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什麼事?」

電話那邊傳來了冷漠的聲音。

「派過去的人有消息了嗎?」

許子顏問道。

「他們任務應該是失敗了!」

很顯然,對方已經知道了刺殺秦穆然失敗的事情。

「這點小事都做不好!你們不要忘了,他要是不解決,組織交給我們的任務,很難完成!」

許子顏冷哼一聲。

「呵呵!你不要總是拿組織來壓我們,你只不過是組織的一條狗而已!」

電話那邊也是不將許子顏放在眼裡。

「現在,先不要管他了!你們派幾個人去青竹幫的總部,有人要滅了青竹幫!將那群人全部殺了!」

許子顏說道。

「好!一千萬!」

電話那邊爽快地說道。

「你獅子大開口!」

許子顏瞪大了眼睛,有些憤怒地說道。

「呵呵!你可以不給,但是青竹幫你們的這把利刃恐怕就要功虧一簣了!」

電話那邊知道青竹幫對於許家的重要性,死死地捏著許子顏的「命脈」道。

「好!你們給我將劉嘯的頭顱給我帶回來!我給你們錢!」

許子顏緊咬牙關,忍住憤怒道。

「成交!」

說完,電話便是掛了。

「混蛋!連你都敢看不起本少,等青竹幫成為中海的第三大幫派,本少要你們死!」

許子顏惡狠狠地說道,越想越氣,直接將手中的手機當成發泄的工具,扔在了地上。

「咔嚓!」

最新款的綠果手機便是碎成了渣渣!

此時,秦穆然等人已經向著青竹幫的總部殺了過去。

幾路人馬在青竹幫的總部門口匯合,聲勢浩大。

黑壓壓的一片人馬,踏在雪地上面,哪怕是積雪都開始融化。

「還順利嗎?」

秦穆然看著眾人問道。

「順利!」

大家異口同聲地說道。

「接下來,就是我們攻破青竹幫總部的時候!雖然,青竹幫的大部分上位大哥和長老們已經被帶走了!但是,青竹幫的底蘊絕對不止這些,大家別忘了,他們的背後還有一個許家!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我相信許家肯定會有大動作!說不定,裡面會有高手!」

秦穆然看著眾人說道。

對於有沒有高手,秦穆然還就真的不怎麼在意。

畢竟現在他已經到了暗勁中期,實力已經無限接近於化勁,除非化勁的那些老怪物出現,否則的話,還就真的沒有幾個人是自己的對手。

而這一次,秦穆然提醒他們,是想要趁著這個機會,練一次兵。

畢竟之前,龍鱗的高手們對戰都是自己人打自己人,並沒有真正的生死之戰,現在青竹幫也有一流高手,甚至是宗師,正好給狐狸他們練練手。

至於白羽和道將行,他們兩個差不多就是站在旁邊看看的人了。

「管他什麼高手呢!來了就戰!」

狐狸手持匕首,此時的他全身戰意昂揚。

原本他可是天狼堂的第一高手,但是後來秦穆然,白羽,道將行的出現,一次又一次的打擊到了自己,狐狸知道,自己不能夠偷懶了,這段時間,他也是突破一流高手,達到了半步宗師的地步,甚至還差一點點就能夠順利進入宗師,成為龍鱗第四個進入宗師之境以上的人。

「狐狸哥,這一次,爭取突破宗師!」

秦穆然看得很是真切,其實他也完全能夠幫助狐狸成為宗師,只不過,以戰入宗師的人,未來的成就會遠比硬生生提拔上去的人要多的多!

秦穆然拿狐狸當兄弟,只會為了他好,不能夠目光短淺,只為了現在。因為未來,秦穆然的敵人根本就不在這個世界,而是古武界! 估計劉美熙她,她還得再看一下,之後會不會馬上動身,那還是不知道,還要看她的心情,如果她心情好的話,那麼,就好說,也許會馬上動身,但速度,這個速度也還是不知道的,也許快,也許慢吧,這個,也不能勉強她。

她害怕的話,那麼走得慢一點,也還是情有可原的,畢竟這是人之常情嘛,像程陌、葉黎,他們也走得很慢啊,當然,像李肅他那樣的,又有幾人,估計是其他的任務參與者,都不敢吧,嗯,沒錯,跑得像李肅他那樣快的,應該。

應該是沒有,葉黎她現在,還在慢慢吞吞的走着,而劉美熙,她則是還在看牆壁上的火把,現在已經是嚴重懷疑她,被嚇傻了,但是,她到底有沒有被嚇傻呢,這個,誰又知道呢,只知道她,一直沒有動,眼睛也一直看着牆壁上。

看着牆壁上的火把,好像牆壁上的火把,把她給定住了一樣,但是,劉美熙她絕對是不會被定住的,這裏沒有鬼魂,沒有邪物,李肅他之前就是知道了的,此時,李肅他已經將門徹底的打開了,然後走了出去,但是,接下來的。

這時彷彿整個世界就只有李肅一個人,李肅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他還在想,剛纔明明表姐和薛美美就走在自己身後幾步啊,怎麼連電影院都沒有了。

正當李肅在想這些問題的時候,遠處走過去了四個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穿着西裝的男人,他後面是兩個看上去像學生的女孩子,走在最後面的是一個染着黃頭髮的青年。

西裝男最先走過來,隨後和李肅說道:“你想知道,爲什麼你原來的世界不見了嗎,想的話,就跟我們來吧。”

李肅聽到這話,一時沒有想明白,心裏想道:原來的世界,是什麼意思,難道我現在不是在原來的世界了,那現在我是在哪裏,帶着疑問,李肅只好跟着西裝男等人一起走。

在路上,西裝男說道:“我們都是一樣被它選中的人,但是,它到底是什麼,我們沒有人知道。”

李肅越聽越糊塗,只好向西裝男問道:“這位大哥,你說什麼,我不太懂,你能說得詳細一點嗎。”

這時,染黃頭髮的青年突然說道:“意思就是說,我們現在不在我們之前的世界了,但任務完成,我們可以迴歸原來的世界,只要一有人死,它會按時選一些人進來,繼續它的遊戲,它就是遊戲的設計者,而我們就是遊戲的參與者。

曾經現在內心的抉擇 在遊戲中,你只有自求福大命大,它是不會憐惜每一個人的。”

李肅聽完後說道:“我還是不太明白,爲什麼它要讓我們做遊戲,我們就得按它要求做呢,還有,它到底是誰,它又要我們做什麼樣的遊戲呢。”

這是什麼情況,李肅發現自己竟然來到了第一次進入任務世界時的時間段,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剛纔自己不還是在第十次任務的任務中,那麼,這裏到底是,李肅有點搞不懂,甚至是,自己彷彿就是一個遊客一樣,因爲,還有。

隨後,大家一一介紹了自己,染髮的青年叫程文,女學生,一個叫李菲,一個叫肖芸,兩人是同班同學,同時被選中了,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可悲。

之前聽到西裝男,也就是張輝說道,他第二次任務遇到了真實的鬼,李肅心裏就在想:“哎,要是之前道法在就好了,如果這次還是關於鬼的任務,就不必擔心了。”

其實,李肅這樣說也有道理,如果李肅真的現在有道法,那說不定,這次任務,大家還得靠李肅來完成。不過,想歸想,李肅現在是真的沒有道法,想也沒用,只有先跟着張輝再說了,一個是隻有他經驗最多,再就是沒有誰不想活下去的。

李肅雖然對張輝的話不是完全相信,但現在確實不像在原來的世界了,因爲這個世界,很空,幾乎沒有什麼建築。

李肅想知道真相,唯一的辦法就是先活下來,然後,迴歸原來的世界去,才能知道這件事情,是不是真實的。

隨後,張輝說道:“不管怎麼樣,我們先活過這次任務再說吧,接下來,我們應該快接到任務通知了。”

還有另外一個自己,他竟然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李肅可以斷定,這個人,他就是自己,但是,爲什麼會這樣呢,魔王它到底有什麼目的,自己之前不是應該在第十次任務中,記得第十次任務還沒有完成啊,劉美熙、葉黎她們。

看那兩個女學生害怕的表情,李肅就知道,這聲音應該是大家都同時能夠聽到。李肅此時心裏想,既來之,則安之,到時候儘量大家相互幫忙,希望一個都不要出意外。

看見李肅和兩個女學生緊張的表情,張輝說道:“每次任務發佈,都是這個聲音,我第一次的時候也很緊張,害怕,但多聽幾次,也就沒有那麼可怕了。”

聽到這話後,染黃色頭髮的程文奸笑的說道:“輝哥,還是你牛逼,小弟甘拜下風。”

其實程文說的也不無道理,試想一下,在一個漆黑的夜裏,身邊就只有幾個不認識的人,每次的任務都是那麼的驚悚和恐怖,運氣差點,可能就死了。

一個正常的人,反應應該是聽到這個聲音響起,心裏就應該非常害怕和緊張,但張輝竟然說,多聽幾次,也就沒那麼可怕了,可見這個人心理的承受能力是多麼的厲害。

走了將近四十、五十分鐘,隱隱約約看到前面有一棟木屋,走近一點點看,木屋有三層樓,每層都亮着燈光。李肅五人看到前面的木屋,停了下來。

張輝首先說道:“我感覺前面的木屋肯定不簡單,以我對任務的瞭解度來看,可能會存在很大的危險,所以,到時候大家進屋之後,一定要小心一點,不要隨便動屋裏的東西,好了,我要說的就是這些,大家還有什麼意見嗎。” 秦穆然的意圖,狐狸很是清楚,所以今天主要鍛煉的就是自己!

「兄弟們!勝利就在眼前,只要我們攻破青竹幫的總部,從此我們就將會成為中海的第三大幫派,與青幫,洪門分庭抗禮,你們有沒有信心!」

秦穆然振臂一呼道。

「有!」

龍鱗的幫眾異口同聲道,聲音響徹雪夜。

「好!那我們就殺進去!滅了青竹幫!」

秦穆然說道。

「滅了青竹幫!」

「滅了青竹幫!」

「滅了青竹幫!」

一聲聲吶喊之聲,直接就是讓青竹幫總部大樓里的眾人嚇了一跳。

這一次,看來龍鱗是傾巢出動了啊!

「怎麼辦?」

青竹幫總部,僅存的一名長老皺著眉頭,心裡卻是有如熱鍋上的螞蟻,亂作一團。

此刻的他多麼希望自己也被警察帶走啊!那就眼不見,心不煩了!

剛開始,那麼多人都被警察給帶走了,哪怕是平常與自己不對付的人,也在其中,他還在沾沾自喜,覺得自己太機智了,沒有被人抓到把柄。

但是現在,他知道,樂極生悲的道理!

龍鱗大軍壓境,青竹幫怎麼看都像是要頂不住的樣子啊。

而且從前線傳來的消息,龍鱗的高手不少,幾乎是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擋,便是從四面八方向著總部聚攏了過來。

「平常我們青竹幫的那些供奉呢?分錢的時候看他們來的挺快,現在人呢!」

馬如橋想到了那些青竹幫的供奉,立刻看著身邊的小弟問道。

「馬長老,那…..那些供奉…….」

身旁的小弟顫顫巍巍地說著,他實在是不敢多說什麼,因為知道龍鱗殺了過來,青竹幫的那些供奉竟然連一絲抵抗的想法都沒有,直接就撒溜地跑了!

若是其他的人,青竹幫的這些人能夠將要逃跑的這群人給留下來,但是這群供奉本身的實力都不低。

他們沒有膽量留下這群供奉,因為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命喪他們手中。

馬如橋看了眼身旁的小弟,雖然他沒有說什麼事情,但是馬如橋如何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還真的是大難臨頭各自飛啊!」

馬如風冷哼一聲。

「來人,召集所有在青竹幫的人,跟這群龍鱗的混蛋拼了!不要想跑,你們覺得龍鱗來了,還會放過我們嗎?現在鬥爭或許還能夠戰勝他們,但是這樣跑了,被他們逐個擊殺,誰都不是他們的對手!」

馬如風掃視了一圈的人,將這群人的表情都看在眼裡。

馬如風何等的老奸巨猾怎麼不可能了解這些人的尿性,一句話,算是直接堵死了他們的退路!

「是!」

眾人心中一緊,沒有任何的退路,只能夠硬著頭皮答應。

「走!看看情況去!」

惜花芷 馬如橋陰沉著臉,如今蘇青竹不在,陳波不在,常鵬也不在,他就是在場地位最高的,自然也是有話語權的,只能夠帶著眾人向著大樓外走了過去。

一群人懷著忐忑的心情向著門外走了過去,此時,正好對上了秦穆然等人。

幾百人對峙,外面大雪飄飄,這樣的場景,像極了電影。

就在馬如風忐忑地向著秦穆然那邊走了過去的時候,卻是突然有幾個人出現在了他們的身旁。

「下面交給我們了,一群廢物!」

那個男子目光之中充滿著冰冷,看著馬如橋說道。

「你們是誰!」

被人罵廢物的馬如橋,本來心裡就不爽了,現在更加的不爽了,當即目光之中充滿著殺氣般地問。

「許家!」

幾個男子留下一句話后,便是轉身不再搭理。

鑒寶神眼 「許家?!」

馬如橋聽到這兩個字以後,身軀一震。

作為青竹幫的長老,他自然知道青竹幫的背後就是許家,許家可是中海四大家族之一啊!

不過仔細一想,龍鱗這麼大張旗鼓的針對青竹幫,許家作為中海四大家族之一,權力滔天,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又怎麼會坐看著龍鱗滅掉呢!

以許家的實力,原本青竹幫面臨的危機頓時就蕩然無存!

「哈哈哈!龍鱗!許家的高手來了!這一次你們死定了!」

馬如橋心情大好,朗聲笑道。

秦穆然站在對面,自然也是聽清了他們的對話,頓時便是將目光看向了那兩個男子。

一個是高高瘦瘦的男子,一雙眼睛充斥著殺氣。

另外一個則是矮矮胖胖的,看起來就像是個肉球一般,這尼瑪,一胖一瘦,就差頭頂上都帶個佛箍,就是《鹿鼎記》中的胖瘦頭陀了!

「呵呵,龍鱗,竟然打上了青竹幫的主意,真的是不知死活!」

高高瘦瘦的男子名叫高壽,矮矮胖胖的男子則叫艾孜,他們兩個都是許家的宗師之境的高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