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的病是……?」林奕試探性問道。

「我爸爸不知道為什麼,經常頭痛,去醫院檢查也看不出個所以然,就是拜訪了好幾個魔藥師都沒有結果,我實在沒有辦法了,所以才來找你的。」穆雨低頭道。

「好,沒問題,叔叔什麼時候有時間,你告訴我!」林奕很爽快答應。

「真的能幫我?」穆雨猛地抬起頭,驚喜的林奕,問道。

「這個我不確定,不過我會儘力而為。」林奕說道。

「謝謝你!」穆雨一激動,就握住凌越的手。

林奕笑了笑,說道:「不用謝,我們是朋友,幫你我義不容辭。」

穆雨也笑了笑,握住林奕的手往懷中一抱,變成攬住林奕的手臂。

「我不要和你做朋友,我要你做我男朋友。」

林奕苦笑,不知道說什麼。

該說的他已經說清楚了,可穆雨還是不放棄,他也沒辦法。

走一步算一步,沒準哪一天穆雨想開了,或者是自己開竅了能?都有可能的。

嘆了口氣,看向穆雨說道:「天快黑了,大學城附近這一塊晚上不安全,快回去吧!」

「不要,我要去看看你住哪裡。」穆雨搖頭道。

「為什麼要去看我住的地方?」林奕問道。

「以後好找你啊!」穆雨笑吟吟說道。

林奕唯有苦笑,看就看吧!

……

林奕現在住的地方離恆大不遠,坐公交車也就四個站,可林奕卻沒有坐公交車,而是選擇了騎自行車。

穆雨跟著,去坐公交車,現在又是下班的高峰期,肯定很擠,自己一個人無所謂,可穆雨卻不行。

那麼柔弱漂亮的女孩子去擠公交車,被吃豆腐的幾率很大。

租了一輛自行車,林奕對穆雨招招手,說道:「上來!」

他不是不想打車,可現在計程車都很忙,忙著在堵車。

計程車停的時間久了,是按時間收費的,不划算不說,還浪費時間。

這個時候騎一輛自行車都比計程車快。

穆雨側坐在自行車後面,然後伸出雙手抱住林奕的腰,心中暗想:看著挺呆的,可還是挺懂浪漫的嘛!

林奕可不知道穆雨想什麼,一蹬自行車,就朝著住的地方駛去。

抱著林奕腰肢的穆雨,嘴角微微勾起,感受著微風拂面,雖然隔著襯衫,她還是能夠感覺到林奕的體溫,以及林奕結實的腹肌。

林奕看著挺瘦的,可肌肉卻非常結實。

這就是穿衣顯瘦,脫衣顯肉嗎?

穆雨暗暗唾罵自己一聲不知恥,想什麼呢?

微微抬起頭,看著林奕的後背,微微一笑,手臂微微用力,緊接著將臉貼在林奕的後背上。

她就是喜歡林奕,從當初她在學校後山看見林奕時就開始了。

當時林奕那一個微笑,她時至今日,都沒辦法忘記。

那個笑容很陽光,很溫柔、很迷人,也就是那一笑,她無可救藥的喜歡上來這個宅男。

她想林奕站在她面前,對她露出那樣的微笑。

林奕感覺到穆雨的臉貼在背上,微微愣了愣,苦笑一聲,什麼也沒有說。

她開心就好,至於自己,無所謂了。

……

「你就住這裡?」穆雨看著林奕住的房子,問道。

林奕現在住的房子本來是朱洛的,四室一廳,還是挺不錯的,而且那傢伙非常會享受,很多設備都有。

咖啡機、體感遊戲機、虛擬眼鏡應有盡有。

「你先坐一會,我去看看李軒在沒在。」林奕隨口說道。

「李軒?她也在?」穆雨聞言大驚失色,問道。

「她把我胳膊打脫臼了,說會照顧到康復為止,所以她會來給我做飯。」林奕解釋道。

林奕說的都是真的,不過卻隱藏了一些事情而已。

他腦子又沒病,當然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如果說出李軒在他這裡待了一個晚上,雖然什麼都沒有發生,可對李軒的聲譽還是會產生影響,這要李軒以後怎麼做人?

而且李軒和穆雨是很要好的朋友,如果穆雨知道了李軒在這裡待了一晚,會作何感想?

林奕只不過是在感情問題上遲鈍,可這並不代表他沒腦子,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他還是很清楚的。

她被偏執大佬寵在心尖 穆雨也比較單純,就相信了林奕的話,果然沒有多問。

林奕打開客房的門,裡面空空如也,房間整整齊齊,一絲不苟,應該是李軒她整理的。

李軒不在,林奕不知道為什麼,有些失落,然後又有些慶幸,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緒,他自己都不知道。

回到客廳,林奕對穆雨說道:「你坐一會,我去做飯。」

「我幫你!」穆雨站起來,跟著林奕來到廚房。

穆雨並不是什麼千金大小姐,一些簡單的家務她還是會的。

林奕正在切菜,突然,他的手機響了。

手在圍裙上擦了擦,拿出手機一看,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皺了皺眉,林奕還是下滑接聽。

「喂,你好!」

「來開門,我就在你家門口!」電話裡面傳出一個淡漠冷傲的聲音。

林奕聽出這個聲音是誰了,李軒!

嘴角抽了抽,李軒是怎麼知道自己的電話號碼的?自己沒有告訴過她吧?

不過現在明顯不是想這個的時候,林奕穿過客廳,去開門。

不過他打開門,又看見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一身紫色裙裝的韓紫琳站在李軒身後,如同瀑布的長發輕輕搖擺,此時她正面無表情的看著林奕。

…… 本來一個已經讓林奕很頭痛了,現在還來了三個,這不是要人命嗎?

林奕看著坐在客廳沙發,彼此冷場的三個女孩子,很是無語。

李軒和韓紫琳兩個都是淡漠寡言的主,不擅長交談,而穆雨的性格溫和如小白兔,很容易嬌羞,你不和她搭話,她一般不會主動說話的。

林奕受不了這沉默的氣氛,說道:「你們坐,我去做飯!」

「要我來幫忙?」

「我來幫忙!」

李軒和穆雨同時開口,不過穆雨的是問句,李軒則是肯定句。

只有韓紫琳沒有說話,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雙手抱胸,靠在沙發上看著發生的事情。

穆雨和李軒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神中看出一絲異樣的情緒。

這個時候林奕開口了,說道:「來者是客,你們坐著就可以了。」

說著林奕也不管這三個女孩子,直接走到廚房。

林奕走後,客廳就又恢復了安靜。

「穆雨,你怎麼會在林奕家裡面?」李軒猶豫一會,還是問道。

剛剛進來,她就看見了穆雨,當時穆雨正圍著圍裙,似乎在做飯,而且林奕也是一樣。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這還能有什麼解釋嗎?

難道林奕那傢伙接受穆雨了?

李軒越想越是有可能,穆雨這種我見猶憐的女孩子,最是受男生歡迎,因為這呢讓他們生出想保護的衝動。

不過剛剛林奕在這裡,她問出來不合適。

「我本來是有事情找林奕幫忙,後來心血來潮,就想來看看林奕住的地方,所以就跟著來了。」穆雨說道。

李軒點點頭,然後看向韓紫琳。

「你呢?突然找我,有什麼事情?」

在林奕回來前的一個小時,李軒還是在房子裡面的,可韓紫琳突然打電話找她,所以她就出去了。

和韓紫琳碰頭后,簡單說了幾句,就帶著韓紫琳回來了。

「我想考聖院,不過我需要搭檔!」韓紫琳說道。

聖院考核是以團隊的形式參加的,最低人數兩人,因此她才想著來找李軒。

別看李軒其貌不揚,可她年紀輕輕就已經是低階魔法師了,是她們學院的高材生之一。

她因為《靈決》成為低階魔法師后,第一個想到的搭檔就是李軒。

李軒聽完韓紫琳的話,敏銳發現了問題所在,驚訝看著韓紫琳,問道:「你成為低階魔法師了?」

「我能釋放低階魔法了,不過還沒有去魔法師協會註冊,領取徽章。」韓紫琳說道。

魔法師可以在魔法師協會註冊,獲得相應的魔法師資格證。

李軒上上下下的打量韓紫琳,她很清楚韓紫琳的情況,〖固有魔法〗的存在,讓她沒辦法使用魔法,因此她也就卡在了高階魔法師學徒的階段,想向上一步難如登天。

現在韓紫琳的問題解決了,她能夠釋放魔法了,這讓李軒多少有些驚訝。

她很好奇韓紫琳是怎麼解決這個問題的,不過卻很知趣的沒有問。

沉吟一會,李軒問道:「我並不打算考聖院。」

她說的是實話,她並沒有一定要去聖院的理由,現在她過的很安穩,她只需要安安靜靜等待畢業就可以了。

畢業後接受學校安排的工作,安心賺錢就可以了。

「聖院裡面可能有治療先天魔術血脈殘缺的方法。」韓紫琳說道。

她們已經很熟了,沒必要拐彎抹角,韓紫琳知道,要想說服李軒,威逼利誘都沒用,她在乎的永遠是別人。

李軒皺了皺眉,她現在有些後悔沒有,當初為什麼要選韓紫琳做搭檔了。

韓紫琳知道她的情況,她也知道韓紫琳的情況,兩個人可以說知根知底。

曾經也是很要好的朋友,不過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鬧翻了而已。

「你覺得那孩子能撐多久?一年?兩年?還是十年?靠現在聯邦的力量是沒辦法治療他的,聖院是聯邦最高的魔法機構,在裡面可能有辦法。」韓紫琳繼續勸說。

李軒是魔法師,可她並不是來自魔法世家,她父母都是普通人。

她還有一個弟弟,本來生活的也算是幸福,不過在她四歲那一年,發生了一場意外,她的父母雙雙離開人世。

後來她和弟弟就被送到聯邦設立的孤兒院,在裡面生活。

在七歲入學時,她被檢測出擁有魔力,她極為幸運的成為一個魔法師,得到聯邦政府的培養,被送入魔法學院。

她的弟弟也和她一樣,擁有魔力,是一名魔法師,不過上天卻在他身上上了一塊枷鎖。

步步圍情,圈寵二婚老婆 他弟弟被檢測出魔力,可同時也被檢測出患有魔力衰竭症。

所謂的魔力衰竭症,是因為血脈裡面的魔法印記太淡了,或者說直接沒有,可卻又產生伴隨有魔力的一種怪症。

因為魔法印記淡薄,沒辦法從天地間吸取魔法元素,從而凝聚魔力。

患有這種病症魔法師,會隨著年齡的增長,體內的魔力會流失殆盡,最終死亡。

李軒的弟弟就是這樣,今年十七,可卻在病床上躺了十年,靠著儀器才能存活。

如果再找不到辦法,那麼她弟弟的也撐不了多久了。

韓紫琳知道李軒這麼多年來,那麼的拚命的修習魔法,為的就是這個弟弟,所以她肯定,李軒會答應的。

因為現在的李軒,根本無路可走,整個聯邦,只有聖院才可能有辦法治療魔力衰竭症。

果不其然,李軒皺著的眉頭舒展開來,面無表情看向韓紫琳。

「好!我答應做你的搭檔,一起去考聖院!」

她別無選擇,為了救弟弟,她什麼都能忍,更何況只是一個聖院考試而已。

這麼多年的艱難困苦都過來了,還怕一個考試?

「就我們兩個人?!」李軒皺眉說道。

她在學校裡面的時候,聽過老師提起聖院,那裡似乎是以團隊的形式培養魔法師的。

「不是,還有一個,不過八成不會加入我們就是了!」韓紫琳說道。

李軒眉毛一挑,然後看向廚房的方向。

穆雨聽著兩個人的對話,一臉茫然,她根本聽不懂。 林奕端上最後一盤菜,就敏銳的發現李軒和韓紫琳的目光有些不對勁。

在兩個人身上來回看了一眼,小心翼翼問道:「你們是不是有事情要說?」

「我們要考聖院,需要一個隊友,你幫我們!」韓紫琳也不拐彎抹角,直接說道。

「聖院?那是什麼?」林奕詫異問道。

他又不是魔法師,自然不清楚這個世界的魔法常識。

李軒深深的看了一眼林奕,然後解釋道:「聖院是魔法師的高等教育機構,魔法大學只是相當於幼兒園的程度,讓魔法師理解魔法是什麼,只有在聖院,才能學習正統的魔法。」

林奕懂了,不過卻是皺了皺眉,問道:「要我幫忙?怎麼幫?」

「聖院考核是團隊式,最低兩人,上限五人,我們想邀請你一起。」

李軒頓了頓,還是覺得有必要說清楚,說道:「雖然也可以兩個人甚至一個參加,不過人多有個照應,通過考核的幾率大一些。」

林奕沉吟一會,說道:「聖院應該只招收魔法師吧?可是我並不是魔法師啊!」

林奕說的是事實,他的確不是魔法師,可就是沒人信。

李軒和韓紫琳淡漠的看著林奕,然後很默契的同時離開。

「參加考試有什麼標準沒有?」林奕問道。

「三十歲以下低階魔法師,有推薦名額,或者有學院舉薦。」韓紫琳說道。

林奕瞥了一眼穆雨,然後問道:「我並沒有推薦名額。」

「韓家是聯邦八大魔法世家之一,每年擁有三個推薦名額。」韓紫琳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