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我這批貨想進入中國市場,小樞樞能不能給我開這個門?」

說白了她手中是黑貨,走正規渠道肯定是不可能的,要達到利益最大化,她必須要走捷徑。

如果穆南樞不開這個口,她寸步難行,一般都要給他分成,至於分成的比例就得當面談。

今晚她本來就是為了生意而來,誰知道他就是傳說中的穆先生。

顧柒腦子靈活,從來不會拘泥,要是能得到更大的利益,她不介意多給他擦幾次背。

穆南樞閉著雙眼,享受她的服務。

「按照規矩,我要拿你利潤的四成。」

要是面前的人不是穆南樞,顧柒早就跳起來了,四成,你還不如直接去打劫。

顧柒即將使用她的秘技之一,撒嬌術。

「四成啊?小樞樞,你是不是太貪心了?人家好不容易才弄到這批貨的,差點沒命了呢。」

又是人家,偏偏穆南樞就喜歡她刻意嬌滴滴的說話。

別人聽著是噁心,她的聲音就是嬌軟好聽。

「那是你的事,要在我的地界做生意,就得交。」

顧柒咬著唇,算下來雖然比正規渠道利潤大,不過她就要少賺很多了。

「小樞樞,看在我們同床共枕的份上,兩成好不好?剩下的兩成我給你擦一百次背。」

這丫頭倒是會做生意。

「上億的生意你給我擦幾次背就算了?」他轉頭挑眉看她。

顧柒笑嘻嘻道:「這還不是因為穆先生的身體金貴,一個背抵別人一萬個呢,好不好嘛?」

「不好。」

「你都有這麼大院子,還有蓮花池,這麼有錢,幹嘛要卡我的血汗錢?」

她嘟著嘴不開心道,也就只有她敢這麼對他說話。

「真想要?」

「嗯。」她眨巴著眼睛。

穆南樞卻是抓住了她的手一把扯到浴缸裡面,顧柒驚叫一聲,衣衫瞬間濕透。

「你明知道我想要什麼,跟了我,你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他再一次提出。

顧柒也裝傻給他打馬虎眼,「小樞樞,你說你位高權重,你要什麼樣的男人沒有,為什麼要吊在我身上?」

「只有你膽大妄為要和我搞基,現在我答應了,怎麼,你又不願意了?」

顧柒被他禁錮在浴缸,他未著寸縷,男上女下的姿勢,浴缸中的溫水讓她很慌。

獨寵舊愛·陸少的祕密戀人 「我不是解釋過了,我就是和你開玩笑。」

「我從不開玩笑,小柒兒,跟我讓你很為難?」他的雙眸一片認真。

顧柒是個聰明的女人,知道什麼人該碰什麼人應該遠離。

可是老天爺總是一次又一次將她們扯到一起,就好像有一張網,她逃不了。

「小樞樞,不是為難,我只是覺得……我們不太合適。」

「哪裡不合適?」

「哪裡都不合適,我不喜歡你這種類型。」顧柒直接說了。

穆南樞臉色有些難看,「你喜歡什麼類型?」

主母不當家 「我喜歡女人啊,你又不是女人,我們是性別不合適。」

穆南樞眯了眯眼睛,小東西還跟他裝蒜呢,看來是該給她動動真格的。

「是么?」

「……是。」她心虛。

穆南樞卻在這時一手拉開了她的外套,她裡面是一件T恤,被水潤濕以後隱約可見裹著的痕迹。

一夜蜜婚:神秘老公寵入懷 「你,你幹什麼?」顧柒雙手捂住。

「你。」不知道他從什麼地方摸出一把匕首,「別亂動。」

顧柒嚇得後背都是冷汗,「你別衝動,我聽話就是了。」

他一刀下來,並沒有傷到她,而是直接劃破了她的T恤。

「鬆開手。」

顧柒這才反應過來他要做什麼,「那個……我可警告你了,強扭的瓜不甜。」

「甜不甜我不在乎,只要能把瓜扭下來我就開心了,我最後說一遍,鬆手。」

「我不,就不。」

「呵……」

穆南樞見她彆扭的樣子,突然咧唇一笑。

剎那間,顧柒彷彿看到了大天使降臨,光芒普照四方。

好帥的男人,好美的笑容。

趁著她被迷暈,穆南樞俯身吻住了她的唇。

顧柒瞪大了眼睛,她們不是第一次接吻,但他卻是第一次這麼有技巧的吻她。

這樣曖昧的環境,她失控了……恍惚中,她覺得胸前一松,他除掉了她的束縛! 穆南樞對任何事情都有很敏銳的天賦,幾次練習足夠讓他明白要領。

平心而論顧柒不討厭穆南樞,甚至像是他這麼優秀的男人她不僅不討厭,還是心生好感的。

她聰明的點就在於知道穆南樞是厲害的男人,她不能動心。

有的不知好歹的女人則是明知道不可為非要為之,導致自己飛蛾撲火,下場慘烈。

平時她尚且能夠保持平靜的心情,今天她漸漸迷失在他的吻之中。

直到胸前束縛消失,她的意識猛地清醒。

穆南樞鬆開她,「現在你還要說你是男人么?」

顧柒第一次臉紅從腳紅到耳後,她雙手捂住春光,「你你你是從什麼時候知道的!」

「小柒兒,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能一次又一次的容忍你?聽話,給我。」

第一符師:輕狂太子妃 他的嗓音和平時不同,多了一絲情慾在裡面。

到了現在他還能維持冷靜,這已經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

顧柒內心慌亂,「那個……你,你冷靜一點!」

「小柒兒,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給你,而且我還可以幫你開拓市場。」

「我……我不想。」她彆扭著道。

「你究竟想要什麼?」穆南樞看著可口的菜肴就在面前,而他卻沒有開動。

在這種事情上,他並不喜歡強迫。

「不是我想要什麼,小樞樞,我沒打算談戀愛,你究竟是想要我當你女朋友還是情人呢?」

這一點她得分清楚,她堂堂顧家家主,當然不可能委身去當別人的情人。

至於女朋友,這一點也很懸,她並不喜歡穆南樞這種危險的身份。

「有區別?」穆南樞皺眉,第一次覺得女人事情怎麼這麼多。

「當然,女朋友是要以後娶回去做老婆的,而情人則是見不得光的存在。」

「老婆。」穆南樞想也沒想,至少他從前從來沒有對其她女人動心。

顧柒差點一口水卡在了喉嚨,怎麼他就從女朋友直接跳到了老婆?

「就算是老婆,那你也得追我,我答應了才可以。」

「追你?」穆南樞更加迷惑,他要真喜歡什麼女人,招招手女人就過來了,他還要去追她?

「是啊,要是我喜歡你才會同意你。」

穆南樞果斷點頭,「好,我追你,這批貨無條件放行,再幫你開擴中國市場如何?」

「當然好阿,但我還是不能答應你。」

穆南樞急了,「你這個女人究竟要怎麼才會答應我?」

「要……除非你在火山建一座城堡,那我就答應你!」

這個條件夠苛刻了吧,在火山上建城堡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

顧柒想了想,還補充了一條,「必須是活火山。」

穆南樞:「……」

擺明了這東西是在刁難他,顧柒見他不開口,這才笑眯眯道:「是不是很為難?」

「你別反悔。」

「當然,一言九鼎,我絕對不反悔。」

穆南樞鬆開了她起身離開。

顧柒鬆了一口氣,他真的同意了這樣無厘頭的要求?在活火山建城堡,這怎麼可能嘛。

就算他不要命,那些工人也不會不要命,活火山意味著隨時隨地都會噴發。

一般在那種地方都是人跡罕至,壓根就沒有施工條件。

不管是從人力還是物力都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哪怕是他也做不到這點。

顧柒見自己身體已經濕了,索性脫了衣服泡個澡。

穆南樞最好的一點就是他不會過分強迫自己,不然剛剛那種情況下他早就碰了自己。

她泡得正舒服的時候,穆南樞丟了一套衣服進來。

「和我在一起不用偽裝。」

說完這句話他又離開,沒有多看顧柒一眼。

顧柒倒是有些迷茫了,自己就這麼沒有魅力么?既然他知道自己是女人居然還能不多看兩眼?

哼,豈有此理,她柒爺向來是男女通吃,穆南樞竟然無視她的魅力。

顧柒一把扯下假髮,一頭烏黑的墨發傾瀉下來。

穆南樞放在旁邊的衣服竟然是一套女裝,而且還是現代的小洋裝公主睡裙。

看不出他居然喜歡這種調調?本來還以為他會給自己準備和他一樣的唐裝呢。

顧柒洗去臉上的脂粉,披散著長發,看著鏡中的自己,沒有任何粉黛卻清麗無雙。

顧柒提著裙子就殺了出去,她這人就是典型的矛盾體。

一邊覺得穆南樞太危險,不想要和他靠近。

另外一方面她又覺得穆南樞看都不看她一眼,覺得她沒有魅力了。

卧室並沒有看到穆南樞,這人去哪了?

趁著他不在,顧柒像個孩子一樣東看看西瞧瞧,發現一個很古典的燭台。

這個會不會像是電影裡面演的那樣,只要一轉動就會出現一道暗門什麼的?

婚婚戀戀:霸愛總裁棄婦妻 顧柒試著轉動,耳邊傳來轟隆聲,下一秒,她背後那掛著山水畫的牆體應聲而開。

「哇,好酷!」

顧柒眼睛都在閃著光,當她走進去,眼睛都不知道放在哪裡好。

那是一個龐大的武器庫,從手槍到重機槍,各種新型炸彈和武器。

她拿起一把新型手槍,市面上沒有看到過這樣的型號。

「你在幹什麼?」耳邊傳來穆南樞的聲音。

顧柒嚇得身體一抖,連忙將手槍放到了身後。

「那……那個,我,我剛剛不小心摸了一下燭台,這裡就開門了,我不是故意要進來的。」

她生怕自己知道了穆南樞的秘密,要被穆南樞殺人滅口。

「不小心?」

「好吧,我就是好奇碰了一下。」

「手上拿的是什麼?」

顧柒將手槍拿出來,「這個我沒見過,有些好奇。」

「你當然不可能見過,這是我設計的,目前軍方還在批量生產中,第一把成品只有我才有。」

顧柒張大了嘴,他輕描淡寫說出了怎樣驚天動地的秘密。

「你究竟是什麼人!」

在顧柒的心裡他就是一個地頭蛇而已,竟然還暴露出和軍方的關係。

「答應我,我就告訴你。」

「不要。」

穆南樞第一次見她長發披肩,身穿白色連衣裙,還赤著腳丫,就像是童話中的公主一般。

她的女裝比男裝更亮眼許多。

「這把手槍的后坐力比傳統手槍更小,且攻速提高,很適合女人使用,你喜歡我就送給你。」

「你不怕我對你開槍?」顧柒笑道。

「若是一個女人都怕,我有什麼資格將你留在我身邊?會用槍嗎?不會我教你,」

「……會。」顧柒發現他竟然沒有一點責備自己的意思。

「小樞樞,我發現了你的秘密,你不殺人滅口?」

「嗯,好提議。」

穆南樞一把將她抱起,「這就殺人滅口。」

將她放到床上,「喜歡什麼樣的床墊,明天我讓人去定做。」

突如其來的溫柔讓顧柒有些不好意思,「那個……小樞樞,你幹嘛對我這麼好阿?」

「看你順眼。」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