能力。

「如此就可以裝下這片天地了?」

許辰看了看手中的乾坤圖,揮手一招。

唰!

乾坤圖通體綻放光芒,尤其是『乾坤圖』三個大字更彷彿是三個奇異的通道,混沌光彩擴散萬里,籠罩無盡天穹,隨後這光芒綻放的越來越廣闊。

人族浩大。

雖然人族天地比不上洪荒大地的萬分之一,可也是萬億之里,大不可形容。

而此刻乾坤圖的光芒便籠罩著萬億之里,把整個人族天地都籠罩其中。

而後這光芒像是那鋒銳的刀劍鋒芒,將天空、大地,一切都切割分開。

下一刻,乾坤圖驀然變大,但凡之前的光芒所過之處,一切都變成了乾坤圖的本體。

圖卷天下!

天地日光皆被掩蓋。

在人族大地上的所有人只感覺天色驀然一黑,再變亮后,天空中沒有了那熟悉的青天白日,而是變成了一片朦朧的混沌光彩,天光七彩變幻,猶如夢幻泡影。

「這就是乾坤圖內了?」

許辰念頭一動。

隨即身形變幻,離開乾坤圖,到了外界洪荒大地上,在他面前一張已經恢復成原樣的圖卷漂浮。

而在腳下,許辰愕然的看著面目全非的天地。 在許辰腳下。

原本群山巍峨、江河無盡、城池林立的人族天地,此刻全部消失了。

天空都彷彿被切了一半,變成了一望無際的漆黑,而大地更如同被人挖空了一半,在洪荒大地上僅留下一片巨大無垠的深坑。

整個偌大的人族天地,就這樣被挖空了。

這空缺出來的地方,大到無法想像,由此可見乾坤圖的能力,也強悍到超出預料之外。

「怎麼樣,乾坤圖是不是很厲害。」

麒麟鑽了出來,看著面前如被掏空的天地也是一陣興嘆,感覺新奇不已。

「乾坤圖的確不凡。」

許辰深深點頭。

麒麟道:「這還不算呢,乾坤圖還是殘缺的厲害,而且只有裝東西的能力,等你把他完全修為,恢復成鴻蒙靈寶的時候你就知道它到底有多強了,嘖嘖。」

「我會找到剩下的殘片。」許辰點頭然後道:「現在該處理後續的事情了。」

「滅掉金蛇族?」麒麟問道。

「嗯,他們主宰已死,這事一定會捅到他們背後的銀翅聖族內從而引來聖族更多的強者,再加上銀翅聖族遲早也會意識到銀鋒的失蹤,所以我的趕在他們之前先把金蛇族滅掉,拿走他們一族的氣運。」

麒麟連連點頭:「這個必須拿走,金蛇族內擁有一百多個天道碎片,不能放過啊。」

許辰沉默了一下道:「除此之外我還想把銀翅聖族剩下的四個主宰也都擒拿。」

「嘿嘿,主宰滅掉的越多,對我們的好處越大,這個我也贊成啊。」麒麟毫不猶豫的道。

「就是會招惹到准聖,有一定的危險。」許辰沉吟了一下,然後看了麒麟一眼。

麒麟頓時感覺到貓膩,頓了頓道:「好處越多,風險越大,這個,你自己想辦法吧,我就不參與了。」

說完,麒麟一閃身又回到了許辰的意識海內。

許辰冷笑:「你躲不掉的,我和你商量一件事。」

「還是算了吧,我先煉化主宰精血。」麒麟說道。

許辰沉吟道:「看來你是不想要以後能得到的主宰精血了。」

「……」麒麟哼哧一聲,無奈道:「行行行,你想說什麼說吧。」

它之後能不能把修為恢復到先天主宰,全靠之後能得到的主宰精血,這卻是萬萬不能被斷絕的。

許辰輕輕一笑:「你看,剛才我請金鼎幫我煉化乾坤圖又欠了他五件先天靈寶,對吧?」

「嗯。」麒麟點頭:「那是你欠下的,和我沒關係啊,我到現在也還欠著它一件沒還清。」

許辰笑道:「我知道,但你更應該知道,此後我如果把銀翅聖族的主宰全殺了,他們族的准聖必然會對我出手,到時候危險之下我一旦死了,你也必死無疑啊。」

報告上將,萌妻來襲! 「但我又對付不了准聖,你和我說這個沒用啊。」麒麟步步謹慎。

許辰不急不緩道:「你沒用,但是業火紅蓮有用啊,有了業火紅蓮防禦,我就能在准聖的追殺下大大增加逃脫的機會了對不對?」

「是啊,可你業火紅蓮還沒有煉化,不如我等等你吧,你就在這裡煉化一百年,我陪你啊。」麒麟立刻道。

許辰搖頭:「這不行的,時間太久了,我們還要早點趕回女媧城,我在想,要不再請金鼎幫我煉化一次法寶。」

「好啊,也就是再欠五件先天靈寶而已。」麒麟說道。

許辰嘆息:「以我對金鼎的了解,在我們還欠他東西的情況下,他是不會幫我的,而且我已經欠了五件靈寶,再欠可就不妥了,所以……」

「所以什麼?你想讓我幫你分擔?這不可能的,絕對不行啊,我不會同意的。」麒麟頓時大聲喊道。

許辰聲音一滯,然後繼續道:「怎麼不行,這次你就幫我扛一下,以你的名義欠下五件,我們還是和以前一樣,一人欠五件不是挺好?」

「好什麼好,我的黑蓮還沒煉化,哪有幫你煉紅蓮的道理。」麒麟叫嚷。

「這不是情況特殊嗎?」

穿越之炮灰在九零年代 許辰邊走邊道。

「那也不行,你的債你自己還,別算我頭上。」

「咱們這麼多年的情分,難道還不值得五件靈寶?」

「哼,既然談情分就別談靈寶,談靈寶多傷感情。」

「這麼說是沒得談了?」

「是的!」

「那好吧,之後我煉化的主宰,你就別想著分一杯羹了。」

「你威脅我!」

「嗯。」

「許辰,你確定你要這樣?!」

「嗯。」

「許辰!」

「嗯。」

「好吧……我妥協。」麒麟重新飛了出來,一臉陰沉的看著許辰。

許辰頓時笑道:「這就對了,我們馬上請金鼎幫我煉化。」

「等等。」麒麟沒好氣道:「我妥協也有我妥協的條件,首先,我自己還有一件欠的靈寶沒還清,這次我又是幫你,所以沒道理我的債比你的還多。」

「懂了,那這次的份我幫你多分擔一件,總的下來就是你欠五件,我欠六件。」許辰點頭。

「這不算完。」麒麟繼續道:「我答應你的條件是在危險情況的前提下,如果實在危險了的不行了,我才會請金鼎幫你煉化,要是准聖沒來,你也沒危險,此事就作罷!」

許辰頓了頓。

這傢伙……果然精的很啊。

「別不說話。」麒麟開口:「你要是連這點前提都不答應,那此事就不要說了。」

「好。」許辰點頭笑道:「行,沒問題,在危險的時候你在出面,可以吧?」

「嗯……」

麒麟臉色不善的點頭,狠狠看了許辰一眼后,頗為痛心疾首的再次回到許辰的意識海。

許辰笑了笑,再次看了一眼已經變成空蕩一片的人族天地,腳步一動,朝著金蛇族飛去。

現在一切顧慮都解決了,後路也找到了,一些事情卻是可以放開手腳去做了。

金蛇族,銀翅聖族?卻是要大鬧一番了。

很快。

他首先降臨到了金蛇族,面對這之前敢奴役人族,殺害人族無數人,逼迫人族自掘墳墓的金蛇族,他沒有一點留情,出手決然。

「今天,金蛇一族滅亡!」

在許辰出現並出手之際,他的聲音響徹在整個金蛇族內。 容不得金蛇族的人反抗或者逃避,在許辰的絞殺下,沒有了主宰的金蛇族快速滅亡。

一天之後,金蛇族蕩然無存。

許辰又是一百塊天道碎片到手,至此他手中已經掌握了兩百塊天道碎片,加上人族已融合的兩百碎片,只要再湊齊一百塊碎片,人族就會具備能凝聚准聖氣運的龐大氣運。

他沒急著把手中這兩百碎片融入人族,吃一塹長一智,人族還不具備守護這種氣運的能力,需要時間來沉澱。

之後許辰前往銀翅聖族,藏身在聖族附近,如同一個獵人。

「你確定要這麼大膽的在聖族門口狩獵?」

麒麟見狀在意識海內喊道。

傾世王妃 許辰點頭:「我先抓幾個主宰,之後好把更多的主宰引出來。」

「你就不怕把准聖引出來?」麒麟嘴角抽搐。

許辰搖頭:「准聖出現我逃跑就是了,現在先狩一次再說,說不定能一次性把他們剩下的四個主宰全都抓住。」

「你一次性要抓四個主宰,如果讓別人聽到一定以為是瘋言瘋語啊。」麒麟有些唏噓。

許辰笑了笑:「我有化身,對付四個主宰把握還是很大的。」

「我知道你的實力……但聽起來還是太誇張了。」麒麟頓了頓說道:「你是不是就想遇到危險情況,然後讓我幫你煉化業火紅蓮啊。」

「沒這個回事,好了你修鍊吧,別打擾我了。」許辰趕忙打斷了麒麟的追問。

麒麟撇嘴,沉寂下去煉化主宰精血。

半天之後。

一個銀翅主宰從天空飛過,遠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