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如此,看來師兄應該是已經有了矚意之物,不知交易會什麼時候開始?」

孔老三笑了笑道,心中已經下定決心。

「半個月後,若是師弟有意的話,到時候我們一起前往便好!」

聽到孔老三這般說,付應龍臉上透出一抹喜意道。

「如此,有勞師兄了,這裡是兩百塊靈石,算是借給師兄的!」

孔老三說著,從床頭木櫃中抽出一個暗盒,點了兩遍后,用一塊布袋兜著,置在兩人面前的桌上,頓時,一堆晃人眼球的靈石映入眼帘,不多不少正好兩百枚,散發出氤氳靈氣。

「多謝師弟,師弟放心,這些靈石師兄會儘快還你!」

見到滿桌靈石,付應龍頓時大喜,站起身來誠懇之極的說道。

「師兄儘管拿去用就好,半個月後還望師兄能夠帶上師弟去開開眼界!」

孔老三微微一笑道。

「這是自然,師弟放心,半個月後師兄一定準時來訪,若是沒什麼事的話,師兄就先回去了!」

付應龍拍著胸脯應聲道,收起桌上的靈石,已經迫不及待的招呼一聲,轉身離去。

半個月後的一天晚上,孔老三悄悄離開蛇院,七拐八拐,來到獸園一處僻靜之地。

孔老三剛剛到來,一道人影從角落中鑽了出來,兩人悄悄的嘀咕了兩句,踏著月色,一起離開獸園,沿著小道,向著六峰南側,一座無名低矮的山谷疾馳而去。

一路運使輕身術,約莫一個時辰后,兩人來到距離無名山谷三裡外,一處僻靜之地,周圍林木繁密茂盛,甚至將頭頂的月光都給完全遮掩了去,除了偶爾一兩聲蟲鳴,幾乎聽不到任何聲音。

「孔師弟,前面不遠處便是內門弟子交易所在,先把這個戴上。」

說著,手掌一翻,手中頓時多出兩張黑色麵皮,儘管是黑夜,不過這樣的環境對於修成了靈眼術的孔老三沒有絲毫阻礙,周圍一草一木看的清清楚楚,孔老三目光落在付應龍手中黑色麵皮上,臉上露出一抹訝色。

兩張麵皮也不知是何材料所鑄,看起來如同流質一般,薄薄的一層,黑光流動,泛著淡淡的金屬光澤。

見到孔老三露出一副好奇的神色,付應龍嘿嘿一笑,隨手將其中一張麵皮拋給孔老三,「這兩張鬼面可是我花了大力氣才弄到的,這張就送給師弟了,貼在臉上便好!」

付應龍說著,已經將手中的鬼面貼在臉上,頓時,孔老三眼中付應龍原本年輕俊俏的面容頓時來了個大變樣,成了個紅臉漢子,看起來四十多歲,一臉兇悍的模樣。

孔老三圍著付應龍打量了許久,心中不得不暗贊一聲,這種鬼面似乎並不僅僅改變相貌,就連本身氣息也完全被掩蓋了去,即便用靈眼術觀察,也只能看到對方面上一層霧蒙蒙的黑光,看不到真實面容。

「戴上試試看!」

對面付應龍開口道,聲音有些沙啞。

孔老三點了點頭,就在鬼面與皮膚接觸的瞬間,孔老三陡然感到數十條涼絲絲的觸手從鬼面上延伸了出來,如同八爪魚一般,這種變故使得孔老三心頭一驚,下意識的就要調動體內靈力抵抗,就在這時,付應龍的聲音同樣傳入耳中。

「不必驚慌,忍一下便好!」

聽到這話,孔老三體內靈力微微一滯,最終沒有出手,與此同時,孔老三感受到一股陰涼的氣息從鬼面上延伸出來,僅僅幾個呼吸,便將整張臉完全籠罩。

此刻從外表看去,孔老三化作了一個細眼薄唇、約莫十一二歲的白臉少年模樣,周身上下瞧了瞧,孔老三眉頭不著痕迹的聳了聳,似乎對這個模樣並不感冒。

「呵呵,不錯不錯,我們走吧!」

付應龍上下打量了孔老三一番,隨口稱讚了兩句道,說著,便向密林深處行去,孔老三無奈的搖了搖頭,緊隨而去。

剛剛來到無名山頭百米內,兩人便被四位同樣隱瞞真容,身著藍色道袍的內門弟子攔了下來,出示身份腰牌后,其中一人揮了揮手,孔老三兩人毫無阻礙的朝著谷內行去。

《塵爐》唯一企鵝群(塵緣:691601884) 整座山谷周圍儘是懸崖峭壁,月色籠罩下,透出一股幽謐的氣息,人頭攢動,粗略掃去,足有三四百之數,儘管人數很多,不過由於隔音禁制的緣故,四周倒是相當安靜,即便一些人看中某物,也會隨手捏出一道靈力罩,將聲音隔絕,防止他人偷聽談話。

「師弟,我們就在這裡分別吧,交易會持續三天,最後一天更是會有一場小型的拍賣會,那天一定要來!」

付應龍說著,不待孔老三開口便擠入人群,似乎早已經有了目標。

見到付應龍這般模樣,孔老三心裡也有些好奇,不過隨即便不在意,隨著人群匯入,有些新奇的在周圍隨意觀察起來。

整座山谷相當空曠,這裡的弟子大部分都隱藏了自己的容貌,有的將周身上下用黑衣包裹,有的則是戴上了面具,不管什麼方法,都是儘可能的遮掩自己的真實身份,當然,也有如同孔老三一般看似毫無遮掩,實則不知用了什麼手段將真容遮掩去的一些修者。

孔老三隨意逛著,道路兩旁一些簡陋的地攤隨處可見,這些內門弟子並非做生意的料,出售之物隨意擺在身前,大多閉目沉息,絲毫沒有開口攬客的意思。

作為整個秦國三大宗門之一,不管是修鍊功法秘技還是資源等,青靈門應有盡有,加上財大氣粗,內門弟子的實力普遍要比一般的宗門、散修弟子高出許多,同時這些弟子在世俗界的出身不凡,出售的東西自然也是非同一般,除了一些低等的符籙材料外,還有一些特殊作用的丹藥、秘術等,當然,由於山脈古林眾多,這裡拿出最多的還是各種各樣的礦石或者妖獸材料。

片刻后,當孔老三路過一個攤位時,腳步一頓,目光頓時定格在左側一處毫不起眼的攤位上。

攤位旁邊坐著一位頭戴斗笠的黑袍人,看不出年歲相貌,似乎正在打坐吐納,見到孔老三駐足一旁,沒有絲毫理會的樣子,一動不動。

眼前攤位擺滿了各種各樣的冊子古書,粗略一掃,足足三十餘冊的樣子。

孔老三心中一動,走上前細細的觀察起來,然而片刻后,孔老三臉色便有些掛不住了,《五行煉器術》、《陣法總綱》、《煉丹十章》、《傀儡大全》、《火球術》、《冰錐刺》……

孔老三頗有些無語,怪不得這個攤位沒人駐足,這些冊子書籍雖說也算珍貴,市面上不容易見到,不過對於大多數修者而言,卻沒什麼用處,普通修者納氣打坐的時間都不夠,哪裡還有精力研究什麼煉器陣法之類,而這些火球術、冰錐刺等,更是基礎法術,內門弟子幾乎人人修習,這些書籍自然無人問津,甚至連翻看一下的興趣都沒有。

孔老三也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原本想要在這裡碰碰運氣,若是能夠找到一些實用的秘法之類便再好不過了,不過孔老三也知道像這種秘術即便是有,一般修者也不會輕易拿出來,因此倒也沒有多少失落。

搖了搖頭便準備離去,只是臨走之前望了望這位氣定神閑的黑袍人,孔老三終究忍不住開口多問了一句,「你這裡有一些特殊的秘術么?最好是實用些的。」

聽到孔老三所言,黑袍人隔著斗笠掃了孔老三一眼,與此同時,一道細微之極的精神波動從身上掃過,這股精神波動極為隱秘,若非孔老三神魂之力超出常人許多,恐怕還真不容易發現,不過如今孔老三周身被鬼面氣息遮掩,倒也不怕被眼前黑袍人探查出虛實。

「秘術我這裡自然也有,你想要什麼樣的?」

聽到此人的聲音,孔老三倒是微微一愣,沒想到眼前黑袍人竟是一位女子,雖然經過變聲,不過依舊可以聽出年歲不太大的樣子。

聞言,孔老三想了想道,「最好有些攻擊類、療傷類,或者一些特殊用處的秘術。」

「弄焰訣,達到鍊氣七層生出神念后,便能修鍊,算是火球術的進階法訣,施展之後,不僅火焰的威力會比原先增強一倍,還能任意操控火焰的來去方向,甚至徹底掌握后,還能凝聚火焰形態,種種妙處不可表述;隱靈術,能夠隱藏本身靈力波動的一種秘術,煉成之後,即便對方使用靈眼術探查,也不會發現絲毫端倪,當然,若是修鍊不到家,或者對方靈眼術異常玄妙,隱靈術也不會起到太大作用,不過這種秘術有些缺陷,一旦與人動手,此秘術便會失效,本身實力便會暴露出來。你若全要的話,就算你五百靈石。」

聽到這裡,孔老三目光一動,心頭頓時有些火熱起來,不過面上不露絲毫,回到攤前,想了想,重新報出一個價格。

只是聽到孔老三討價還價后,黑袍女子輕哼一聲,理也不理,重新閉目打坐起來。

見到對方這幅模樣,孔老三面上一滯,若非實在放不下這兩種秘術,幾乎都有種掉頭就走的衝動。

不管弄焰訣,還是隱靈術,若是運用得當的話,關鍵時候說不定能夠救自己一命,這種稀缺的法訣正是目前自己所需的,至於隱靈術所謂的缺陷,孔老三倒是有些不在意,既然施展秘術,定然是要隱瞞真實實力,真正交手的時候便是你死我活,那時候即便暴露真正實力也不會有什麼後患。

確定對方無論如何不會壓價后,孔老三也懶得多言,直接取出五百靈石丟在攤前。黑袍人倒是見錢眼開,見到靈石后,兩枚食指長短的骨白色玉簡便出現在手中,輕輕一彈,玉簡便朝著孔老三的方向飛來。

交易完畢后,孔老三直接匯入人群,也不急著離去,一路走馬觀花,可謂大大開了眼界。

除了一些常見的材料、符籙外,還有一些威力極大的靈兵、修者自己煉製的異寶等,甚至還有一件少見的符兵,引起周圍眾人的嘩然。

這些東西對如今的孔老三來說每一樣都是天價,原本懷揣一千靈石,感覺身家頗豐的孔老三有些眼饞的望了那些靈兵法器,最終有些無奈的舔了舔唇,擠出人群,繼續閑逛起來。

交易會持續三天,第二天來的人比第一天還要多上不少,一眼望去人頭涌動,每個攤位前都聚集了不少人,看起來相當火爆。

這次孔老三並未戴上鬼面,而是全身上下包裹在黑袍中,甚至臉上還帶了個虎頭面具。

同昨天一樣,孔老三看到自己感興趣的東西便駐足一番,這裡的東西五花八門,很多自己從未見過卻很實用的東西,比如孔老三便見到一隻烏七八黑的圓球,外表看起來平平無奇,靈力激發下便會生成大片雲霧,身在其中能夠削弱神識之力;又或者一隻巴掌大小的木偶,激發后便能長到半人大小,在修者的指揮下能夠發出一些細小的風刃,雖說威力有限,不過同樣引起許多人聚集,像這種類似傀儡獸的東西並不常見。

孔老三走走停停,除了收購一些威力不錯的符籙外,並沒有看上其他東西。對於孔老三來說,能夠增強自己實力的東西才值得花費,至於那些花花事物,自己可沒閑心去研究。

約莫半個時辰后,忽然一陣聒噪的喧嘩從遠處傳來,正在一處攤前駐足的孔老三愕然的向著不遠處望去,那裡圍了一群人,似乎正在爭吵著什麼,隱隱約約,孔老三聽見「靈兵,出價」之類斷斷續續的聲音,心中一動,便朝著人群擠去。

「三百五十枚靈石,你今天是賣也得賣,不賣也得賣!」

眼前紅臉漢子粗聲道,眉宇間似乎蘊藏著極大地憤怒,以至於聲音都有些歇斯底里,說著,裝著靈石的儲物袋「啪」的一聲拍在攤上。

對麵攤位上擺放著一柄巴掌大小的墨綠小劍,應該是一口靈兵,攤位的主人是位戴著猴頭面具的修者,看起來有些乾瘦,雙腿盤膝,並未被眼前漢子的大嗓門給嚇到,有些愛理不理。

兩人旁邊,則靜靜的立著一位白袍男子,見到這麼多人圍觀,似乎有些不耐煩,一揮手,一隻巴掌大小的儲物袋便向著猴頭面具飛去。

「五百枚靈石,一塊不少,這口靈劍我要了!」

「嘿嘿,好說好說,這柄靈劍歸你了!」

猴頭面具掃了一眼儲物袋,頓時喜呵呵的說道,手一揮,小劍便落在白袍男子手中。

「你,你們欺人太甚……」

紅臉漢子見狀大怒,一股鍊氣八層的氣息從體內散逸出來,胸口起伏不定,拳頭握的嘎吱響,一副擇人而噬的模樣。

「怎麼?還想動手不成?!」

猴頭面具頗為不屑的冷哼一聲,體內氣息一卷,一股比漢子更加強橫的威壓籠罩四周,一些看熱鬧的修者頓時露出陣陣驚嘆聲,眼前不起眼的猴頭面具竟是位鍊氣九層大圓滿的修者。

感受到對方體內散發出的強橫威壓,紅臉漢子體內氣息不由得一滯,一張臉好似要滴出血來,想要動手出口惡氣,不過卻又有所顧忌,許久之後終於散去威壓。

「昨天明明已經說好三百五十枚靈石就將這口靈劍賣給我,並且已經付了八十枚靈石的定金,你……」

「呵……你是傻子不成,買賣自然是價高者得,這是你的八十塊靈石,拿了趕緊滾!」

猴頭面具冷笑一聲,未等紅臉漢子說完便生生打斷,手掌一揮,八十塊青棗大小的靈石散落一地。

紅臉漢子胸口劇烈起伏,望著地上八十枚靈石,最終忍著惡氣,一枚一枚的撿起離去。

孔老三至始至終在一旁靜靜的看著,望著紅臉漢子離去的背影,心頭忽然生出一絲感慨,不管世俗還是修仙界,實力才是最終的本錢。 第三天將蛇院的事情處理完后,孔老三早早來到了這裡,內門弟子交易會持續三天,最後一天乃是一場小型的拍賣會,如今孔老三身上的靈石雖說已經不多,不過能夠增長一些見識也是好的。

當孔老三來到谷中時,卻有些愕然的發現自己來的並不算早,如今這裡已經足有三百多人,並且還在不斷增加著,與以往不同,今天這裡熱鬧非凡,各種隔音禁制也已經撤去,整個場面顯得混亂無比,趁著拍賣會還未開始,一些攤位抓住這個機會推銷自己的東西。

孔老三同樣饒有興趣的閑逛著,山谷四周已經被清理出一大片空地,並且多出一方石台,看起來很是粗糙,石台上,一位白髮白須,看起來年歲不小的老者正在慢慢品著茶水,身前一張四四方方的紅木小桌,對嘈嘈嚷嚷的四周完全不予理會,一副超然物外的氣度。

孔老三同樣注意到了這位老者,對方似乎不屑隱藏真容,因此倒是被許多人給認了出來,聽著周圍這些內門弟子的議論,孔老三倒是將這老者的身份給弄清楚了。

眼前老者姓李名元,乃是內門弟子中年歲最大的一位,鍊氣九層巔峰,雖說只差一步便能突破到築基境界,不過就是這一步,生生將李元困在這裡三十多年,如今已經絕了希望,幾乎每年內門弟子拍賣會都是這位李元來主持,在內門中聲望相當之高。

半個時辰后,待到山谷中人數差不多后,李元緩緩起身,掃了四周一眼,輕咳兩聲,還未說話,四周已經完全靜了下來,目光匯聚在李元身上。

「呵呵,承蒙諸位看得起,本次內門拍賣會就有老夫主持,大家都是同門,多餘的話老夫也就不多說了,想必規矩大家都很清楚,只要手中有好東西,儘管上台一試,不過時間有限,每個人的時間不能超過一盞茶,還望諸位多多包涵,下面,拍賣會正式開始,不管是誰,只要手中有好東西,儘管上台!」

李元話音落下,已經退到一旁,與此同時,數十道身影幾乎同時從人群中竄了出來,向著石台奔去。

「哈哈,諸位承讓,老夫就開個頭彩了!」

率先踏上石台的一位乾瘦人影頗為得意的大笑兩聲,也不廢話,直接腰間一拍,一根足足兩尺長,小指粗細,看起來泛著紫黑光澤的長索抖了出來。

眾人瞪大了眼睛望去,道道神念毫無顧忌的向著長索掃去,孔老三同樣睜大了眼鏡,神念、靈眼術一同運使而出,片刻后,孔老三眼中閃過一絲訝色,這條長索,似乎是某種妖獸的長筋,並且靈性十足的樣子。

「老夫也不賣關子了,這條長筋取自四階妖獸黑骨鱷,這畜生想必大家都知道,雖說四階妖獸與我們修者築基初期相當,不過真正實力總歸要強上不少,最難得的是這根長筋還保留著黑骨鱷的一絲殘暴意識,若是能夠煉成靈兵,品階怕是不會太低,老夫沒別的要求,價高者得,底價百枚靈石!」

乾瘦男子說完,下方頓時響起陣陣錯愕聲,隨即一陣嘈雜響起,更有一些性急之人忍不住開口大罵起來。

「一條妖筋竟要百枚靈石,想錢想瘋了吧……」

「是啊,你這條妖筋雖然不錯,不過頂多也就八十塊靈石的價格……」

「不想賣趕快滾下去……」

……

聲音此起彼伏,石台上的乾瘦男子卻絲毫不以為意,待到眾人的聲音小一些,乾瘦男子才不疾不徐的掃了下方一眼,冷笑道,「老夫開價自然是童叟無欺,這條妖筋保存完好,若是能夠請動宗門的鐵長老出手煉製,起碼也是一件靈兵,一百塊靈石絕對不貴,不想買可以閉嘴,老夫可沒這份閑心思聽你們在這裡聒噪!」

話音落下,四周頓時安靜下來,與此同時,一道有些沙啞的聲音從人群中響起,「我出一百塊靈石,若是沒人要,這條妖筋就歸我了!」

「我出一百一十枚!」

「一百一十五枚!」

……

隨著眾人開口加價,最終這條妖筋以一百三十五枚靈石的高價被第一道聲音有些沙啞之人收去,石台上感受男子則是心滿意足的離開石台。

隨著拍賣的進行,一些五花八門的東西陸續出現在眾人面前,不過這些出現在拍賣台上的東西明顯不是那些地攤貨能比,各種黃階中品上品符籙,一些少見的煉器材料,甚至一些靈兵都有出現,整個拍賣場高潮迭起,狂喊不斷,頗有些失去理智的味道。

其間孔老三也出手兩次,將身上的靈石掏光了,才換了一件沒人爭搶的捆仙索,這根捆仙索是一條妖藤煉製而成,祭煉之後,能夠捆綁敵人,威能不強,有些雞肋,即便如此,孔老三已經心滿意足,畢竟是屬於自己的第一件靈兵。

隨著時間的推移,拍賣會也已經進行到尾聲,只是周圍這些人的熱情依舊不減,每個登台之人都會受到極大關注。

「八百靈石成交,這枚鷹睢卵歸你!」

交易完成,中年男子下了石台,緊接著,一位周身裹在灰色袍子中的女子從容走上前去,眼前女子看不清模樣,不過身材凹凸有致,引得不少男修直直地盯著對方。

孔老三同樣饒有興趣的看著,女子走上石台,四周掃了一眼,也不說話,手掌一翻,手中頓時多出一隻翠色寶盒,比手掌略大一些,其上拓印著斑駁彩紋,看起來相當精緻。

「築基丹一粒,只要能夠拿出我所列出的其中一種材料,便能將這枚築基丹拿去!」

女子聲音有些沙啞,顯然是經過特意偽裝,不過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已經不在女子身上,在女子說出「築基丹」三個字時,下方已經炸開了鍋,大部分人目光死死的盯著台上擺放的寶盒,露出火熱之極的神色,當然,更多的人則是懷疑。

凡俗中能夠擁有靈根,並且踏入仙道的修者萬不足一,這些修者經過種種機緣,或是被仙門高人看中收入門中,或是被散修收為弟子,或是得到一些修仙秘法踏入仙道,成為修仙界中一名鍊氣修者。

只是這些在世俗人眼中神秘莫測高高在上的鍊氣修者,在修仙界中也只是初窺門道的菜鳥罷了,只有踏入築基,壽元大增,才算得上是初踏仙道,擁有種種詭秘霸道的仙家手段。

然而這些鍊氣修者中真正能夠突破瓶頸踏入築基的卻是百不足一,兩者之間好似有道巨大的天澗,看似只差一步,若是沒有外力輔助,卻是無論如何跨不過去。

鍊氣與築基、結丹跨元嬰,化神渡劫,被稱為修仙界的三大瓶頸,猶如天地間一道巨大的分水嶺,千萬驚才絕艷的修者止步於此,這些瓶頸存在的具體原因誰也不清楚,不過卻跟一則傳聞有關。

傳聞三萬年前,魔域生靈不知如何突破界限屏障,降臨西嶺大地,無數生靈修者慘遭屠殺,人間大地屍殍遍地,血染蒼穹……

在那場浩劫中,西嶺大地處處烽煙,魔域生靈狠辣兇殘,無數傳承萬年之久的宗門被滅,武者修者死傷無數,大戰持續了將近三十年的時間,人族勢力元氣大傷,後來魔域生靈不知為何,忽然消失在西嶺大地,傳聞眾說紛紜,至今也沒有一個定論。

也正是那場大戰,西嶺大地似乎受到不小的影響,天地平衡被打破,少了某種能夠助人突破的元素,此後再有修者突破境界就變得千難萬難起來。

鍊氣期的修者想要突破境界達到築基,只有兩種方法,在達到鍊氣九層巔峰后,藉助築基丹的藥力突破瓶頸,這種方法省時省力,若有長輩在一旁守護,幾乎沒有絲毫危險,修仙界中大多數修者突破到築基都是採用這種方法。

當然,築基丹的價值不菲,一般坊市中根本沒有售賣,只有那些宗門世家或者實力強橫的散修前輩才有一些,加上築基丹煉製不易,藥草難尋,普通修者想要得到一粒可以說是難如登天,而大多數散修之流在達到鍊氣九層巔峰后,便會選擇另一種方式突破瓶頸。

外力淬體,這種方法說來簡單,真正能夠忍受那種深入骨髓好似要將靈魂撕裂一般的痛楚的修者極少,這種方法雖說能夠築基成功,不過失敗率也達到一個讓人咋舌的程度。

這種方法說白了便是運使五行之力,以特殊的方法洗滌全身,類似於洗精伐髓之效,可以說是強行提升修者的境界,這種方法要忍受極大地痛苦,中間稍有不慎便會落得個元氣大傷的後果,嚴重些甚至直接丟了小命,雖說如此,不過對於這些無法獲得築基丹的散修而言,也是唯一的機會。

《塵爐》唯一企鵝群(塵緣:691601884) 眼前一粒築基丹活生生的出現在眾人面前,四周頓時寂靜一片,孔老三同樣目露火熱的盯著台上,對於築基丹的價值,在場之人恐怕沒有人不知道,這枚丹藥剛剛出現,不出意外的在整個拍賣會引起一陣狂熱,整個拍賣會的氣氛頓時達到高潮。

石台旁邊,那位發須皆白的李元同樣目露異色的盯著台上那枚築基丹,似乎在思量著什麼,神色變幻不定,被困在鍊氣九層三十年之久,這種心情恐怕除了李元自己外無人能夠體會,眼前可以說是最後的機會,片刻后,李元似乎下定了決心,朝著台上呵呵一笑。

「不知道友想要什麼材料?老夫雖說實力有限,不過這幾十年倒是存了不少靈物,或許正好可以滿足道友,不過在此之前,還望道友能夠讓在下鑒定一下丹藥的真偽!」

「自然如此!」

女子嬌笑一聲,將面前玉瓶隨手一丟,正好落在李元手中,雙臂環胸,似乎毫不擔心意外發生。

見到女子這般從容,李元舔了舔嘴唇,最終放棄了心頭的貪念,人老成精,眼前這位能夠隨意拿出一粒築基丹,絲毫不以為意的樣子,若非築基強者,便是在門中的身份特殊,即便心中迫切希望得到這粒築基丹,也不會幹出什麼不理智的事情來。

「沒錯,的確是築基丹,而且成色十足,似乎剛出爐不久的樣子!」

李元話音剛落,四周頓時有人叫嚷起來。

「需要什麼材料,趕快說出來聽聽!」

一位粗嗓門的漢子喊道,聲音中透出一絲熱切。

「老夫這裡材料無數,道友可以隨意挑選……」

……

聞言,石台上女子也不客氣,腰間一抽,一條綉著粉色桃花的錦帕便飄飄洒洒的向上飛去,繞著頭頂轉了兩圈,無數似虛似幻的花瓣從錦帕上抖落而出,好似雪花一般,凝聚成一連串巴掌大小的粉色古篆,即便隔著老遠,依舊能夠瞧得清清楚楚。

材料不多,僅僅三種而已,然而就這三種材料,卻讓下方眾人一個個瞪大了眼睛,茫然的四周望去,顯然,聽過這三種材料的人沒有幾個。

「魔霧藤、陰芝髓、三幽水。」

孔老三同樣瞪大了眼睛,望著虛空中三個從未聽聞過的名字,心中也是一頭霧水,不過從這三種材料名字上推斷,應該都是陰寒屬性的材料。

三種從未聽過的材料名字閃過後,下方頓時議論開來,不過對於這些偏門的材料,真正了解的實在不多,更別說有人能夠拿出來了。

約莫半盞茶的功夫,見到下方吵雜一片,石台上女子顯然也有些失望,微微思索片刻,接著開口道,「這三種材料的確有些難以分辨,也許有人收藏的有,不過本身並不認識,我這就將三種材料的大概模樣作用告知諸位,若是誰能拿出其中一種,這枚築基丹拱手相贈!」

女子說著,掃了下方眾人一眼,清了清嗓子道,「魔霧藤,生於魔氣濃郁之地,本身蘊含濃郁之極的魔靈之氣,藤條漆黑如墨,最高不過三尺三分長,生有天然靈紋,能夠自主吸收天地間的魔靈之氣,煉製成靈兵后對魔物有著極大的剋制;陰芝髓,半妖半木,依靠吞噬陰屬性的靈蟲鳥獸為生,能夠寄生在陰屬性妖獸體內,形如世俗草菇,本身呈現黑紅色,能夠用來煉製一些特殊靈丹;最後一種三幽水有些特殊,這種水遠遠看去漆黑如墨,近處卻空靈透明,至於具體用處不便相告,不知諸位可有人擁有其中一種材料?」

女子目光掃過四周,許久之後,見到依舊無人出聲,目中不由得透出一絲失望,剛要收回寶盒,原本一直閉目似乎在探查什麼的李元臉上忽然露出激動之極的神色,「原來這東西喚作陰芝髓,老夫十年前在一處陰地得到這個東西,一直沒能將之辨認出來,沒想到坐擁靈物而不自知,真是糊塗到家了!」

李元興奮懊惱著,狠狠一拍額頭,臉上泛起一絲不正常的潮紅,手掌一探儲物袋,一隻半個巴掌大小,傘蓋狀好似草菇一般的東西顫顫巍巍的出現在眾人面前。

「陰芝髓?!」

李元剛剛拿出來,台上女子一眼便認了出來,驚喜莫名的叫出了聲,聽到女子開口確認,李元再也抑制不住,渾身激動的顫抖起來,困在鍊氣九層三十多年,從希望到絕望,如今又看到了希望,這種心情根本不是常人能夠理解的。

「快將築基丹給我!」

李元說著,似乎有些迫不及待,輕輕一拋,一團乳白色靈力包裹著陰芝髓向著石台飛去,然而,就在李元將陰芝髓送出的瞬間,一道人影忽然從人群中竄出,手掌黑芒一閃,靈力凝聚成一隻巨大的黑爪,輕輕一揮,便將虛空中的陰芝髓攝到手中,繼而頭也不回的向著山谷外逃竄而去,對於台上的築基丹看都不看一眼。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