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趙全義等人全部哄堂大笑,這個教官太有意思了,剛才那麼霸道絕倫,如今卻是這麼無賴。

「就是你,嗚嗚,白老,你要給我出氣。夏侯天機,你還躲什麼,看看,你的人呢,我要殺了他。」

李雄主已經悲痛欲絕,死在楊柏手中已經有兩個人。川洋國際,這次聯合夏侯天機,最重要的事情還沒有開始,實力就已經受損。

「楊柏,你很好,你殺了我的徒弟。」白子山目光卻更加冷了下來,衣袍獵獵作響,整個走廊之上,颳起陣陣狂風。

「我當然很好,狼牙,收隊!」楊柏冷酷法令,看都不看白子山,而此時葛寶劍的手機也響了起來,顯然京城那邊的炎黃組已經震怒。

「什麼?嚇死了?不是楊柏動手?」周百兵就是一愣,反正不是楊柏動手就好,這時間還有轉圜餘地。

「收隊,看什麼看?那個李賀倫,綁架狼牙家人,事急從權,在李吉城的攻擊下,也是撞了槍口。」楊柏連這個都否認,領著眾人就要離開川洋國際。

「楊柏,你就這麼走了嗎?」前方的李雄主等人都在怒目而視,白子山已經慢慢站起,更加冷酷的看著楊柏。

「怎麼,你還有事?外門都沒了,就剩你了,你還想如何?」仇已經報了,楊柏看到了夏侯天機,也明白這裡很大的陰謀。

「楊寒意,是你的爺爺吧?」白子山突然獰笑起來,而這個笑容,楊柏猛的一回頭,寒芒四射。

「你說什麼?」楊柏已經怒髮衝冠,當初異武道就追殺爺爺楊寒意。這個大長老白子山一定知道爺爺楊寒意的下落。

「想知道,那就過來吧,今天,你必須死,誰也攔不下。」白子山猛的後退,狂風當中,白子山從六樓墜落,一股股靈氣纏繞之下,白子山居然落在對面的工地之上。

那是川洋國際所建的大樓,工地之上已經停工,畢竟對面的寰球大樓發生這樣的事情。川洋大樓高七十二層,雖然項目沒有封頂,可是白子山已經站在四層的拐角,沖著楊柏揮了揮手,慢慢的朝著樓內而去。

「白子山,你給我回來!」楊柏想要知道爺爺的下落,可此時段秀雲等人趕緊想要攔著楊柏。

「師傅,別過去,白子山很厲害的。」段秀雲可知道異武道大長老的實力,那是老一輩築基期強者,統御整個外門。

「都走開,李雄主,夏侯天機,你們給我等著。」楊柏控制不住,葛寶彤和石靈兒也要攔住楊柏,一道氣流衝出,兩女都飛了出去,不過都被葛寶劍接住。

「保護他們,白子山,我來了!」楊柏猶如蒼鷹,同樣從六樓跳下,虛空當中連續的扭轉身軀,一道道靈氣化為狂風,楊柏已經來到工地當中。

「封鎖,全部封鎖這裡。」石靈兒趕緊喊了起來,而此時的李雄主看著李吉城的屍體,猛的來到夏侯天機的身邊。

「白老一定能夠殺死楊柏,如果他死了,我要金鯉農場七成,我要他的靈霧和靈藥。」

「李雄主,如果他死了,你覺得你能夠吞下這麼多?別忘記,老夫背後是誰,他們馬上就要來了,如果楊柏死了,那只是萬幸,就算他死了,我也會給他挫骨揚灰。」

夏侯天機已經慢慢走出,遠離寰球大樓,領著夏侯家的人,朝著另外的一個大樓而去,從那裡夏侯天機要知道楊柏到底如何。 楊柏猶如鬼魅,已經來到工地大樓當中。兩邊的吊車還晃悠,可是工地上卻是一般的死寂。白子山背著手,衣袍鼓起,手串都灑落一地,化為七星法陣。

「楊柏,你殺了我徒弟,今天在這裡,你會下去陪他。」白子山一抬手,靈氣化為星輝,整個大樓彷彿都被一股能量包裹。

楊柏剛剛走進來就感覺到了,白子山封鎖這裡,整個大樓好像都陷入星輝當中。就算外邊有人觀看,也無法看清楚裡面到底發生什麼。

「白子山,我爺爺到底怎麼了?」楊柏冷酷走了過來,腳底下微塵都在漂浮,膨大的靈氣在丹田凝聚,楊柏的殺氣太盛了。

「哈哈,當初楊寒意有個寶藏,能夠開啟人的終極之秘,應該傳承給你吧?如果不是的話,你怎麼會成為一個修真者?你無門無派?」

白子山的雙眸都是神光,當初的一切,異武道盯著楊寒意,都是白子山謀划的。白子山在一次歷練當中,得到某種線索,而這樣的線索就指在楊家的身上。

異武道的人追殺楊寒意,都是白子山暗中謀划的。一些什麼密藏,什麼寶物的線索,統統都是白子山放出去的。

白子山不是針對的龍首山,他並不知道龍首山隱藏真龍之魂,目標卻是楊家。

「你放屁!」楊柏冷漠的說著,而白子山望著楊柏,卻不屑說道:「不要不承認,你的爺爺跟你一樣,當初你爺爺還不如你,居然能夠一路逃了出來。」

「當初異武道能夠放過你,見識楊家十年,你的一切,我都清楚。你原來只是一個二愣子,你爺爺才離開幾年,你就成為這樣,告訴我,你爺爺給你留下什麼?功法?密藏?你的靈液和靈藥,是不是都是從寶物得到的?」

白子山了解的太多了,本來以為楊寒意已經死了,楊家的寶藏就終止,結果等白子山從閉關出來,卻發現楊柏的崛起。

「我的爺爺呢?」楊柏知道這些人,包括李雄主和夏侯天機看,都是為了農場靈液。可楊柏能夠崛起,一起都源自體內金鯉內丹,根本不是楊寒意留下的,楊寒意唯一留下就是陰陽龍針以及龍紋令。

「死了,死在崑崙山脈!」白子山也不隱瞞,冷笑的看著楊柏。

「不可能,爺爺怎麼會死,崑崙山脈?」楊柏一直都希望爺爺能夠活下去,可是卻從白子山那裡得到這樣的消息。

「當然死了,進入那種死地,永遠無法回來。楊柏,當初老夫可留了一手,不然的話,你們楊家能夠崛起嗎?老夫也佩服你爺爺,追殺當中,裝死好幾回。最後如果不是老夫出手,他還真的跑出去了。不過就算到死,他也沒有說出任何事情,進入死地,那可是你爺爺主動的。」

「白子山,你個王八蛋,你給去死吧。」楊柏已經暴走,血劍橫掃而出,紫柳刀也化為紫霞刀芒,凌空轟出。

「兩把法器,這就是寶藏所留吧,築基期修真者,同等境界,你是無法戰勝老夫的。」 自然大玩家 白子山其實內心很震驚,楊柏擁有的靈氣太凶了,甚至超過了白子山。

可是白子山看到法器而來,卻森冷一笑,猛的一抬手,衣袖當中衝出一面銀色盾牌,盾牌四四方方,相當的好看。

盾牌之上都是寒冰雲紋,凌空就化為一道屏障。血劍攻擊在盾牌之上,只是出現一道波紋。同樣的紫柳刀那股恐怖的刀芒,斬在盾牌之上,也都是一道特殊的波紋。

「哈哈,看到沒有,就憑你嗎?」白子山操控盾牌,得意的狂笑起來,可是就在狂笑當中,楊柏已經化為一道閃電,雙拳凝聚金芒。

楊柏已經開啟金芒龍符,渾身都布滿龍鱗,此時的楊柏猶如龍王一樣,猛的一拳砸了出去。恐怖的力量,龍元爆炸的效果,猛的轟在盾牌之上。

「轟!」盾牌依舊波紋閃現,只是楊柏的拳頭之上布滿寒冰。楊柏也不管那一些,就是轟開盾牌,徹底滅殺楊柏。

「轟隆隆!」楊柏持續的攻擊,每一次閃現,無數的拳影猶如泰山一樣,砸了出去。空氣都在扭曲變形,暴走之下的楊柏,火力全開。

可就算如此,白子山淡定無比,手中的盾牌出現一道道波紋,楊柏的任何攻擊,都無法傷害白子山。

「楊柏,看來你並不懂,那就讓你看看我凝冰盾的實力,這可是寶器,哈哈哈。」白子山輕蔑一笑,猛的一抬手,凝冰盾綻放湛藍光芒,隨著這道光芒,凝冰盾彷彿要凍結空間,楊柏的雙臂都布滿寒霜。

「哈哈哈!」白子山猛的狂笑一聲,凝冰盾猛的朝著楊柏轟了過去。楊柏的金體龍符瘋狂的爆發,同時體內的水火之氣,朝著凝冰盾轟了過去。

「我要殺了你!」楊柏化為火龍,瘋狂的要毀掉凝冰盾。紫柳刀和血劍都在顫抖,凝冰盾可是寶器,完全克製法器,擁有太強的威能。

「殺了我?我說了,今天是你死。」白子山一揮手,凝冰盾猛的光芒萬丈,四周的空間動靜,這層大樓猛的化為藍色,無數的寒冰瘋狂而出。

「轟!」楊柏持續的後退,後面的牆體紛紛爆碎開來,楊柏根本承受不住這樣的寒冰之力,只能夠躲避開來。

「你躲,你看這個!」白子山笑的更加暢快,衣袖當中又一次劃出暗金長刀,這把長刀也就兩尺,可是上面卻不滿特殊的符文,這把刀剛剛出現,紫柳刀和血劍悲鳴一聲,化為一道匹練返回楊柏的體內。

「我可是異武道外門大長老,老夫活了一百三十年,見過的,擁有的,都不是你這樣的年輕人能夠想象的,殺了你,老夫會得到你的葯田,哈哈。」

長刀同為寶器,赤冶刀。赤冶刀突然一抬手,幾十米的刀芒橫空出世。楊柏悶哼一聲,金體龍符都無法承受,猛的閃躲開來。

牆壁轟碎,整個大樓的外牆都裂開一道縫隙,無數的塵土轟鳴,外面的人看不到裡面的一切,可是卻看到大樓之上,劈開一道恐怖的裂縫,都發出驚呼聲。

「兩件寶器?」楊柏從暴怒當中冷靜下來,面對攻防一體,擁有寶器的白子山,楊柏好像根本無能為力。

「龍霆符?」最後的一招,楊柏只能夠依靠龍霆符。望著樓頂上空,楊柏朝著頂樓而去。楊柏想利用這段時間,恢復靈氣,好凝聚最強的龍霆符。

「想跑?現在你不覺得晚嗎?」白子山信步而走,每一步,手中的赤冶刀就轟出幾十米的刀芒。

寶器太強大了,四周的鋼筋水泥的構建,紛紛爆碎開來。楊柏所過的地方,都化為廢墟,整個樓體都是無數的窟窿。

白子山的腳下出現無數的寒冰,白子山在冰山當中走著,身軀慢慢提升。楊柏猶如鬼魅的出現在頂樓,而頂樓中心已經化為冰山,一股更加狂暴的刀芒橫空出世。

「哈哈,你還怎麼躲?同為修真者,我給徒弟報仇,你們炎黃組也無法找我麻煩。大不了,老夫躲進異武道內門,我看你們炎黃組誰來?」

「白子山,你害了我的爺爺,我要替爺爺報仇!」楊柏的雙眸依舊是赤紅的,看到白子山陰柔的笑容,楊柏渾身的血液都在沸騰。

「報仇,你想怎麼報仇,就憑你。對了,告訴我,剛才你是如何殺死李吉城的?」白子山有點好奇,楊柏是如何斬殺李吉城的。

「你下地獄問他吧!」楊柏長嘯一聲,體內所有的靈氣轟然激發,金丹都開始慢慢盤旋。楊柏的眉心山字也在盤旋,可是神魂之力根本無法傷害白子山,畢竟白子山可是有寶器守護,不像李吉城那樣。除非楊柏轟碎凝冰盾,憑藉神魂之力,或許能夠吞了白子山。可是同等境界之下,白子山的神魂要比李吉城強大的太多,風險太大。

「什麼氣息?」白子山瞳孔一縮,從楊柏的體內,一股熾烈無比的能量在匯聚,尤其上空的天空化為一道渦旋。

大樓被七星法陣籠罩,可是此時的星輝在消散,一股無以倫比的能量,在上空出現。

「雷霆,你能夠召喚雷霆?」白子山也沒有想到,一道金色的雷霆猛地閃現而出,雷霆肆虐在天地間。

楊柏渾身都化為電弧,瘋狂的御使龍霆符,無數的閃電纏繞之下,朝著白子山轟了過去。

「凝冰盾!」白子山所有的靈氣也融入凝冰盾當中,同時赤冶刀朝著楊柏斬了下去。刀芒被無數的雷霆纏繞,天地當中出現一把長刀,而長刀的四周卻是無數的電弧,而這樣的一幕,外面的人統統都看到。

「這是白子山和楊柏的戰鬥?」夏侯天機都要無法呼吸了,楊柏居然強大如此,這就是修真者的攻擊,幸虧夏侯天機投靠了玄道,未來一天夏侯天機也會擁有這樣的實力。夏侯天機一想到這樣,渾身也炙熱起來,只是望著楊柏卻深深的顫抖。 片刻后,聽完楊寧的話,安天翔的臉色立馬晦暗不明了起來,湯倩這個女人明知道她的背後站的是自己,還敢如此囂張的行事。

盛天旗下的藝人,未免把他太不放在眼裡了。

「喂,你可別因為這種事情生氣,你感冒還沒好呢。」楊寧瞧見安天翔抿著嘴唇不說話,心中升起了一股擔憂,她仰頭盯著那雙若有所思的眼睛,害怕他為此去找湯倩的麻煩。

這倒不是為了袒護湯倩,只是她覺得,不能把事情鬧的太大,以湯倩的人脈,安天翔就算動了她,最後的善後也極為麻煩,所以又何必自添煩惱。

反正如今湯倩這個人還沒有對她造成威脅,真的到了無法挽回的時候,才應該動用安天翔這張王牌。

「你難道一點都不在意嗎?「安天翔用餘光掃了一眼楊寧,眼神中明顯帶著一股惱意。

楊寧努努嘴,攤了攤手道:「我都和她吵完架了,還有什麼好介意的,這件事你暫時別管啦,反正她也玩不出什麼花樣。」

開解著安天翔,楊寧心中只想快點敷衍過去,她目光游移到餐桌上的學習資料上,想起來這是他今天送給自己的東西。

一看見這些,她的心底又升起了許多感慨,那時她被迫輟學,如今終於又有可以進入學校的夢想了,而且這些書是踏出的第一步。

「在想些什麼呢?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

安天翔垂眸看了一眼楊寧,突然發覺她目光游移,似乎在想些其它的事情,楊寧回過神,眨了眨眼睛。

她輕笑道:「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情,我只是在想,自己又要以學生的身份進入校園了,希望這次自己能得償所願。」

楊寧微微揚起了頭,目光中落著柔和的碎光,嬌柔的臉浸潤在光線之中,嘴角的微笑似乎使這一切愈發的熠熠生輝了起來。

眼前的女人,雖然不是絕美的,但是第一眼看上去是極為乾淨的,周身環繞的那股氣質神秘而多變,像是一塊磁鐵一樣緊緊吸引著他。

安天翔深沉的眼眸又暗了暗,他抱緊了楊寧,舌尖輕觸著她小巧的耳垂,酥麻的感覺一時間傳遍了楊寧的全身。

「嗯?」

不明白他為何突然做出此舉,楊寧順著本能發出了奇怪的聲音,她臉色一紅,趕緊閉緊了嘴巴,雙手攀上了他的肩膀。

耳廓上傳來的溫熱感,讓她感到了一陣不安,楊寧輕咬著嘴唇,想要把這種不適的感覺敷衍過去,她很不浪漫道:「喂,幹嘛呢,你吃飯了嗎?」

與氣氛極為不相稱的話,讓安天翔停止了動作,他挑了挑眉頭,鬆開了她的肩膀。

「你好像很會故意破壞氣氛。」安天翔平靜的望著她,眼底的情慾仍在,沒有半點消弭的意思。

楊寧別開目光,心中微動,感覺她不管經歷多少次這樣的事情,好像都無法習慣安天翔的撫摸和挑逗。

那種臉紅心跳,體溫驟然升高的感覺,太讓人感到窒息了。

深吸一口氣,楊寧瞧見了餐桌上的書,她連忙拿過它們抱在懷裡,像是被她當作了盾牌一樣。

「嗯,我先去複習了,要不你先去外面吃點什麼吧。」

楊寧眼中的躲閃被他瞧得真切,安天翔輕笑了一下,目光中帶著些許的戲謔,她愈是想要逃離,他便像個獵手一樣,不想放過此刻柔弱無力的她。

「這麼晚了,複習你也看不進去的,我不想去外面吃,你給我做個飯吧。」安天翔收斂起滿身的壓迫感,目光輕輕地落在她的身上,看起來好像已經恢復了正常。

楊寧抱著書,猶疑了一下,直到他牽著自己往廚房走去,她才半推半就的相信了安天翔,已經放棄了某種邪惡的事情。

「你做,我看著。」

廚房門口,安天翔不在踏進一步,他靠在牆邊,看著楊寧站在廚房中,優美的側影完美的不似人間的女人。

被安天翔一路強逼著過來,楊寧心中也是有苦說不出,做飯這種事她在農村經常做,可問題是她做出來的味道確實很一般。

那時蔡根花她們也能吃下去,她便一直將就著那個味道,畢竟那種母女,自己為什麼要給她們做什麼美味。

嘆了一口氣,楊寧把手中的書交給了他,她走進廚房打開了冰箱,準備看看還有什麼菜。

結果哪裡知道,自己打開之後,只看見裡面放了幾袋速食麵,還有一些蔥和雞蛋。

「哇,你家完全沒菜啊。」楊寧看著空空如也的冰箱,還來不及轉頭跟他說,自己的背後便有一陣溫熱的氣息靠貼了上來,身側不知何時躥出了一隻手臂,扶在冰箱的旁邊。

「好像是。」

安天翔低沉的聲音一時間驚醒了懵了的楊寧,她快速地眨了眨眼,身體變得僵硬了起來。

雖說兩人同住在一起,但是他們真正在一起的日子用手指都可以數下來,這種令人臉紅心跳的時刻,她果斷地無法習慣。

腦海中思緒如毛線一般,什麼也無法去想了,楊寧快速地從冰箱中拿出那些僅剩的食材,想要逃離這裡。

安天翔也沒有攔她意思,放下手臂,便讓她過去了,此刻他不過是在逗弄一隻貓咪罷了,瞧著楊寧羞澀的模樣,他感到分外的有趣。

明明兩人該做的都做了,她卻好像對自己依然格外的敏感。

抱著速食麵和雞蛋的楊寧,站在流理台前深呼了一口氣,她強迫自己不要去注意身後安天翔的眼神,快速的在碗中準備好了食材。

只有速食麵和雞蛋,那她也只能在速食麵中煮個雞蛋了。

「原來雞蛋是這樣敲的。」安天翔突然又陰魂不散的出現了,發出一句恍然大悟的感慨,讓楊寧頭皮發麻。

此刻,鍋中水正沸,她懶得理他想要快點把東西放下去,安天翔卻一把拉住了她,緋色的薄唇毫不猶豫的落了下來。

「唔!」

什麼鬼!

楊寧想要掙扎,安天翔卻用手腕緊緊地鎖住了她的肩膀,溫熱長舌在唇齒間,一切的都變得難以形容了起來。 萬丈雷霆憑空而出,刀芒震撼天地。寒冰鎮守中心,楊柏和白子山中間地帶,在瘋狂的塌陷下去。

大樓根本承受不住這樣的攻擊,地面塌陷,無數的碎石橫掃而出,楊柏依舊釋放的雷霆,揚天長嘯。

「該死,這到底是什麼能量?」築基期的修真者怎麼可能激發這樣的能量,白子山可是憑藉寶器,那是傳承異武道的,可是楊柏這個傢伙,憑空就召喚,這讓白子山想要弄明白,楊柏擁有的是是什麼。

白子山腳下的寒冰也碎裂,凝冰盾還是擋下雷霆。大部分雷霆其實都轟擊在赤冶刀之上,這把寶器已經焦黑無比,白子山相當的心疼。

「轟隆隆!」白子山終於掉落下去,同時楊柏的身影也急速的下降。下方的牆板也紛紛爆碎開來,兩人身上凝聚的能量太過霸道。

穿過二十多層,楊柏砸在地上,滾滾塵土飛揚,體內靈氣消耗太多。可是楊柏的雙眸化為金色,卻痛苦的看向前方。

白子山的腳底寒冰依舊擴散,站在冰山之上,望著已經焦黑的赤冶刀,白子山都要氣瘋了,這可是寶器。

「很好,不愧是楊寒意的孫子。」赤冶刀已經收了起來,需要重新凝練。白子山一步踏出,一道寒冰朝著楊柏就砸了下去。

「轟!」楊柏身影飄渺,剛要躲避,此時的白子山猛的開啟凝冰盾,就看到一道藍芒猛的朝著楊柏閃躲的方向轟了過去。

「你還想躲?」白子山冷笑起來,白子山早就發現楊柏更適合武道。凝冰盾綻放的藍芒,想要把楊柏的雙腿給凍住。

只要寒冰鎮壓楊柏,白子山有辦法讓楊柏說出任何的秘密。可就在寒冰出現,楊柏的體內又一次衝出寶光。

避塵珠綻放一道光芒,擋下寒冰。只是楊柏的雙腳依舊被凝冰盾掃中,雙腳化為寒冰,痛苦的站在地上。

「這是什麼珠子?」白子山內心更加火熱,楊柏的法器,楊柏擁有的雷霆,還有這神秘的珠子,白子山都想知道。

「白子山,那你過來。」楊柏冷笑一聲,金體龍符又一次激發,想要轟開寒冰。

「楊柏,我倒要看看,你能夠堅持多久?」白子山臉色也蒼白,畢竟剛才御使兩件寶器,白子山也消耗的太多。

白子山從衣袖當中,滑落一枚藍色丹藥,扔進口中。白子山想要徹底鎮壓楊柏,才能夠放心質問。

藍芒沖向楊柏,楊柏的雙手靈氣托起避塵珠,也擋在藍芒之上。幸虧擁有避塵珠,楊柏這一次發現,隨著神魂的提升,避塵珠的實力好像更強了,都能夠堪比寶器。

可是避塵珠消耗神魂和靈氣,此時的楊柏看到白子山服藥,也是內心一顫。這個白子山太難纏了,如果不轟開寶器,楊柏無法斬殺白子山。

「怎麼辦?我的靈氣也消耗的太快。」楊柏現在只能夠艱難的抵擋,就看白子山和楊柏誰先放棄。

可是白子山有丹藥可服,而且憑藉寶器,四周的寒冰越來越多,楊柏所在的樓層已經徹底化為冰山,楊柏整個人都在冰山當中。

要不是避塵珠擋在前方,楊柏早就化為冰人。楊柏都無法躲避,剛剛恢復的雙腳又一次化為藍色晶體,楊柏只能夠抵抗。

「楊柏,怎麼樣?老夫可以給你機會,只要你交出所有的東西,老夫可以廢掉你功法,讓你活下來。」

「放你羅圈屁,死的人是你!」白子山害死爺爺楊寒意,楊柏就要弄死白子山。此時的楊柏張著嘴,沖著白子山就罵了過去。

「混賬小子!」白子山也沒有想到,楊柏還這麼有底氣,農村出來的小子,要論罵功,十個白子山也打不過楊柏。

「好,讓你嘴硬,老夫早晚撬開你的嘴。跟你爺爺一樣,都不說,不過如今可不比以前,老夫會一種秘法,會讓你說出所有的事情。」

白子山可是特意修鍊一種神魂煉神法,幸虧楊柏的神魂之力沒有攻擊,不然的話,還真勝負難出。

「去死!」白子山冷笑一聲,剛剛恢復的靈氣又一次激發,融入凝冰盾當中。藍芒爆粗無比,避塵珠的寶光只能夠擋在楊柏身前三尺。

「怎麼辦?還有什麼辦法?」楊柏的雙手也化為火光,體內的龍紋令也被召喚出來,阻擋四周的寒冰。

寒冰當中,一條火龍在遊走,可是卻無法的緩慢。龍紋令當中的水火之力,根本無法抵擋凝冰盾。

「血劍和紫柳刀都無法攻擊凝冰盾,難道我就這麼輸了?」楊柏已經陷入危機當中,無論如何,楊柏都不想放棄。

就在這關鍵時刻,楊柏意識海,龍符錄當中的星辰,突然亮起一道光芒。要知道龍符錄蘊含無數的龍元符籙,完全憑藉楊柏的神魂之力激發。

楊柏剛才神魂吞掉李吉城,上面一道星辰就隱隱欲出,楊柏拚命的時候,眉心的山字也在釋放神魂之力,兩種作用下,新的龍元符出現。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