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一道閃電滑閃而過,耳邊傳來了雷霆的聲響。

「我靠!憑空召喚雷了嗎?我怎麼就沒有這種異能呢!」

道將行抬頭看了看頭頂上聚集的雷霆,有些羨慕嫉妒恨地說道。

「都什麼時候了,還想這些有的沒的,這個老傢伙厲害的狠,比剛才那個老鬼子還要強!」

秦穆然提醒了聲道。

「這麼厲害的嗎?」

道將行愣了愣問道。

「可能我們會死!」

秦穆然沒有開玩笑道。

「我靠!不是吧!」

道將行仔細感受了下頭頂上聚集的雷霆,那種狂暴的力量,那種氣勢,好像真的要將他們吞噬一般。

「使出最強的招式吧!」

秦穆然說了聲,全身的氣勢都爆發而出。

「轟!」

在他的身後,儼然化成了一片血海,一道身影孤零零地站在血海上面,背對眾生,獨孤求敗。

「血龍破蒼穹!」

秦穆然運轉丹田之中的勁氣凝聚在全身,一步踏出,整個人向著上面躍了出去,滔天的血海泛濫而起,秦穆然整個人的外表都隱隱覆蓋了一層淡淡的紅光,好似彗星一般,向著空中的雷霆衝去。

「劍鎖江山青蓮斷!」

白羽看到秦穆然率先衝出去以後,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緊跟著秦穆然的步伐。

一劍揮舞出,劍氣,劍式都隨著他手中的劍開始蔓延開來,劍氣千絲萬縷,但是卻又井然有序,化成一條條匹練伴隨著秦穆然衝擊上去。

「刑天舞干戚!」

歐陽嘯體內的古武心法迅速運轉,勁氣也是遊走在他體內。

「轟!」

歐陽嘯的背後,戰神刑天的虛影再次出現。

刑天揮舞著干戚,向著天空中的雷霆砍了過去。

「該道爺我了!」

道將行少有的正色了起來,一步踏出,道門的古武心法運轉,整個人的氣勢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萬象歸春攬月手!」

道將行怒吼一聲,一手打出,轟的一聲,四周的氣場在虛空中凝聚成了一道虛影,一隻無比龐大的手掌攜帶著滾滾氣勢,向著天空沖了過去。

「轟!」

秦穆然率先到達了雷霆之處,一拳朝著雷霆轟了過去。

機靈寶寶:呆呆孃親你別怕 緊接著,白羽的劍氣到達,歐陽嘯的刑天干戚轟擊而下,道將行的萬象歸春攬月手也是衝擊而去。

雷霆滾滾,無數的雷電變成雷蛇,嘩啦啦抨擊而下,化勁大能的力量在這一刻顯示出來,直接將秦穆然給打飛了出去,落在了漢白玉的台階上面,一口逆血噴吐而出。

至於白羽的劍氣,歐陽嘯的虛影,道將行的攬月手,都在雷霆的進攻之下,轟然無存!

「噗嗤!」

招式被破,白羽,道將行,歐陽嘯都遭到了反噬,逆血噴出,氣息衰弱了很多。

麥克萊恩只是一招,便是將眾人給擊敗了。

沒錯,秦穆然是很強,但是面對化勁中期的大能,還是差了很多。

他現在的戰力,頂多就是在化勁初期的巔峰狀態,面對化勁中期的大能還是差了點東西。

「太弱了!今天你們就死吧!」

麥克萊恩看著秦穆然等人,很是不盡興地搖了搖頭,原本還以為他們有多強,沒想到連自己的一招都接不下來。

「雷霆審判,滅世!」

麥克萊恩運轉體內的異能,將力量都注入到手中的權杖之中。

權杖上的寶石突然亮了起來,亮出來的顏色就真的好似雷霆一般。

寶石的內部雷霆滾滾,就好像蘊藏了雷霆在其中一般。

剛才天空中雷霆此時還沒有消散,在麥克萊恩的權杖揮動下,似乎是響應了一般,突然,全部都向著前方秦穆然等人落地的地方沖了過去。

就好像他要降下雷霆,將秦穆然等人淹沒在雷海之中一般。

「老大,這次咱們是真的要完了!」

道將行的臉上有些無奈。

現在他們幾個實力高的都已經倒下了,指望上官飛燕和董宇豪他們根本就不可能,再加上不光是他們啊,其他的人也都被雷霆籠罩著。

這個雷霆要是降下來的話,基本上他們全部都會玩完!

這一次,可就真的要被這個教廷的老傢伙給團滅了!

雷霆滾滾,幾乎所有人心中都期待著葉孤城出現的時候,突然,一道寒光破開黑暗的虛空,直接撞擊到了雷霆之上。 “其實我也不太相信學校會騙我們!因爲我實在想不出他們這樣騙我們的理由是什麼?”

趙小川聽到郝大寶這麼說,眉頭擰起來想了一會兒,搖搖頭說道。

“舟舟,你也是這麼看的麼?”

劉子豪聽到郝大寶和趙小川的話,臉上不動聲色,然後看着蔣舟舟問道。

“這個,人家真的好難做啊!雖然耗子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人家也覺得小川和大寶說的對。”

蔣舟舟臉上露出了糾結的神色,弱弱的說道。

“哎~”

劉子豪嘆了口氣,沉吟了片刻,說道:“好吧,既然你們這麼說,那我也不好說些什麼。只是希望這只不過是我多疑好了。”

聽到劉子豪這麼說,趙小川三人對視一眼,剛想要勸勸劉子豪,可是忽然外面傳來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你們聽,這是什麼?”

趙小川聽到聲音後,臉色一變,低聲說道。

三人立刻臉上佈滿了警惕的神色,沉重的喘息聲在房屋中響起,過了半天,依然沒有動靜,之前奇怪的聲音也漸漸的消失了。

趙小川與三人對視一眼,三人傳出了口氣,趙小川的眉頭反而更緊了,因爲他聞到了一股熟悉的臊臭味。

“這是那天晚上的那隻狐狸臉?”

趙小川通過氣味順便辨認出到底是什麼怪物,立刻向着窗戶邊摸去,然後慢慢地移動着脖子,向着窗戶外面望去。

“小川,你在幹什麼?”

郝大寶的話剛喊了一半,便被一旁的劉子豪捂住了嘴巴,對他做了一個悄聲的手勢。

氣氛瞬間變得緊張了起來,郝大寶三人猶豫片刻,也向着窗戶摸了過去。

四人的腦袋不一會兒便擠在小小的窗戶口。

不得不說,這間宿舍雖然壞境不怎樣,但白天從小窗口卻可以看見埋骨峯鬱鬱蔥蔥的樹林,給人一種心情清爽的感覺。

但是到了晚上,比如此刻,在看着小窗口的樹林卻有種說不出的詭異了。

黑黢黢的樹林不斷地在遠處搖曳着,微風吹過樹葉的縫隙,發出沙沙的響動聲,偶爾吹過某個拐角,還會有好想女子‘嗚嗚’的哭泣聲。

шшш⊙ тт kan⊙ ¢O

總之,眼前的一切讓四人心中都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絲寒意。

“小川,你在看什麼?”

郝大寶被眼前詭異的氣氛弄得有些心神不寧,尤其是他們白天還經歷了那樣的事情。

趙小川沒有說話,目不轉睛的盯着窗外,眉頭皺了起來。

蔣舟舟看到趙小川嚴肅的表情,嚥了咽口水,剛剛開口,劉子豪攔住了他。

蔣舟舟好奇的看向劉子豪,劉子豪鼻翼微微動了動,笑聲道:“舟舟,你有沒有問道什麼奇怪的味道?”

醫婚成癮,高冷老公太深情 “奇怪的問道?”蔣舟舟一臉好奇,嗅了嗅,然後遮住了鼻子,看着郝大寶問道:“大寶,你是不是有沒洗澡?怎麼有股奇怪的味道?”

郝大寶原本有些緊張,聽到蔣舟舟這麼說,沒好氣的說道:“誰說我沒洗澡?我早就洗了!”

說完後,郝大寶也在空氣中嗅了嗅,然後鄙夷的看着蔣舟舟說道:“舟舟,這明顯是有人放屁了,你就承認吧!”

“你。”蔣舟舟剛想罵回去。

趙小川臉色一變,大聲喊道:“小心”,然後整個人瞬間將身旁的三人撲倒在地。

“砰~”

一隻閃着烏光的野獸爪子猛然間擊破窗口,碎玻璃立刻撒了趙小川一身。

劉子豪眼中寒光一閃,不知從哪裏抽出了自己的匕首,一道看在那野獸的爪子上。

“吼~”

窗戶外面發出毛骨悚然的慘叫聲,劉子豪看着地上流着好像石油一般粘稠的黑色血液,問道那股濃烈的狐臭味皺起了眉頭。

“耗子,小川,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郝大寶心有餘悸地看着地上的爪子,就在剛剛要不是趙小川,恐怕他們的腦袋已經被鋒利的爪子刺穿了。

“快跑!”

趙小川聞到狐臭味,來不及解釋大吼一聲,猛然向着屋子裏面撲去。

郝大寶三人雖然不太瞭解當前究竟是什麼情況,但也隨着趙小川撲倒屋裏面。

就在他們剛剛立刻原地,無數只十寸大小的紅毛小狐狸從破碎的窗口竄進了房間中,猛然間向着郝大寶幾人撲去。

趙小川看到一隻只狐狸接連進入屋中,細密的牙齒在燈光下閃爍着森白的光芒,心中升起一聲寒氣。

“小川,這裏可是二樓啊!這些小狐狸是怎麼進來的?還有剛剛的慘叫聲究竟是什麼啊?”

蔣舟舟驚恐的喊道:“教官們不是都在樓下麼?他們難道沒有發覺麼?”

趙小川心中其實也充滿疑惑,白天李明浩說過爲了保護他們,特意讓他們住在了樓上,說是有什麼危險可以喊樓下,讓樓下教官幫助他們。

可是,如今發生了這麼大的動靜居然還沒有教官出現,這實在是詭異得緊。

“不管了!還是先想想怎麼脫離眼前的困境吧!”

柏舟不思今 趙小川看着留着涎水的小狐狸們,皺起了眉頭,咬咬牙,抽起旁邊的折凳向着小狐狸們砸去。

小狐狸們似乎知道危險,躲開了一條路,但大都赤紅着眼睛死死地頂着趙小川。

趙小川看着自己用折凳打開的一條血路,大喝一聲。

三人立刻反應過來,向着那條小道盡頭,宿舍門口衝去。

“小川,你也快跑!”

劉子豪看着趙小川的背影,大聲叫道。

趙小川一個奪步,衝出門外,轉身鎖緊大門,然後死死地抵住。

“砰砰砰~”

一隻只小狐狸,像暴雨天一般,狠狠地砸在門上,而趙小川因爲堵門的關係,和大門一起顫抖起來。

“你們快走!”趙小川大聲喊道。

郝大寶三人下了二樓,出了房間,並沒有動,而是看着眼前身材魁梧,肌肉暴炸的狐狸臉,準確的是狐狸臉手中提着的人,臉色變得難看極了。

“李教官!”

趙小川看着狐狸臉手中血肉模糊,鼻青臉腫的李明浩,尖叫一聲,然後憤怒看着狐狸臉。

狐狸臉看到趙小川悲憤的樣子,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然後慢慢地向着趙小川幾人走來。 這道寒光來的很快,同時威力也是很猛。

麥克萊恩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寒光便是已經撞擊在了雷霆之上。

「咔嚓!」

滾滾雷霆遇到了那道寒光,就好似玻璃破碎了一般,變得不堪一擊,驟然間崩碎了。

「嗯?誰!」

麥克萊恩怎麼都沒有想到暗中竟然還有人,立刻提防警惕地看著四周,想要找出隱藏在暗處的人。

「麥克萊恩,等了你這麼久,你終於出來了!」

葉孤城冷漠的聲音在這片區域響起,但是他的身影卻是沒有地方可以找到。

「誰?」

麥克萊恩心中頓時升騰起一種不好的感覺。

從這個不知道的對手的口中來判斷,對方似乎一直在等著自己。

這就是說,是早有預謀的。

麥克萊恩作為教廷的護法之一,自然是心思敏捷之輩,當即便是判斷出了些什麼。

民調局異聞錄之勉傳 「既然來了,就出來見見吧!你們夏國不是自詡光明磊落嗎?躲在暗處算什麼回事!」

麥克萊恩握著權杖的手又緊了緊,手心之中都不由自主地滲出了汗珠。

可見此時的他,心裡也是慌得一匹。

「對付你,還不值得暗算!」

葉孤城冷哼一聲,從黑暗之中走了出來。

「葉老!」

秦穆然看著葉孤城總算是出現了,臉上露出了喜色。

剛才他們還就真的擔心葉孤城不在周圍,來不及趕到。

「穆然,做的不錯!」

葉孤城一手甩出,一股無形的勁氣轟然衝擊在他們的身上。

這股勁氣好似三月里的春風般柔和,當沖入到他們的身上以後,很快便是鑽入到體內,一時間,受傷的眾人感覺身上的傷勢好了很多。

實在是太神奇了!

「你們先在一旁調養吧!教廷的護法交給我了!」

葉孤城看著面前的麥克萊恩,淡淡地說道。

「是!葉老!」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