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那些可憐的小蟲子會藏在哪裡呢?嗯?會是在……」

「這裡嗎?!」

驟然。

他停頓,整個人,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速度,朝著一個落在最外圍的銀色黎明成員,衝去!

「都別動!」蘇君炎狂動。

他一直在留意對方的動向。

他知道對方絕對不可能是路過那麼簡單。

他只是在等一個,出手的時機。

都別動。

蘇君炎是這麼說的。

他之所以敢說出這句話,是因為他有著足夠的信心,對於自己的信心。

他一定能夠攔住這個七宗罪,保護自己的隊員。

而那個即將被攻擊的銀色黎明成員,他的手是在發抖的。

本來按照他不斷訓練出來的極限反應,他應該對方消失的一瞬間,就開啟暴走模式。

讓整台機體,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離開現在的位置。

因為在面對,像是這種實力根本無法估量的對手時,拉開距離是最最重要的。

哪怕,僅僅只是將死亡的時間延緩一秒鐘。

但,當蘇君炎在作戰頻道里喊出那句都別動的時候。

他莫名地,沒有動。

他的手是顫抖的,因為他害怕,害怕死亡,害怕再也無法呼吸,害怕從此以後無法再觸摸操縱桿。

但他還是停住了。

對於蘇君炎,這個新任指揮官的,一種莫名的信任。

我把命交給你了。

他的心裡一定是這麼說的。

蘇君炎也完全明白,和聽到了,對方心底的聲音。

所以……

「給我止步吧。」蘇君炎,出現,在那個七宗罪必經的路途上。

哪怕對方角度刁鑽,速度奇快。

可是,終究是還沒有超脫法則的人。

那麼,法則如此。

蘇君炎張開手,黑炎洶湧。

——————————————————————————————————————————————

求推薦求收藏。 男人原本是怕自己太過主觀、太過以偏概全,才會又弱弱補充的一句話。誰知,卻是意外得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同仁們的一致附和:

「有!」

「太有了!」

「相信我,和你有同樣感覺的,絕對不止有你一個。」

「就是!就是!」

……

他們也都是這樣兒想的鴨。

不得不說,來參加這場新聞發布會之前,眾人對於老乾爹集團,那是多多少少,都有過不少猜測與懷疑的。

其重點,就集中在,身為老乾爹集團創始人與掌舵人的顧佑斌,意外身亡。以及顧佑斌意外身亡之後,老乾爹集團會何去何從。

對於這其中的第二點……

原本大傢伙兒,對於老乾爹的未來走向,都是持並不看好的態度的。

一來,突然間,失去掌舵人和領導者,這樣偌大的企業,要由誰來掌管理?

還不得群龍無首、亂了套兒?

其二,就是資金與財力、還有運營狀況等一系列問題了。

總之,忽聞顧佑斌這個噩耗之後,外界普遍對於老乾爹集團,那可都是不看看的。

不然,也不會出現,顧佑斌在尼國海嘯中身亡的消息,在頭一天爆出,第二天,股市一開盤,老乾爹集團的股價,就直接跌停的情況了。

實在是,大傢伙兒心裡頭,都沒個底兒啊。

不過,這會兒,他們心裡頭有底了。

小顧總把這場新聞發布會一開,誰人心裡頭,還能不猶如吃了一顆大大的定心丸一般篤定啊。

他們之前,一直擔心不已的二大問題,這不都給迎刃而解了么?

第一,無論是從財力、指令、運營情況……等等一系列看,老乾爹集團都一切良好,完全不必、也不用人家替它操心。

第二,顧佑斌、顧總這位創始人與掌舵人不在,老乾爹集團也不會陷入群龍無首、無人善加管理的危機境地。

因為,他們沒有顧佑斌、顧總,卻還有顧總的女兒,小顧總。

這位也是叱吒商場是文娛女王,其能力與經營手下企業的水平,也是有目共睹的。

不客氣的說,比之其父,這位小顧總,也是不逞多讓,不僅絲毫不會遜色,反而可謂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所以,有她入主老乾爹集團,接下老乾爹集團的總裁一職。大傢伙兒,還有什麼好擔憂的?

正如這位小顧總說的這樣。

有她在,這天塌不下來!

這老乾爹集團,也絕不會垮。

綜穿演繹他人人生 安了,安了。

妥了,妥了。

老乾爹集團是不會倒了。

散了吧,散了吧,大傢伙兒該幹嘛、幹嘛去吧。

一場新聞發布會開到這裡,一眾記者與媒體人,禁不住都齊齊生出了這樣的感覺。

當然,有這種感覺的,不止在場的那些記者與媒體人。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們,此刻也是如此。

得,吃瓜也吃得差不多了。

散了,散了。繼續搬磚去嘿。

這是大多數此時,正守在電視機前,全程圍觀了這才新聞發布會實況直播的廣大觀眾的心聲。

當然,在這一大撥觀眾之中,也並不是沒有例外。

比如…… ?天色已經徹底黑到了完全沒辦法看清遠方了。

不大,卻一直淅淅瀝瀝,拉扯出單薄的簾幕的細雨,將黑夜籠罩的越發迷濛不堪。

格倫西亞的城頭不得不點起了魔動力照明燈。

這當然不是魔種的產物,而是他們在佔領這座曾經興盛的人類城市以後,從他們的庫房裡翻出來的。

魔種可沒有這樣奢侈又精巧的玩意。

在新大陸,阿斯嘉德,魔種的照明方式簡單而粗暴,用地龍,或者其他大型生物的骨頭磨成粉,製成燃料,當然,像是動物的油脂,是更加優秀的照明材料。

所以很多時候,魔種也不得不讚歎,人類的科技的進步與發達。

「饕餮去了多久了?」李拔魔將視線從那盞製作精巧的魔動力照明等上收回來,微微嘆了口氣,不知道是在讚歎人類的進步,還是他已經想要回家了。

「大概……有一個多小時了吧。」站在李拔魔身旁的同樣穿著紅黑色長袍,位列七宗罪之一的嫉妒,有些不太確定地回答說。

的確是……有些久了。

按照一般的情況來說,以他們這些人的實力,解決一些小角色,用不了這麼久的。

哪怕是,饕餮的確是貪吃了一點,也不該這麼久的。

也許,這一次,他格外貪吃?

「不會出了什麼事吧?」李拔魔其實還是有些漫不經心,他說出這句話,純粹就是,一種慣性。

他很清楚七宗罪的實力,這就是一群怪物,他也不敢說,能夠完勝他們其中的任何一個人。

「也許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本來,好像沒什麼所謂的嫉妒,聽了李拔魔的話,忽然就認真了起來,他看了一眼李拔魔,說,「我想我該去看看,那頭豬最近越來越貪吃,要是最終誤了什麼大事,可就來不及了。」

他那麼說著,整個人已經消失在了空氣里。

李拔魔沒有去看他,一眼。

他又抬起頭看向了那盞精巧的魔動力照明燈。

也許……要敗了吧?

步步情錯:總裁,我已婚 ——————————————————————————————————

雨從城沿上滴下來,掉進淺坑裡,變成了紅色的雨。

紅色的雨。

血雨。

血雨是從城頭落下來的。

從一桿架在城頭上的,霸道無雙的騎槍上。

「看到了嗎?」溫寧頓一邊笑著用一旁的上校遞過來的白手帕擦手,一邊指著夜雨之下的玫瑰之城瓦倫佐,說,「整個瓦倫佐都在開花。」

紅色的花。

玫瑰的顏色,不正是鮮紅如血的嗎?

半個小時前。

瓦倫佐城破。

溫寧頓一槍摧城。

這個在之前一直以智計謀算取勝的男人,在這座素來有著溫柔傳說的城市面前。

展現出了他最狂妄強悍的一面。

他領軍攻城,手中騎槍,一槍穿刺了那扇也算是得到了眾多加固的城門。

那一刻的雄姿,簡直猶如騎槍大帝復生。

隨後五萬右路軍,猶如黑色的潮水般入城。

屠殺開始。

就如同最初魔種佔領這座城市的時候一樣,他們如何屠殺當時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類。

現在人類就如何去屠殺他們。

雖然魔種個個以一敵百,可是僅僅一千的守軍,並不足以面對數十倍於他們的對手。

毫無疑問的失敗。

「將軍,抓到他們的頭了。」就在這時,一個中校快步跑上了城頭,回報著最新的消息。

「帶上來看看。」溫寧頓顯得很無所謂。

當他發現這座三座犄角之城裡的邊角,只有一千守軍的時候,他就已經沒什麼興趣了。

而那個傳言,似乎也得到了證實,那就是魔種的教父霍恩海姆,拋下了一批必死的魔種,來阻截人類追擊的步伐,他則帶著大部隊已經全面撤離了。

一個耐人尋味的舉動。

要知道魔種的人口常年保持在十萬以下,任何一個強壯的魔種,都是阿斯嘉德最寶貴的財富。

但這一次,霍恩海姆就這麼隨隨便便的,就拋下了成百上千人。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