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乾爹回去了啊,什麼時候的事情啊?他真的是太過分了,怎麼能不和我說一聲呢。」

聽到林浩峰已經回了韓家村的事情,韓小貝還是有些生氣和震驚的。

「你別怪你乾爹,他當時,也是因為走的比較得急,這才沒有來的急和你告別的,不過,他有讓我和你道歉的,只是娘親給忘記了,你不會怪我吧。」

韓楉樰為林浩峰解釋了一下,不希望韓小貝因此對他有什麼不好的想法,畢竟他對他,真的是很好。

「原來是這樣啊,那好吧,不過,等下次見到乾爹的時候,我還是要好好的說一說他的。」

韓楉樰都這樣說了,韓小貝當然不可能怪罪他了。 戰狼與金剛兩大強者決一死戰的消息傳遞而出之後,直接在整個暗黑世界中引起了陣陣驚濤駭浪,暗黑世界中各大勢力組織紛紛出動了情報機構去印證這個消息的真假。

最後得回來的結論是戰狼與金剛這一戰卻是屬實!

消息得到最終的確認之後,暗黑世界中各大勢力的上頭人物紛紛坐不住了,一個個親自下達命令要查出戰狼與金剛決一死戰的位置在什麼地方,要每一分每一刻的關注這一戰的結局。

要知道,戰狼與金剛中無論是誰勝誰負都會對暗黑世界的格局產生一定的變化,所以這些暗黑世界中的首腦人物便是無比要知道這一戰的詳細情況,以此來作為他們日後一些戰略策略的方向。

由於戰狼與金剛一戰的消息過於震撼人心,因此黑暗世界中一些原本是敵對的勢力都暫時合作起來,相互分享搜集而來的情報,而後進行逐一分析,看看戰狼與金剛這一戰所選擇的地點在那兒。

這些黑暗世界的龐大勢力他們的人脈以及情報本身就是最頂尖的,彼此間相互合作之下,只是用了一天的時間便是確定了戰狼與金剛將會在三天後進行決戰,決戰地點選在在俄羅斯遠東地區的死亡之谷上。

確認這個消息之後,黑暗世界中各大勢力組織都紛紛派人趕往死亡之谷,想要親自觀看這一戰。

然而銀狐與幽靈刺客早就直接調動了國際殺手聯盟中的三百名精銳殺手以及刺客聯盟中的兩百米強者紛紛趕往了死亡之谷,國際殺手聯盟的殺手與刺客聯盟的強者匯聚一起,守住了死亡之谷的入口,決不讓其他勢力的人越雷池一步。

這一戰,是方逸天與金剛的戰鬥,自然是不會允許其他勢力參與進來。

而銀狐與幽靈刺客此舉也是為了確保足夠的安全,否則這麼多龐大勢力的人員都紛紛趕來,倘若最後他們直接發難要對方逸天不利那麼後果不堪設想。

而有了國際殺手聯盟與刺客聯盟的王牌殺手與頂尖強者的護航,就算是暗黑世界中的各大勢力都趕過來也不敢妄動一步。

沒有那一股勢力願意跟國際殺手聯盟亦或是刺客聯盟為敵,更別說這兩大聯盟早已經是連成一氣,站在一條陣線上了。

有了這兩大聯盟的鎮守,足夠確保方逸天與金剛在死亡之谷山巔這一戰不會有人去打擾。

………

天海市。

今天是傳統春節中的大年初二,方逸天與身邊的親朋好友以及藍雪她們度過了春節的這兩天。

而後天則是他與金剛一戰的開始,所以他今天就要開始動身,正式踏上與金剛一戰的征途!

對於方逸天與金剛來說,這一戰將會是強者之戰,決定了最終誰能夠屹立在當今世上第一強者的巔峰位置,因此這一戰傳出之後立即風起雲湧,引起了暗黑世界的強大反應與震動。

「雪兒,小雪、晚晴、妃妃……」方逸天口中說著,他看著面前的一個又一個女人,笑著說道,「我就要踏上征途了,這一戰過後我就可以永遠陪伴著你們。等著我回來,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逸天,這一戰非要不可是嗎?我們都理解你,只盼望著你能決勝而歸。」藍雪開口說道。

「逸天,你一定要好好的,記住,我們都需要你。」林淺雪咬了咬牙,張口說著,眼眸都紅了起來。

「逸天,你說的待到我臨產的時候你會陪在我身邊。估計下個月就要臨產了,你一定要說到做到。」雲夢撫摸著她那足足有了八個多月的身孕,開口說道。

「還有我,逸天,待到雲夢姐臨產之後我也快了,我也要你守在我身邊。」慕容晚晴拉著方逸天的手,說道。

方逸天伸手撫摸著慕容晚晴的俏臉,說道:「你們放心,我說到做到,一定會趕回來陪在你們身邊,看著我們的孩子出世。」

方逸天看向藍雪,柔聲說道:「雪兒,你懷有身孕,好好地注意身體,我會平安歸來的。還有小雪你們,好好地利用春節這段時間休息一下,這是一個喜慶的節日,你們可要開開心心。我最多,一個禮拜之內會趕回來。」

林淺雪她們點了點頭,方逸天與金剛這一戰已經是註定了的,無法逆轉,饒是她們心中擔心不已,可卻是知道倘若不去迎戰金剛,那麼方逸天終生都會遺憾並且留下一大塊心病。

「逸天,我們等你回來……」顧傾城笑了笑,讓自己看起來輕鬆些。

方逸天深吸口氣,從眼前一個個女人的身上看過去,說道:「我走了,銀狐、刺客還有小刀、小猛跟我一起。你們在家裡好好待著,等著我回來。」

說著,方逸天便是走了出去。

自家老頭子以及藍老爺子那邊,方逸天已經是去打過招呼,對於這一戰藍老爺子以及方烈早已經是做好了心理準備,他們都相信方逸天必然能夠戰勝而歸。

當即,方逸天在銀狐、幽靈刺客以及小刀、劉猛的陪同之下直奔機場,今晚將會抵達俄羅斯,明天的下午時分將會到達死亡之谷,而後明天晚上休息一晚,待到第二天太陽升起的時候就是他跟金剛這一戰的開始!

離開了皇家豪苑別墅區後方逸天那雙堅定的目光中漸漸地閃動起了絲絲亢奮而又濃烈的戰意,對於與金剛這一戰,他心中早已經是期待已久。

對於真正的強者而言,他們都會不斷的挑戰各個強者,用自己的拳頭將對方打倒,踩著對方的屍骨一步步的踏上巔峰。

這很殘酷,卻是唯一通向強者之路的途徑。

從古至今,真正的強者莫不是踩著累累白骨一路走來的。

「金剛,我來了!你做好準備了嗎?希望你不要讓我太失望!」

方逸天心中暗自想著,眼中戰意濃烈,前所未有的濃烈,雖說這一戰還沒開始,但是他體內的熱血早已經是沸騰了。

面對金剛這樣的強者,他必須用最旺盛的戰意以及最佳的身體狀態去迎戰,激發出體內那股無敵的戰意,才能將對手給摧毀擊敗!

隨著方逸天的動身,他與金剛這一戰已經是開始拉開了序幕!

這將會註定是驚天一戰! 孫己復自從與魔刀中的冤魂同生共體后,他感覺自己最近越來越不好了,甚至常常出現精神恍惚,兩眼模糊,幻相紛亂,眼中一切都若有似無。

每每到深夜,空靈的聲音就會按時發聲,長此以往,孫己復也愈發的萎靡。

這天夜裡,魔刀中的冤魂再次如常發出魅音,這一次孫己復下定了決心,沒有選擇逃避,而是直面發生的一切。

「你究竟是什麼,陰魂不散的跟著我有何目的?」孫己複眼神空洞,凝望著空空如也的房梁問道。

「呵呵呵呵~孫己復,你終於想明白了來面對我。」

孫己復冷笑一聲說道:「為表誠意,你是否應該先自報家門?」

「說的正是,吾乃兵器之王,吾能幫你復仇,你以為就憑你那點微末的能力能殺的了李笑天嗎?」

孫己復空洞的眼神變得兇狠,瞪著房梁厲聲問道:「兵器之王?未免也太託大了吧,你如何幫我?」

「呵呵呵~那就要問你怕不怕死了。」

孫己復冷哼一聲,頗為不屑說道:「莫說死,只要能復仇,就算讓我做任何事都可以!」

「那好,過些時候有一場封刀大會,李笑天也會到場,屆時你想辦法混進去,只要拿到碎葉和重守,剩下的就交給我。」

孫己復考慮了一下說道:「可義父不會同意我這麼做!」

「這是你唯一的機會,否則這兩把刀被封,你這輩子也別想報仇!我的力量也會從這世上徹底消失。」

孫己復捂著頭哈哈狂笑道:「那豈不是更好,你若消失了,也能徹底從我腦子裡出去了。」

「孫己復,沒那麼簡單,你只不過是一顆棋子,是我稱霸天下的工具,你最好老老實實的乖乖聽話,否則……」

孫己復此時倒不害怕了,氣勢強大問道:「否則怎樣? 誘夫 難道你還能殺了我不成。」

花心總裁冷血妻 「否則,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孫己復兩眼一瞪,年輕氣盛的他豈能受此侮辱,從床上蹦起,緊咬牙關,怒火衝天大喊道:「無非是一拍兩散,我孫己復倒要看看,你怎麼能讓我生不如死?」

他的話音剛落,就感覺腦子裡如同生出千萬隻蟲子,在啃咬他的大腦,既刺痛又瘙癢。

他拚命甩頭,兩眼充血,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痛不欲生,疼痛加劇,程度猶如一根根針被扎進大腦里。

他再也忍不住這股疼痛了,嚎啕大叫起來,眼裡、耳朵里、鼻孔里都流出殷紅的血!

冰涼的血,一滴一滴滴在地上,沒有什麼比現在的情況更糟了,孫己復兩眼模糊,看著滿世界的殷紅。

一摸自己臉上,全都是血,可憐的孫己復絕望的吼叫,咚的一聲倒在地上,昏死在房內!

……

京城裡,商加路帶著李成會假扮的書童退出酒館后,兩人一前一後毫無目的的步行在街上。

眼見幾個身著白色衣裳的劍客迎面走來。

計由心生,商加路拉著李成會向他們走去。

雙方擦身而過。

李成會問道:「商大俠,這些白衣人是誰?」

商加路輕聲對李成會說道:「他們是大雪山下來的劍客,名為劍門,他們終日在雪山上潛心習武,也從不參與武林紛爭。」

李成會面露佩服的神色說道:「商少爺你怎麼知道的,莫非你和他們有所交集。」

商加路笑著攤開手,原來剛才的擦身而過,商加路從他們身上順勢拿走了一件東西,雪山旗!

李成會瞪大眼睛指著這面旗問道:「要這面旗何用?」

「噓……莫要聲張。」

商加路看著李成會驚訝的臉,又看向那邊的幾個白衣劍客問道:「你想見你師尊嗎?我們就變成他們,去盟主宮,所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李成會不解問道:「豈有那麼容易,你是說易容成他們的樣子?可不受邀該如何去盟主宮?」讀讀看小說

商加路露出狡黠一笑道:「我自有辦法!」

兩個時辰后,兩匹快馬正從京城趕往盟主宮,馬上是兩個白衣少年,身背兩把長劍,正是李成會和商加路假扮的劍門弟子。

馬是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的良駒,披星戴月,日夜兼程的趕到了盟主宮。

盟主宮前,兩個護衛站在門口站的筆挺,一臉嚴肅,不苟言笑。

商加路一個翻身下馬,上前作揖道:「兩位護衛大哥,煩請通報一聲,大雪山上劍門弟子代掌門求見謝盟主。」

其中一個衛士一臉嚴肅,上下打量著易容后的商加路問道:「你們兩個有何事?」

商加路笑著遞上雪山旗道:「哦,是這樣,大雪山上頻現祥瑞,有當地的村民看見了異獸,自此我劍門弟子巡查后發現一洞穴,洞內竟有刻畫著一門不世的武功,特奉劍門掌門之命前來稟報謝盟主。」

衛士點點頭說道:「那你們在此等候,我去通稟一下。」

商加路作揖道:「有勞了。」

李成會小聲貼在商加路耳邊問道:「一會如果謝正問起此事,該如何回答。」

商加路使了個眼色說道:「你不用回答,裝聾作啞便是,一切有我呢,我們兩人見機行事,如果實在不行,就胡亂回答,反正這些都是我瞎編的。」

片刻后,一個看過去年級不大的人,穿著盟主宮宮務衣服從盟主宮裡走了出來,應是常寶死了后的新任宮務,他睡眼惺忪的眼神看了李成會一眼問道:「這位少俠好生面生,不知高姓大名。」

李成會看了眼商加路回答道:「在下叫李……李富貴!」

宮務點頭示意了一下,說道:「兩位少俠請跟我來,盟主宮裡禁帶兵器,還請兩位少俠交出兵刃,在下叫常樂,兩位在盟主宮內有任何事都可以找我。」

商加路和李成會交了兵器,兩人相視一笑,就跟著這新任宮務常樂走進盟主宮。

常樂生得一副鬱鬱寡歡的模樣,讓人看了很不自在,他扭頭慵懶的看著商加路說道:「謝盟主正在議事閣等著二位少俠前往。」

商加路作揖道:「有勞常宮務前面帶路。」

兩人跟著常樂後走向議事閣,眼見謝正端坐在議事閣廳內,見他二人進來,謝正兩道銳利的目光掃過李成會和商加路身上,最後停留在李成會的臉上。

李成會被他盯著渾身不自在,後背直冒冷汗,眼下情況兇險萬分,他悄悄吸氣,強裝鎮定,若是有一點破綻,恐怕今日他們兩人都插翅難逃。

謝正還是那副唯我獨尊的模樣,端坐高台,一舉一動間皆帶著威武霸氣,開口說道:「兩位少俠請坐,給兩位少俠看茶。」

商加路作揖道:「多謝謝盟主,在下乃是大雪山劍門弟子叫路全豐,他是李富貴,奉掌門之命前來拜會謝盟主。」

謝正點頭嘴角含笑道:「有幸結識兩位少俠,江山代有才人出,兩位少俠乃我武林後輩中的翹楚,不知大雪山劍門的陸掌門可還好,猶記得當年他的頑疾久治不愈,謝某常常挂念於心。」

李成會聽得此話,心頭一緊,心說要露出破綻了,明白人一聽這便是謝正用來詐他們的。

商加路笑著回答道:「謝盟主您真是貴人多忘事,陸掌門已卸任掌門之位多年,安心養肺病,我們兩也是奉現掌門之命前來。」

謝正搖搖頭尷尬笑道:「謝某上了年紀竟然把這事忘記了,實在有愧。」

商加路面無表情低著頭作揖道:「謝盟主心繫天下武林,我們劍門遠在大雪山,能勞謝盟主挂念已是莫大的榮幸。」

謝正緩慢的點點頭,似乎對商加路說的話頗為滿意。

商加路依舊低著頭說道:「大雪山上近日裡屢生祥瑞,另有村民目睹了各種奇珍異獸出現,我劍門弟子明晰此乃是祥和之兆,之後便搜尋幾日,發現一洞***里竟然有幾門不世武功,但我們大雪山劍門沉心於劍法,對其他卻是不甚了解,故特來向盟主宮稟報。」

謝正似笑非笑說道:「哦?竟有這般奇事,天降祥瑞,看來天命不可違,封刀大會過後武林也算能太平一些日子。」

商加路從懷裡掏出一些紙張說道:「這便是洞**的武功,掌門命拓印下幾招呈於盟主觀看。」

他把紙張遞給了謝正,謝正接過商加路手裡的紙,上面果真拓著各式各樣的招式,謝正端詳著,眉頭越來越緊。

商加路低著頭問道:「謝盟主,怎麼了?」

謝正盯著紙上的武功問道:「這……這些招式怎麼看上去有些奇怪,難道說是因為招式不全。」

商加路笑道:「謝盟主果然獨具慧眼,我們掌門也說過,這些招式看上去似難而易,卻又似易而難,好生奇怪。」

謝正點點頭說道:「若是全套武功,謝某定能看出端倪,但已從這殘缺招式中看出不平凡,若要練成,定然能獨步武林。」

商加路心裡暗罵道,裝模作樣,給你全套武功你也不能練,因為你看的正是老子的「紅塵冰戲」! 方逸天與金剛越戰的地點死亡之谷位於俄羅斯遠東地區堪察加半島的克羅諾基山區,此谷長2千米,谷頂寬度約莫三百米左右,往下則是深達千丈的深淵。

就在這兩天,這片平時都是人跡罕見的死亡之谷周邊聚集了暗黑世界各大勢力中趕過來的人手,足足有七八百人之眾,不過這些人都被阻攔在了死亡之谷入口處,由國際殺手聯盟以及刺客聯盟的王牌殺手以及頂尖強者組成的勢力不允許其他勢力的人進入死亡之谷中。

國際殺手聯盟以及刺客聯盟這一做法可謂是極為的霸道,可是趕過來的那些暗黑世界的勢力團體根本不敢妄越雷池一步,沒有那一股勢力膽敢試圖去挑釁國際殺手聯盟以及刺客聯盟的威名。

再說此地匯聚的暗黑世界中的各大勢力組織的人手,這裡面有些勢力是相互敵對的,聚在了一起便是形成了一種極為微妙的相互制衡的關係。

任何一股勢力都不會爭當出頭鳥的去觸犯這兩大聯盟的威名,既然其他的勢力都不肯主動出面,就算是有著什麼心思打算的那些勢力也不敢妄動。

而且他們代表著各自的勢力組織趕來死亡之谷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第一時間內知道戰狼與金剛這一戰的勝負情況,僅此而已,所以他們自然是乖乖的留在了死亡之谷的山谷底下。

………

方逸天與銀狐、幽靈刺客、小刀、劉猛抵達死亡之谷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乃是當地時間的七點半鐘。

由國際殺手聯盟中的一百名王牌殺手護送著方逸天他們開著裝甲戰車飛馳而來,這一輛輛裝甲戰車的出現讓那些在各自的陣營中駐守著的各大勢力組織的人手全都沸騰了起來,因為他們知道,肯定是戰狼過來了。

此前他們已經是得知消息,金剛三天之前已經是抵達死亡之谷,正在死亡之谷的谷頂上等著方逸天。

一輛輛的裝甲戰車飛馳進入了死亡之谷裡面,通往谷頂的道路崎嶇不已,半山腰之後車子根本無法前行,當即這些裝甲戰車紛紛停了下來。

隨後,中間一輛裝甲戰車的車門打開,走下來一個身材挺拔偉岸的冷峻男子,正是方逸天。

緊接著,銀狐、幽靈刺客、小刀與劉猛他們也紛紛走下車來,裝甲戰車上的王牌殺手也紛紛下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