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韋瑟姆嘆了口氣.「但願這群傢伙別浪費我們的努力.」

「應該沒問題的———-」梅西看著韋瑟姆說道.不過.韋瑟姆沒能從梅西的眼神里看到他想要的東西.他覺得沒有必要再去糾結這個在場任何人都無法左右的話題.

韋瑟姆將話題轉開.「兄弟們怎麼樣了.」

「14人陣亡.還有37個兄弟和你躺在病床上.」澤魯阿勒回答並不讓韋瑟姆感到吃驚.

「那就是只剩下21個人.」他看了看澤魯阿勒那張被稜角分明的臉.「你還記得行動之前.我們在去龐特德拉的飛機上.你說我們將執行的特殊任務.是一項可以結束整場戰爭的特殊任務嗎.」

「記得.當然記得.」

「那麼.你現在還願意去執行一項可以結束整場戰爭的特殊任務嗎.」

「當然.我的隊長.請下令吧.」

聽了澤魯阿勒的回答.韋瑟姆又看了看梅西.

梅西攤了攤雙手說道:「你們是領袖親自指揮的部隊.在領袖沒有新的命令到來之前.你完全可以按照自己對戰爭的判斷指揮你的部隊.我相信你的判斷————-.


—————————分割線——————————-

29日黃昏.桔紅的太陽尚未隱沒在蔚藍色的海平面之後.亞歷山大的市區就已顯露出冷靜和可怖來.由於前方吃緊.入夜後.除了英**官指揮的阿拉伯巡邏隊還在不緊不慢地到處遊走外.當地老百姓都早早地躲入家中.整個市區的街上空空蕩蕩.白天的喧鬧和聒噪像變戲法一樣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從昨天開始.伴隨著義大利人的狂轟濫炸.一批有一批的盟軍部隊開進這裡.然後又匆匆離開.到后來.那些盟軍部隊更是毫不停留地穿城而過.

提起亞歷山大.它是埃及最大的海港.這座冠以亞歷山大大帝之名的城市從公元前四世紀開始就是地中海東部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它是一個繁華美麗的城市.那些浪漫的法國人和優雅的英國人在這個城市建造了許多光怪陸離的商店高樓、豪華別墅、賓館酒店、高級劇院.而金髮碧眼的異鄉人也曾給這個城市帶來了一片興旺和新鮮的感覺.可如今.整個市區冷冷清清.凄涼蕭條.許多曾經曇花一現的繁華場所如今都已大門緊閉.一片死寂.消息靈通人士已經得到內幕消息.英國人快不行了.

此時.澤魯阿勒和他的20個兄弟正整整齊齊地列隊在第六整編師後方醫院外的一塊空地上.而在隊列的前面.是倚著拐杖的韋瑟姆隊長.

「準備.」一聲並宏亮但殺氣騰騰的命令從韋瑟姆地口中傳來.

話音剛落.兩輛繳獲的英國卡車噴出了淡藍色煙霧.這時.澤魯阿勒從隊列的一端走廊出來.扶著韋瑟姆隊長一邊敬禮.一邊檢閱了他的突擊隊.最後.他回到隊伍中央.站在一輛沙漠突擊車旁.手臂用力一揮:「出發.」

隨著一聲口令.兩大一小三部汽車戰車駛出空地.只見塵土飛揚.煙霧飄蕩.整個車隊猶如一條灰色的巨龍向亞歷山大市區飛奔而去.車隊全速行駛.所向披靡.一頭扎進了茫茫大漠.沙漠、潰兵、車輛殘骸都被一一拋在後面.

坐在沙漠突擊車上的澤魯阿勒望著這支幹勁十足的隊伍.看著穿上整齊制服的突擊隊員.想著所肩負的特殊使命.臉上露出凜然不可侵犯的神色.而同時.他心底又有幾分得意..亞歷山大.我們來了.

晚上6點.黛青色的天穹中還殘留著一點夕陽的痕迹.天色已暗了下來.貝洛諾夫的突擊部隊經過一個小時的全速行駛.已經可以遙望到亞歷山大室內高樓大廈的美麗剪影了.

〖 倫敦.一部黑色勞斯萊斯轎車從白金漢宮駛出一路急行.車上疲憊不堪的丘吉爾昏昏欲睡.

「你在這裡坐得太久了.什麼好事也沒做.喂.滾開吧.我們不要你了.」丘吉爾猛地被驚醒.耳邊響起了這幾句話.心裡像被針刺著一樣疼痛.這是克倫威爾的名言.是他針對那些尸位素餐、無所事事、無所作為的官僚政客們時所說的.幾個月前.正是丘吉爾將這些話送給了自己的前任.正在病床上躺著的張伯倫先生.而在今天的《倫敦時報》上.不明真相的無知記者居然將這些話還了給他.

此時此刻.貴為首相已經年滿66歲的丘吉爾.也和普通人一樣.不禁掉下了幾滴辛酸的眼淚.他感到十分委曲.自他出任首相以來.面對國內紛繁的內政.面對國際複雜的外交.面對內內外外這個極不安寧的世界.他沒少花心血.沒少來回奔波.他認為.用「勵精圖治.日理萬機」這話來概括他的全部辛勞也不過分.他的一切難道還有什麼可指責的么.

「佩克」.丘吉爾輕聲呼喚著自己的私人秘書:「你說這世界是怎麼了.」

「局勢還算穩定吧.當然.人們會為前線的戰局失利感到悲痛.不過.他們應該還不至於到推翻現任政府的地步吧.」

丘吉爾面帶難色.他說.「可是———–.總之我們決不可掉以輕心.還是把問題考慮得嚴重一些為好.我記得你上午說起了埃塞克斯選區的事.這可不是個好兆頭.」

埃塞克斯選區離丘吉爾自己的選區不遠.在以前的議員選舉中.保守黨議員馬爾登總是穩操勝券.但現在這位被正式提名的候選人敗下陣來.席位到了左翼元黨派候選人湯姆·德雷伯格手裡.

「還有北非.那裡總是送來不好的消息.」丘吉爾信手點燃一根雪茄煙.說道:「阿拉曼防線被突破了.奧金萊克正在那裡指揮部隊撤退.」

一說起北非的戰局.丘吉爾直搖頭.真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他本以為這一次定能擋住墨索里尼的腳步.沒想到現在居然只求能從意軍的鐵蹄下全身而退———失敗真是太失敗了.

其實.丘吉爾對盟**隊在阿拉曼的撤退是有顧慮的.

阿拉曼的防線已經被意軍敲開.守是守不住了.退肯定要退.從某種意義上說.哪怕奧金萊克只把一半的軍隊撤出了意軍的包圍圈.那也是一次「敦刻爾克式勝利」.

但是.盟軍退的速度不能太快.退的距離不能太遠.不能影響盟**隊的士氣.同時.也是最重要的.要考慮政治上的影響.

就像丘吉爾對陸軍總參謀長布魯克所說的那樣:「輿論會責問我們.你們怎麼回事.說好了阿拉曼防線固若金湯.而且報紙上都說了你們在21號的時候不就打退了意軍的攻並給造成了他們慘痛的損失嗎.怎麼這一仗就一下子被打敗了.還有撤得那麼遠.面對這樣的問題.怎麼向女皇陛下交代、怎麼向英國人民和所有自由世界的人民交代.」

丘吉爾讓布魯克給奧金萊克制定了「撤退指標」.明確規定一天最多能退多少公里.而且指出:「只要意軍不進攻.我軍就不撤退.萬一意軍撤退了.我軍還要及時跟進一點.」他甚至要求已經處於意軍半包圍態勢中並且失去了機動工具.不太可能逃脫意軍包圍的部隊戰鬥到最後一門大炮、最後一個士兵、最後一發子彈.以便拖著意軍繼續向開羅進軍的步伐.


明確制定「撤退指標」.這在戰術上是及其不科學的.作為一線指揮官的奧金萊克認為在阿拉曼以東那片一望無際的大沙漠里.無險可守.撤退就要大踏步地撤退.以最快的速度與意軍脫離接觸.以保存實力.他甚至認為.只有在英軍大幅度的後退后.才可能有機會尋找戰機.殲滅幾支孤軍冒進的敵人.

平心而論.奧金萊克說的一點也不錯.可惜的是.現在的北非戰場已經不單單是一場軍隊之間的較量;丘吉爾希望他的軍隊既要力爭殲滅敵人.又要計較一城一地的得失.作為首相和政治家.丘吉爾總希望中東的英軍不斷傳來捷報.鼓舞英國民眾的士氣和增加英國在反法西斯同盟中的地位.然而作為軍人和戰場指揮官.奧金萊克卻不能迴避戰場上的客觀實際.不能拿士兵的生命作無謂的犧牲.

為此.倫敦和開羅之間的電報你來我往.爭吵不斷.直到奧金萊克被免職為止.而就在這一將一相借著無線電千里大吵架時.在阿拉曼的盟軍部隊已經到了最後的時刻——–來自羅馬的電報帶來了墨索里尼的聖斷:意軍埃及集團軍群必須在30號落日之前抵達地中海的海岸.徹底包圍阿拉曼守軍.

30日上午.義大利空軍的轟炸拉開了決戰的序幕.

炸彈掩埋了士兵及其裝備.擊毀了坦克.切斷了電話線.炸壞了無線電天線.迫使通信員逃進貓耳洞或近處的彈坑.盟軍前後方的通信聯絡全部中斷.轟炸把敵主要防線變成一道新月形的恐怖地帶……在得到了來自本土的大量飛機志願后.北非的義大利空軍像打了雞血一般.在陸軍進攻前的轟炸中.意軍空軍至少要殲敵1000人.另有約1/5的盟軍有生力量被打死或打傷.3個團級指揮所被直接摧毀.6個炮兵連實際上被消滅.據30軍軍長諾里保守估計.目標地區40%的盟軍守兵喪失戰鬥力..不是被炸死、炸傷.就是被嚇得神志不清.呆若木雞.更可怕的是.在意軍接下去的總攻時.整個30軍只能出動20多輛坦克和自行火炮.

中午時分.皮愛蒙特親王下令3個師的部隊..第17師、第67師以及第2裝甲師和第六整編師殘部混編的梅洛蒂戰鬥群..開始進攻.義大利士兵端坐步槍心翼翼地跟在坦克之後.進入被炸得如同月球表面的轟炸區———

〖 一片紅色和紫色的天空籠罩著阿拉曼的上空.大炮的轟隆和機槍的撕鳴.混雜著盤旋的飛機引擎聲.充斥著這個地中海沿岸偏僻小鎮每一處角落.躲在臨時路障後面或小心翼翼從一段戰壕轉移至另一個戰壕的錫克族士兵正在英**官的指揮下發動了一次近似絕望的反撲.此時.整個阿拉曼小鎮彷彿成了一個巨大的屠場.

每一棟房屋.每一條街道.每一座彈坑.每一堆廢墟——-到處在進行著血腥野蠻的巷戰.整個大地都在瑟瑟戰抖.義大利人的迫擊炮彈落在了堅硬的地面又彈了起來.在半空中爆炸..這樣的殺傷力更加可怕.火箭炮夾著煙幕怪叫著從天空墜向陣地.每次爆炸都會把各種各樣的雜物掀向天空..碎石、木屑、布條或是殘肢斷臂.機場已經處在敵人的直接打擊之下.布滿彈坑的跑道上幾乎看不到一樣完好的東西.一架萊桑德聯絡機試圖在密布的彈幕中滑跑著.艱難的離地升空.可是沒過多久.它就陷身在意軍的高炮火網中.活象一隻被蜘蛛網釘住的飛蛾.機身很快被擊中.燃燒起來.隨即突然斷成兩截.裡面的人象木偶一樣掉了出來.摔向街道.

此時身處阿拉曼的每一個盟軍軍人都知道現在已經沒有辦法阻擋意軍向著大海的突擊.但是.他們必須戰鬥.


丘吉爾曾經說過:我們將奮戰到底.直到最後一個印度人.

在這裡.在阿拉曼戰役的最後時刻這句話得到了忠實地體現.當義大利人的裝甲大軍沿著科特臘窪地北緣突破阿拉曼放線后.首當其衝的第一南非師很快被擊潰了.不過對於那些第一次出國作戰的南非人.這倒也不是一件太壞的事情.至少他們中的相當一部分人.大約8000多南非軍人活著逃出了義大利人的包圍圈.這也使得第一南非師成為了阿拉曼戰役中損失最輕的兩個師之一.

接著第七裝甲師的英勇反擊極大地延遲了義大利人的進攻步伐.而紐西蘭第二師的決死夜襲.更是為奧金萊克贏得了寶貴的時間.正是依靠著這點時間.第七澳大利亞師帶著他們的重武器、給養和俘虜.幾乎是完整地撤出了意軍的包圍圈.

當然.這一切是建立在一連串「惡xingshi件」的基礎之上———-在撤退的過程中.那麼野蠻的澳大利亞人居然搶奪友軍車輛和油料.而在該事件中.最大的受害者就是第五印度師.在前期的戰鬥中.這個負責把守阿拉曼防線北側鹽鹼沼澤的印度師一直不是意軍攻擊的重點.損失也最小.自然就成為了澳洲野蠻人眼裡的「大肥肉」.

這群澳洲大兵打仗是把好手.鬧事也不含糊.早在來北非的路上.這些澳洲大兵就是劣跡斑斑:他們在孟買的酒吧和印度警察交過手.在開普敦的港口和水手們上演全武行.不過對於這種「兩頭冒尖」的部隊.上峰總是能網開一面.

最後.在1040年9月30日下午14時.當義大利人的履帶開始碾上地中海的海岸線之時.義大利人發現在他們的包圍圈裡只有以第五印度師為主的21000人.雖然看上去大魚還是跑掉了.但是著並不影響義大利收網的決心.

在坦克和突擊炮的支援下.義大利步兵一次又一次地向盟軍發去進攻.此時的巷戰已經白熱化到了令人難以想象的程度:因為缺乏構建掩體所需的材料.錫克族士兵甚至橇開了阿拉曼附件的一處公墓里的墓穴.挖出棺材.再把一切可以找到的物品圍在墓穴四周.作為「戰壕」繼續負隅頑抗.直到戰死為止.

義大利步兵將手榴彈象冰雹一樣砸向印度人據守的墓穴.他們一邊前進.一邊還有小心腳底下的地雷.手榴彈和地理爆炸后橫飛的彈片不斷給雙方增加著傷亡.子彈的嘶鳴聲和人的慘叫呼號聲交織在一起.到處川息著不斷的彈流.留下紅色、黃色和綠色的光跡.意軍在前進.但在頑抗的印軍火力下不斷有人倒下.殺紅眼的雙方在「戰壕」里展開肉搏.雙方揮舞著槍托、刺刀、工兵鏟和錫克族彎刀在狹小的空間內廝殺.直到墓穴內再次被意軍或者印軍士兵的屍體填滿.

17時.意軍終於完全控制了阿拉曼火車站.持續了10天之久的阿拉曼戰役終於落下帷幕.

晚上7點.迫不及待的羅馬廣播站伴隨著明快的背景樂<<今天是個好日子>>向全世界播報了這樣一消息:「在偉大的、光榮的、正確的義大利法西斯黨領導下.無敵的義大利軍人在浴血奮戰之後.終於佔領了阿拉曼.全殲英國及其僕從**隊.取得了光輝的勝利……意軍的旗幟現已高高飄揚在這座地中海沿岸城市的城頭上.埃及綠洲的大門已經向義大利人敞開.地中海即將成為新羅馬人的內湖.」

阿拉曼的淪陷意味著北非戰線僵持局面的瓦解.盟軍在北非的軍隊遭到重創:第五印度師被全殲.第二紐西蘭師和第七裝甲師被重創.第一南非師和第七澳大利亞師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打擊.整個英軍沙漠集群總共損失了45000人.損失坦克450輛、火炮1200餘門、飛機320架.

而作為勝利者的意軍.在兩次對阿拉曼防線的攻勢中一共損失26000人.損失坦克310輛、火炮140餘門、飛機270架代價.可謂高昂.而在此之前.意軍在整個北非戰場也不過損失了8000多人.特別是意軍埃及集團軍群最精銳的第二裝甲師、第六整編師在此役中遭到重創.使得意軍的裝甲黃油刀變得遲鈍起來.

但是.作為義大利勝利的指引者.遠在羅馬的芒果同志相信這一切都是值得.因為他已經看到自己作為征服者.騎著白馬.在亞歷山大的街頭閱兵的那一天.

〖 「鐺、鐺、鐺———–」亞歷山大市政大廳里,那台從1882年就出現在這裡的古董自鳴鐘悠揚的報時聲自顧自地響起來,全然不顧周遭的氣氛。亞歷山大的市長以及他的隨從身著正裝,表情嚴肅。奇怪的是,在市長的旁邊並沒有出現那些身穿咔嘰布軍裝的英**人。在1923年埃及就公布了憲法,宜布埃及是”自由獨立的國家”,組建了屬於埃及自己的軍隊,但是按照1936年8月25日,英國與埃及政府簽訂的英埃同盟條約,英國負有保護埃及不受外國侵略的義務。

不過,想起這群英國佬,市長心中只是一陣苦笑———–這時,一隊義大利軍人闊步邁入市政大廳,扎滿灰塵的馬靴在大理石的地面上發出整齊的聲音。

「市長先生,我想我已經給了你充足的時間去考慮,現在是你給我一個答覆的時候了」,領頭的澤魯阿勒那盛氣凌人的聲調在寬大的市政廳里回蕩著,「請不要猶豫了!3個義大利裝甲師,上千輛的坦克和裝甲車已經在亞歷山大外圍待命,上千門大炮黑洞洞的炮口已經瞄準你們。」

「可是,區隊長先生————-」,市長剛一開口,澤魯阿勒就毫不客氣地打斷了他的話,他直勾勾地盯著市長,自顧自地用並不流利的義大利說道:「另外,300架重型轟炸機已經在從馬特魯到的黎波里的機場上待命,只要我一個電報,他們就會攜帶上千噸的炸彈飛向這裡。到時,這裡將會變成一片血與火的海洋!我可不希望亞歷山大這座歷史悠久的傳奇城市落得和鹿特丹一樣悲慘的下場。」

雖然,翻譯官還在逐字逐句地翻譯澤魯阿勒的話,但是市長已經完全明白澤魯阿勒的意思。他扭頭轉向自己身旁的隨從。可惜大部分的隨從們都將他的腦袋深埋在阿拉伯大長袍之中————


大約三個小時前,澤魯阿勒的小分隊駕車進入了亞歷山大市區。一路上,他們駕駛繳獲的英軍車輛迷惑了所有的盟軍哨卡,或者是說在這個風雨飄渺,獨木難支的時刻,大部分的盟軍哨卡已經不像幾天前那樣盡心地履行自己的職責了,相反他們更關心的是自己何時可以收到撤退的命令。

按照原來的打算,澤魯阿勒只是希望自己的小分隊可以在盟軍陣腳大亂的時候,混入亞歷山大市區,突襲奧金萊克的指揮部,為意軍全殲北非盟軍創造條件。可惜,事與願違。他們並不知道奧金萊克已經被解職,他本人也已經飛往跟東面的巴格達。

不過,澤魯阿勒並不認為他們會白忙活一場。隨著小分隊深入亞歷山大市區中心,荷槍實彈的盟**人越來越少見,阿拉伯打扮的平民越來越多。在沒有炮擊和飛機轟炸的間隙,阿拉伯人照樣在為自己的生計奔波。

眼前的一切,讓澤魯阿勒的腦海里冒出了一個更加瘋狂的主意——–這座飽受意軍轟炸機蹂躪的城市已經人心惶惶。澤魯阿勒有種預感,只要他振臂一揮,亞歷山大就會向他屈服!

而幸運女神在此時又一次選擇站在了澤魯阿勒這邊。在路過一家義大利餐廳時,幾個義大利廚子興奮地跑了出來,自願加入澤魯阿勒的小分隊。雖然這些廚子送來的義大利面並不很地道,但重要的是小分隊終於找到了可以充當嚮導的人。依靠這幾個廚子帶路黨,小分隊很快進入了市政廳,在得知這群義大利人和沒有和英國人接觸后,這位亞歷山大名義上的最高領導人很快答應與義大利人見面。

而接下去的一切,就像澤魯阿勒預想的一樣,市長同意投降。區區20多人就佔領了這座城市,這可能是英國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天。然後按照市長的命令,駐守在城內的1300名阿拉伯軍人被召集到市政廳前的廣場上,當著澤魯阿勒和市長的面方向武器,就地解散。而此時,亞歷山大城外的盟軍還在意軍的先頭部隊交戰中。

不過,澤魯阿勒很清楚單靠他們區區20多人想要控制亞歷山大這座十多萬人的大城市是一件幾乎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後續主力部隊,不能及時到達,誰也不知道那些已經放下武器並且發誓不再參戰的阿拉伯人會不會用他們的腦袋作為向英國人贖罪的禮品。

為了切實控制這座城市,澤魯阿勒要求他的部下收集城市地圖、警察檔案和稅收記錄。城內所有的醫院被宣布為中立地區,所有的醫護人員各就各位。汽油、藥品等重要物質被要求存放在義大利人看守的指定地方。亞歷山大警察局局長還要求被提供一份城內在押犯人的名單,上面要寫清罪名、年齡和其他有關信息。細心的澤魯阿勒甚至還要求學校、電影院等公共場所在次日開始正常運作,白天的商業活動也不加干涉,只是晚上實現宵禁。

同時,澤魯阿勒還積極與城外的意軍聯繫。可是,最早接到「亞歷山大已經投降」電報的第17步兵師師長居然認為那是一個英國人誘使他們冒進的圈套或者是譯點員的失誤而沒被理睬。一直到第二天的早上,當澤魯阿勒將電報直接發到梅西的指揮部時,城外的義大利人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好在那段時間內,無論是義大利人還是他們的對手英國人都將注意力放在亞歷山大外圍的爭奪上,而忽視了城裡翻天覆地的變化。10月2日下午,意軍第17步兵師的先頭部隊終於和澤魯阿勒小分隊會師,此時距離亞歷山大投降已經12小時。

但當北非意軍興沖沖地將佔領亞歷山大的好消息送到羅馬的威尼斯宮時,卻沒有改變這裡沉悶的氣氛。因為,在更西面的大西洋上,義大利人遭遇了一個開戰以來最大的失敗。

〖 明媚的陽光灑在慵懶的亞歷山大城裡,此時此地宜人的天氣使得認認真真地工作都成了一種罪孽。因為,每年的十月份到來年的四月份是埃及最好的旅遊季節,這裡的安逸的氣氛會感染每一個到訪者。亞歷山大港是埃及最大的海港,也是避暑勝地、歷史名城,迥異於埃及其它地區的地中海風情為它贏得了「埃及新娘」的美稱。現在,這位「埃及姑娘」已經送走英國恩公,排開「m」造型,等待另一位主人的進入。

此時,一位來自羅馬的貴賓正在一處可以眺望海港全景的總統套房內駐足遠望這位「新娘」的端倪。當然他就是我們故事一直以來不可或缺的主人公——-芒果同志。當然,芒果的亞歷山大之行絕對不是公務考察,也不是自費度假,而是工作需要的。

一輪紅日正緩緩從地中海海面升氣,新的一天又開始了。芒果伸了懶腰,盡量舒展開自己的雙手,嘴裡嘀咕了一句:「但願,都過去了—–」。穿越之前, 重生之極品小王爺 ,也不要求政治能力如何如何地突出,做一個合格的獨裁者就只要要會管好人才足以——–讓會軍事的去打仗,讓會財務的整頓經濟,再找幾個楞頭青整天監督他們打小報告,能做好這幾條,就是相當不錯的獨裁者了。穿越之後,他也一直按著這個原則行事,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直布羅陀拿下了,亞歷山大也拿下了,開羅和蘇伊士運河以上砧板上的肥肉。唯一讓人鬧心的是,加那利群島丟了,就在亞歷山大被攻下的同一天,這串點綴在大西洋中部的明珠被可惡的英國人、法國人、加拿大人奪去了。這是一個早已預見,但現在又不得不正面的事實。


早在義大利艦隊的幾條主力艦重創英國海軍,但自己也緊接著進廠大修之時,大部分義大利海軍將領已經清醒地認識到沒有強大艦隊的支援,孤懸海上的幾個小島是守不住的,但是誰沒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更可氣的是,對於渴望勝利而又一直面對失敗的英國人,這樣的大勝自然是要好好宣傳一下。一時間,收復加那利群島成為了英美主流媒體大鳴大放的唯一主題。

當然,我們可愛的義大利人這邊也沒閑著———-

五天前,在獲知亞歷山大和加那利群島一得一失的消息。芒果馬上召集了緊急會議。會上,芒果還是像以往那樣,坐在橡木長桌的一端,安靜地如溫順的小貓一般聽完眾人的冗長的彙報,然後出人意料地把自己想在亞歷山大舉行大閱兵的想法提了出來。聽完這個意見,空軍、海軍、陸軍、還是一干政府首腦都第一時間停止了彼此之間的指責和推諉,大家先是花了幾秒鐘適應了一下芒果跳躍性的思維,然後大家都感覺在這種條件下舉行大閱兵太難了,於是幾秒鐘的空白期后,大家都想跳出來表示反對,但又不想當出頭鳥,於是,吵雜的會場沒有人說話,。

芒果見大家沒有發表意見,表情顯得不那麼自然起來,他吸了口煙,再把藍色的古巴雪茄煙從鼻孔噴了出來,形成兩條長長的椎形煙棍,然後將煙頭狠狠地攥進煙灰缸里。然後掃了一眼滿屋的元帥和將軍,最後把目光停在了剛剛飛回羅馬彙報軍情的皮愛蒙特親王身上。這位年輕的親王,在芒果的眼神下甚至開始顯得有些不安。

隨著最後一口藍煙吐出口,芒果他終於開口說話了:「親王殿下,如果我們為了攻佔亞歷山大,除了開慶祝大會外,還想在亞歷山大舉行閱兵式,你認為怎麼樣?前線的形勢允許我們搞這些活動嗎?我的意思是,我打算出席在亞歷山大舉行地閱兵式。讓那群沾點一點小便宜就沾沾自喜的英國佬,看看我們的強大力量。

芒果的話音剛落,長桌兩旁所有的目光都齊刷刷集中到皮愛蒙特親王臉上。

皮愛蒙特親王從那張米蘭百年老店,純手工打造的達芬奇牌椅子上站了起來,望著芒果一雙期待的眼睛,知道自己的回答所蘊含的分量,現在他說的每一句話都事關重大————–

皮愛蒙特親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望著最高統帥那一雙期待到甚至可以說是曖昧的眼睛,他的表情有些尷尬。作為北非意軍的最高統帥,按理說他應該正在享受著莫大的榮耀,但此時的他卻像一個偷吃了巧克力糖果的孩子一樣,矗在墨索里尼的面前。

沉默了幾秒鐘后,他決定開口肯定了最高統帥的想法,他深吸一口氣回答道:我認為這個想法是可行的。據我們的空中偵察,敵人正在全線構築防禦陣地,他們現在唯一的目的就是拖延我們佔領蘇伊士運河的時候,當然在座的各位都知道,英國空軍於前一階段的作戰中兵力損失較大。而且目前因為我們英勇的義大利海軍牢牢地控制著地中海的航道,英國佬調整補充兵力和兵器的補給線要走好望角繞過整個非洲大陸,所以我認為我們完全不用擔心英軍的反撲——-只是在地面上英軍完全是一種防守的姿態,而且在可以預見的今後相當長的時間內,因為兵力和後勤保障的制約,他們都將繼續保持這一防禦事態-」

說到這兒,皮愛蒙特親王卡了一下,似乎要說什麼。他的副手,梅西將軍抓住這個空當,急迫地問:「那麼,敵人的空襲呢?如果敵人空襲,怎麼辦?就在昨晚英國人還轟炸亞歷山大。」

防空防空,十防九空。

空襲,的確是英國人現在唯一可以威脅亞歷山大閱兵式安全的手段。這是所有人最提心弔膽的事情,也是大家沉默的根本原因所在。英國皇家空軍不是由著墨索里尼的性子來,在這一點上空襲就想愛情,不是你想它不來它就會不來的。這是一個無法迴避的難題。雖然,經過幾次大規模的交戰後,英國在北非的空中力量已經今非昔比,現在也就是保持著每晚出動個位數的轟炸機襲撈,但是誰又能保障在得知亞歷山大將舉行閱兵的消息后,英國空軍不會孤注一擲。

皮愛蒙特親王顯然對墨索里尼提的這個問題事先就考慮到了。面對自己副手的質疑,他沒有任何猶豫地回答:加強對空防禦,增大高射炮的密度。同時我們還可以想大本營請求從友鄰方面的戰鬥機部隊,比如現在守衛義大利本土的部隊,調到這裡,阻止敵機竄入莫斯科上空。

墨索里尼一邊聽,一邊不住地點頭。接著又問:你有把握讓那天我們的上空只有我們自己的校閱飛機,而英國佬人的飛機一架也飛不進來嗎?

皮愛蒙特親王把拳頭握起來,肯定地說:首相閣下,我向您、向全體義大利人民保證,一周之內,敵人的飛機不會飛到亞歷山大的上空!

墨索里尼的目光從皮愛蒙特親王,移到了所有與會的人員的身上,他放下手裡的雪茄說:「大家還有什麼不同的意見嗎?另外,如果英國飛機趕來,那就狠狠地教訓一下他們。

會議到了這個份上,與會眾人紛紛表示同意在亞歷山大進行大規模閱兵式。

最後,墨索里尼站起身來,揮舞著拳頭,堅定地說:「既然大家都贊成,那就放手去準備吧,我們的亞歷山大閱兵式,它將表明英勇的義大利軍人是戰無不勝的,雖然在取得勝利的過程中,我們將會有一些曲折,但是最後的勝利一定屬於我們!」

很快,按照最高統帥的指示,整台義大利戰爭機器開始圍繞著這場在敵人幾十公裡外舉行的閱兵式開始高速運轉起來。

作為義大利空軍最最精銳的戰鬥機部隊,長年駐紮羅馬負責保衛帝國心臟的第7戰鬥機聯隊,帶著他們的72架mc2001戰鬥機飛躍地中海,進駐亞歷山大外地野戰機場。同時,馬可尼公司出品的雷達也被運抵亞歷山大。這些粗糙的早期雷達將在可能發生的防空作戰中發揮作用。

地面上,4個營72門最新型m39型90mm高射炮連同4000多官兵由義大利的三萬噸級郵輪奧古斯都號連夜運抵亞歷山大。m39型高射炮由安薩爾多公司生產,是二戰期間最好的重型高射炮之一,設計之初就被考慮用來對於10000米高空的目標,炮口初速達870m/s,射速達20發/m,彈重10.7公斤,其性能不亞於大名鼎鼎的德制88高炮(史實)。同時,為了給這些性能優異的高炮提供早期預警,義大利海軍派出了2條裝有最新雷達的輕巡洋艦游弋在亞歷山大港外,防止從海上來的英機。

所有的著一切都是為那一天:11月10日,亞歷山大閱兵式!

〖 1940年11月10日,歷史將濃墨重彩地記錄這一天!

當日,埃及的亞歷山大城裡陽光明媚,除了風大了一點,這完全可以說一個好天氣。

義大利人將在距離英軍陣地不足50公里的此地舉行了盛大的閱兵式。這對於英國人無疑是一計重重的耳光。遠在倫敦的丘吉爾甚至私下裡對自己的秘書,說因為北非英軍的無能,這一天幾乎就是開戰以來英國人最黑暗的一天。

當然,對於我們愛好的和平的義大利人來說這就是一個神話。這個神話把全世界的目光吸引到了亞歷山大。聚焦到市政廳前那略顯寒酸的「廣場上」和廣場上臨時草草搭建的觀禮台上。

上午8點整,一個盛大的閱兵式會在這裡舉行。出現本次亞歷山大閱兵式的義大利主要領導有義大利國家法西斯黨黨首、意大國利王首相墨索里尼先生、副首相德.博諾先生、義大利總參謀部參謀長彼得羅·巴多格里奧元帥、空軍司令弗朗切斯科·普里科洛將軍等人。意軍地中海艦隊指揮官桑米格利上將、非洲軍團指揮官皮愛蒙特親王,副指揮梅西將軍等人在觀禮台落座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