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秒殺了曲衡劍之後,這凶獸似乎發泄完畢了體內的怒火,此時倒是有些傲然,對著眾人怒吼一聲,好似天神下凡一般,對著眾人警告道。

李元道眼睛微咪,五官似乎有些扭曲。


這一情景李元道也是實實在在的看在眼中,他也是對著凶獸的實力極為震撼。

這曲衡劍的實力比李元道也是差不了哪去,如此一般,李元道琢磨著,自己如果與這凶獸對上后,也是被秒殺的是,至於那雷電雙果,想都別想!

雲霧散去,眾人嘩首;一時之間,在這凶獸的淫威之下,竟然沒有一個人敢動手,包括魔女李晚霞等眾強者,都是不敢大聲喘氣一絲,生怕惹怒了這強悍的凶獸,惹來殺人之禍。


此時此刻,眾人也是看清了這凶獸的相貌。

只見得這凶獸身體很大,約為三四丈左右;長得如同老虎一般的軀體,獅子一般的頭顱。

渾身發出如同雷霆一般的通紫色,毛髮之處也是布滿了絲絲可怕的雷霆,顯得極為風騷。

而且,那凶獸的頭顱之上更是有著一個長長的獨角,顯得格外的顯眼。

李元道琢磨,這凶獸或許就是傳說中的雷光獸!如果這雷光獸願意,它可以輕鬆的殺死眾人之中的任意一個!

而那雷光獸雷獸並沒有在意眾人,一雙紫色雷眼之中透出人性化的興奮,緊盯著枝葉逐漸枯萎的雷電雙果,身上的雷霆更加刺眼奪目。

很明顯,這雷光獸要忍不住去吃那枚雷電雙果了!

見到這般,眾人更是急了,雖然都不是這雷光獸的對手,但是就這樣看著它去搶自己的寶貝心裡也是肯定的不爽。

「各位。」

終於,那魔女李晚霞坐不住了,對著眾人呼喚了一句;雖然這雷光獸如此犀利,但是作為天幽郡的領軍人物,也不能將這番機緣拱手相讓不是!

聽到李晚霞的聲音,眾人也是一喜,目光很快的便集聚到了她的身上,似乎早有猜測一般,聽到了李晚霞的聲音也是沒有那麼的激動與遲疑。

「這雷光獸確實很厲害,擁有武師的修為,如果我等單獨對戰的話那誰也不可能是他對手,甚至是皇普雲策小王爺等出手也是一樣;所以我們需要聯手,共同將這頭雷光獸斬殺!」。

李晚霞眼睛微咪,對著眾人說道。

這雷光獸的威力也是大大的超出了李晚霞所能接受的能力,她說的沒錯,如果單獨對戰的話誰都沒有可能是這雷光獸的對手,如此一來只能聯手,眾人拾柴火焰高!

聽得這般,眾人也是沉默起來,似乎在遲疑些什麼。

而後,終於也是有一人忍不住了,向李晚霞問道:

「敢問李姑娘,這斬殺了這頭雷光獸之後如何處置那枚雷電雙果呢?」。

聽得有人這般詢問之後,眾人也是來了興緻,不錯,讓他們一起出手殺了這雷光獸也不是什麼不能的事情,只是這之後的雷電雙果又怎麼處置呢。

親兄弟還明算賬,更何況是此時各懷鬼胎的眾人呢。

「呵呵,殺了這頭雷光獸之後,自然是憑大家的各自本事來爭奪寶物,有緣者得!」

李晚霞微微一笑,似乎也是對這人的問題早有準備,不假思索之後便是對著大家解釋道。

聽得這般,眾人再次沉默起來,不過也是很快便默認了李晚霞的這個提議。

雙眼帶著各種貪婪的神色,眾人便是一起對著前面的雷光獸衝殺而去。

「吼!」

雷光獸見得在她眼中如同螻蟻一般的眾人此時竟然向他殺來,干擾他取得寶物,也是有些怒了。

怒吼猶如炸雷震得眾人心神顫動。由雷池中走出的雷光獸對著衝來的眾人不斷咆哮,似乎在不斷的警告這眾人的靠近。

畢竟這些人實在是太多了,從四面八方都是沖著那枚雷電雙果奔來,這雷獸還真怕別人將他的寶物給搶了過去。

隨著它的咆哮,就連虛空都是有些震動,帶著整個武王墓地都是顫抖了起來。

顫抖之中,一條條紫色雷霆從昏黃的虛空中穿梭而出,集聚在雷獸頭頂。

吼!

此時此刻這雷光獸怒吼的更加歡實了,隨著怒吼,整個雷霆都是變得狂暴起來。

暴躁的雷霆,將不大的山洞震得不斷搖晃,放佛隨時都要坍塌卻又堅持了下來。

眾人見到此般情景也是被嚇的不清,前三關都是這麼闖過來了;如果此時卻是因為這最後的雷光獸怒吼而將這山洞吼塌,從而壓死眾人,這豈不是天大的笑話么!

此時此刻,就連李元道也是忍不住了,五官微微扭曲。

畢竟他就是靠著這山洞最近的一處,如果這山洞塌陷了,那麼李元道也就會被埋在這裡面! 「轟——」

在那頭雷光獸的怒吼之中,震蕩的虛空都是顫抖起來,這小小的山洞彷彿也是終於承受不住了。

轟的一聲之中便是從一邊倒塌而下一塊巨大的岩石。

但還好在因為旁邊沒有什麼人,所以也沒有造成什麼傷勢,但是見到這般眾人也是急了。

就這樣再讓這隻雷光獸叫下去這個山洞不得全塌了么,所以,此時眾人也是有些不淡定了;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不敢在輕易的動下去,生怕惹怒那隻雷光獸再次發飆。

「該死,不能讓這雷光獸在這麼叫了,不然那雷電雙果我們不僅都得不到,甚至還有可能都被壓死在這山洞之中!」

魔女李晚霞臉色陰沉,看著快要徹底崩塌的山洞,也是坐不住了;按照這個架勢,就是不被這雷光獸給殺死也得壓死在這,這可是她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的結果。

只有召集所有人的力量,並在短時間之內將這雷光獸殺死,不讓它在亂吼亂叫以至於將山洞弄塌;自己等人才能獲得生存的機會,還有這雷電雙果。

想到這般,李晚霞也是點了點頭,明確了目標后,便是對著大家指揮道:「諸位且隨我一起向它攻擊,想活命的都別要留下底牌,我們要爭取在短時間之內幹掉這隻大傢伙!」

說罷,李晚霞便是雷厲風行的率先出手了。

雖然李晚霞通常都不是輕易出手,但是此次怎麼著也是她所發起的,所以也是給眾人做一個表率。

「一劍天下!」

她的秀手自虛空一抓,一柄長劍便是出現手中,狂暴的元力震蕩開來,伴隨著巨大的力量對著雷光獸就是一斬而下。

巨大的力量從李晚霞的長劍之中砰然而發,如同一座沉寂已久的火山在那一瞬之間猛然爆發了一般,是如此的狂暴,如此的犀利,如此的瘋狂而又強大!

而在這一瞬之間內,整個虛空都是不住的顫抖一絲,彷彿都是被這李晚霞的這全力一擊給撕裂了一般;一時之間元力震蕩,氣浪奔騰。

此時的李晚霞,彷彿更是符合了她魔女的氣質,猶如從九幽深處走來的魅魔一般,如此的美麗,但在這美麗的外表之下卻是如此的兇悍,無可匹敵!

這是李晚霞的最強一擊,在一般的情況之下,李晚霞是不會這麼用盡全力的;可此時面對的卻是一隻武師大妖,一招就足以讓李晚霞重傷的存在,所以,李晚霞不得不打出十三分的精神以及實力,使出全身解數來對付這隻武師級別的雷光獸。

「好厲害的招式!」

隱藏在一旁的李元道也是被李晚霞的這一擊給吸引住了目光,並不由得對其讚歎道。

李元道琢磨著,李晚霞的這一擊甚至都與皇普雲策打的持平,至於自己;李元道遲疑了幾分,而後便是有些肯定,如果要是自己的話,這一招肯定接不下來,哪怕用盡全身的解數,都不會全身而退;畢竟,這修為上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大的甚至讓李元道有些喘不上氣來。

而在魔女李晚霞行動的同時,納蘭碧波與卧龍學院的一名首席弟子冷凌劍和其他人同樣也是動了。

納蘭碧波使得是一柄三尺細劍,鋒芒畢露,而且劍身之處也是攜帶著無邊元力,一瞬間便是刺出了數劍,在她面前甚至看不到任何,有的只是無窮的劍光。

在這納蘭碧波刺出的幾劍之下,威力也是不容小視;只見那細小的劍芒鋪天蓋地,發出耀眼的光芒,似乎都要把這個黑暗的山洞給盡數照亮一般,完全符合她的仙家氣質。

而且,這幾劍的威力也是不凡;李元道琢磨著,這納蘭碧波甚至與李晚霞都能夠打成個平手,各有千秋。

「真不愧是天幽郡的年輕一輩的領軍人物啊。」

見到兩者的凌厲攻勢,李元道也是嘆了口氣,不由得對她們有些敬佩,同時心裡也是產生了濃濃的壓力,這些人的年紀都是與李元道差不多,可是修為卻已經甩出了李元道老遠。

同時,李元道也是對著武王墓地之行越來越滿意了,如果不是這武王墓地之行李元道恐怕還在沉溺在那個『楓林城小天才』的稱號之中;現在想想真是有些坐井觀天啊,這個世界之中從來就不缺天才,人的外面總是還會有人的!

再說說那卧龍學院的冷凌劍,他也是這天幽郡之中的年輕一輩領軍人物,修為也是武士巔峰的模樣,而且也是有著一頭武師大妖當戰寵,可謂與皇普雲策魔女李晚霞等人並肩齊座的頂尖人物,見得納蘭碧波兩人的出手,他也是動了!

從虛空之中拿出了兩柄黑色鐵鎚,冷凌劍便是猛然沖了上去,光是看那鐵鎚犀利的造型,便知道這鐵鎚的分量絕對不輕,砸碎普通的小山丘只怕都用不了一錘。

握著這兩柄黑色的鐵鎚,冷凌劍便是猛然向著那頭雷光獸砸了過去,看那架勢,彷彿都要一鎚子將那雷光獸給砸成肉餅!


見到三人這般攻擊,彷彿也是給了其他人打足了底氣;一開始的時候,眾人也是不敢就這般貿然的衝上去,生怕那幾位天之驕子把他們給坑了,而看到三人如此賣力后,眾人也是相信了。

在三人身後,其他強者也是蜂擁而上,沸騰的元力如同狂風暴雨,徹底淹沒了從雷池躍出的雷光獸。

李晚霞說的沒錯,如果不在短時間內將這隻雷光獸殺死,那他們誰都別想得到這雷電雙果了;雖然及時殺死了這雷光獸之後,這雷電雙果也不一定能夠落入到他們手中,但是他們還是想試一試,哪怕用生命作為賭注!萬一撞了大運得到了這雷電雙果呢,也是值了!

轟隆隆的各種法寶武技彷彿是不要錢的一般從眾人的手中向著這雷光獸砸了而去,揍的這雷光獸也是不清;畢竟它也是肉長的,也是知道疼的!

吼!

怒了,雷光獸徹底的憤怒了;它忍受不了這麼多的螻蟻對他的攻擊,他更忍受不了這些螻蟻對他的搗亂。

仰天一吼,雷光獸好像要發泄著什麼,就連這雷池之中的雷霆似乎也是因為雷光獸的憤怒變得異常狂暴起來。

暴動的雷霆不斷的從這片虛空之中穿梭而出,並且隨著雷光獸的怒吼,向著眾人浩浩蕩蕩的沖刷過去。

轟隆隆————


巨大而又狂暴的雷霆如同浪花一般,美麗而又充滿了致命的威脅!

眾人琢磨著,按照這雷光獸噴射出來的雷霆來看,這雷霆的威力絲毫不弱於在第三關論道闖關之時那墓府主人所幻化出來的雷霆,簡直都是一樣的狂暴,一樣的充滿了死亡的氣息!

雨打琵琶,不!這是江河翻滾,四海翻騰的聲響。

雷霆幾乎充斥整個山洞,眾人臉色皆是大變起來,本來還準備隱藏的手段此刻也不敢隱藏了,畢竟小命最重要;什麼心機設計,什麼關於殺死這雷光獸后得到雷電雙果怎麼處理,怎麼出去之後向別人顯擺,此時都是不在重要!

吼————

張天臉色虛白,靜坐地上,身體似乎是由於恐怖亦或者是嚴重的透支導致的不斷顫抖,緊跟著便是將武技『魔音啼』使出,似乎想要抵擋住這雷霆的一絲腳步。

轟隆!

與雷霆交匯,這張天的『魔音啼』似乎也是起了一定的作用。

山洞劇烈晃動,恐怖的音浪將急速狂涌的雷霆浪潮震的猛然一頓,隨即朝著其他方向涌去。

怕了!

眾人此時都是怕了,他們沒有想到,這隻雷光獸竟然如此厲害,神通手段竟然如此犀利。

此時李晚霞覺得,這隻雷光獸甚至要比尋常的武師大妖還要厲害,最起碼是要比他的那隻戰寵要厲害的許多!

雙眼冷冽,李晚霞臉上寒霜密布,看著將要淹沒自己嬌軀的雷霆,輕輕的一哼,隨後雙手各自伸出一指,對著雷霆一點;『嘩啦』一聲,隨即柳依依身前光滑大冒,一團霧氣圍繞著她的嬌軀旋轉起來。

旋轉之中,一股特殊的波動包裹著她的全身,雷霆遇到好似像河流的大水遇到了巨大的山石一般,竟是直接繞道而行。

這也是李晚霞的保命手段,也是來這武王墓地之時李晚霞的師尊給予她的。

李晚霞覺得,這一次的武王墓地之行肯定會用不到這東西,畢竟沒有什麼人能夠威脅到她的性命,因此她也是曾拒絕過。可是,卻是在如今這李晚霞是多麼感激自己的師尊能夠給自己這般法寶啊,如果不是這法寶在身,這李晚霞恐怕就在上一秒交代在這了。

而那納蘭碧波,也是喚出一面玄陰小盾,化作一道道的冰柱,將那狂暴的雷霆格擋在外,不讓那恐怖的雷霆進入絲毫。

與納蘭碧波、李晚霞這般文雅的方法不同;那卧龍學院的冷凌劍的手段確實眾人之中最為狂暴的。

「望梅止渴!」

他瞪著牛眼般的雙眼,猛的踏前一步,握著那兩柄巨大的黑色鐵鎚,對著那無盡的雷霆便是轟然砸去。

在元力的催動下,那巨大的黑色鐵鎚似乎變的更大了,顏色也是更黑了,遠遠的望去,就如同兩個黑漆漆的鍋底一般。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