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隨着一陣破空之聲突然響起來,劉劍飛幾乎就是在第一時間,便已經意識到了:哇靠,他娘的,老子又遭受到了那硬毛老鼠的攻擊了!不過,現在,劉劍飛的體力已經得到了明顯的改善,因此,那一些硬毛老鼠的口箭,自然而然的,也不會在短時間之內,傷害自己太重。

不過,這樣以來,卻給了劉劍飛一個嘗試一下自己剛剛所習得的那一個火球術的好機會!想到了這裏之後,劉劍飛放眼望去,只見在不遠處,有一片低矮的灌木。很顯然,那一隻正在向著自己發動攻擊的硬毛老鼠,就隱藏在了那裏面!

―――――――――――――――――――――――――

「娘的,這個傢伙,真是自找苦吃啊!正好,老子現在正好可以拿它來祭一下老子的遠程火球術的攻擊!嘿嘿,嘿嘿,真是太好了,這可真是太好了!」劉劍飛這個時候,心裏不由得感覺到了一種左右逢源的感覺,於是,一時間心情不由得大好。

於是,想到了這裏之後,劉劍飛心念一轉,雙手向前猛地一推,嘴裏大聲地喊道:「火球術!」

這一個動作,其實是劉劍飛曾經在那一款單機版的遊戲之中所學來的,當時,看到畫面之上的人物,動作如此的瀟灑大方,當時他在心裏那個眼熱啊,那個嚮往啊!因此,長此以往,當初畫面人物的那一系列的動作,終於讓劉劍飛牢固地記在了腦子裏了。而且,時不時的,還時常進行模仿!

因此,這一次,劉劍飛自然而然的,幾乎就是不經意的下意識的一個動作,便將當初單機遊戲中角色人物在畫面上的那一個激火球術的動作,給精確無比的做了出來!

可是,讓劉劍飛一時間有些難以明白的是雖然自己的那一個動作,做得簡直就是相當的漂亮,相當的到位,相當的精彩,可是,卻是中看不中用!明明是非常瀟灑大方標準而給力的一個動作,卻並沒有發出他心目中的那一個火球!甚至,連一個火星兒也沒有激發出來!哇靠啊,他娘的,這個,這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啊?

――――――――――――――――――――――――――

「嗖~~~嗖~~~~」就在劉劍飛遲疑之間,突然之間,又一枚硬毛老鼠的口箭向著自己激射過來,精準地擊中了自己的胸口!好在,這種硬毛老鼠的口箭口箭並沒有毒性,所以,就是剛剛打掉了劉劍飛十幾個血量點而已,倒也是無關大局。

「他娘的,真是越是到了關鍵的時候,越是掉鏈子啊!」劉劍飛這個時候,心裏那個急啊!哇靠,他娘的,這個,這個,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啊?這也太讓人受傷了!

就在劉劍飛急得抓耳撓腮的時候,猛然之間,他一下子想到,貌似,自己根本就並沒有將那一個火球術的魔法技能給掌握起來啊!而在當初的時候,他也只是將升級之後,所擁有的那一個火球術的魔法技能收到了自己的口袋裏而已!

想到了這裏之後,劉劍飛這才不由得恍然大悟!唉,都怪自己太大意了!怎麼會這樣呢?沒有習得,又怎麼能夠運用啊?其實,這是一個顯而易見的事情。想到了這裏之後,劉劍飛狠狠地罵了自己一回,然後,這才從自己的儲物袋裏,將那一個火球術的魔法技能重新提取出來,然後,認真的學習起來!

「集中起精神之力,然後,以自己的精神之力為導引,聚攏起周圍的火元素,將其聚而成形,然後再以精神之力為導引,將其推向目標所在的方向~~~~」劉劍飛認真的學習著那一個火球術的魔法技能的內容,同時,一邊不停地比劃着手勢,躍躍欲試的樣子。

終於,大半天之後,劉劍飛終於咂摸出一點兒味道來了!於是,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將自己的精神之力完全地集中起來,雙手由下而下進行動擺。這個時候,劉劍飛感覺到,周圍空氣之中似乎發生了一種異樣的變化!

是的,真的就是一種異樣的變化!他甚至分明感覺到,自己的周圍的空氣,正在發生著一種炙熱感!此時此刻,劉劍飛心裏不由得一喜:哈哈,哈哈,太好了,這可真是太好了!看來,自己根據那一個火球術的要訣,終於能夠引動周圍火元素了!而這一點兒,恰恰正是能夠釋放火球術這一魔法技能的一個極其重要的前提性的條件!

――――――――――――――――――――――――――

「去~~~」終於,劉劍飛在感覺到周圍的火元素匯聚到了一定程度之後,猛然之間用精神力將其導引向遠處的那一隻硬毛老鼠!突然之間,圍繞着劉劍飛一片火焰猛然出現,隨後,那一些火焰很快就聚攏成為了一個西瓜大小的火球,按照着劉劍飛的精神力的導引,向著二十來丈遠的那一隻硬毛老鼠,便徑直激射而去!

「呼~~~~」只見那一個西瓜大小的火球,這個時候,看上去,那簡直就像是一顆流星一般,帶着一股巨大的破風之聲,向著那一隻仍然躲藏在了那一片低矮的灌木後面的硬毛老鼠,攻擊過去!

劉劍飛這個時候,心裏那個激動啊!他知道,這是怎樣的一段距離啊!足足有着二三十丈之遠啊!而且,他也知道,這樣的一個距離,應該說,完全在自己的這一種魔法火球的有效攻擊距離之內!是的,確確實實就是這樣子啊!

這樣的話,自己以後就可以躲在一個地方,通過這樣的一種遠程攻擊的方式,向目標打冷槍就可以了!嘿嘿,那種感覺,相比於那一種近身性質的格鬥,那可是有着天壤之別啊!

―――――――――――――――――――――――――

當然了,更重要的是,自己可是法師職業,而這樣的一種法師職業,最大的一個缺點那就是不善於進行近身作戰。可以說,若是讓這一種法師來進行近身作戰的話,那簡直無異於將其送上了斷頭台!是的,就是這麼簡單!

因此,完全可以這麼說,失去了遠程攻擊能力的法師職業,那絕對就是一個相當的垃圾得不能夠再垃圾的職業。讓一名法師職業的玩家去跟對方進行近戰的話,那麼,簡直就是讓他去當炮灰!好在,自己現在,經過了自己的一番努力奮鬥之後,終於獲得了一項最為基本的遠程攻擊能力,那就是火球術攻擊!

現在,自己終於祭出來了一個火球,而且,正在向著那一個目標——那一隻躲藏在了灌木後面的硬毛老鼠攻擊過去!劉劍飛看到,在自己所祭出來的那一個西瓜大小的火球,正在向著目標激射而去的過程之中,接連遭遇到了那一隻硬毛老鼠所激射過來的幾枚口箭!然後,在將那幾支口箭給直接給擋下來了!然後,繼續飛行過去,然後,精準地擊中了那一隻硬毛老鼠!

就這樣,劉劍飛眼睜睜地看到,自己所激射出去的那一個西瓜大小的火球,就像是長了眼睛一般,倏的一下,沿着那一條自己意念之中的軌跡,然後,精準地擊中了那一隻隱藏在了那一片灌木叢後面的硬毛老鼠!

「嘭~~~」狠狠的就是這麼一下子,一聲悶響之後,只見自己祭出去的那一枚火球,直接一下子將那一隻硬毛老鼠,給一下子燒死掉了!然後,冒起了一股青煙之後,慘叫一聲,然後便仰面朝天,躺倒在了地面之上了。

――――――――――――――――――――――――

「嘿嘿,嘿嘿,不錯,不錯,這可真是不錯啊!老子終於擁有了遠程打擊能力了!嗯,這樣的一種遠程打擊能力,如果用在紅警二的遊戲世界裏,也應該算是一種不錯的了!」劉劍飛得意地想着。

是的,雖然說,這一種火球術所具有的遠程打擊能力,根本無法跟紅警二的世界裏的那一種現代式的遠程打擊相比美,比如說導彈!當然了,就連光棱坦克的那一種遠程打擊效果,也是絕對比不上的。

可是,話又說回來了,自己的這一種火球術,畢竟只是初步!要知道,這一種火球術,那可是可以進化的哦!是的,什麼是進化?那就是可以升級!現在,自己所使用的這一種火球術,也僅僅只是最為初步的水平和級別,自然而然的,其殺傷力度還非常之差。這一點兒,那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過呢,隨着時間的推移,劉劍飛有着足夠的信心,那就是,其破壞力,攻擊距離,殺傷範圍,都將會得到進一步的提升。這是可以肯定的。是的,確確實實就是這樣子的。對此,劉劍飛可是信心百倍的啊!不管怎麼樣,現在,自己畢竟已經終於擁有了一種魔法攻擊技能了!而這,也是讓劉劍飛感到十分的難倒和自豪的地方。

――――――――――――――――――――――――

現在,劉劍飛越來越感覺到,自己所使用的這一件武器,真他娘的太夠嗆了。是的,真的就是這樣子的。堂堂一個法師,一個據說是暴風最最寵愛的一個職業,居然使用如此低劣的一種武器,哇靠,真他娘丟人哪!

可是,自己已經打了這麼長時間的怪物了,卻愣是沒有打出一件像樣的裝備開出。也不知道是自己運氣太差,還是壓根就別想從怪物的身上打出像樣的裝備出來。反正,現在,劉劍飛的心情很是糟糕。嗯,是的,甚至可以說,那簡直就是糟糕透頂了。

猛然之間,劉劍飛終於悟出來一個偉大的道理出來了,那就是,要想真正的提升自己的實力,看來,就必須去完成任務!光依靠着在這一片鮮血荒地之中四處去打怪,則很難大幅度地提升自己的實力!嗯,這一個事情,還真的就是那麼一回事情啊!

現在,劉劍飛重新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實力列表,嗯,自己現在,已經是三級的法師了。雖然說,法師這一個職業,他娘的血量那簡直就是太低下了,極容易被打傷,甚至被打爆掉,那也是很簡單的事情。不過,總而言之言而總之,這裏面有一點兒,那也是很重要的,那就是,不管怎麼樣,他娘的還是怪自己現在的級別太低下了。是的,確確實實就是這樣子的。

如果自己的法師級別達到了一定的水平之後,那麼,只怕是那一些依靠着近戰而得力的職業,也就黯然退色的。這就好像是人類跟動物的童年期時的情況。人類在嬰兒期,那可是相當的弱小的,甚至是任何的一個動物,都可以對其進行傷害。而且,需要成長起來的時間也是很長。在成長起來之前,可以說,人類幾乎就是不堪一擊的。

而反觀大多數的動物呢?在這一個方面,卻恰恰相反。無論是豬、狗,還是其他的一些動物,幾乎就是在剛剛生下來的時候,就似乎相當的成熟了。儘管他們大都是四條腿同時着地,不過,確確實實的,它們在成長的速度上,也是比著人類快上很多很多的。

―――――――――――――――――――――――――

所以,劉劍飛這才從法師的情況,聯想到了人類的情況。事實上,也正是如此。現在,劉劍飛已經覺得,自己已經具有着一定的實力,能夠去執行某項任務了。當然了,這可以肯定的是,那一定是最基本最簡單的任務。

劉劍飛還知道,一旦可以執行任務之後,那麼,自己才算是真正地成長起來了。而在可以完成任務之前,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無足輕重的。而且,有一點兒劉劍飛也是十分清楚的,那就是,不但但在完成任務之後,能夠獲得某種很可觀的獎勵,另外,甚至可以說,更為重要的是,在完成任務的過程之中,所得到的那一種磨練,似乎對於他來說,那彷彿是更重要的。

是的,確確實實就是那樣子的。在完成任務的過程之中,自己可以得到大量的經驗值,還可以打出來大量的金幣,甚至是一些裝備。另外,在完成任務的過程之中,自然將會遇到更多的怪物,當然了,有一些怪物也會更難打,可是,儘管如此,可是,卻也會從它們的身上,得到更大的好處。

可是,現在,自己的法師角色級別,還僅僅只是准三級,也就是說,剛剛跨入到了三級的門檻。因此,儘管劉劍飛雄心壯志,可是,要想真正的以現在這樣的一個狀態去接手任務的話,那卻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嗯,就這樣吧!先再忍受一下吧!將自己的人物級別先練到真正的三級之後再說吧!萬事不可太過着急,不然的話,將會適得其反,將會適得其反的啊!」劉劍飛不停地對自己說道。

可是,現在,基本上在這一片鮮血荒地之中,那一些怪物已經基本上都被自己打得差不多了。雖然說,他也可以從這一片鮮血荒地之中,前往「修女埋骨之地」,或者是前往那一片「冰冷之原」。可是,他也知道,憑藉着自己現有的力量,可以肯定的是,一旦進入到了那裏之後,幾乎就是死無葬身之地!

因此,最妥當的辦法,那就是在這一片鮮血荒地之中,耐心地尋找機會了。而且,劉劍飛也有信心,他一定會在那裏,尋找到最為合適的機會的。他有這個信心,也有這樣的一個耐心。

。 可惜,她依然沉睡不醒。

蕭逸坐在老夫人的身旁,緊緊的皺著眉頭望向了老夫人:「老夫人的氣色,確實比之前好上不少,若不是我把老夫人帶回來了,是不是老夫人就能好轉?」

想到自己的行為,蕭逸就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

為何他蕭逸聰明一世,卻犯了這種糊塗。

床上的老夫人嘴唇動了動,似乎要說些什麼。

這個行為讓蕭逸的眼裡帶上欣喜,急忙道:「老夫人,你是不是醒了?」

老夫人閉著雙眸,面色蒼白,她的嘴唇輕顫,神色間儘是痛楚。

「老夫人,你說什麼?」蕭逸將耳朵湊到了老夫人的耳旁,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老夫人的聲音虛弱,虛弱到幾乎不見。

「薇兒……」

可那虛弱的聲音,卻還是如同一陣風,飄入了蕭逸的耳中。

蕭逸的身子僵了僵,他緊緊的握著拳頭,眼神之中儘是痛楚。

薇兒小姐已經死了。

現在楚辭也死了——

那是不是證明,老夫人當真沒有血脈親人了?

若是薇兒小姐還在世,一定能將老夫人喚醒。

蕭逸苦笑一聲,望了眼天色,已經不早了,他便打算起身離開。

他走到門口,拉開了門把,向著門外走去。

遠遠的,就聽到鳳鳴山莊侍女的議論之聲,讓他不由自主的停了腳步。

「聽說大小姐親自去了大齊國,要剷除這為禍天下的禍害。」

「可那楚辭不是已經死了嗎?都已經過去這麼久了,就算她真的用自己的夫君為食,也撐不了太久吧?」

「不只是楚辭,那大齊國的王府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不是他們的縱容,楚辭能做出這種事來?我還聽說,她連自己的父親和妹妹都不放過。」

「這倒是真的,不管如何,那楚家的楚輕輕姑娘,可是她的同胞妹妹,一母同生的那種,真不知道她怎麼能狠心到這種程度,做出這般事來!」

原先聽到之前的話,蕭逸不覺的皺起了眉頭,正打算上前訓斥這些嚼舌根的侍女。

不管如何,那楚辭都是慕容薇的女兒,鳳鳴山莊的是非是不能論別人說三道四。

只是到最後,他的腳步一頓,停了下來,腦子嗡的一聲一片空白。

薇兒小姐還有一個女兒在世?

這個驚喜來的太突然了,突然到他渾身都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忽然,他上前兩步,按住了侍女的肩膀:「你說那楚辭還有同胞妹妹?」

侍女嚇了一跳,轉頭間對向了蕭逸焦急的眸子,她急忙跪了下來:「啟稟長老,這……奴婢也是聽說的。」

「我問你,她是不是真有同胞妹妹?」蕭逸的語氣逐漸有些不耐煩,急聲質問道。

侍女顫顫的點頭:「是,是一母同胞的妹妹,好像是叫什麼楚輕輕……」

蕭逸鬆開了手,他向後退了幾步,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那笑容帶著欣喜與激動。

太好了!

薇兒小姐還有親人在世!

蕭逸壓下滿心的興奮,匆忙轉身向著長老院的方向而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898章

陳北冥看著蕭綺夢,笑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我做過功課了啊,這兩位經理,就是萬隆集團的中流砥柱,他們兩個加在一起,可以代表整個萬隆集團了。」

「平時萬瑩不在的時候,所有事情都是他們在處理。」

陳北冥不可思議的看著蕭綺夢,笑道:「我老婆好厲害啊!」

「別貧了,這兩位肯定不好惹,想想待會怎麼做吧。」

十分鐘后,二人來到會議室,蕭綺夢一眼就看到,董經理和蔡經理坐在一起。

這二人看著她的眼神,就有些不對勁。

蕭綺夢入座,深吸了一口氣,正要開口說話,就被蔡經理給打斷了。

「蕭小姐,情況我們大家都清楚,萬隆集團可以交給你,但是有條件。」

「管理權,必須是我和董經理的。」

「你只要在家裡數錢就行了。」

蕭綺夢一聽這話,臉上沉了下來,低聲道:「這不太好吧?我知道您二位是公司的中流砥柱,可是……」

「你知道就好,所以我們不會坑你,這也是為你減輕負擔。」

「何樂而不為呢?」

此時,坐在旁白的董經理也笑了出來。

蕭綺夢人傻了,她想到這二位不好惹,但是沒想到這麼不好惹。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