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當真如此?簡直就是無法無天啊!你們放心,我們是中央派下來的調查組,自然會為你們做主的!你們只需要把你們知道的事情說出來即可!」

「徐組長,我們當真是冤枉的啊,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

「他們沒有鳴槍示警?」

「肯定沒有!直接開槍殺了我們幾個弟兄,當時你知道的,情況很混亂,也很激動!所以……」

「行了,不要說了!我都知道了,我再問你,關於你們幾大野戰軍那些老弱病殘變成的幾個師都到哪裡去了?你們有誰知道的啊?」

「這個具體的還真沒有人知道,不過聽人說好像那些重傷員什麼的,都被直接補一刀了!而輕傷什麼的好像被拉出去幹活了,具體在哪裡我們真的不知道!」

「如果要你作證的話,你敢作證嗎?」

「這個有什麼不敢的,只要徐組長一句話,我們就敢作證,我們這一次想要反抗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為這件事,他們這些國民黨的軍官把我們不當人看,我們就要揭發他們!」

這個時候羅玉敏進來道:「如果你真能作證,那我就能保住你!」

「這位是?」

「這位是我們的羅組長!」

「羅組長,請你放心,我們絕對能夠保證作證的!」,事實上這幫人作證也不過是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當他們看見王明宇等人真敢開槍的時候,他們也徹底的蒙住了。這個時候他們哪裡還想著別的啊?他們真正的嘩變只不過不想這麼苦的訓練而已,現在居然要死,這顯然不是他們所能接受得了的。

羅玉敏狠狠的點點頭道:「這幾個兄弟都給我帶走,我們今天下午就出發,回野司去!然後做好報告準備上報中央!」

老徐喜道:「組長,咱們結束了?那邊說什麼了沒有啊?」

「說什麼?說這是軍事機密,無可奉告!哼」羅玉敏顯然還沒有從剛才的那個勁中緩過來,很是氣憤的說道。

「去他的軍事機密吧,我看是這幫人心虛了吧?如果不是心虛了他們怎麼可能不說?要知道我們是中央派下來的,還有什麼事情對中央保密嗎?」老徐不屑的說道。

羅玉敏道:「我也是這個意思,有什麼事情能夠對中央保密的?這些不過是他們推托之詞,而且他們還限定我們今天結束,我從來就沒有看過如此囂張的被調查者。這一次我一定好好的要在中央那邊說上一說,看看到底是占著理!」

老徐道:「一定讓他們付出代價,這幫當兵的實在是太野蠻了,我算是深刻體會了。我呸,什麼百戰雄獅,都他娘的吹出來的! 你是我的私人領域 我原先還以為318軍有多厲害呢,就他娘的這個德性?也好意思拿出去吹牛?我看國民黨無人了!」

羅玉敏卻沒有接話,真正的318軍戰鬥力他們沒有見過,羅玉敏自己還沒有見過嗎?正因為羅玉敏見過所以現在羅玉敏不好接話。要說318集團軍不強大,羅玉敏自己也覺得自己是昧著良心說話。當時他們隨便拉出去一支隊伍,就能和日軍的旅團、師團正面對抗,日軍的戰鬥力大家也都是知道的。

羅玉敏不糾纏這個話題立刻道:「老徐你收拾一下,立刻帶著這些人走,我去和他們說一下!」

羅玉敏急匆匆的走了,現在她是帶著一身氣走的,臨走和王明宇說的時候那樣子甭提有多來氣了。王明宇也是沒有糾纏,願意帶走就帶走,王明宇不是嗜殺之人,既然你願意帶走放了也好,幹什麼也罷,反正眼不見為凈!

看著羅玉敏的樣子,王明宇知道,羅玉敏此人顯然會顛倒黑白的說一說,不過王明宇自己還有一肚子的氣,找誰說去?當真是有人找茬,最多他不幹了。這麼做到底是為了誰啊?最後換來這麼一出讓人看不懂的戲出來?

「走了?」吳培林低聲問道。

「走了,走了也好,也乾淨!現在我命令,從今日起在遼寧安東等地招募新軍,原來從幾大野戰軍過來的所有人全部的給我派到內蒙等地,我不需要這幫兵!」王明宇立刻命令道。

「軍長,咱們招兵有沒有什麼條件啊?」趙國瑞道。

「條件自然是有,你們自己看著辦,反正要能吃苦耐勞,如果連這個都做不到的話,那麼還不如不要這幫人呢!」王明宇也沒有什麼要求,不過能夠擇優當然是擇優錄取!

「軍長那特種團先進入的那些人也是以前幾大野戰軍的,你看……」

「這個沒有問題,他們可以繼續留在這裡,讓那些走了的人看看,他們有多麼的孬種!」王明宇冷哼道。

「軍座,這一次招募的人數大約要多少人?」孫大寶問道。

「兩萬到五萬之間!咱們能養那麼多的人,還養不起替咱們賣命的兄弟嗎?」王明宇面無表情的說道,這件事情很讓他上火。 中南海主席辦公室!

主席的眉頭一直緊鎖著,一旁的朱老總和周總理都是臉色陰沉的站在一旁,看上去也很是來氣的樣子。

主席道:「這就是我們派下去的調查組調查出來的結果?這簡直是胡扯蛋!什麼狗屁調查組?」

朱總也是氣憤的說道:「主席,這幫人是不是故意去找事的啊?怎麼可能是這樣的結果?318軍事先沒有鳴槍示警,可能是蓄意的,亂彈琴,簡直是亂彈琴!」

周總理更是鬱悶的說道:「說人家王明宇有可能虐待傷員,甚至聽士兵說有可能已經秘密殺害重傷員!這是什麼?這是造謠,這是重傷,這是對王明宇同志的一種極大的傷害!」

主席道:「這個調查組是四野派下去的吧?四野在搞什麼東西?連中央的意圖都領會不了嗎?怎麼辦事的?我倒要問問林彪,他到底是和居心?」

朱總道:「這個林彪,越來越不像話了,這種時候居然敢我來這一套,看來我就不應該把這個事情交給他處理,現在看他搞出來的東西,我感覺這一次真的會把人家王明宇給惹怒了。」

主席氣道:「怒?人家不應該怒嗎?朱總,要是你你會怎麼樣?人家好心好意的給你飛機大炮坦克物資,還給你養著幾萬人的老弱病殘的士兵,最後人家因為嘩變才處理了幾個士兵,居然差點被說成了潛伏在我中共的最大的特務,你不覺得寒心嗎?」

朱老總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道:「我豈止是憤怒,要是真是這樣的話,恐怕我真的會一走了之,何苦受這個窩囊氣。人家王明宇同志是信任中央,第一時間就給中央發來電報,但是我們幹了什麼?我們完全的無情的扼殺了人家的信任。我們這是在和王明宇同志的關係蒙上陰影啊。」

周總理道:「王明宇來我們這之前,人家的級別可是和朱老總一個級別的。說起來人家也不是沒有脾氣,但是人家一次又一次的忍了下來,這是為什麼?那是因為人家的角度站的高,不跟這幫人一般見識,但是為什麼總有這麼些人會跳出來和他作對呢?」

主席道:「林彪一定要為這件事情負責,我倒要看看誰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這麼做,他們到底是受到了誰的指使?一旦發現我絕對不姑息!」

朱老總立刻撥通了林彪的電話:「我找一下林彪!」

電話那頭聽到這麼牛叉的聲音差點沒把電話給摔了,小心翼翼的把電話遞給了林總道:「林總,找您的!」

林彪拿起電話道:「誰啊?」

朱老總冷哼道:「我是朱德!林彪,我問你,這一次的調查組的組長是誰?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結果?你們這是在幹什麼?你們就是這樣領會中央的意圖的?我打電話給你你就給我這樣的結果,真是太讓人失望了!」

林彪一聽不對勁立刻道:「老總,我可不知道怎麼回事啊,我也就是派出了下面政治部的一個科長擔任了這個職務,我看也沒有什麼事情就隨便安排了一個人!我到現在還沒有看到結果呢,他們也還沒有回來呢啊!」

實際上羅玉敏已經回來了,而且這封電報也是在四野發的,只不過林彪現在一聽朱老總的口氣不太對,立刻改變了一個態度說自己沒有看到過了。 這盛世,如你所願 反正死道友不死貧道是林總的原則,林總一直都是暗示,卻從來么有說過自己真正的要羅玉敏幹什麼。

林總也沒有想到中央居然會如此的生氣,看來王明宇在他們心中的地位很高啊!不過林總也沒有辦法,現在中央已經怪罪下來了,林總自然只能拿羅玉敏頂上去了,而且必須裝傻充愣。

朱總問道:「你到底是派哪個笨蛋過去的?他們不知道什麼情況嘛?他們傳過來的是什麼?他們倒是真有本事,找碴的本事都不知道從哪裡學來的。!」

林總道:「我們四野某軍軍長的夫人,羅玉敏同志啊!我看這個同志平時工作勤勤懇懇,而且工作經驗也是比較的豐富,所以我才派她過去的。」

朱老總一聽這個名字,無意中問道:「這個羅玉敏是誰啊?我怎麼聽著這麼熟悉呢?」,實際上朱老總焉能不知道這個羅玉敏曾經和318軍有過過節?現在朱老總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了,原來林彪居然把這個人派過去了,怪不得呢!

林總道:「羅玉敏以前就在中央工作的啊,朱老總認識?那可真是巧了!她可是我們這有名的一枝花啊!」

朱老總冷哼一聲道:「我看這個同志就是個禍害,讓她趁早給我滾回家去!」

主席問道:「羅玉敏?這不是以前那個女的嗎?怎麼這一次會派她過去?難不成林彪不知道318軍以前和她的過節?這個裡面明顯有一些不符合事實的成分嘛!看來這個林彪很有可能是故意的啊!」

周總理道:「真不知道這個林彪是怎麼想的,王明宇對他可是沒有二話,但是他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的針對王明宇呢?這個羅玉敏我看一定要嚴肅處理,而且必須要儘快的處理,才能夠安定王明宇同志的心!幸虧這一次沒有出現什麼意外,否則的話我們也不好交代了!」

主席點點頭道:「向四野發命令,讓他們先把這個羅玉敏給我關起來,真是反了天了!」

這一次主席真的生氣了,王明宇對於國家的重要性,主席等人焉能不知道?為了一點點的個人私怨居然就要把這麼重要的同志的心給寒了。這已經不是個人的事情了,而是關係到整個國家的事情了。主席焉能不氣憤?現在簡直撕了羅玉敏的心思都有了。

朱總和周總理都沒有反對,王明宇的價值他們同樣知道,中國現在正是一個迷茫的階段,王明宇的出現很快的穩定了局勢,而且更是非常好的連貫了整個國家的發展,甚至帶來了化肥等好多東西來支援國家的建設,壓根都沒有要過什麼,甚至都是私人的付出,都這樣了,居然還有人找他們的麻煩。

這幫人統統的該死! 中央關於羅玉敏的問題正在細細的討論,本身中央的意圖就是讓四野過去穩定一下人心。可是現在看到因為這幫人過去而造成的損失,讓主席等人氣的是無話可說。現在看到318軍基本上與解散沒有什麼區別了。

不過讓主席等人欣慰的是,王明宇還是一個很顧全大局的人,從哪裡可以看出來呢?至少王明宇沒有正面和幾大野戰軍對著干,沒有將這些老弱病殘給清退出去,發生這種事情,即便是王明宇如此做了,主席等人又能說什麼呢?

原本人?將心比心,主席覺得這一次中央成立調查組是不是太過的草率了一些?王明宇的真實身份一直都沒有公開,所以很多士兵對於這位國民黨的高級將領實在是有些別樣的想法,即便是中央現在澄清了又能如何呢?

主席對著朱總道:「老總,現在我們是想要找出一個讓王明宇同志滿意的方案啊!否則的話……」

朱老總道:「滿意的方案?我看這一次真的把人家得罪狠了,也不知道這個羅玉敏去是怎麼刁難人家的?現在看來我們唯一能夠挽救的只有先將這個羅玉敏;給抓捕起來,以權謀私,這是什麼行為?簡直給我們黨的形象抹黑。以前要不是有些同志護著她,恐怕早就被開除黨籍了!」

周總理也道:「我認為必須要給318軍一個交代,人家問心無愧,嘩變的第一時間就已經將消息告之我們,現在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這個窟窿給彌補起來!國際形勢日趨的複雜,很多歐美列強對於我們新成立的國家虎視眈眈,最近的國際形勢……」

主席道:「最近朝鮮那邊鬧的挺歡,我看不出所料那裡的戰爭遲早要爆發的,只是現在還不知道戰爭的規模有多大?縱觀王明宇此人,我發現他的預判能力相當的強,與日軍作戰的時候我們就能很清晰的認識到這一點。此次王明宇同志堅持要坐鎮朝鮮邊境,我恐怕……」

朱老總道:「主席您的意思是朝鮮那邊要有大動作?」

主席道:「目前我還看不透,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朝鮮戰爭的爆發是必然的,現在的問題是如果一旦戰爭波及到我們,我們是否有能力參戰?是否有把握打贏這場戰爭。南朝鮮那邊的背後可是美國,這是兩種意識形態的交鋒,在雙方都說服不了對方的情況下,那麼戰爭是唯一的選擇!」

周總理道:「主席,從現在的國際形勢上看,以美帝國主義為首的西方列強們,在很多問題上都是咄咄*人的,如果我們不退縮的話,那麼我們只有奮起反抗了,而朝鮮距離我們邊境線根本沒有距離,所以一旦戰爭爆發,朝鮮失守,那麼他們的槍口直接對準的就是我們!」

主席凝望著前方擔憂的說道:「我現在就是擔心的這個問題,美國的強大已經深入人心,這個時候我們是否能夠參與進來,是否能夠打贏都是個未知數!不過我可以肯定的一點是,一旦戰爭爆發,北朝鮮必然向我們求援,到時候恐怕就不只是南北朝鮮的戰爭這麼簡單的事情了!」

朱老總笑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們這麼困難的形勢都挺了過來,戰爭並不能讓我們倒下!即便是打不過我們也要打,否則以後這樣的日子無窮無盡,索性我看就和他們好好的幹上一場,至少可以保證二十年的太平!」

主席目光隨即堅定道:「為了能夠保證我們的國家順利的發展,即便是我們有再大的犧牲,我們也必須要打,而且一定要打贏!」

主席其實這些天來一直都在考慮這個問題,實際上,南北朝鮮戰爭已經無可避免,只是還不太確定在什麼時間爆發,不過主席斷定一年之內恐怕肯定會爆發這一次的戰爭。所以當318軍駐守邊境線的時候,主席還是很開心的。

可是沒有想到現在居然出了這樣的事情,嘩變—這可是軍中大忌!這些人丟人都丟到姥姥家去了,主席生氣的理由是,這幾大野戰軍居然給的是這樣的貨色?這怎麼能夠讓人不惱火呢?

周總理道:「有鑒於此,我才認為朝鮮邊境線這邊是我們布防的重點,有王明宇在那邊鎮守我覺得可保證無憂!但是現在的情況來看,人家這半年的苦訓恐怕都化作泡影了!」

朱老總道:「這份調查報告裡面也不是沒有一點內容的,你們看看,目前318軍只剩下一萬多點的正規軍了,而且這幫人我恐怕王明宇已經失望透頂了,很有可能棄之不用!已經走了的兩萬多人,恐怕回原來老部隊的居多,這幾大野戰軍也算是有福了,一半好的一半差的出去,回去的全是人家訓練好的,要是我我估計都能氣死了!」

主席道:「王明宇並沒有清退那些負傷的,或者年級偏大的人,這一點看,王明宇此人對於黨和人民的貢獻就是無與倫比的!這是一種什麼樣的胸懷和氣魄,我看著幾大野戰軍就沒有人家這樣的氣魄!」

朱老總道:「這幾大野戰軍中,四野幾乎就沒有給過兩個好人,據我調查,四野給人家的除了老弱就是病殘!其他幾個野戰軍做的還算可以的!不過正因為這樣,四野的嫌疑反而是最小的,畢竟四野沒什麼人在這邊嘛!」

主席道:「不管怎麼樣,我們都不能辜負了王明宇同志的一番好意!羅玉敏的問題由中央直接處理,該怎麼辦就怎麼辦,能夠從重的絕對從輕,我們不能讓人家王明宇流血流汗的同時在流淚了!」

朱老總道:「我同意主席的意見,這個羅玉敏原本在抗日戰爭時期就應該被開除的,現在不但沒有反思,卻更加的變本加厲,這是什麼啊?這是想幹什麼啊?這是想致王明宇於死地啊,這種用心何其險惡,要不是我們知道小王的為人,恐怕還真的……」

周總理也是很憤然的說道:「絕對不能姑息!」 與主席的憤怒不同,王明宇甚至連憤怒的時間都已經沒有了,戰爭爆發在即,王明宇手中卻沒有真正的像樣的兵,這無疑給王明宇帶來了非常大的鬱悶。

一個將軍的手下沒有士兵,這個將軍還稱之為將軍嗎?王明宇這一次回國最為主要的目的是什麼?就是抵抗美帝國主義及其走狗的侵略。

可是現在他有什麼?他什麼也沒有,原本以為靠著幾萬士兵可以抵抗很長一段時間,甚至能夠有著出其不意的效果,可是沒有想到最後的結局竟然是這樣的。

憤怒有,感慨有,無奈有!各種各樣的情緒都在王明宇的腦海中盤旋著,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選新兵,王明宇知道,想要真正的好的兵員,就必須從新兵帶起。

原本王明宇自然是能夠將就就將就一些了,畢竟這些老兵們都是上過戰場的,可是現在看來這完全是王明宇自己的一廂情願。

現在的王明宇後悔,後悔為什麼當初不招募一批新兵,如果能夠新老結合也不至於最後出現這樣的情況,王明宇知道現在後悔已經有些晚了,但是還沒有到絕望的那種程度。

無論什麼時候都不放棄是王明宇的原則。

318軍會議室內,眾位軍官的神色肅穆。他們能夠從王明宇急切的話語中感受到什麼,看來戰爭並非不可能,而是應該很快的打起來了。

這些人對於王明宇的信任基於什麼?自然是基於王明宇這麼多年來,基本沒有失誤的判斷力,318軍唯一的軍魂是什麼?就是王明宇,可以說王明宇不在了,這個318軍最終也不知道會形成什麼樣子,但是眾人知道,沒有王明宇他們壓根什麼也不是!

王明宇就是這一支軍隊的軍魂,有他在萬事皆好!沒有他在顯然情況比想象當中的或許會更加的糟糕一些。

王明宇沉聲道:「各位,新兵的招募計劃雖然正在進行,但是顯然效果並不是很好!這是為什麼?顯然現在正在處於新中國的建設階段,而且我們這裡是邊境,情況異常的複雜!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抓緊時間招募並在最短的時間內訓練好這批新兵!」

吳培林道:「新兵的招募我一直在負責,我總結一下,實際上我們提出的待遇已經非常的優厚了,甚至連他們的家人都考慮到了!可是這裡面有一個硬傷,那就是這一帶的人煙相對比較的稀少,目前我們正在抓緊擴散招募範圍!」

孫大寶道:「不過這一帶的兵員素質還是非常的好的,目前招募回來的六千士兵基本上都是不錯的,有了這一點作為保障,我們可以很快的形成戰鬥力!」

趙國瑞想了想道:「軍長,我覺得我們現在既然我們這麼著急,我們可以把這這些士兵分成四批進行訓練,然後新兵補充進來,我們就可以形成梯隊訓練,這樣一來,即便是到時候真有戰事,我們也可以批次上陣!」

王明宇笑著道:「國瑞的這個建議還是不錯的,我們一邊招募一邊進行訓練,馬上要進入冬天了,各種保暖措施我們要做好!但是大家要記住,如果戰事爆發,真正的取暖是沒有可能的。所以抗嚴寒也是我們必須要訓練的科目之一,所以新兵在吃的方面一定要跟上,否則我們他們的身體是吃不消的。」

張德恩道:「軍長,上一次不是還剩下一萬多人嗎?我覺得放棄了也還是可惜的,他們這些人在這樣的情況下都沒有離去,說明他們的性格有些隨遇而安,我認為我們可以改造這一批人,在現階段的條件下,我們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王明宇想了想道:「恩,沒有問題,不過這一萬多人我看就由李賢宇去訓練吧?李賢宇曾經在中共沂蒙抗日根據地工作過,他和這些人溝通起來應該沒有任何的問題和障礙!另外如果這幫士兵再說什麼烏七八糟的話,李賢宇完全可以鎮得住場面!」

李賢宇道:「請軍長放心,這個我保證完成任務,我的原則就是要麼訓練,要麼滾蛋!我們318軍絕對不養吃閑飯的,我們既然能夠給他們別的部隊沒有的伙食裝備,那麼他們就應該為我們318軍付出!軍人如果遇到一點點的困難就倒退,想來也不算是個軍人了!」

王明宇道:「說起來這一次的嘩變我們也有一些責任!」

吳培林不服氣道:「我們有什麼責任?以前我們都是這麼訓練的,而且訓練的比這個更加的狠,我認為這幫人挺不過去,完全就是自身的原因!」

王明宇搖搖頭道:「也不盡然,這麼說吧,其實這幫人為什麼會跟著少數的幾個人嘩變?這其中最為關鍵的是,就是我們的思想工作沒有做好!大家可別小看了這思想工作,實際上思想工作能夠在很多時候無往而不利!」

趙國瑞點點頭道:「想當年我們在國-軍的時候,其實那個時候大家就是為了一個飯,所以當我們提供那麼多資源的時候,別人覺得這樣的東西來之不易!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首先我們沒有一個假想敵,或者敵人!這是很致命的,大家不知道這麼艱苦的訓練是為了什麼?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在勝利之後還要比戰爭時期更加艱苦的訓練,人一旦想不通那麼他們就會走上極端!」

王明宇道:「中共的思想工作實際上是非常的強大的,為什麼中共能夠得天下?因為他們的思想宣傳工作非常的出色,而且順應了民意,所以我們在這方面也需要如此!我決定,從今天起,我們要專門的成立一個職位,那就是政委!」

「政委?軍長,這個其實每一個中共的部隊都有的,我們也照葫蘆畫瓢?」

王明宇笑道:「不是照葫蘆畫瓢,而是我們真正的需要他!新兵需要堅定他們的思想,而老兵實際上同樣也需要,在訓練和生活當中,政委的主要任務就是負責思想、生活等方面的工作!這個工作可以說非常的複雜,也需要人心細,所以我說你們這一幫人基本上都不適合當政委!」

孫大寶笑呵呵的道:「那是啊,軍長,我們都是打仗打習慣了,你真要我們天天去給他們背書,我恐怕我早就發瘋了!」

吳培林也道:「就是啊軍長,要是你讓我們張飛繡花,我們可干不好!」

王明川道:「反正我不當政委,如果誰願意當誰當,我就負責帶兵打仗!」

其餘眾人也是點點頭,讓他們當什麼勞什子的政委,他們肯定也不幹,這一次他們倒是態度異常的堅決,堅決到王明宇有些無奈了。

王明宇嘆了一口氣道:「那好吧,不過這個政委的職務肯定是要的,你們不願意當,我只能請求上級部門給我們弄一些過來了!」

吳培林笑嘻嘻的說道:「軍長,能不能弄一些女同志啊?最好是未婚女同志,咱們男女搭配訓練也不累啊!」

王明宇哈哈一笑道:「怎麼?想老婆了?這個問題我還真可以考慮一下,不過你們也別抱太大希望,羅玉敏就是個例子!我們還是要以穩妥為主!只有穩妥了我們才能更好的建設我們的隊伍!才能更好的增加我們的實力!」

吳培林道:「只要軍長能夠給我們弄來,我保證還軍長一直嗷嗷叫的軍隊!」

王明宇眉頭一揚道:「你的意思我不給你弄,你就不給我弄一個嗷嗷叫的軍隊了?」

眾人鬨笑,吳培林也是不好意思的撓撓頭!他顯然不是這個意思嘛!

318軍的軍隊建設一直在持續著,這一次可謂是重新來過,所以各方面的時間都有些緊迫。不過政委這件事情顯然是王明宇經過深思熟慮過的。

到了新的環境,必然要能夠適應新的環境!否則的話,會被這個社會所淘汰!

不過政委這件事情王明宇也知道,來的人不行,或者隨意插手軍隊的事務,那肯定是不行的。否則到時候第二個第三個羅玉敏出現,那是對整個318軍士氣的一種極大的打擊。

軍政分開那是必須的,在軍隊中也是一樣,政委一定要和帶兵打仗的分開,有意見可以提,但是最終必須服從帶兵打仗的。

當然也不是絕對的,比如說在生活上,這必須要聽從政委的,否則你請人家受氣,人家也是不願意的。王明宇想這麼多其實就一點,那就是讓整個部隊都不能亂!

中央正在商討著這一次的事件,王明宇直接撥通了主席辦公室的電話,說起來原本嘩變這件事情王明宇就想打電話的,可是後來想想不妥就發了個電報。

現在王明宇必須要和主席稍微的交流一下,要不然真要出了大事,那就得不償失了!

「主席好,我是明宇啊!」帶工作人員把電話遞給了主席之後,王明宇笑呵呵的說道,和主席通話的時候王明宇全身心也是放鬆的。

「明宇啊,上一次的事情怎麼樣了啊?軍隊方面沒有什麼問題吧?」主席問道。

「主席上一次的事情的確讓我手下那幫人不是很滿意,尤其是羅玉敏,您知道的,她原本和我們318軍的關係就不是很好,所以……」王明宇有些無奈的說道。

「羅玉敏給我們的材料我們都看了,簡直就是亂彈琴!我告訴你明宇,請你放心,關於羅玉敏的處分決定中央正在抓緊研究,反正肯定是開除黨籍的!」主席語氣一寒道。

「謝謝主席的信任,我代表整個318軍感謝主席的信任!」王明宇聽到主席如此說,便知道羅玉敏的到來並不是中央的意圖,而是有人故意為之!

主席話鋒一轉,這種事情讓王明宇知道就行了:「今天打電話過來是不是就是為了這件事情啊?要是的話,我可以放心的告訴你,你318軍是我絕對信任的隊伍!」

王明宇道:「謝謝主席,今天打電話過來雖然和這件事情有一些關係,但是關係不是很大!這一次軍隊的嘩變,讓我感到了一絲危機,我覺得這一次的嘩變我也是有一定的責任的,那就是軍隊建設的時候沒有配政委!」

主席道:「你們沒有配政委?呵呵,怪不得呢,說起來政委還是非常能夠為軍隊排憂解難的一個職位,至少在我們中共,政委的地位是很高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